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师尊她靠双修续命(futa np) > 十七魔气爆发
    或许是萧器看起来实在平易近人,论道会将近结束,竟然有人大着胆子与她闲聊了起来。
    越崇取了灵石准备回家时,正好看见她被人群簇拥着入城,像是准备落脚的样子。
    “真人,我们可否再听一些那位仙尊的故事呢?”人潮之中,越崇远远听见仙尊之名,莫名其妙有点在意,于是忍不住放满了脚步。
    嗯……晚几个时辰回去应该也没问题吧?她抬头看了一眼天色。
    再如何平易近人,修为低下的修士也是不敢直视真君的面容的,因此也无人发现听到那句话后萧器的面色有一瞬间的不自在。
    清璃的事她们想听,萧器自己倒也想,但距离她上一次见到清璃,那可已经是百年前的事了。
    她只记得自己最后一次与清璃聊天,乱七八糟讲了些自己听过的趣事,结果没过多久清璃回宗之后便正式悟了道,晋升融婴,从此彻底与她拉开距离。
    没人知道她听说了清璃的道后,是何等的吃惊。
    有情道或许会适合世界上的任何一个人,但那个人萧器从没想过会是清璃。
    大道叁千,谁人不知有情道是最劣一等的道。
    只因有情道是最易悟得的,最为轻松的道之一。
    所有修士都知道,与自身性格越契合的道,才能令修士的修炼进展越发轻松,单从结果上来看,清璃或许真的是适合有情道的。
    ……但萧器更相信自己的心。
    那时候的,战胜自己的那个清璃,绝不可能会悟出那种有情道。
    如果不是道契合修士,或许就是修士被道所改变。
    从清璃后来的事迹来看,她也真像是被有情道影响,变得柔软了很多。
    或许对绝大多数人来说这都是好事,但萧器某一瞬间只觉得难过。
    只是她或许这辈子都再也没机会见到清璃,问她那句话了。
    你的道,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万法真人谈了些旧年同窗时期与清璃仙尊之间发生的少年意气相争的趣事,听得大家不由得会心一笑,想原来高高在上的大修士们也会有这种时期啊。越崇在人群中也忍不住扬了扬眉。
    修士的某些直觉都会与她们自身有关系,越崇直觉清璃仙尊像是个很重要的人,于是便忍不住想多了解她一点,只是听着听着,也忍不住有了些崇拜的心思。
    一年前那场影响整个修真界格局的大战所有修士都是知道的,但像她们这种修为还远远无法了解到内情,对于仙尊的认知也只是她作为英雌杀了魔主,拯救了世界。此前大家都对清璃仙尊有着超级厚的滤镜,出于一些崇拜心理,此刻忍不住想了解她的一切事迹。
    只是越崇听得出来,这位万法真人在有意无意地将仙尊描述得更像是个普通人,而并非像其他一些市井传说那样神化她。
    这位真人,看来确实与仙尊曾是好友呢。
    越崇忍不住想。
    但在下一刻,她只觉得从身旁掠过一丝阴冷到直入骨髓的气息。
    下一瞬间,城外也爆发出了一大片令人既熟悉又陌生的阴森气息。
    远远的天边似乎都开始被黑色迅速蚕食,朝这座伤痕累累的城蔓延了过来。
    “魔气!”所有人几乎是瞬间反应了过来。
    空气爆响,萧器第一时间已经率先飞到了崇安城之外,死死皱着眉头孤身面对着不远处爆发的,正朝崇安快速袭来的魔气之潮。
    被这股阴郁黑紫之气经过的所有生命都在瞬间外表腐化,而后迅速被转变为魔物,少数挣扎着不让魔气入体的巨兽被直接残食掉所有的生命力,化作魔气的养分,连骨架都被撕咬成碎渣,风一吹便再也不见踪迹。
    “有点奇怪啊真人!不像是以前入侵崇安的那种魔气……倒像是……被什么东西召唤了一样。”
    此刻从城内循踪赶来的修士们也陆续出现在了她身后,一个对魔气有些了解的修士迟疑着开口。
    “为什么又是崇安?”有崇安的本地修士已经面色发白了。
    “召唤……崇安里……有什么东西吗?”萧器喃喃。
    魔气被感知到的一瞬间,越崇头皮发麻,她下意识回想起了过去守在崇安血战的日子,然后想到了什么,白着脸拔腿就往城内跑。
    许多人同她一样,朝家里一边飞去一边大声通知着其他人,有经验的修士们已经开始组织起了秩序,让大家不要过于慌乱。
    好在是崇安,崇安现在的人都是从无数魔气入侵中活下来的,大家对此都很有经验了。
    只有越崇的脸色越发难看。
    这个魔气的气息,她有些熟悉。
    此时的越崇还意识不到,那股自己熟悉的魔气蔓延出来代表着什么,她只是单纯担心着清璃的身体。
    等到终于看见熟悉的院门后,魔气却渐渐消失了,越崇于是心下松了口气,知道这是魔气被压制住的情况。
    只是……她一个人在家,哪来的灵力可以压制住那些魔气呢?
    越崇心中有了点莫名的预感,她捏紧了腰间装满灵石的袋子,推开了门。
    熟悉的情欲味道一瞬间充满了她的鼻腔,越崇的心不知为何狂跳不已,脚步机械性往前迈,令她看到了自己没有预想过的场面。
    黑发披散着散落在地,红衣的女人像是陷入沉睡一样,瘫在床边,而她最担心的那个人靠坐在床上,垂着头静静呼吸着,浑身上下黑白双色的灵力交织着噼噼啪啪,以一种极不稳定的状态陷入到了微妙的平衡里。
    越崇大步冲上去,看都不看一眼随手扯过一件衣服盖在了花满的身上,而后径直跪坐在床上,探知着清璃的状态。
    “魔气怎么忽然就……”她死死拧着眉毛,而后解开了自己的储物袋,将所有灵石都倒了出来。
    以防万一,她伸手把旁边那个她没眼看的女人耳朵上的一颗耳钉拔了下来,一把捏碎。
    花满辛辛苦苦私藏的小金库瞬间就全部爆了出来。
    ps:终于开始写点师尊的主线啦!跟朋友聊了一下于是决定把剧情写快一点
    师尊的道详见本文开头第一句话(o^^o)和师姐的部分也有写到一点点噢!算是本文最大伏笔了
    以及花满还好是最后一刻被吸晕了,不然清醒的她跟昏迷的她以后在越崇面前完全就是两种情况了hhhhh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