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师尊她靠双修续命(futa np) > if番外—人外篇:熊鹤一(含产卵)

if番外—人外篇:熊鹤一(含产卵)

    身披羽衣的鹤妖懒懒趴在熊巢的床上,捧着熊妖最钟爱的蜜罐小口小口尝着蜂蜜。
    而此间的主人——那只雌熊妖正趴在她的身上,笨拙地挺着妖力影响下鼓涨起来的阴蒂化作的肉物与她交配。
    即使双方都化了人形,熊妖的体型也比一般体型要更加高大,鹤妖在她的大掌下被衬得宛若幼童一般,雪白肌肤在熊的深色肌肤之下,更显得格外娇嫩。
    即使熊妖有意识控制力道,但被发情期影响下的激动的大脑还是让她在大力抽插之间,将鹤妖的后臀撞得发红。
    妖之间并没有太多生殖隔离,但雌雌交配却仍然很难有后代产生,只是发情期忽然来临,熊妖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她只能凭借本能按下雌性的高傲,主动又大胆向着这只偶遇的自己最钟意的妖求爱。
    出乎熊的意料,这只极美的雌鹤妖竟然答应了她的求欢。
    求爱时的礼物自然是必不可少的,因此熊妖在急吼吼将她抱进了巢穴之中后,便奉上了自己最宝贵的蜂蜜以换取这次的交配权。
    她不知晓自己是歪打正着了,鹤妖是因体虚才四下游历,寻找有灵气的天材地宝以温养身体,而她与蜂妖打架抢来的最甜的这罐蜜,正好蕴藏着鹤妖所需要的灵气。
    熊妖弓着背,鼻尖蹭在鹤的白发之中胡乱嗅着,从她的肩膀向下贪婪舔至后背,留下了湿漉漉的痕迹。
    她的手掌几乎都要有鹤妖的脸那么大了,令熊妖总觉得自己稍微用力就要捏坏她,大个子于是小心翼翼绕到她的胸前揉捏着软软羽毛下覆盖的双乳,像是捧着易碎的瓷器一般。
    只是上身越温柔,熊的下身便越粗暴,鹤妖纤细的腰身下,双腿大分,在粗暴撞击下发红的臀瓣间,一条粗壮的褐色肉物正飞速进出着,熊妖的臀部每一次都朝下压到最深,压得鹤妖臀肉都开始变形,下身紧紧贴在床上,而随着她的全根抽出,鹤妖也被带得一起一伏,晃动着臀波。
    雌穴被扩张到了最大,每一次抽出都能带出大股淫液,飞溅到她的臀部与熊的胯间。
    鹤妖正吞咽着蜂蜜,喉间发出小声的满足之音。
    鹤妖已经很习惯被压着后入了。
    她生性不爱动,因此之前与家里雌妖共度发情期时,也都是喜好在下的一方,再加上鸟妖与其他种族相比,未受精也能产出蛋来,她之前的伴侣甚至很喜欢分开她的腿,仔细看她产下一枚枚卵的过程。
    前任暂且不提,种种影响下,鹤妖现在的雌穴被扩张得极好,即使是熊妖这样略显粗暴的动作,鹤妖也很快就适应了下来,雌穴紧紧裹着冲撞的肉物,享受着纯粹的交合快感。
    虽然已经修炼到足以化作人形,但妖之野性未消,很多时候她们都还是会依据野兽时期的本能行事,发情期更是时常影响着她们的生活,令妖总是需要与性伴侣交合来缓解。
    但毕竟已经有了独立的智力,因此妖们都会自主选择符合喜好的对象,不为繁衍因此自然也无所谓雌雄,每到发情期时,在各个巢穴里甚至幕天席地之下,都会有雌雌贴在一起,同性之间并不罕见。
    不过与其他妖不同,熊妖虽然看着高大,实则还只是个刚刚成年的小崽子。
    关于这点,鹤妖是在熊妖只十来下有力抽插后便软了身体压在身上嗷嗷喘气时,才发现的。
    她含着一口蜂蜜还未咽下,就感觉到了一注稀稀拉拉的淫液进入体内,她下意识夹紧,却还是流了许多出去。
    肉物软倒在雌穴里,卡在中间,不上不下。泄出的淫液一半都洒在了她的臀缝之间,因为被第一次的泄身刺激之下,熊妖完全没能对准,在她臀间射了一半才想到要塞进去——虽然作为雌性她完全没法令雌性怀孕,但妖的基因中还是刻着这样的记忆。
    “还真是个小崽子。”鹤妖抱着蜜罐转了个身,看见垂头丧气的熊妖正眼巴巴望着她。
    “还想……还想做……”明明看起来是更强势的一方,熊妖却可怜巴巴对鹤妖撒着娇,很怕因为自己的技术问题把她气跑了。
    “蜂蜜都给你!再和我做吧~呜呜~~”熊妖伸出舌头哧溜舔她的脸,而后又弯下身子,在她身上一阵乱舔乱蹭,像是个还没断奶的大宝宝一样。
    鹤妖知道蜂蜜的宝贵,本来也没打算白占她的便宜,见她这样怕被抛弃的样子,不由得心软了下,把她毛绒绒的脑袋勾过来,掰开嘴巴教她如何接吻。
    妖之间原本是不懂接吻的,熊妖也是试探性将舌头探入,才意识到这个行为的有趣,她本来就很习惯舔蜜罐舔蜂蜜了,鹤妖的口中还有淡淡的蜂蜜气息,令她更加目眩神秘,腿间的肉物一下子重新支棱了起来,跟着她一个熊扑,再度抵进了鹤妖的雌穴深处。
    鹤妖被这一下进入的猝不及防,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像是要被捅开了,第一次生蛋的时候也没有这样痛过,但好在只是一瞬,她眼角的生理性泪水还未落下,熊妖便耸着腰开始一下一下密密的顶她。
    两只白皙瘦弱的腿勾住了高大熊妖的腰身,被她的顶撞带的一上一下晃荡,鹤妖揪着熊妖的手臂,缓声告诉她要如何令自己快乐。
    腿间咕叽作响,胯部相撞。
    熊妖很快就精通了要如何与鹤妖交合,高大的身体就是她在床上征服伴侣的武器。
    唇舌侵占她的口腔,掠夺她的津液,手掌拂过她的身体,掌控她的动作,身下的肉物进出探索她的雌穴,寻找到令她舒适的点。熊妖托着鹤妖的臀,令她一次次吃下自己的欲望。
    但越发泄似乎就越不知道该如何更进一步发泄,熊崽忍不住露出了牙齿,想咬什么东西。
    她的眼睛开始发红,动作越发粗暴,鹤妖的身体在她身下像是一叶风暴中岌岌可危的小舟,她们之间的交配在熊崽露出牙齿的那一刻,似乎变成了最原始的狩猎。
    “冷静点。”鹤妖忽然伸手抵住了熊崽的下巴,她用力捏住有些狂躁的熊崽的下颚,撑着她的身体,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竟然让两人一下子调换了上下位置。
    熊崽被她死死捏着下巴,涎水乱流,腿间肉物倒仍是活力满满支撑着鹤妖的身体。
    也不知鹤妖念了什么,熊崽的四肢一下子被束缚在床上,她只能狂躁仰着头嘶吼着,眼中红色越烈。
    “猛兽的发情期果然很麻烦啊……”鹤妖勾起散乱的白发别到耳后,撑着熊崽的腿主动吞吃了起来。
    蜜罐之中最后的蜂蜜被她一口饮尽,稍微犹豫了一下,鹤妖还是垂头喂了熊崽一口。
    鹤妖很快就自己到了高潮,她并住腿,紧咬着熊崽的肉物,一边仍然缓慢地抬落,直到内里肿胀到了极限,她松腿一瞬,而后便死死绞住了腿心的东西,微微抽搐着彻底泄了身。
    雌穴内被肉物射出的热流填满,令她有了轻微的饱腹感,但那都只是错觉,这只雌熊妖还不足以打破她们之间的壁垒,最多只是供给了她一部分能量,刺激她又有了产卵的欲望。
    回忆起以前某次产卵时,她曾被鹿缠着分开腿,鹿扶着她的腿将舌头探入雌穴,而后,从她雌穴内出来的每一粒卵都经过了鹿的舌头的帮助一枚枚被挤出。
    ……那感觉实在难以言喻。
    她被鹿抚养长大,每一次的发情期都是和鹿度过,出门许久,鹤回忆起发情期的伴侣们都各有特色,但似乎还是鹿更能懂她想要什么。
    熊崽终于渐渐安静下来,发红的眼缓慢合上,失去了妖力的加持,肉物重新化作阴蒂,软趴趴在熊的腿心。
    鹤妖现在顾不上熊崽,她蹙着眉头,腿心被自己的双指撑开,体内的淫液与熊的淫液混合着流出,而后,感受到体内被撑满的感觉,鹤妖挺起腰,扶着墙壁跪坐在熊的腿间,难耐等待着卵的产下。
    幸好只有一枚。
    鹤妖冷眼看着自己的小腹微微鼓起,而后,在她的反复呼吸之下,那枚拳头大小的鼓起物便缓缓向下,最终脱离开子宫的束缚,顺着雌穴的通道,缠绕着满身的粘液自她腿心处被吐出。
    依然是一枚没用的蛋。
    不过毕竟是灵气汇聚而成,若不考虑来处,也能算是补物。
    鹤妖对自己的蛋毫无兴趣,就像蛇褪皮一样,离了自己的身体,她不会对这些东西多看一眼。
    不过毕竟是与熊妖交配才产下的,鹤妖想了想,还是把蛋留在了熊妖身边。
    眼睛内的红色褪去,就代表着熊妖的发情期结束了,鹤妖自觉与她交易完成。
    她赤足下床,行走间,身上便重新披上了一层不染纤尘的白色羽衣。
    ps:突然有了点人外脑洞,于是连夜搓出来了
    没有名字但大家应该都知道是谁吧!
    没错虽然越崇很小狼狗但她其实是熊熊哦(扑进大熊怀里猛蹭毛绒绒(//?//)
    这篇番外的关系也和正文差不多,这次是鹿师姐捡到了小鸟崽,依旧是我最爱的养成加炼铜文学(再次被抓)
    季遥和花满的虽然还没有揭露但应该还算好猜,特别是后者,至于老同学的,我还得再想想嘿嘿,如果大家有觉得好的兽兽也可以提出来!合适的话我就直接采用啦!
    总之是杂乱xp一锅乱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