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师尊她靠双修续命(futa np) > if番外—人外篇:白鹿

if番外—人外篇:白鹿

    跋涉过了数千公里,鹤飞到家的时候,正好惊醒了一片悠然饮水的鹿群。
    森林里掀起了小小的骚乱,鹤对于自己闹出来的动静倒是毫不意外。她扇扇翅膀落地,抬脚踩着被鹿群踩踏得软烂的草地,高高扬起的脖颈透露出了她的心情正好。
    一声低低的鸣叫忽然从那片大湖后的森林之中传来,鹤的嘴角牵起,一边踱步,一边悄悄梳理着身上的羽毛。
    此间的主人四只纤细的腿灵巧迈过杂乱生长的灌木与野草,身影便逐渐出现在她面前。
    浑身雪白的毛发在阳光下像是析出了小小的光辉。
    白色的睫毛卷起,绿色的鹿眼静静与她对视。
    “我回来了。”鹤踱到白鹿的面前,仰头道。
    “欢迎回家。”
    白鹿微笑着低下头,让鹤贴近自己。
    白鸟细长的脖子蹭上白鹿,与她交颈相缠,一大一小脑袋依偎了许久,直到鹤背上的白羽之中传来簌簌的摩擦声,白鹿疑惑着低头,用鼻尖拨开了鹤的羽毛。
    一只麻花小蛇正扭着身体咬着自己的尾巴,没有外物的帮助下,她只能依靠自己的啃咬,从尾巴开始拽着那一层薄薄的蛇皮。
    鹤想了想,张嘴叼住小蛇,随口把她放在了一棵小树上。
    有了小树在身下,小蛇很快就挑选到了合适的枝桠卡住皮,而后自己用力翻滚着,慢慢挣脱下那一层满是伤痕的旧衣。
    知道她还需要很长时间,鹤和鹿便暂时离去了。
    这片森林都是鹿的领地,肉食动物不会轻易靠近,再加上鹤放了一点自己的气息在小蛇身上,即使把她放在这里,也不用太担心安全。
    更何况鹿和她的巢穴就在附近。
    鹤的话并不算多,但离开白鹿许久,她乐于分享自己的一切旅途见闻给她,讲到口干舌燥时她们正好回到了巢中。
    白鹿的身形骤然变幻,一只纤细的手从旁边桌上拿起树叶制成的杯子递给她,鹤于是顺势也变作了人形。
    她一口喝干净水,而后一头扎进了白鹿的怀里,白鹿惊讶间随着她的动作后退两步,两妖便一同跌进了柔软树叶铺就的圆形大床之上。
    阳光从小小的天窗之上投下来,鹤贴在白鹿的胸口,听着她的心跳,慢慢困了。
    白鹿轻轻抚摸着她雪白的发,而后忽然感觉到被她紧紧握住了另一只手。
    她绿色的眼眸眨了眨,回握住她,而后将下巴蹭在了鹤的头顶上,感觉被她传染了一点困意。
    醒来的时候,白色的大鸟翻了个身,蹭了一脸的毛绒绒。
    她迷迷糊糊睁眼,发现白鹿变成了半人半鹿的模样,她正依偎在那鹿的半身上睡觉,白鹿人类的半身则背对着她,在书写着什么。
    她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另一半白鹿身体后坠着的短短的尾巴,感觉到了毛发下面软乎乎的肉根的扭动,被挠的手心痒痒的。
    “……哼。”白鹿低低地哼笑了一声,她没回头,只是尾巴甩的更用力了,鹤便看着那尾巴在掌中扭动着,十分活力有趣。
    “鹿的尾巴真可爱啊。”鹤感叹了一句,她的尾羽就完全没什么手感。
    至于蛇,蛇的话几乎整个身体都能算尾巴了吧,说起来,她还没摸过呢。
    鹤漫不经心想。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她忽然凑上去,连同毛发一起,将白鹿的尾巴含入了口中。
    口腔中首先被毛发填满,既扎又痒,鹤还没来得及感受,就察觉到白鹿的身体颤了一下,她不自觉分泌出津液,口中的鹿毛被打湿,她的牙齿于是轻轻咬在了那根短小的肉乎乎尾巴上面。
    实在是很奇妙的口感。
    鹤从来没尝过带有毛发的东西,感觉嘴巴里像塞着一团食之无味的扎嘴毛线,若是能去掉毛绒的话,这充满活力的肉根尾巴,应该就是世界上最有嚼劲最美味的东西了。
    鸟类是不需要磨牙的,但鹤忽然之间懂了那些肉食动物喜欢嘴里叼根棍子的冲动来源于什么。
    不过她所拥有的可不是磨牙棒之流的死物,而是在她的牙齿咬合间会不自觉颤抖着扭来扭去,却因为挣脱不开而只能被她任意玩弄的可爱的尾巴。
    不知不觉间,鹤咬着鹿的尾巴玩了许久,直到屁股后面一痛,她呲牙回头,在看到被鹿揪掉的羽毛而发火之前,先看到了鹿咬着唇,不知为何而红透的脸颊。
    “玩够了吧?”白鹿垂下眼睫,推开她发愣的脑袋,变幻间便收回了半鹿的身躯,变成完整的人类身体。
    鹤揉了揉刚刚被她在脑门上弹的一下,咂嘴,有些遗憾尾巴的消失。
    鸟类或许是天生有些贱贱的地方,喜欢用嘴叨各种东西,鹤也不例外。
    她总是会想起那天咬鹿的尾巴玩的口感,只可惜鹿再也不肯露出兽身给她。
    心里念久了,鹿尾仿佛就成了鹤的执念一样。
    只是白鹿自控力极其强大,只要她想,不论何时都可以完美保持人身。不像鹤,在舒服的时候身上总会不自觉冒出羽毛来。
    但是鹤很快就要等到了。
    她掰着手指头数,算到鹿的发情期快到了。
    发情期时,鹿肯定会忍不住露出尾巴了。
    鹤的眼睛亮亮的,按捺不住喜悦,钻出巢穴绕着大湖飞了一大圈。
    回家途中又看了看小蛇,发现她一边褪皮一边休息,已经褪掉一大半了。
    蛇尾颤抖着,被鹤端详了许久。
    她在考虑,没有毛的尾巴会不会口感更好?但她很快就抛弃了这个想法。
    要是口感更好,她忍不住真的咬了下去怎么办?
    ……好久没吃蛇了。
    鹤心虚偏头,按捺下这不合时宜的口腹之欲。
    ps:嘻嘻嘻嘻嘻嘻……请吃特别特别萌的鹿鸟
    之前有位朋友的评论说的特别好,兽版的师尊确实是有点吃货属性hhhhhh,兽化的大家都在原本性格的基础上多了些天然的兽性,虽然兽化后的师姐反而成了一堆肉食杂食动物里唯一的素食(?
    对了可能忘了说,师姐的颜值应该是本文中的第一(?)
    虽然大家的审美各有不同,但师姐是唯一的就算不喜欢她这种温柔类型也会忍不住投票给她的那种长相和气质
    师尊则是比较中性的长相,并不特别美但是会很帅,有一种作为本文战力第一的强大的美(战损时更是帅晕我)
    受伤之后气质就软了很多(但还是超能打)
    所以这篇文最好磕的就是师尊不是弱势地位意义上的受,她只是想躺而已
    看腻了被各种欺负的弱势受了,那种文里的攻看久了好油啊,于是才决定给自己写点新鲜的吃吃,希望大家喜欢(o′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