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都市言情 > 她的腰(死对头高h) > 77需要充足的休息(高h)

77需要充足的休息(高h)

    常妤秀发凌乱的散落在肩,面若桃李,唇红似血,眼尾泛起一片湿红,狐狸眼里水雾弥漫,轻微的喘着气儿。
    两团乳肉被费锦舔的水光凌凌,他既是吸又是啃,不轻不重地口感搞的她不仅上面流奶,下面的水也流个不停。
    她泫然欲泣,声音带着丝丝哽咽,咬着唇压住呻吟,却还是有低低细细的吟叫从唇间溢出。
    费锦抬头,唇边叼着常妤的乳肉,俊脸上沾着几滴乳白奶液,表情浪荡,笑意深刻。
    “妤妤,好香。”
    他的手探进她的睡裤,挑开里面的内裤,指尖对着娇嫩阴蒂用力一摁。
    常妤似被点流窜过:“香你妈……”
    费锦含住奶头用力吸了一口,发出嗷的一声。
    嗓音沙哑:“嗯……妈。”
    常妤猛的睁开眼,浑身泛起鸡皮疙瘩,垂眸看向胸前红肿的乳头旁边的费锦,他神色放荡,像嗑了药发情的牲畜。
    他的手还在她的阴户上肆意妄为,弄的常妤声中带喘:“能不能……嗯别这么变态……”
    “妤妤,我好爱你啊……”
    费锦脱掉常妤的睡裤,连同内裤一起扔在地上。
    目不转睛地盯着她水灵灵的花穴,俯身跪在她的胯下,漂亮的手指掰开那颤颤巍巍的阴唇,小小的洞为他敞开了一点儿,一收一缩地往出吐着汁液。
    如一朵含着露水的玫瑰花,向他绽放,引诱他采摘。
    费锦张口含住阴户,灵巧的糙舌掠过每一寸媚肉,挑起里面的小阴唇拨弄。
    常妤眼睛落泪,遭不住他的舌头,难耐的葱白手指捏紧被子,玉足紧绷,下体不由自主的收紧。
    他的手指对着那颗小豆轻捻慢按,动作有规有律,不那么刺激,但是很磨人,几经辗转,揉弄的常妤花穴汁水成灾。
    他全都吞咽入喉,它不再流了,他就用力一吸。
    常妤发声媚叫,又一汩汩淫水流了出来。
    下半身已软的不行,所有的感知都集中在私处,酥酥痒痒的感觉一波接着一波。
    她……好想做爱。
    “费锦……”
    费锦与她的阴唇接吻,含着一半唇肉吸咬挑弄。
    “嗯?”
    “做……做么。”
    他动作微顿:“乖,不能做。”
    “我想……”
    “想也不行。”
    费锦按住常妤的臀肉,将脸埋进她的两腿之间,舌尖快速的刮动充血发肿的阴蒂。
    “嗯啊……别……”
    水声很大,常妤难耐至极的想要夹腿,奈何他的头卡在那儿叫她无法合住。
    他的手指插进她的穴道后,刮动着内壁的软肉,常妤惊恐的想起那些濒临死亡般的失禁快感。
    饶是被这样折磨的有些怕了,再爽也不想尿出来。
    他的手指轻车熟路的,摸到穴道里的那一块凹凸不平的软肉。
    只是轻轻按了按,她便颤个不停。
    “妤妤,别夹。”
    常妤喘息:“不弄了费锦,停下。”
    费锦继续按压她的G点,狭长眼眸闪过坏意:“还没让你爽呢,停不了。”
    他的手指开始进进出出,每一次进去都会顶到那儿。
    常妤被弄的流泪。
    “啊……停啊……混蛋。”
    “混蛋停不了。”
    “嗯呃……太……太深了。”
    “不深,哪有我鸡巴弄的深。”
    “不要脸……”
    “就是不要脸。”
    ……
    下体被插的滋滋作响,常妤面色如潮。
    挺立的乳头再次往外溢奶。
    床面上,美丽的孕妇难耐呻吟,圆润白皙的乳房微微起伏,乳头不停地流出乳汁,奶水流向两侧,顺着肉体落在床单之上。
    再往下,她两条纤细的腿架在男人肩膀上止不住的颤抖,两腿之间霏糜不堪,他含着那颗阴蒂不松嘴,又是咬又是舔。
    嘴里时不时的道出几句淫荡的话。
    可怜的阴蒂被玩的红透发肿,颤颤巍巍。
    费的那只青筋暴起的手,三根手指并拢扣动着常妤柔弱的花穴。
    她穴道里分泌出来的淫水全落入他的手中,再透过指缝流到床上,浸湿一大片。
    “嗯啊……啊费……费锦……慢点……”
    常妤爽哭出声,穴道内壁痉挛不休,尿意濒临,她无助的求着他。
    而费锦又怎会在这时刻听她的话,顺她的意?
    手速越来越快,快出残影,听她尖叫,听她哭喊。
    最终,常妤还是一如既往地射出淫液,尿液也随之而出。
    通通喷在了费锦的脸上。
    常妤抽搐不止,泪水挂面脸颊,软软弱弱的声音,猫儿似的娇软嗓音痛骂他是畜生。
    畜生的清隽的面庞水液滴落,目光晦暗不明,逆着光唇角勾着笑,掏出那根已经肿到最大的性器。
    一边合住她的腿,将性器插进她的大腿缝中,挨着阴户抽动。
    挑眉道:“爽哭了还骂我。”
    她的脚裸纤细,他一只手就能将两只都拽住。
    阴茎磨着刚高潮过敏感不已的阴户,常妤无力的让他拿走。
    再弄,只怕她又要高潮。
    费锦可不愿意。
    “我不插进去。”
    常妤拒绝,秀眉紧蹙:“嗯……不行……”
    费锦耸动胯部的动作不停,微微屈身一只手握住她的乳房揉捏。
    “行……”
    “不行。”
    “行。”
    常妤深知这会儿拗不过他,闭着眼被迫承受。
    阴唇被蹭的火热,噗嗤噗嗤的水音听起来格外暧昧。
    穴道内部的水陆续往出送,怎么也用不完一样。
    “妤妤……”
    “别说话。”
    “嗯,妤妤啊。”
    “闭嘴。”
    “妤妤……”
    “……”
    常妤瞪了费锦一眼,乌黑的眸子里沁着盈盈春水,迷离妩媚。
    这一瞪不仅起不到任何威慑力,反之让他血脉膨胀,兽欲大发。
    低身咬住她的乳头大口吮吸奶水,阴茎在她腿间抽插凶猛。
    她的阴唇被插的向两边张开,花穴吐水吐个不停。
    两人的下体水泛滥成灾。
    他快速的抽动数下之后,快感到达顶端,马眼一松这才将滚烫精液射在她的下体。
    两人都喘着粗气。
    许久,费锦怜爱的凑上前亲吻常妤的脸。
    第一口她没抗拒,第二口她皱起了眉,第三口还没挨上。
    常妤就挥手一巴掌甩了过来。
    啪的一声打在费锦的脸上。
    响声清脆。
    她凶道:“别碰我。”
    被打后费锦顿了下,面庞发疼,而他嗓音迷哑地笑出声:“哎,用完我就扔。”
    常妤闻着那股精液的味儿难受,发话:“你以后能不能去浴室射。”
    “大小姐,您能不能讲点道理。”
    “难闻死了。”
    “……”
    费锦随便给自己清理了一下,然后扶着常妤去冲澡。
    全心全力的为前妻服务,完了后送她来到另一间卧室。
    给她调整好睡姿,盖好被子:”你先睡,我收拾完就过来。”
    “我不想跟你睡。”
    “我打地铺,行吗。”
    “随你。”
    —
    这次过后,常妤每次涨奶,费锦都用嘴来帮她解决。
    尽管她一再拒绝,他还是不要脸的凑过去。
    各种借口,各种招数。
    打着帮她按摩乳房,擦拭奶水的幌子吃奶摸奶。
    ……
    常妤早产的那天下着雨,轰隆隆的雷声让本就紧张害怕的她,情绪更加错乱,她疼的满头大汗,脸色苍白,十分脆弱。
    费锦在一旁陪产,他紧握她的手,心疼的快要死了。
    随着生产的推进,常妤的疼痛越来越强烈,她的呼吸也越来越急促,费锦不断地安慰她。
    他的声音全程都在颤抖。
    ……
    终于,产出孩子的那一刻,常妤深深地吐了口气,她想要看看那孩子,眼前一黑虚弱的晕了过去。
    孩子被立刻放进了保温箱,小小的一个,皮肤很白。
    …
    常妤醒后,睁眼看到一大群人围着她。
    常家的,费家的……
    费锦唇角挂着淤青,像是被打过。
    他们说着关怀心疼的话,她只是听着,目光有些呆滞。
    有些累,不想说话。
    最后还是医生进来,开口提醒:“产妇需要充足的休息,现在请各位家属先离开,待她的身体状况稳定后再来探望。”
    ……
    一群人,最后只留下了凯丽娜和费锦。
    凯丽娜满目愧疚的抚摸着常妤的秀发,再转头看向费锦脸色一变,冷声:“你给我滚出去。”
    她实在是无法想象,自己怎么会生出这样的儿子。
    把常妤软禁在别墅,竟然欺骗所有人说是去国外养胎。
    害得她的儿媳早产。
    越想,凯丽娜的呼吸越粗重,气的胸口疼。
    凯丽娜目光变肉,轻声问道:“妤妤,现在感觉怎么样,还难受吗。”
    常妤摇了摇头:“没事了。”
    “你这孩子,当初真是……怎么就嫁给费锦这狗东西了。”
    常妤没有告知凯丽娜她和费锦已经离婚的事,试探性的问:“如果我想和他离婚,您会同意么?”
    “他做出这么过分的事情,你想离就离。他现在已经不配再做你的丈夫,妤妤,即便是你和费锦离了婚,仍然是我的女儿,我会永远把你当做亲生女儿对待。”
    常妤心口微颤:“谢谢你。”
    “傻孩子,是我们费家对不起你。”
    ……
    傍晚,凯丽娜临走之前又训斥了费锦一顿。
    常妤拿回了她的手机。
    开机后,无数条消息弹出,林尔幼发来的最多。
    「妤妤,听说你去国外谈项目了,好想你啊。」
    「妤妤,我打电话你也不接,你是不是出事了!」
    常妤往下翻阅,看到一条“自己”给林尔幼回复的消息。
    「不好意思,太忙了。」
    在之后的消息记录,她大概看了几眼。
    常慕也发过来一些。
    还有公司里的……
    雨停了,常妤躺在病床上,能看窗户到外面的彩虹。
    ps:  宝宝们快去看看小尔幼那篇《乖戾病》刚写开,正在构思大纲,可以评论你们喜欢的剧情,我加里面到大纲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