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都市言情 > 同班同学好像想上我(简) > 接吻的感觉
    邱晏真坐在丁辰的床上扭着头到处看,丁辰的房间没有她的房间那么大,但也是个舒适的空间,墙边有一排矮书柜,里面有许多书,大部分都是小说。
    丁辰从厨房端了两杯水,推开门就看见邱晏真乖乖坐在自己床上,自己房间突然多了这么个人,让她感觉有点不真实。
    她们出了图书馆后,本想就近找个地方坐着聊,却尴尬地发现附近没有地方能让两人坐下,丁辰想着反正爸妈都很晚回家,图书馆离家也不远,就提议到自己家去。
    两人沉默地并肩坐在床上,丁辰从图书馆到家里一路上都在试图厘清自己的心,她和邱宴真发展得太快,她又有意识地不去想那些事情,一时之间还没能想清楚。
    「你还记得上学期,你有一次在泳池更衣室喊外面的人帮你拿衣服吗?」邱晏真在心里拟好稿,终于开了口。
    丁辰回想了一下,「嗯?啊......好像有,你怎么知道?」然后她反应过来,「那是你啊?」
    她有些懵了,当时开学没多久还在社团体验的时间段,她去了一次游泳社,没想到阴错阳差给邱晏真留下了印象,时间点还比她在公车上被邱晏真的美色诱惑要早。
    所以她经常觉得和邱晏真对上眼不是错觉?
    邱晏真点头,「其实也不能完全说我不是......」接下去的话她说得有些艰难,「......喜欢你的身体。」
    「后来就常常下意识关注你。」邱晏真晃着自己的腿,「你很细心,常常一下就能发现别人想要什么,园游会的时候大家忙前忙后,你都是第一个发现大家的需求,然后把东西递过去的人。」邱晏真顿了一下,「例如说,我想要卫生纸的时候,旁边就会凭空冒出一包卫生纸。」
    被当面这样夸赞让丁辰耳朵热热的,她直直盯着手里的水,根本不敢往旁边看。丁辰从没觉得这些有什么大不了,对她来说都是自然而然的事,而且邱晏真这么细微地观察自己,真的很让人不好意思,「这还好吧,一般有长眼睛的人都会注意到的啦......」
    「嗯......还有上礼拜讨论去台南的行程时,你不是在讨论完后还问了我想吃什么然后加了上去吗?」邱宴真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小,也不好意思起来,「反正就是很多这种小事啦。」
    「那是因为那天只有你没说想吃什么,其他人都说了。」丁辰想了想又说,「周祈安不算,她本来就对这些没什么兴趣。」
    「可是只有你问我呀。」邱宴真浅浅一笑,「而且你还追问到底,不放过我。」
    「因为你的表情跟你说的话根本不一样,明明就有想吃的还要装没有。」丁辰喝了几口水想掩饰自己的不自在。
    「你干嘛一直否认啊?」邱宴真皱眉佯装生气,凑到丁辰脸侧,「是不是还是觉得我喜欢的是你的身体?」
    丁辰吓了一跳,杯子里的水显些撒出来,「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
    邱宴真拿走丁辰手里的水杯,将之放到一旁的书桌上,「那不然呢?」
    「就是觉得,你说的都是很普通的小事啊,而且我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丁辰不知为何有点心虚,视线不住地飘移,「不像你成绩好又漂亮还很温柔,大家都喜欢你。」
    邱宴真原本听得眉头紧皱,听到后面反而红了脸,「什么大家都喜欢我,大家是谁啦......」
    「啊?大家就是大家啊,每个人都喜欢你吧?」丁辰以为邱宴真对自己的受欢迎毫无所觉,有点惊讶地回过头来。
    邱宴真盯着丁辰因讶异而微微睁大的眼睛说:「所以你也喜欢我啰?」
    血液一下冲上丁辰的脸,她刷地把头垂下,不敢吭声。
    邱宴真好笑地看着丁辰低垂的脑袋,「你干嘛?」
    丁辰垂着头感觉自己的心脏快要爆炸了,不知道为什么一脸乖巧好学生样又温温柔柔的邱宴真这么会撩拨人。
    「我不觉得普通啊,至少我没遇过有谁能像你这样。」邱宴真见丁辰半天不说话,便自己继续了刚才的话题,「而且要说长相的话,你也是好看的吧?」
    「......我是不丑。」丁辰小声回。
    邱宴真被丁辰可爱得笑了出来,「嗯,你可爱。」她靠到丁辰肩膀上,爆了一个惊天大瓜给她,「你知道刘廷伟喜欢你吗?」
    丁辰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八卦吓得扭过头去看邱宴真,对方神色如常,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
    「啊?我、我跟他又不熟。」丁辰脑海里回想着自己和那个男同学的互动,想不出有什么对方会喜欢上自己的理由。
    「我听说是因为有一次他上课时很不舒服,但又想装作没事,结果被你发现了,他还说你关心他的语气要多温柔有多温柔。」邱宴真边说边拉过丁辰放在腿上的手,她随性地捏揉丁辰的手掌和手指,「还有你除了那次以外平时也常常关心他,例如说他忘记带橡皮擦,急得满头大汗的时候会主动问他怎么了,类似这种。」
    「他还说你笑起来很可爱。」邱宴真抬起头侧过身,似笑非笑看着丁辰说,「这样你相信有人会喜欢你了吧?」
    丁辰看着邱宴真的模样莫名感到局促不安,她的问题更让她冷汗直流,感觉无论回答什么都不太对,于是丁辰选择了回避,「......我对他没意思。」
    「我知道啊。」邱宴真扣住丁辰的手,「只是让你了解一下你多讨人喜欢。」
    丁辰像是被教育的小孩,小声回答:「知道了。」
    明明你更讨人喜欢吧?丁辰在心里腹诽。
    两人十指交扣,即便房间开着冷气,丁辰的手还是出了点汗,她有一点心虚,但更多的是害羞,毕竟邱宴真刚才讲了一大串话,主轴就是在对她表白,丁辰现在感觉有点飘飘然,一切好像都不太真实。
    邱宴真在这时微微弯腰探头到丁辰脸旁,丁辰余光看见了,便下意识也侧过头,她一下对上了邱宴真眼中丝毫没有收敛的热切。丁辰有些受不了邱宴真这种坦率真挚,特别是对方的这种和平时温婉克制大相迳庭的模样带来的反差感,以及被特殊对待的感受,都让她有种占有欲被满足到快溢出来的感觉。
    占有欲,她对邱宴真有占有欲。丁辰恍然发觉许多时刻感受到的莫名情绪终于有了名字。
    丁辰不再躲避邱宴真的目光,一双深黑色的眼睛掩藏着捉摸不定的感情,邱宴真认真探寻着她的双眼,两人越靠越近,直到鼻尖几乎相抵。邱宴真想起了那晚在公车站的月亮,她松开扣着丁辰的手,转而摩娑起丁辰手腕上那条银色手炼上的小月牙,她视线下垂扫过丁辰的唇。丁辰呼吸一滞,也想起了自己那天放肆的眼神,她不受控制地看了邱宴真的唇一眼,回忆起下午那两片唇瓣印在自己脖子上温热又柔软的触感,脑子不听使唤开始疯狂想像和邱宴真接吻的感觉。
    那晚由丁辰先挑起的暧昧,最后也由丁辰的躲避结束,但邱宴真似乎没有那种打算,她的视线在丁辰的双眼和唇瓣间来回梭巡,丝毫没有退缩的征兆。两人都紧张得不行,丁辰有些口干舌燥,不自觉舔了一下自己的唇,邱宴真目光凝住,微微向前倾身。
    鼻尖轻轻擦过,邱宴真如瀑的黑发从她左肩倾泻而下,扑面而来的香气将丁辰裹住,几乎要将她的理智融化。
    「可以吗?」丁辰听见邱宴真用她所听过最轻柔的声音问。
    她的脑袋一瞬间冒出许多回答,例如推辞说她还没想清楚、例如提醒她自己说过不用什么都问、例如......
    丁辰的身体已经脱出大脑的掌控,脑子里的回答没一个用上,她主动把自己的唇送到邱宴真唇上,用行动回答了问题。
    -----------------------------------------------------------
    我卡文了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