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都市言情 > 同班同学好像想上我(简) > 请假一天行吗?(H)
    都已经在越级做这种事情了还搁这提什么拥抱啊?
    鲜少生气的邱晏真有些羞恼,她第一次觉得自己可能想错了,当时在公车站对方想也不想就答应她提的「补缺」,她还以为是因为当时的意外发生得太突然,两人脑子都有些发懵,现在她不得不怀疑丁辰跟自己对彼此都有别样的心思。
    她往后瞪了丁辰一眼,但染着情欲的湿润眼眸毫无攻击性,只让丁辰觉得可爱,邱晏真这些难以见到的模样都深深吸引着她。
    邱晏真破罐破摔地转过身,那总是出现在梦中的赤裸身姿进入她的视野,再次见到丁辰这副模样,那个冲击性比她想像中还要强。
    邱晏真灼热的目光在丁辰的身上游走,加上直直往上升的性慾值,让丁辰羞红了脸,她本来觉得都是女生无所谓,但与邱晏真的微妙关係和对方的反应,让她有点想遮挡自己的身体了。
    而且她的小穴在邱晏真的注视下疯狂往外冒着兴奋的蜜液,丁辰忍着想夹腿的冲动再次握上邱晏真的肉棍,看着对方穿戴整齐的样子,她的心中突然有点不平衡。
    凭什么只有自己赤身裸体被看个精光啊?
    但是上手去脱邱晏真衣服或是开口要对方脱这种事丁辰做不出来,她的手取悦着邱晏真,眼睛却愤愤不平地看着对方。
    邱晏真不明所以,以为丁辰是不想弄了,正要开口说话时面前的人却蹲了下去,她躁动不已的肉棒距离丁辰的脸只有几公分的距离,对方单膝跪地试探性地伸出舌尖轻轻舔了舔肉柱。
    一股强烈的电流酥了邱宴真的尾椎,又沿着背嵴一路向上,她惊得吸了一口气,咬住下唇阻挡她娇媚的呻吟,她有些软了脚,一手扶着背后的门板维持平衡,然后伸出另一隻手去推丁辰的头。
    丁辰没有反抗,顺从地让自己的头后退了几分,她微微抬头看着邱晏真的反应,刚才有点不平衡的心现在舒爽多了。
    心里带着愉悦,丁辰单膝跪地,又往前倾身去舔邱晏真灼热的硬物,她像是吃冰淇淋一样一下一下小口舔着柱身,朴实无华且不带技巧,饶是如此也令对方招架不住。
    邱晏真推着丁辰的手因快感令她纤长的手指没入对方的发丝,她想出力抓紧什么,又怕弄痛了丁辰:「丁辰……你、你别……」
    邱晏真眼尾泛红,湿润的双眼满是情慾,她感觉自己现在情绪很矛盾,本能和慾望让她不想停下丁辰的动作,理智与道德却让她对这样的事情有些推拒。
    丁辰感受到对方微微的抗拒,她停下动作抬起头:「你不喜欢?」
    「不是……」丁辰的手还握着她的肉棒,无辜的表情和她狰狞的肉棒摆在一起形成强烈的对比,这个画面令邱晏真难以直视,但她的肉棒却兴奋地抖了抖,「只是、你不用这样……」
    让对方用嘴去抚慰自己那处,实在太难为情,邱晏真往后退了退又说:「而且很脏的。」
    丁辰想了想,方才倒没闻到什么难闻的气味,舔起来咸咸的但没什么怪味:「我不觉得脏啊。」
    「但如果你介意的话……」丁辰边说边转身去拿莲蓬头,「我帮你洗一洗?」
    邱晏真的脑袋瞬间有了那个画面,她被自己的想像弄得面红耳赤,而且她觉得有没有洗才不是最主要的点,虽然也确实有没洗过很脏这种原因在,但最根本的原因还是器官的问题吧?
    怎么能用嘴去舔那种地方呢?
    「不用了……」
    丁辰困惑地眨眨眼,但既然邱晏真自己都说了不用,她也没再多想什么,又低下头继续轻轻舔弄对方的柱身。
    邱晏真绷紧了身子,又去推丁辰的头,「你、不是说了脏吗?」
    「可是你不是说不用洗吗?」丁辰往上望,清澈的眼神中透着愚蠢。
    邱晏真被问住了,在她呆滞期间丁辰又继续刚才的动作,还来不及思考该如何解释,身下一波波袭来的快感便令她无法思考。
    丁辰灵活的小舌逐渐向上,她舔了舔对方暗红色的龟头,引得对方身体一颤,忍耐的液体从顶端冒出,她将那些液体捲入口中,柔软的舌头不时扫过那小孔,刺激得那处又冒出了更多的水。
    邱晏真背部靠着门板寻求更多支撑,以免自己滑落至地面,她双手都抵在丁辰的头上,但已经无力推动对方,敏感部位上陌生却美好的触感让情慾不断堆迭,她艰难地吞嚥着自己动情的声音,却还是会不小心漏出一些呻吟。
    幸亏周围的淋浴声、脚步声以及此起彼落的谈话声能替她稍作遮掩,否则邱晏真真的会被自己羞耻死。
    丁辰唇瓣微启,含住邱晏真的顶端,小舌作乱的同时轻轻吸吮。
    「啊……丁、丁辰……」
    邱晏真的眼角泛着泪,受不住地扬起头,丁辰见状慢慢将肉棒纳入口中,但只吃到一半便吃不下了,邱晏真感受到自己一半的肉棒进入了丁辰温暖湿润的口腔,粗大的肉物又狠狠胀大了一圈。
    「哈……啊、不行……」
    丁辰只是含着并未有动作,她抬眼看了一眼邱晏真的性慾值,知道对方已经快要高潮,但她其实不太确定该怎么做,只能轻轻吸吮,偶尔动动舌头。
    丁辰的无作为让邱晏真忍不住自己挺动腰身,轻轻在对方的嘴里戳刺,丁辰的牙齿偶尔会刮过表面,一丝丝疼痛中又带着点快感。
    丁辰配合着邱晏真的节奏,对方的动作和本人一样温和,似乎是在克制着尽量不让自己有所不适,她的手在含不下的部分轻轻搓揉着。
    「唔嗯……」
    邱晏真逐渐有些难以控制自己的力道,她停了下来缓了一口气,让理智稍稍回笼,才又继续动作。
    丁辰不满地用不重的力道咬了咬嘴里的东西,她发现自己想要看到邱晏真失控的样子,她喜欢对方在自己面前无法自持的模样,更喜欢对方因为她展露出平时见不到的样貌。
    「嘶……」头上传来邱晏真吃痛的声音,对方困惑地低下头,丁辰却装作没事继续吞吐着肉棒,连眼神都没给,邱晏真只当她是不小心的,没太在意。
    又过了一小会,丁辰吐出肉棒,唾液溷着邱晏真流出的精水在灯光下显得有些油亮,原本粉嫩的肉棒颜色转深,青筋盘踞,从根部一直延伸到龟头下,丁辰小小地喘着气,张阖着嘴舒缓下颚的痠痛。
    她瞥了一眼邱晏真的头顶,知道对方已经濒临极限,邱晏真难捱地往前挺了挺腰,丁辰用揶揄的眼神看向邱晏真,后者发现自己无意识做出不知羞的动作,撇过头去不敢与丁辰对视。
    「好了没啊?快点,补习班要迟到了!」
    「知道啦!不要一直催嘛!」
    完了!忘记还有补习班要去了!
    邱晏真听到外面传来的对话才如梦初醒,想去看左腕上的錶,粗长的肉棒却在此时被丁辰含进嘴里,回到温暖湿润的口腔。
    「呃……」
    她控制不住地叫出声:「等等、丁辰……我、嗯……补习班……」
    她的声音断断续续,娇媚的声线夹杂着轻喘和呻吟,丁辰被她这样的声音撩拨得不行,只想听她说更多的话。
    虽然还是控制着力道,但邱晏真挺动的速度明显加快了,丁辰知道不只是因为赶时间,也因为对方的射精迫在眉睫。
    丁辰在对方的一阵抽插后,放松舌根吞进更多的肉棒,邱晏真的龟头直抵她的喉咙,随着她的吞嚥被喉头裹夹,邱晏真毫无防备地被这别样的快感突袭,顶端的小孔张开,射出一股股灼热的液体。
    「唔……」邱晏真即时抽回一隻手,放在嘴里咬住,以免自己克制不住高昂的呻吟。
    「咳、咳……」丁辰吐出邱晏真半软的肉棒,一手在唇下接着,她由于反应不及被一点精液给呛到了,随着她的呛咳,一些白浊从唇边溢出。
    她瞄一眼邱晏真的性慾值,已经降到了五十左右。
    「对不起,你没事吧?」缓过来的邱晏真慌张地蹲下身查看,却被这淫靡的画面刺激得又硬了起来。
    丁辰摆摆手表示自己没事,将嘴里的液体吞入腹中,邱晏真的精液有一点点咸,味道不是很重,不难吃但也不怎么好吃。
    邱晏真惊诧地看着丁辰喉头滚动:「你怎么不吐出来啊?那种东西怎么能吃呢?」
    她拿起莲蓬头打开水龙头,担忧地说:「你漱个口吧。」
    「嗯。」丁辰接过莲蓬头漱了口,顺便冲了一下脸,「其实不难吃的,还能接受。」
    邱晏真听得满脸通红,下腹一阵灼热,她的肉物似乎又精神起来了。
    丁辰愣愣地看着邱晏真的性慾值升到六十几又升到七十几,她又低头往下看,对方的肉棒不知何时又硬了起来。
    邱晏真察觉到丁辰的视线,尴尬地用衬衫下摆遮了一下:「我、我补习班要迟到了。」
    「啊、嗯。」丁辰被对方搞得也有点慌张,「那、那你这个怎么办?」
    「没关係,我等等冷静一下就好。」邱晏真红着耳根,抓住自己肿胀的肉棒就要塞回自己的裤子里,手腕却被丁辰握住,她双目圆睁惊讶地看向丁辰。
    「我是、就是、那个……」丁辰下意识拉住了邱晏真,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们还没、还没拥抱呢。」
    空气尴尬了一瞬,一个人想着丁辰在说什么,另一个人则想着自己在说什么。
    丁辰乾脆拉着邱晏真起身直接抱住了她的腰,邱晏真有点不知所措,但还是顺从地环住对方的脖子。
    衣料摩擦着丁辰的胸乳使她敏感地颤了一下,更要命的是,邱晏真硬挺的肉物正好立在她的两腿间,碰到了她泥泞一片的花穴,她的穴口收缩了一下,蜜液流到了对方的肉棒上。
    这样的情况是两人始料未及的,邱晏真惊慌失措地松开了手想往后退,丁辰却伸手按住了她的背。
    「补习班……请假一天行吗?」
    丁辰婉转勾人的低语在邱晏真耳边炸开。
    -----------------------------------------------------------
    我:这两个人进度会是慢慢的
    还是我:现在、过来、上
    开了打赏章,经济能力许可的朋友们可以支持一下,
    没有什么内容但可以得到我的祝福和让我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