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师尊她靠双修续命(futa np) > 十八灵力反哺
    空气鼓动,无数灵气的旋流乍起。
    数百枚灵石瞬间被吸收掉,一齐化作碎渣散落在床榻上,灵力都不需要越崇引导,便自发地被清璃吸收入体内。
    毕竟是救急使用,这样吸收的灵力有限,只看碎渣的数量便能知道这样有多浪费,如果是运转双修功法期间吸收,便可以彻底利用尽灵石的每一分能量,那种情况下灵石被吸收干净后连渣都不会剩下,只是越崇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一边在床榻上洒满灵石供清璃自发吸收,她一边咬住几枚灵石,用力咬碎在口中,而后便捧着清璃的脸吻了上去。
    灵力化作灵液被渡入她口中,清璃惨白的脸色在越崇麦色肌肤的对比下被衬得更加发白,宛如冰雪的人偶一版,仿佛她一用力便会碎了。
    越崇喉间滚动一下,掌下拂开灵石残渣,以免它们伤到清璃。
    碎渣们叮叮当当洒满一地,在地面上跳动几下,像是密密麻麻的雨点。
    烛火闪烁,只瞧见一道高大的身影扶着另一道身影躺下,而后俯身。
    体修的动作比每一次都更加轻柔小心,打开了清璃的身体,以唇渡入早已准备好的灵液。
    清璃才在花满的手中去过一次,整个人还软得一塌糊涂,被越崇撑着腿探入其中的时候,轻而易举便抵到了深处。
    被唇舌填满了一部分身体,令混混沌沌的清璃潜意识里接收到了身体的反应,手指无意识抓住了越崇那头乱糟糟的短发,双腿也忍不住夹在了她的脸侧。
    唇舌感受到了挤压与吮吸,越崇的牙齿轻轻磕在了那莹润的花瓣之上,只稍一用力,她便溃不成军,从内至外颤着身体,又沁出一口泉水,被越崇接住,体液亲密交换。
    喘息声逐渐自唇间哼出,温热的灵液被源源不绝送至体内供她吸收,清璃的灵海之上,黑白两道一模一样的透明身影相对而坐。
    但仔细看去,白色的透明身影中有黑色浸染,黑色身影之中亦有白色飘荡。
    “好不容易就赢了你了,又被坏事。”黑色的清璃叹了口气。
    白色的身影只闭目调息着,一言不发。
    心魔忽然弯腰凑到她面前,鼻尖额头都与她相碰,近到似乎连唇瓣也要贴在一起时,清璃才冷冷睁眼。
    “哦?我还以为你在干嘛呢……”心魔的声音忽然软了几分便显出几分促狭,她伸出手指,捉起清璃的一缕发丝别在耳后,露出了她发红的耳朵。
    “你真要继续依赖双修么?看看你现在的身体,连灵体都开始受到外面躯体的影响了。”心魔贴在她的怀里,脸颊与她厮磨,“真坏呢,害我也……”
    她的眼神越发柔软透着水光,整个人显得柔弱无比。明明是与清璃相同的外表,依偎的人面容冷静淡漠,她却眉眼泛红,蹙着眉毛,像个怀春的少女一样。
    清璃一动不动,心魔便撒娇地在她怀里蹭来蹭去,像是个发了情无法疏解,便只能在主人脚边蹭来蹭去的小猫一样。
    直到她搂住清璃的脖子,唇贴上来时,清璃才忽然睁眼,顺势按住她的腰,将她整个人按进了怀里。
    像是两个水球碰在一起,黑色一股脑涌入了白色的魂体之中,与她合而为一,清浊两气显化的白黑交织,在魂体之中不断翻腾。
    清璃缓缓睁眼,掌下的毛绒绒耸动着,忽然抬起了脸。
    越崇已经快把石头都磕光了,感觉舌头甩的都不属于自己了,此刻见之前怎么折腾都醒不来的清璃终于睁眼,魔气也逐渐被她吸纳回了体内,只觉得松了口气的同时,心中涌上来一股难以言喻的委屈。
    她想问,花满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不等她回来?
    却只觉得身体一晃,清璃捏着她的衣领将她拽了上去,毫不在乎她唇边晶莹的水渍,吻住了她。
    她、她第一次主动吻我……
    越崇呆住了,而后便感觉到了口中被反哺而来的灵液。
    大个子的体修此刻乖乖蹲坐在女人身上,像是个摇头晃脑好半天才被主人摸摸头的小宠物一样。
    她看不见自己的模样,当然不知道自己全力送出全身的灵力给清璃后,自己现在的模样有多么虚弱与疲惫。
    身体的亏空太过,令她的身体都来不及传递给大脑得知,清璃再晚一点醒来,她怕是要和旁边苍白着脸昏死过去的花满一样倒下了。
    海量的灵力在清璃体内顺服的循环涌动着,而她只需要分出极小一部分在越崇的体内流动一圈,沾染了仙灵之气的灵力便能极大程度上滋补她的身体。
    即使是同样的灵力,越崇的灵力与清璃的灵力也是天壤之别。这也是为什么花满要从清璃身上,想办法榨取到灵力的原因。
    仙人的遗泽仅仅只是微毫,也足以成为她们这种小修士用之不尽的天材地宝。
    越崇被这股经仙人之躯返还而来的灵力冲击得几乎要醉灵力了,整个人目光发直,呆立在原地。
    等到清璃松手绕过她,又把花满揽起来反哺灵力给她时,她才慢慢回神。
    越崇看到她心有好感的人,正在吻她的姐姐。
    她怯怯握拳,一时不知道是该生气,该怨怼,该渴望,还是该后悔。
    对谁?
    她有资格吗?
    越崇于是只能眼巴巴看着清璃的动作,看着花满的脸色逐渐恢复,而后慢慢睁眼。
    清璃见她醒来,便停住了灵力的反哺,松开花满。
    醒来的女人看着清璃,因为失去灵力而骤然昏倒大脑断片后的记忆也渐渐恢复。
    像是察觉到了一旁的视线,花满扭头看向视线的来源,而后与越崇四目相对。
    一股尴尬的气氛瞬间弥漫在四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