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都市言情 > 同班同学好像想上我(简) > 刚才的姿势挺好的(H)
    查觉到丁辰的视线,邱宴真慌张地往后退了一步,双手抓着西装裤侧边的布料,脸红得像是要滴出血来,丁辰看着她的样子突然没那么紧张害羞了。
    "怎么了?我觉得刚才的姿势挺好的。"丁辰转过身正对着邱宴真,她伸出双手勾住对方的脖子又将她拉了回来。
    丁辰比邱宴真略矮一些,但两人的身高相差不大,她凑到邱宴真的耳边问:"我该怎么做?"
    邱宴真手抵着隔间门,额头靠在丁辰肩膀上,羞愤欲死的她不想说话,但也不想错过这个如梦境般的机会。
    没错,一定是在做梦。
    邱宴真为自己做足了心理建设,轻轻地将丁辰的手往自己跨间拉。
    丁辰远没有她表现出来的冷静,她任凭邱宴真将自己的手放到对方的性器上,在碰触到的瞬间,丁辰被那物的热烫吓了一跳,但仍然强装镇定地抚摸起柱身。
    "嗯......"
    邱宴真细小的呻吟在安静的厕所中被放大了数倍,丁辰听着对方在自己耳边溢出的轻吟,红了耳根,终于有了自己正在做羞耻之事的实感,更羞耻的是,她感觉到自己下面收缩了一下,湿润了起来。
    她用自己贫瘠的知识与想像试着取悦同班同学凶勐的巨兽,两人沉默着,只有邱晏真微小的娇喘与呻吟,以及她自己略显急促的呼吸。
    丁辰看着被自己握在手里的粗大,几条青茎盘踞在粉嫩的棒身上,湿润的龟头在灯光的反射下有些油亮。
    那么一个温柔又清纯的人,这里怎么就长得这么吓人,丁辰在心里腹诽。
    她试探性地让手指滑过肉棒顶端,压着她的人颤了一下:"啊......"
    丁辰察觉顶端的小孔流出了兴奋的液体,又偷瞄了一眼对方的性慾值,数字已经飙破了一百,她猜想对方应该喜欢这样,于是时不时让手指刮过龟头,偶尔也蹭蹭那个出水的孔洞。
    "唔、唔,丁辰……别……"邱晏真长出肉棒的时间说来也不算太长,性格乖巧的她除却几次真的忍不了以外,自慰的次数其实不算太多次,她也不怎么了解这方面的事情,每次也都解决得简单粗暴。
    听见邱晏真用甜腻的声音带着哀求与情慾喊她的名字,丁辰感觉自己某种卑劣的慾望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她加重了手上的动作,甚至侧过头轻轻舔了舔对方的耳朵。
    邱晏真的手早已从隔间门上离开改为抓住了丁辰的肩,她葱白的手指紧紧捏住对方的衬衫,灼热的喘息洒在丁辰的颈侧,她的腰开始不受控制地小幅度挺动,让她坚硬如铁的肉棒在丁辰掌间更用力地摩擦。
    感知到对方偷偷摸摸的小动作,丁辰的嘴离开了邱晏真的耳朵,抬起头看向对方的脸,那人素来温和疏离的脸庞重重染上了情慾的潮红,勾人的声音从微微张开的唇瓣溢出,丁辰看着她鲜红欲滴的唇,不自觉地用舌头舔了舔自己的。
    她又靠过去轻轻吻了吻邱晏真的耳朵,接着小声说道:"你好可爱。"
    丁辰感觉到自己手中的肉物又大上了一圈,一抖一抖的,邱晏真的挺动速度渐增,抓着丁辰肩膀的力道也逐渐加重。
    丁辰的手配合着对方的动作,两人虽然缺乏技巧,但胜在气氛与精神上的刺激,在丁辰用手掌裹住顶端揉搓时,邱晏真终于攀上了高峰。
    "丁辰、不行……嗯、我要、射……"
    邱晏真紧紧抓住丁辰的肩膀,眼角溢出生理性的泪水,她的肉棒一跳一跳地在丁辰手中宣洩着,一股股炙热的白灼喷洒在丁辰的手和衣服上。
    丁辰动也不敢动,她感觉到自己手中的硬物逐渐软了下去,在邱宴真射精时她看见对方的性慾值消失变成了一颗爱心,现在又变回了数字,而她的数值停留在六十几,有些高了。
    难不成她还没满足吗?
    射过的邱晏真意识清明了一些,冷却的气氛让场面有点尴尬,两人喘着气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邱晏真的视线终于朝下望去,她看见丁辰的衬衫和裙摆都沾到了一些她的精液,手就更别提了。
    她赶紧起身抽了几张纸去替对方擦,就在她握住丁辰的手准备帮她擦掉手上的液体时,还在思考该如何帮邱宴真消除慾望的丁辰才意识到对方没有要继续的打算,磕磕巴巴地说:"我、我去外面洗洗手。"
    她拉开隔间门闪身出去,没过多久外面就传来水流声,邱晏真握着卫生纸立在原地有点紧张,不知道刚才自己有没有吓到对方。
    会不会丁辰原本不排斥又好心帮忙她,但实际帮了以后又改变了态度觉得噁心了呢?
    邱晏真一边清理着自己以及厕所隔间,一边胡思乱想,待她整理好走出去时,丁辰早已洗好手在厕所门口等着她了。
    她沉默地走到洗手池把手洗乾净,低着头像是做错事的小孩一样走到了丁辰旁边。
    两人并肩走向公车站,一路上都沉默不语,邱晏真内心有些忐忑,想着自己是不是该先说些什么,毕竟丁辰也是因为担心他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实际上,丁辰只是有些恍惚,方才在厕所时她趁着邱晏真还在整理自己,鑽进一个隔间也拿着卫生纸在清理自己,她的腿间一片泥泞,丁辰快速将内裤以及自己的私处擦拭乾净,羞耻感慢半拍地涌上,她理好裙摆后又洗了一次手。
    她的脑海里不停循环播放着刚才的情境,邱晏真楚楚动人的样子、邱晏真滚烫粗硬的肉棒、邱晏真的香气和柔软的身体、邱晏真娇媚的声音与喘息,还有邱晏真高潮时情难自已的样子。
    丁辰感觉自己刚擦过的穴口又收缩着吐出了些许蜜水,她难耐地夹了夹腿,走在路上时迎面而来的晚风有一丝凉意,让她黏黏的下体有点难受。
    "那个......"邱晏真看丁辰微微皱着眉头,心里很紧张,想开口说点什么来缓和气氛。
    "丁辰?你怎么在这?"
    没等邱宴真说完话,突然有人叫住了丁辰,两人看向声音来源,是坐在丁辰前桌那个偷偷对自己同桌性慾高涨的男生。
    来人看看丁辰又看了看旁边脸色不佳的邱晏真:"你欺负人家啊?"
    "没有好不好。"丁辰没好气地回,"我来试听补习班刚好跟她同一间。"
    丁辰停顿了一下:"她身体不舒服,所以比较晚出来。"
    "你竟然也来补习?"男生有点讶异,他记得丁辰曾说过在学校上课就够累了,放学何必要再去补习班学一样的东西,不过他并未多问,反而关心起邱晏真,"身体怎么了?没事吧?"
    丁辰观察了一下邱晏真的反应,见对方似乎并没有接话的意思,她有些意外,邱晏真一直都很客气有礼,一般情况下应该会回答才是。
    "没事,现在应该舒服了。"丁辰代替邱晏真答道。
    邱晏真听到丁辰的回答僵住了,感觉到对方的反应,丁辰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话里似乎有歧义,她掩饰性地咳了一下,慌忙岔开话题:"你的补习班怎么样?我改天去试听一下吧。"
    "还行吧,补习班不就那样?"男生回答道,"我要往这走了,我爸来载我,拜啦。"
    男孩挥别两人,拐弯到另一条路上,丁辰和邱宴真很快走到公车站,这个时间点公车站只有两三个人,丁辰挑了个离人远点的地方站,准备和邱宴真继续刚才被打断的对话。
    "你刚刚要说什么?"邱宴真刚才被打断没说完得话丁辰听见了,"是还不舒服吗?还是我没做好?"
    丁辰停了一下又补充道:"你看起来好像不太开心。"
    而且你的性慾值居高不下,很难不觉得是刚才没被满足,丁辰在心里自己加上一句。
    "我没有不开心。"邱宴真看丁辰的脸色与往常无异,放松了下来,"我是怕你不开心。"
    丁辰困惑地眨眨眼:"我干嘛不开心?"
    "因为刚才......让你做了那种事。"邱宴真不知道丁辰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有点侷促地回应,"那样还是不太好吧?"
    "是我自己说要帮你的,你又没有强迫我。"她自己脱口要帮忙,要说她没有一点点别样的心思、没有见色起意那是不可能的,"你不喜欢吗?"
    "......没有。"邱宴真红着脸用细若蚊蚋的声音回答,"你很厉害。"
    邱宴真一句话似乎又将两人带回刚才的场景,丁辰被称赞了"技术"也羞得脸色胀红。
    "咳嗯、不过以人际交往的顺序来看确实不太好。"在丁辰的认知中这样的事情是和很亲密的人才能做的,"我们连手都没牵过。"
    丁辰的话很有道哩,但好像又有哪里怪怪的,她们两个比起什么牵不牵手的,更重要的是连感情基础都薄弱得可怜吧?
    "那我们从今天开始把前面缺的都补齐?"邱宴真主动牵起丁辰微凉的手。
    "好、好啊。"丁辰感受着手心的温度和柔软,脑子乱成一团浆煳,丝毫没觉得她们的对话有什么不对。
    邱宴真没想到丁辰答应得这么快,有点怀疑对方根本没仔细想过这些话的意思,不过既然丁辰都答应了,她也不会再去点破。
    毕竟,现在这样的结果是她喜闻乐见的。
    -----------------------------------------------------------
    不能毁人设,所以这两个人进度会是慢慢的,但是我会尽力让他们俩合理加快上垒速度~
    谢谢大家的珠珠和留言,每一则评论我都会回复的!
    只是这平台怎么没有区分成各个章节的留言啊?看着很不习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