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都市言情 > 同班同学好像想上我(简) > 太多了含不住(H)
    邱宴真毫无防备被压在门上,手反射性抵在丁辰肩膀,耳边的低语和恶作剧似的挑逗让她脸红耳热的,心里却好像又有点兴奋,丁辰隔着裤子勾勒着棒状物的轮廓,这种摸法令邱宴真心痒难耐,额头都出了一层薄汗。
    肉物突然被丁辰不轻不重捏了一下,邱宴真从鼻腔哼唧出声,下半身微不可察地向前挺了挺,"丁辰......"她的呼吸已经开始凌乱,蚀骨的欲望像蚂蚁一样爬满全身,急需被消解。
    然而丁辰遇到了和邱宴真一样的难题,"呃......我不是故意的,但我是不是该洗个手。"
    邱宴真快急疯了,又不想让自己显得很急色,她深呼吸几口气在西装裤口袋翻出一包湿纸巾塞到丁辰手里,"用这个。"
    丁辰愣愣接过湿纸巾,抽了一条出来擦手,"那你刚刚怎么不用?"
    "用肥皂洗手比较干净。"邱宴真拿过丁辰还回来的湿纸巾也抽了一条清洁自己的手。
    丁辰听了停下动作,"那我还是......"
    话说到一半,邱宴真一记眼刀朝她射过来,从未在邱宴真身上见过的凶狠眼神使她本能闭上了嘴,乖巧地继续擦拭自己的指尖。
    仔细清理过后,丁辰将修长白皙的手指伸向邱晏真的裤子拉炼一点一点拉开,邱晏真垂眸看着她的动作,心里的急躁又添了几分,丁辰终于将急不可待的野兽从牢笼中释放,粉嫩的肉柱被她握在手里,那物气势汹汹抖了抖,滚烫的温度烧灼着她的掌心,深红色的龟首与她的皮肤色相差甚远,探出虎口的样子有点吓人。
    邱晏真难耐的欲望得到一丝消解,她缓缓吐出一口气,忍不住动了动自己的腰。
    丁辰缓缓开始动作,柔嫩的手让邱晏真舒服不已,她上下噜动着,圆润的顶端在她手上忽隐忽现,没过多久就满手黏液。丁辰的拇指不时划过上端的小孔,有时在龟首摩挲打转,弄得邱晏真喘息不止。
    自己在丁辰白皙的小手中进出的画面让邱宴真硬了好几分,她眼尾已经有些发红,放在丁辰肩上的双手忍不住抓紧。
    没过多久,邱宴真就无法抑制自己的欲望开始挺腰动了起来,两人互相配合着对方的节奏,液体的滋滋声和急促的喘息混杂着邱宴真断断续续的轻吟在厕所里回荡着。
    "唔......嗯......"邱宴真的顶弄逐渐变得快而重,在她感觉到一丝射意时,丁辰却松开了手。
    在邱宴真困惑时,丁辰抬眸无声朝她看去,她低垂着视线,不知为何觉得自己好像看懂了丁辰的意思,接着便看见丁辰舔了一下唇,她瞳孔微张,突然觉得有些口干舌燥。
    "丁辰......"邱宴真拖着尾音,沙哑的声音中带着恳求。
    丁辰抿抿唇双膝跪地,在邱宴真的视线中伸出舌头开始舔拭那根生机勃发的肉物,她先在根部舔了几下,接着沿着盘据在柱身的青筋向上,如此反覆了好几次,她的舌尖才向上来到龟首,先在下缘打转了一下,再缓缓往顶端前进,当她来到那个不停往外吐水的小孔时,那里已经一片潮湿了。
    "嗯......"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被用嘴服务,但邱宴真还是觉得敏感得受不了,上一次她没怎么看丁辰的动作,今天认真一看,那画面比她印象里的还要更淫靡,而且她总觉得这次的感受和上次有些不同。
    "丁、啊......辰......你怎么......"邱宴真本来紧紧握拳的双手放到了丁辰头上,还是揉她的头发。
    丁辰听见邱宴真的声音,正用舌尖挑逗着邱宴真小孔的动作停下,"......我前阵子上网学习了一下。"她红着脸仰头问,"不舒服吗?"
    听见丁辰的回答,邱宴真的心脏狠狠跳了一下,她满面潮红有点不敢置信,"没有......"她闪避了一下丁辰的目光,"很、很舒服......"
    应该说太舒服了。
    邱宴真咬咬唇,觉得自己快要被情欲和丁辰折磨得发疯了。
    被称赞后的丁辰感受到了成就感,更加认真展现自己学习的成果,她将整颗圆润的头部含进口中轻吮着,舌尖在小孔周围画圈,还不时划过或是往里舔。
    "哈......啊......"
    丁辰发现每当进攻小孔时,邱宴真的反应都很大,除了声音千回百转,还会将自己的头往里按,像是想要她吃下更多一样,她吐出圆硕的龟头缓了一下,又将肉柱往嘴里送,这次含得更多,一直到口腔容纳不下为止。
    邱宴真看着自己的肉棒逐渐消失在丁辰口中,兴奋得都快把下唇咬出血来,她伸手去帮丁辰整理头发,将颊边的发丝勾到耳后,丁辰嘴里含着肉棒抬头,邱宴真被看得手上一顿,肉物抖了一下差点就要缴械。
    丁辰吮了吮口中热烫的肉棒,她的学习还没有到这一步,只学了舔弄的一些小技巧而已,她回想着上次在淋浴间的情形,试着重现当时的状况。
    邱宴真这次的动作还是像上次一样温和,小幅度地挺着腰在丁辰温暖湿润的口腔进出,丁辰被动配合着,试着想要含下更多,她还记得上次邱宴真在最后几乎将整根顶进来抽插,很快就射精了。
    邱宴真一下下越顶越深,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但看见丁辰有些难受的样子又收了收自己的腰,只是没想到丁辰却追了上来。
    "哈......别......"邱宴真推推丁辰的头,阻止她再继续含得更深,"你会、唔......会不舒服......"
    丁辰有些不依不饶,邱宴真已经靠到门板上退无可退了,她趁机压下舌根放邱宴真的顶端进来。
    "嗯......真的不用......"被含到深处令邱宴真难耐地仰起头,声音都高了几分,她还是惦记着丁辰的感受,又继续推丁辰的头,被顶到喉咙的感觉是真的不好,吞含了一会后,丁辰没再坚持,顺着邱宴真的力道往后退了点,改为专注伺候着顶端。
    邱宴真猫着腰,腿有些发软,肉棒又大了一圈,软热的舌肉还在磨着她敏感的部位,唾液浸得龟头又湿又暖,她已经快要喘不过气来了,看着她这个样子,丁辰觉得稍微冷却下来的身体也开始发热,某个地方开始可耻地流水。
    "嗯、丁辰,我快......"射意逐渐涌上,邱宴真正欲撤出,棒身却在过程中被丁辰的牙齿刮了一道,"嘶......"她一下子没忍住,不小心被刺激得射了出来,几股浊液洒在丁辰嘴里,剩下的全喷到了她的脸上。
    丁辰愣愣地用手指抹了一下脸颊上的液体,她低头看看自己沾着精液的手指,又抬头去看邱宴真。
    邱宴真缓了几口气后也呆住了,浓稠的白色液体挂在丁辰染着粉色的白净脸庞上,有些还溅到了眼镜的镜片上,她的眼角还有刚才深含肉棒时溢出的泪花,看起来楚楚可怜,然而整体画面却非常色气。邱宴真感觉身下之物隐隐又有了抬头的趋势,她闭了闭眼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然后迅速抽了几张纸蹲下身去帮丁辰擦脸。
    拿着纸没擦几下,邱宴真忽然想到刚才来不及抽身在里面不小心射了点,担心丁辰又像上次把那些东西吃进肚子里,于是捏着丁辰的下巴说,"张嘴。"
    丁辰还有些迷茫,听见邱宴真的指令没怎么思考就乖巧照作。
    邱宴真抬起丁辰的下巴往里看,刚才还在她的肉柱上作乱的小舌此时安安静静躺在两排牙齿间,意外洒在里头的白浊与红通通的舌头呈现强烈的反差,邱宴真看得身体又有些燥热,慌忙别开眼,"等会去漱个口,把嘴巴里的东西吐掉。"她细细把丁辰脸上所有稠液都擦去后,又帮她把制服扣子一颗颗扣上。
    丁辰终于回过神来,她安静地让邱宴真伺候她,心里回想着方才在最后一个瞬间她和邱宴真对视的那一眼,她看见邱宴真眉头紧皱,半闭的双眼含着失控的情欲,朝她看过来的样子像是要把她拆吃入腹。
    光是回想就让丁辰下面收缩了一下,她面上一热,赶紧站起身装作低头整理自己的衣服,邱宴真已经把自己整理好,站在一旁等她,丁辰放下自己的裙子,又理理裙摆,她的制服衬衫已经被邱宴真整齐扣上,丁辰看了一下,又伸手去把扣子解开。
    邱宴真见状脸有些红,她急急压住丁辰解到一半的手,"你、你你......"
    "......我的内衣。"丁辰嘴里还含着邱宴真的精液,于是尽量简短表达自己的意思。
    邱宴真听懂了,她收回手有些不好意思呐呐说:"抱歉,我忘记了。"
    丁辰背过身去整理衣衫,没过多久又转回来,她偷看了一眼邱宴真的性欲值,不知道是不是在她转身的时候冷静了下来,刚才射完本来还有六、七十的数字此时已经降到了五十。
    她和邱宴真一起出了隔间,两人并肩站在洗手台洗手,丁辰已经漱了口,虽然她其实并不介意把邱宴真的体液吞进去......
    等等。
    丁辰洗手的动作突然僵住,还残留着情潮的面上又浮上几抹红晕,她想到了一件被她忽略了的事。
    "你、你刚才该不会......"丁辰震惊得话都说不利索,她转过头看着邱宴真的嘴,"......该不会吃下去了吧?"
    邱宴真困惑看她,"什么?"
    "就是我的、我的......"丁辰有些羞于启齿,"我的......那个。"
    邱宴真也停了动作,一时之间只剩下刷刷的水声,过了几秒她迟疑地看了一眼水龙头流出来的水,然后转回去看丁辰,"你是说......"
    丁辰已经看出邱宴真要说什么了,赶紧抢在邱宴真说完前羞耻地打断她,"对。"
    邱宴真从喉间小小的应了一声嗯,然后红着脸解释,"不然会流下来的。"她的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几乎要被水流声给盖住,"太多了含不下。"
    "而且......唔。"
    丁辰的血液霎时全部涌上脑,脸红得像是要滴出血来,她见邱宴真还要说,洗好的手都还没擦干就凑过去把那张嘴捂上了,"你不要说了。"
    这个人说的都是什么虎狼之词啊!
    "不说了。"邱宴真的声音被闷住,说话间的热气呼在丁辰的手中,唇瓣若有似无地擦过掌心,有点痒痒的,丁辰收回手,毫无攻击性地瞪了邱宴真一眼。
    再过几分钟就是放学时间了,丁辰和邱宴真牵着手磨磨蹭蹭走回教室,到的时候正好响铃,如她们所料,化学老师压根没出现,有的人和书包早已消失,教室里的人比她们离开时还要少。
    两人各自整理好自己的东西,丁辰比邱宴真要快上一点,她站在后门等着邱宴真一起去公车站,张易婷不知道去哪里了,连书包都不在位子上,她犹豫着要不要像往常那样等另外两个人再一起走。
    "走吧。"思考间邱宴真背着书包走了过来,两人一起下了楼,"今天补习班停课一次。"邱宴真边走边和丁辰说,然后她停顿了一下,"要一起念书吗?"
    "唉?"丁辰有些诧异,她还想回家梳理一下自己的想法,所以下意识想拒绝,但看着邱宴真期待的表情,话到嘴边又转了个弯,"好啊。"
    邱宴真开心牵着丁辰的手晃来晃去,笑得像是得了糖果的小孩,丁辰突然很想拿手机把她现在的样子给拍下来。
    两人十指紧扣走过穿堂,丁辰的脸上笑容明媚,她觉得自己应该也是想和邱宴真待在一起久一点的,就算她们什么都不说地各自念书。
    -----------------------------------------------------------
    换个地方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