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都市言情 > 同班同学好像想上我(简) > 腿再张开一点(H)
    感受到丁辰的紧绷,邱宴真停下了手指的动作,冲动稍稍减退,她安静等待着丁辰的反应。
    丁辰绷着身子,整张脸埋在邱宴真颈窝,预期中的侵入却迟迟不来,身体深处开始冒出陌生的空虚感,小穴贪婪吮着停在穴口的指尖,像要把它吸进里面似的。
    指尖传来的触感让邱宴真恍然想起在淋浴间时她敏感的龟头顶进花瓣间,像手指现在一样被轻轻吸吮,那个感受光用想的都令她头皮发麻,肉棒已经硬得有点不舒服,高高撑起她的裤裆。
    丁辰的耻力还没高到能自己请邱宴真进到身体里,空虚感越来越明显,里头甚至有点麻麻痒痒的,穴口收缩着吐出的蜜液已经打湿了那里的手指,她忍着情欲喘气,热烫的气息打在邱宴真泛红的脖颈。
    似乎是发现了丁辰的默许,停在入口的手指终于又开始动作,一点一点往里探,丁辰把邱宴真抱得更紧,紧张地屏住呼吸,进入的速度很慢,丁辰憋着气感觉快要窒息了。
    「痛吗?」
    邱宴真温柔关切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丁辰喘出一大口气,贴着她的脸摇头。
    手指已经进了一个指节,四面八方涌来的软肉对初次到访的客人很是热情,邀请她进到更深的地方,热烈的吸吮亦像是推阻,邱宴真步伐缓慢地前进。
    「嗯......」
    丁辰一点反应就让邱宴真紧张不已,她停下动作声音轻柔地问:「会痛吗?」
    「一点点......」丁辰娇软的声音闷在邱宴真颈窝,说话间唇瓣微微擦过沁着薄汗的皮肤。
    「那你放松一点好不好?」
    「我放松了。」丁辰忍着羞意回。
    「腿再张开一点。」邱宴真柔声哄着。
    丁辰没回话,但是听话把腿打得更开了一点,邱宴真先浅浅进出了几下,才又继续推入更多指节。
    进入的速度依然缓慢,小穴不断分泌着液体让这场入侵能更加顺利,随着手指一点一点进入,丁辰体内的空虚感也逐渐退去,直到邱宴真终于将手指插到底,她摸了摸丁辰的脑袋,「还好吗?」
    丁辰点点头,双手虚虚挂在邱宴真后颈,她想和邱宴真接吻,对方却撑着不动。
    「我刚刚......那个、还没漱口。」邱宴真有些窘迫。
    丁辰喘着气回:「没关系。」
    邱宴真顺从地低下头与丁辰接吻,埋在丁辰体内的手指试探地动了动,丁辰闭着眼嘤咛了几声,挂在邱宴真后颈的手臂紧了紧。
    她大着胆子加大了动作的幅度,开始在丁辰体内探索,指腹好奇地抚过每道皱摺,丁辰在亲吻和呻吟中艰辛地寻找呼吸的空间,渐渐有些回应不了唇上的吻。
    压不下的声音从唇齿之间不断溢出,又娇又媚,见丁辰已经顾不上亲吻,邱晏真便退开来,专注于手下的动作。
    「轻一点......啊......!」身体里的异物忽地在深处顶了一下,酸胀的感觉令丁辰难耐地拱起腰,高昂婉转的呻吟鼓舞了身上的人,开始在深处一下下顶弄。
    丁辰睁开眼,迷离的双眼一下被邱晏真炽热的眼神抓住,意识到自己现在的样子被尽数看去,她逃避地又闭上眼,用一只手去遮掩自己的脸。
    身下酥麻的快感不断堆积,邱宴真的攻势越发凌厉,丁辰身体的诚实让邱宴真很好的观察到哪里是她的敏感点,力道该轻还是该重,她扣住丁辰的腰按到了一处柔软,腔道立刻反应剧烈地收紧,握着她的手也快把自己左手腕捏碎了。
    「啊......嗯......宴真......啊......」丁辰紧抓着身下的床单和邱宴真撑在一边的手,已经无暇顾及自己是不是正被看着。
    自己的名字被丁辰用甜腻的语调哼出,邱宴真全身的血液瞬间滚烫,她俯下身咬住了丁辰的耳朵喘着气含含糊糊喊丁辰的名字,像是回应。
    她激烈进攻那个点,不时埋进深处撞击,层层媚肉裹住她的手指,丰沛的汁水源源不绝,丁辰的腿不知何时缠了上来,脚后跟磨着她的腰窝,让她忍不住低声娇喘。
    压抑的呻吟传进丁辰耳里,小穴兴奋地夹得更紧,快感、亢奋和占有的满足混杂在一起,充满身上每个细胞,眼泪莫名其妙从眼角溢出,太多炽烈的情绪占据着丁辰的意识,使她几乎无法思考。
    朦胧间她觉得穴口似乎被撑得更开了,一股饱胀感从下身传来,紧致的花径挤压着里面的两根手指,试图让通道回到原本窄小的样子。
    「唔......」丁辰眉头紧蹙,有些不适,「你在做什么?」
    「会不舒服吗?」邱宴真试着动了动自己被挤在一起几乎动弹不得的双指,然后有点心虚地说「我......我又放了一根手指进去。」
    「还好......嗯......」丁辰感觉到体内的两根手指搅动着,充实的感觉让她难受又舒服,「色狼、啊......!」
    感觉吸紧的内壁软了点,邱宴真勾了勾手指开始缓慢移动,对初经人事的丁辰来说,两根手指还是有那么点勉强,好在邱宴真动作温柔,没过多久甬道就慢慢适应了新进的访客。
    炙热湿滑的软肉裹着两根手指,时不时的收缩显现丁辰对各处的喜好,温暖的蜜水浸得邱宴真的指腹都起了皱褶,这些液体在进出间被带出了不少,弄得丁辰腿心都是水。
    两根手指能做到的事情更多,富有学习精神的邱宴真开始研究各种让丁辰舒服的方式,一边尝试一边观察丁辰的反应,她让手指沿着内壁旋转,辗过每一处,再找到刚才让丁辰反应强烈的那处,在上面两指交互弹奏。
    「这样舒服吗?」
    酥麻感沿着尾椎电到丁辰的后脑,她断断续续呻吟着,没有答话,没能得到答案的邱宴真不厌其烦问了一遍又一遍,直到丁辰呜呜咽咽地回答:「呜呜......舒服......」
    按压的节奏不断变化,有时如同急雨,落得又快又重但一下就过去了,有时又像连绵的细雨,轻柔细密却持续得久,下过雨后一片泥泞,邱宴真的手指裹着黏稠的液体往更深处进入,开始以规律的频率抽插。
    「这样呢?」
    「啊嗯......」丁辰不自觉挺起腰迎合着邱宴真的节奏,行动代替她回答了问题,但是显然并不能让问问题的人满意。
    「舒服吗?」邱宴真锲而不舍,频率逐渐增快。
    「你、嗯......你不要再问......啊......!」
    丁辰的回答换来深处一阵疾风骤雨般的狂捣,快感不断注入丁辰的身体,像海水一样缓缓涨起。
    「嗯......宴真、宴真.....」丁辰呜咽着像小猫一样叫着身上人的名字,感觉自己快要承受不住汹涌庞大的情潮,她紧抓着邱宴真像是抓住海上唯一的浮木。
    「丁辰......」.邱宴真喘着气回应,她的魂都要被喊没了,炽烈的感情焚烧着她的骨头,「好喜欢你......」
    突如其来的告白直击丁辰的心脏,更要命的是邱宴真含着她的耳朵还在继续低喃,一声声撩人的喜欢不断冲击她的耳膜,丁辰感觉有什么东西快要炸开来了。
    「不要了......宴真......不行......好奇怪......」
    分不清是承受不住低哑温柔的表白还是甬道内手指带来的快意,丁辰全身绷紧,双手攀在邱宴真背后用力攒着她的衣服,随着体内的一个深顶达到了高潮,她弓着腰无声张嘴,脑子一片空白。
    过了几秒,丁辰脱力倒回床上,体内的手指正在缓缓退出,里头的软肉不舍地努力挽留,都到了穴口还在吸吮邱宴真的指尖,抽出手后她轻轻把仍喘息不止的丁辰拥入怀中,沿着丁辰的脊椎骨轻抚。
    缓过神后,丁辰的羞耻感后知后觉涌上来,整张脸埋进邱宴真颈间,她紧紧拥着邱宴真,但下方顶着自己小腹的硬物令她难以放松。
    「没事吧?」邱宴真在她汗湿的鬓角上亲了亲,小声问。
    「嗯......」丁辰低声回应,从邱宴真怀里退开了点。
    她低头往下望去,看见抵在自己腹部的凸起,她蹭了蹭腿心间的湿黏,搂在邱宴真脖颈的手沿着奶油般滑腻的肌肤缓慢下滑。
    邱宴真鼻间轻声哼哼唧唧,一直到丁辰的手停在自己的裤头开始解她的裤子时,她的呼吸停止了,一只手控制着力道抓住丁辰肩头,裤子拉炼拉开的声音划破两人间的寂静。
    -----------------------------------------------------------
    我:呜呜呜我卡文了
    还是我:一写肉就文思泉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