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都市言情 > 同班同学好像想上我(简) > 想脱妳的衣服(H)
    两人的唇瓣一触即分,丁辰突如其来的主动让邱宴真呆滞了,只感觉唇上与某种湿润柔软的东西相碰了一下,不过她很快就回过神,朝退开的丁辰追过去,邱宴真扶着丁辰的脸让两人的唇再一次交迭,唇瓣紧紧相贴,比刚才要久,分开的时候两人的呼吸都有些乱。
    对视了一下,邱宴真又凑上前,蜻蜓点水的吻一下一下落在丁辰唇上,每个吻都很轻,丁辰手下的床单被她紧紧攒着。
    邱宴真跪起身跨到丁辰身上,双手捧着丁辰的脸自上而下吻着,每亲几下就看丁辰一眼,她的双眼在日光灯下像琥珀一样清透,丁辰一下就能看进深处,里面直白的情意像一丝丝暖流注入丁辰的胸腔,邱宴真温柔地笑了笑,丁辰被迷得晕头转向,只觉得自己全身都热呼呼的。
    邱宴真再次低头去寻丁辰的唇,这次的吻不再是浅尝辄止,她尝试着去吮丁辰的唇瓣,丁辰僵了一下又很快放松,生涩回应着唇上的吻。
    两人笨拙地接吻,期间牙齿嗑嗑碰碰撞在一起,邱宴真边吻边像是有些不好意思地轻笑,丁辰整个人都灼烧着,她觉得自己要被邱宴真撩得发疯了。
    今天一整天下来,邱宴真的攻势一波接一波,根本不给丁辰喘息的时间,她绵密的喜欢不断向她涌来,没有丝毫克制,把丁辰心底的感情通通引了出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丁辰和邱宴真才依依不舍地分开,两人喘着气对视,双颊都染上了红晕,丁辰的手不知何时已经环在邱宴真腰上。邱宴真放下了捧着丁辰脸颊的手,丁辰以为她要起来,却在肩膀上感觉到一股推力。
    「嗯。」丁辰闷哼一声,还没弄明白就被邱宴真压着肩膀推倒在床上,她望向撑在自己上方的人,心如擂鼓。
    邱宴真定定看着身下的人,冲动稍微缓和了一些,脑子反射性开始思考自己的行为合不合适,是不是该给丁辰一点考虑的时间?丁辰的爸妈什么时候回家?第一次到别人家就这样是不是太没礼貌了?
    捅破窗户纸后得到正向的回覆,让邱宴真潜藏在心里的情感和冲动变得难以抑制,又或者一遍一遍的试探让她发现自己在丁辰面前不需要顾虑太多,只要没说不行就是可以,一旦认知到这件事,她好像就有点难回到原本自制的样子。
    也许第一次在补习班和丁辰做那样出格的事,就已经把她坚守的条条框框和乖巧破开了一个口,和丁辰的相处不断挑战着她以往遵守的规矩和人际界线,最终,她的欲望膨胀到她再也无法视而不见。
    邱宴真迟迟没有动作,丁辰的脸颊被她垂下的发丝弄得有点痒,于是便伸手替她把头发都拢到一边,丁辰的动作让邱宴真回神,又是一个不起眼的贴心举动,邱宴真小小地心动了,她俯下身在丁辰嘴角亲了亲。
    丁辰以为又要接吻,于是偏头吻上邱宴真的唇,邱宴真顿了一下迅速回吻,两人这次稍微没那么生疏了,也吻得更深,丁辰的眼镜变得很碍事,邱宴真含着丁辰的唇想去摘她的眼镜,丁辰会意帮着把自己的眼镜拿了下来,尔后随意丢到一旁。
    一吻毕,两人额头相抵,呼吸急促,邱宴真看着丁辰又笑,太开心了,但丁辰却想求她别再笑了,不然她觉得自己真的会原地死掉。
    邱宴真把头埋到丁辰耳旁,轻吻着丁辰的耳朵,鼻间全是丁辰的香气。
    「嗯......」丁辰被吻得酥麻,邱宴真的气息洒在她红透的耳垂上,她抬手搂住邱宴真的脖子,侧过头就往她裸露在外的脖子上亲。
    「嗯。」脖颈上猝不及防传来的温软令邱宴真失神了一瞬。
    丁辰听着耳边传来的嘤咛,还有邱宴真紊乱的气息,亲得更起劲,她的头往邱宴真喉咙移动,邱宴真配合地仰起头,丁辰沿着邱宴真白皙的脖子往上吻到下巴,然后又把邱宴真拉下来接吻。
    邱宴真心跳得厉害,胸腔满满都是喜欢无处宣泄,只能热烈回应身下人的吻,她的手开始不安分起来,不轻不重揉着丁辰的腰,偶尔手指会稍稍撩开下摆摩娑丁辰腰间的皮肤。
    「唔、嗯。」丁辰在吻中断断续续漏出几声轻吟。
    邱宴真的理智摇摇欲坠,她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在发烫,莫名的冲动不断涌上,她中断了接吻,慌慌张张开口:「丁辰、我有点......」
    邱宴真觉得自己今天太失控了,一和丁辰接触就满脑子想做色情的事。
    「嗯?」丁辰还在接吻的余韵里,询问的单节音又甜又媚,听得邱宴真下腹一阵骚动。
    丁辰看了眼邱宴真居高不下的性欲值心下了然,但看邱宴真红着脸想要又不敢要,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又想逗逗她,「有点什么?」
    邱宴真没想到丁辰会反问她,霎时红了脸,她努力寻找委婉的用词。
    「有点控制不了我自己。」
    「你想干嘛?」丁辰搂搂邱宴真的脖子让两人更靠近。
    「......想脱你的衣服?」邱宴真迟疑了一会回答。
    丁辰没想到邱宴真答得这么直接,一时之间羞得不知道该回什么,良久,她放开邱宴真的脖子,然后在身上人的注视下解起了自己制服的钮扣。
    邱宴真震惊地看着丁辰动作,兴奋的火光在她不可置信的眼神中跳动,她艰难地咽了口唾沫,觉得自己的喉咙干得不行,修长的手指不自觉抓紧了丁辰的被子,她的视线追随着丁辰的手,直到最后一个扣子也被解开,丁辰白皙的肌肤在松开的衬衫下若隐若现,邱宴真看了半天不敢动作,望向丁辰的表情写满了「我在作梦吗?」。
    丁辰又伸手去解邱宴真的制服,邱宴真本能往后躲了一下,又乖乖不动了,没多久两人的扣子就全开了,丁辰的视线放肆地在邱宴真身上流连,每次邱宴真都衣冠整齐的,只开了个裤裆,一点也不公平。
    邱宴真注意到丁辰的目光,红晕直接从耳根蔓延到了脖子,她略有些不自在地抓住自己的领口,「别看了......」
    「你都摸过我的了,我看一下都不行吗?」丁辰鼓着脸颊佯作不悦。
    邱宴真听丁辰这么说脸更红了,但手松开了自己的衣服,「没有不行。」
    丁辰直勾勾的眼神让邱宴真觉得太过羞耻,于是她俯下身去吻丁辰,让丁辰无暇继续再看。
    两人的气息在唇间互相交换,邱宴真的手绕到了丁辰身后,丁辰配合地微微抬腰,方便邱宴真去解她的内衣。
    房间的温度越来越高,冷气运作的声音嗡嗡作响,丁辰的头发像黑色绸缎披散在脑后,敞开的制服衬衫露出她白净的皮肤,邱宴真的手一路从丁辰的腰腹向上,缓缓推开棉质的白色内衣,像是揭开宝箱,发育良好的双乳展露在邱宴真面前,顶端的嫣红接触到冷空气微微挺立。
    邱宴真看着这画面都不敢呼吸了,丁辰摘掉眼镜后褪去了乖巧的气息,微微上挑的眼尾替她平添了一丝媚态,漆黑的瞳眸像是引人坠入的深渊。
    数不清是第几次接吻,两人对于这个初次体验到的美好都欲罢不能,丁辰扯着邱宴真的领子,把需要思考的事情都抛在脑后,她一向擅长「先做再说」。
    邱宴真微凉的手掌蹭到了乳房下缘,然后迅速裹住半个浑圆,整个掌心被柔软的乳肉温暖,丁辰从口中溢出的轻吟被邱宴真吻住,模模糊糊的反而更引人遐想。邱宴真的吻从唇上移至嘴角再到脸颊,最后滑到丁辰颈侧,她伸出舌尖轻轻舔了舔。
    「哈啊......」丁辰克制不住地呻吟出声,她感觉邱宴真对自己脖子的喜爱程度很高,今天老是在上面又亲又咬,现在还伸舌头去舔。
    舔了几口后,邱宴真又将沾在上面的唾液吮掉,重覆了相同的程序好几次后,她将目标转移到丁辰小巧可爱的耳朵上。
    邱宴真张口在那红得像是要滴出血来的耳垂咬了几下,然后将之含在口中轻轻舔弄、吸吮,手上仍搓揉着丁辰绵软的胸,白嫩柔滑的手感让她情不自禁地越来越用力。
    耳朵濡湿又酥麻的感觉像是一道电流传到丁辰的后脑勺,想到邱宴真顶着一张清纯的脸,手却在自己胸上做着下流的事,就让她莫名兴奋。
    「嗯、啊......」邱宴真的手指不知何时攀上了峰顶,轻按着那点寒梅,随后用两指夹住搓揉。
    邱宴真起身将头埋到了丁辰胸前,她在被冷落已久的左乳上又亲又咬,最后握着整颗乳将嘴凑到乳尖吸吮,拔高的呻吟声从头顶传来,邱宴真舔拭吸吮得越发热情,她的领子翻得乱七八糟,被丁辰捏得皱巴巴的。
    丁辰伸出一只手想去推邱宴真的头,还没等她发力,邱宴真大口将周围的乳肉一起含在口中用力一吮,本欲推拒的手却抓紧了邱宴真的发丝,「啊......!」
    另一边的手也配合着捏着乳尖拉扯,像是要把红艳的果实给采下来似的。
    丁辰双腿曲起,本能地张开,贴到了邱宴真的大腿内侧,她的双眼蒙着水气,加上近视让她的视线模糊,但是仍然看得见邱宴真那被自己胡乱扯开的衣领,一边的肩膀裸露了出来。
    邱宴真终于松开嘴起身,纤长的手指来到丁辰裙头的扣子上,扣子啪一下被解开,拉炼声从下方传来,丁辰身上很快只剩开了扣的衬衫、挂在肩上的内衣和单薄的内裤。
    丁辰突然间觉得房里的灯实在太亮了,亮到什么细节都一清二楚。
    邱宴真的腿挤到了丁辰双腿间,她跪在那里抬起丁辰一条腿架在肩上开始往上吻,很快来到丁辰已经湿透的腿间。
    「宴真、嗯......关灯......啊!」邱宴真隔着布料亲了一下被水浸染的部位,随后便拨开内裤,毫无组隔地吻上那个湿热的部位。
    丁辰的手无力地推着邱宴真头顶,快感令她忍不住仰起头,破碎的呻吟声断断续续,从她微启的两片红唇中流出。
    当邱宴真从她的腿间直起身时丁辰还以为她要去帮忙把灯关了,没想到却是为了脱她的内裤。
    下半身最后的布料被除去,邱宴真又重新低下头去尝丁辰汁水淋漓的小穴,灵活的舌头挤开缝隙自下而上滑过去,穴口收缩着吐出了更多蜜液,被邱宴真尽数卷入口中,她向上来到小小的阴蒂,舌尖绕着那颗小珍珠转。
    丁辰闭着眼不去看邱宴真吃自己的画面,但下午的景象自动蹦出来,脑子用过去的经历自动替她在心里想像现在的画面。
    「嗯唔......轻点......宴真、啊......慢、慢一点......」
    舌头快速扫着逐渐挺立的阴蒂,邱宴真像是没听见丁辰的请求,舌面一下一下舔过敏感的肉豆。
    「嗯、那里......不要了.......哈啊......」
    丁辰的腰本能挺起,轻轻摆动着,像是自己将阴蒂送到邱宴真舌上辗磨,邱宴真的目光聚焦在丁辰腰部摆动的动作上,小小的弧度晃得她头晕目眩,下身硬得发胀。
    口中的动作愈发剧烈,丁辰很快就颤着双腿被送上高潮。
    邱宴真喘着气起身,视线却凝固在丁辰双腿间,被暴雨侵袭过的花朵上到处都是水,花瓣脆弱地翕动着,隐隐能窥见缝隙中的入口。
    丁辰的胸口快速起伏,两团雪白随着呼吸晃动,邱宴真跪着居高临下望着她,半张脸都是晶莹的水珠,她拉过自己的衣领在脸上擦了擦,看得丁辰羞耻得不行。
    邱宴真俯下身在丁辰脸颊安抚似地亲吻着,手却悄悄摸到丁辰泥泞不堪的腿间。
    丁辰抱着邱宴真亲昵蹭着她的脸和发丝,突然异物入侵的感觉从下身传来,让她身体瞬间僵硬。
    -----------------------------------------------------------
    怎么两个人一do字数就变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