海棠书屋 > 其他类型 > 循规蹈矩(女出轨 1V2) > 刚才在吃饭,现在在吃逼(H)(口交指奸)

刚才在吃饭,现在在吃逼(H)(口交指奸)

    一定是因为喝多了酒。
    对的,林明遇最擅长找借口和甩锅,此刻已经赤裸着身体和许岸贴在一起,淋浴头的水流哗哗作响,浴室里因为热气而变得雾蒙蒙,叫她分不清这是否是现实?
    她和许岸已经五年没见,为什么会这样?
    她怨恨他的!没错的!可是为什么说了几句话就亲了嘴,现在又半推半就的和他赤裸相对?
    她想,周巍不让她参加聚会是对的,她就是对许岸贼心不死,她就是按耐不住对许岸的感情,哪怕当时她再怎么恨他,还是会被他轻轻的勾引过去。
    许岸把手指探进林明遇的嘴里,压着她的舌头,看着她眼眶又开始变红,眼泪大颗大颗的落下来,含含糊糊地说:“我讨厌你。”
    “讨厌我啊…”
    许岸小声的重复。
    “别吧…”
    他的吻落在她嘴唇上的前一秒,林明遇听见了许岸说,
    “不要讨厌我。”
    林明遇吹干净头发之后,已经过了十二点,澡都一起洗了,林明遇当然不会再次闹别扭说要回家。
    她迅速给路露发消息,让她帮忙圆谎。
    路露那边消息回得很快,发了一个坏笑的小人和一个ok的表情。
    然后给周巍发消息,说自己今晚在路露家睡,叫他不要再等。
    其实就算不叫路露帮忙圆谎,周巍也不会去跟路露确认林明遇到底在哪里,他不在这些小事情上计较。
    果然,周巍没过一会儿就回复了一个“好”字。
    许岸床前,半跪了下来,拉起她垂下的一只手,亲她的手背:“要躺下吗?”
    林明遇环视了一圈房间:“在镜子面前吧。”
    虽然内心谴责自己不应该婚后出轨,不应该和那么久都没联系的前男友迅速发生关系,但既来之则安之,她也懒得在许岸面前装,他一直知道她对性爱有痴迷的追求。
    她张开手臂,要许岸抱她去镜子前,他们以前做爱之前都是这样。
    许岸笑了笑,让她把胳膊搭在自己肩头,但却没有把她抱起来,而是跪了下去,脑袋凑进了林明遇两腿之间。
    林明遇惊呼了一下,但是稍微张开了腿,等待着许岸舔她。
    好久没有被舔过了,林明遇闭上眼,一只手摸许岸的头发,另一只手撑在床上。
    “周巍舔过你吗?”
    “你一定要问吗?”
    许岸笑了笑,轻轻的呼吸打在林明遇的穴口,搞得她还没开始,就湿润了起来。
    许岸笑意更深,食指插进了逼里,搅动着。
    好舒服,林明遇更加渴望许岸的舌头:“舔我…”
    许岸高高的鼻尖顶在林明遇的阴蒂上,不疾不徐的和小穴打招呼:“好久不见了。”
    舌头又软又热,口水和骚水混在一起,不知道是不是许岸故意的,水声非常明显。
    林明遇脸泛起了潮红,大拇指被手咬住:水声太大了,她感觉好没面子。
    分手电话打的那么决绝,她一定想不到几年后的今天,她还能被许岸舔得忘乎所以,明明已经是快三十岁的已婚女人,还能安心坐在凳子上,享受不是丈夫的男人的舌头,还湿得那么厉害。
    许岸的电话响起来,林明遇害怕是学姐醒了,推了推他的脑袋,许岸吃的更卖力,舌头伸进了逼里,模仿着性交的动作,手指左右按摩阴蒂。
    快要高潮了,林明遇连推许岸脑袋的力气都没有,电话也停下了,许岸却直起身,拿起电话往回拨去。
    林明遇瞪圆了眼睛,她还没高潮,不敢相信许岸就这样放下她去回拨电话。
    她刚想张口,许岸的电话就接通了,他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开始讲起电话。
    林明遇闭上嘴,生气的瞪了他一眼,许岸边接电话走过来:“没睡呢,没事,你说。”
    他的另一只手不容置疑的贴上了林明遇的阴户,又用沾满了她的淫水的手伸到她眼前晃悠,见林明遇不搭理他,坐在她旁边,若无其事的伸了根插进林明遇的穴里,手指微微弯曲,按压着她的内壁。
    水已经不像刚才那么多了,异物感很明显,林明遇等着他按压自己的敏感点。
    电话那头似乎讲到什么重要的事,许岸停下了手指,专心的听电话那头讲话。
    林明遇忍无可忍,翻身起来,双手环住他的脖子,骑在许岸的手上,自己扭着腰和屁股,上下吞吐着许岸的手指。
    离得很近,林明遇能听见电话那头的男声,对面问许岸:“今晚聚会吃的怎么样?我想死国内的美食了。”
    许岸勾起嘴角,上下打量了一下林明遇:“晚上吃的还还可以,但是夜宵比较好吃。”
    “你小子这么晚还吃夜宵,要羡慕死我啊?”
    “是啊,羡慕吧,刚接你电话之前我还在吃。”
    林明遇感觉有点不对,但是性爱的快感让她大脑稍微迟钝了一下,她侧过身看许岸,骑手指的速度慢了下来。
    许岸在她身体里的手指突然调整了一下角度,狠狠的碾压了穴里某个凸起的点,逼肉突然迅速收紧,许岸快速的又伸进去一个手指,两只手指一起弯曲用力,专门在她的G点上使劲。
    被填满的感觉已经够舒服,但她更受不了做爱的时候戳到里面的那个点,绷紧了身体,整个人都贴在许岸身上,没过多久就泄了。
    高潮之后身体发软,她忘记了许岸的手指还在体内,想跪坐在床上休息一下,不成想许岸人在打电话,手指却可以一心二用,再次狠狠压在了敏感点上,林明遇想跑的力气都没有,被迫接受了第二次高潮。
    她嘴巴张开,贪婪的呼吸空气,许岸的手指刚从她的身体里拿出来,还粘有亮晶晶的淫水,她以为许岸又要给她看,懒得理她,继续平复呼吸。
    “唔!”
    他把手指塞到她嘴里了!
    怎么可以这样!还在搅她的舌头!
    好在许岸也快速挂了电话,把手指从林明遇嘴里拿了出来。
    林明遇有点呆呆的:“吃什么啊?”
    许岸笑起来:“吃你的逼啊。”
    接着他又说:“你知道给我打电话的是谁吗?”
    林明遇摇头。
    “是蒋涛,他忘了时差,问我论文上的事。”
    是林明遇大一时候的男友,毕业后一年好像也申请出国了,林明遇也是听路露说的。
    他一边说着,一边把林明遇抱到镜子前,今晚真正的性爱刚开始之前,许岸为了方便进入,抬起了林明遇的一条腿,鸡巴蹭着红肿的阴蒂,另一只手揉捏她的奶子,靠近她的耳朵,盯着镜子里的林明遇问:“我在想,如果回来参加聚会的是蒋涛,那今晚在酒店和你做爱的,会不会是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