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都市言情 > 同班同学好像想上我(简) > 妳要进来吗?
    从原本没什么交集变成会牵手的关係还是有些奇怪,所以两人默契地没在别人面前表现得太过亲密,只是这么一来"补缺"的进度便严重停滞下来,上学时间都是同学不用说,放学时邱宴真也都是和朋友走的,而且几乎每天都有补习班的课要上。
    丁辰去听了前座男生上的补习班,除了离公车站比较远以外并不比邱宴真的补习班差,费用比邱宴真的补习班便宜了一点,然而邱宴真的补习班胜在有邱宴真在。
    所在丁辰在最后还是报了邱宴真在的补习班。
    每週三的补习课后,张易婷和林芯月搭上公车以后的时间是他们俩小小的幽会时光,有时丁辰会捏捏揉揉邱宴真软软的手,邱宴真会把自己匀称修长的手指塞进丁辰的指缝,扣紧她的手阻止她,丁辰喜欢她做这个动作,更喜欢她们十指交扣后邱宴真嘴角带笑的无奈表情。
    又是一个週三,两人牵着手安静地在公车站等带回家的车,丁辰不断偷看着邱宴真的性慾值,自从她们开始了这种牵手关係已经有几週了,邱宴真的性慾值变动大了起来,有时牵手时会升高,但隔天到学校就恢復成零或者很低的数值;有时升高的性慾值却会延续到隔天,甚至一两週。
    这......岂不是大致能猜到邱宴真回家有没有自慰吗?
    之前还对于邱宴真稳定的数值安心,结果现在反而从对方的性慾值脑补了很多事情。
    丁辰在心里默默感到抱歉,然而现在她实在忍不住去偷看邱宴真头顶的数字,然后做出一些猜测,对方已经顶着六十以上的数字快一个月了,虽然随着两人慢慢习惯了牵对方的手,邱宴真的数值被牵手给影响的程度也降低了不少,但这不代表她不再产生性慾。
    丁辰有些担心,不会把人憋坏吧?要不要问问她需不需要帮忙呢?
    不过主动问这种事好像有点奇怪,显得自己很想和邱宴真做那些色色的事情似的。
    她踌躇许久,一直到邱宴真上公车都没敢把她的疑问问出口。
    没成想,这个有点困扰丁辰的问题过两天就解决了。
    週五的社团活动时间,心情烦闷的丁辰向自己的冷门小社团请假,熘到游泳社游泳,她偶尔突然想游泳时会这样做,而她上一次做这样的事正是被邱宴真撞见裸体那一次。
    邱宴真自从那次意外将丁辰看个精光后,就没在游泳池遇见过对方,她只当是时机不凑巧,毕竟她是来等张易婷一起去补习的,所以总是在社团活动一结束就过来,张易婷通常也会早早从泳池起来冲澡更衣,以便能早点离开。
    "宴真?"游完泳准备进更衣室冲澡的丁辰眯着近视眼,看向眼前有些模煳的身影确认自己没有看错,"你怎么在这?"
    "我在等易婷出来。"邱宴真手捧着书,没有预期到会在这里再次遇见丁辰。
    "张易婷?她好像因为身体不舒服,上一节课就先回家了,她没告诉你吗?"
    邱宴真愣了一下,从包包里翻出手机查看,果然看到张易婷传来要她不用到泳池来的讯息:"我刚才没看手机。"
    "要不你等我,我们一起走?"丁辰提议,"你来都来了。"
    邱宴真没怎么犹豫地点头应好,虽然让她自己走也完全没问题,但有人作伴当然更好,而有丁辰作伴对她来说是好上加好非常好。
    只是现在这个地点加上丁辰这个人,会让她想起某些令她血脉喷张的回忆
    邱宴真强迫自己专注在书本的内容上,然而效果有限,她这阵子本就已经都在压抑自己的性慾了,自从上次和丁辰的亲密接触后,她原本自认为平息下来的慾望又冒出头来,在幻想着丁辰自慰几次之后,她又因为罪恶感将自己埋进课业,想要强行压下那些念头,特别是与丁辰牵过手的日子过后,她们的那一小段时光有多纯情,她在夜晚自渎时就有多愧疚。
    更衣室传来淋浴的水声,久未发洩的性慾加上这个地点的特殊回忆,让邱宴真无法轻易压下那些念头,沉睡数週的巨兽渐渐有甦醒的趋势,邱宴真吓得拿出数学题本,准备用更容易让她冷静下来的数学题来度过这个难关。
    "宴真,你能进来一下吗?"
    丁辰的呼喊坏了邱宴真的打算,她微弯着腰将书本和题本搁在椅子上,磨磨蹭蹭地起身,走进更衣室。
    "怎么了吗?"邱宴真站在两排淋浴隔间中间的走道问。
    某个隔间传出丁辰的声音:"我有块肥皂好像掉了,你能帮我找看看吗?"
    这人怎么又忘东西?脱衣服冲水之前都不检查一下的吗?
    邱宴真一边在心里腹诽,一边沿着置物柜到淋浴隔间的路线查看,最后在置物柜前的地板上发现了丁辰的肥皂。
    "我好像找到了,你看一下是不是这个。"邱宴真捡起肥皂,"你在哪间?"
    "左边最后面。"
    邱宴真依言走过去,看着隔间门,脑中不可避免地想起上一回在这里看见的景色,下半身支起了一个小帐篷,她正思考着要不要直接从门上把肥皂扔进去然后赶紧回去冷静冷静时,隔间的门打开了一条缝隙。
    丁辰将身体藏在门板后,只探出一颗头和藕臂:"就是这个,谢谢。"
    丁辰正准备缩回隔间关上门,视线却定格在邱宴真的下半身,虽然她近视挺深的,但是这么近的距离下,她还是看得出邱宴真裤档处不自然的凸起,她又抬起头看向邱宴真的脸,还是那张和平常并无二致的表情,再看看头上的性慾值......
    八、八十?
    "怎么了?"邱宴真奇怪地问,丁辰接过肥皂后不知为何没有马上关门,反而一直看着她。
    丁辰忽然觉得有些尴尬,不晓得该不该告诉对方这件事情:"呃......你还好吧?"
    邱宴真将困惑的视线投向丁辰,丁辰结结巴巴地小声解释:"就是、你的那个啊。"
    丁辰的视线往下瞥了一瞬,邱宴真跟着往下看了一眼,瞬间明白对方的意思。
    "不是、我不是......"邱宴真慌张地想要解释,但又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她想说她没有在想色情的事,也不是因为想到她赤裸着身体洗澡的样子才硬的,但这种话说出口根本是欲盖弥彰,而且这些本来也是事实。
    丁辰此时脑中想到的是两人上次在厕所隔间的情景,她感觉到自己的花穴因此而夹咬了一下,吐出些许花露。
    "嗯......没关係的。"丁辰有些脸红,不只是因为邱宴真,也因为她接下来想做的事情,"你要进来处理一下吗?"
    -----------------------------------------------------------
    这两个怎么老是进隔间啊,怎么回事?
    是说厕所的剧情有个bug,就是隔间门是往里推的,
    哪有可能因为人家上完厕所往外推门撞到丁辰啊?
    笑死了,大家就当那扇门装错了方向吧,我写的时候怎么会没发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