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师尊她靠双修续命(futa np) > 十六贪婪(花满)
    解开清璃衣服的时候,花满唐突想起了以前的一个人。
    一个女人。
    认真说来,她这个人一向没心没肺又小心眼,记坏不记好,她对那个女人有印象,当然也是因为第一次见面时她嘲讽了自己,当着一群交流双修之事的姐妹们让她丢了面子。
    时至今日,那个女人当时说了什么,花满已经完全记不得了,但她至今还记得她那漫不经心又嘲弄的笑。
    虽然花满不肯承认,后来的许多次,她需要强撑面子的时候,都是回忆着那个女人的表情,在嘴角勾勒出一模一样的弧度。
    但那个女人对她到底只是嘴上很毒,实际上还在战场上救过她一次,只是花满当时完全没记住她。
    后来,后来那个女人对她说了一句话,花满当时以为她在讽刺自己,于是下意识甩了她一巴掌,但那女人居然没有生气,只是笑吟吟转身离开了。
    战后,很多人没能回来。
    花满那时候正一心寻死,即使后来坚持活了下来,也忘了很多对她而言不重要的事。
    但记忆只是被锁了起来,她握住清璃的钥匙,没想到却意外打开了那扇积满尘埃的门。
    “一段时间不见,你的修为还是这么低啊。怎么,这次的双修对象没挑到境界高的?”
    回神时,一张花满本应该已经记不得的脸出现在眼前。
    但那张脸现在却意外的清晰。
    女人露出了一个让花满气的牙痒痒的可恶的笑,她随手抹了把沾满血污却仍旧明媚的脸,将头发撩到脑后,在低沉萎靡的气氛中轻易扰动了花满这潭死水的波澜。
    “哦,也对,我忘了成丹境都要去最前线了,剩给你的,可不都是些歪瓜裂枣。”
    “不过嘛,你要是讨好我一下,要我与你双修一次也并不是……”
    “啪!”她的话还没说完,眼前的小修士已经跳起来给了她一巴掌。
    看着那张死气沉沉的脸终于有了点生气,成丹境的女修只是低声笑了笑。
    “小筑基,别死了啊。”她说。
    看着女人离开的背影,花满只敢在心里扑上去锤打她的小人。
    什么意思啊!谁要和女人双修啊!!
    “怎么?”看见磨磨蹭蹭扶着她的肩膀忽然开始发呆的花满,清璃压制着肌肤下乱窜的黑色魔气,随口问她。
    花满回神,猛地在自己大腿上狠狠拍了一巴掌。险些吓了清璃一跳。
    “没什么!我只是想起了一些事。”花满露出一个无懈可击的假笑,低头吻在了清璃的脖子上。
    她是看见了清璃肌肤下乱窜的黑色细线的,唇落在她脖颈侧,恰好一缕从唇下的肌肤钻过,令她的唇麻痹一瞬,像是被毒蛇咬了一口。
    但花满知道都只是错觉。
    不知道为什么,心无法静下来。
    她总是回想起那个女人邀请她双修的事。
    花满从没将那话放在心上,她以前也没想过要与女人做这种事,但当她真的与一个女人在床榻上赤裸相对,要将对方当成是可以双修的对象时,她意外的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抵触。
    思来想去,如果一个女人不是不愿意的话,她觉得那就是喜欢了。
    喜欢?那个人吗?
    身下清璃的身形似乎与那个女人渐渐重合,花满的心猛跳一下。
    如果那个人当初回来了,她答应她的话……
    花满控制不住的幻想着。
    但清璃终究不是那个人,花满也不是把她们当成谁的替身。只是在幻想时,她不知不觉间还是将对那个人的一部分情感投射到了清璃的身上,于是连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她的胆子开始大了起来,对清璃的敬畏似乎消去了一部分,不再显得束手束脚。
    她的手掌托着清璃微鼓的柔软乳房轻轻揉捏,唇瓣朝下游移时双手便聚拢双乳,力图左右平等的照顾,清璃的身子忍不住瑟缩了一下,而后便被花满含住一侧的乳尖。
    坚硬的牙齿轻轻咬住那粒小豆,舌尖便抵了上来,卷住舔咬。虽然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但花满显然天赋极高,感觉到口中的乳尖几乎与指间捏住的那一粒同时变得微微硬涨起来,舌尖的动作于是加重了许多,搅得小小的乳尖仿佛风暴中的小船一样左右晃荡,时而被吊起,时而被压低。
    柔软的乳肉下方也被顺着花满下巴溢出的津液沾染了晶莹的反光,令清璃又麻又痒,时轻时重的疼痛感也让她汹涌的情潮被撩拨起来,却无法得到满足。
    冰凉的肌肤蹭上了花满的腰,她哆嗦一下,感觉到下身支起的腿被清璃夹在了中间,徒劳磨蹭着,却不得要领。
    她轻轻在心中哇了一声,忽然有点自得。
    我的技术还可以嘛。
    她扬起下巴,松开了乳尖,转而细细咬上了清璃的乳肉,含在口中只觉像一块滑嫩的豆腐,而后分出一只手,指腹摩挲着清璃的肌肤一路向下,摸到了她已经湿漉漉的打成一缕一缕的柔软毛发。
    清璃忍耐下声音,只有肌肤随着她的动作而一颤一颤,腿心花瓣开合,已经溢出了点点蜜汁。
    但花满手指却只是一直在她腿心外侧打着转。
    “唔………”清璃捏着她的肩膀,一手按住她的后颈,忽然将她紧紧按在怀里,花满猝不及防指间用力,在清璃的腿心花瓣外侧狠狠刮了一下。
    清璃猛地腿间一缩,花满湿滑的腿间便被软塌塌的地方顶了上来,她的腿被紧紧夹住,感应到贴着自己的那柔软的地方一跳一跳的颤抖,而后在花瓣之间空虚吐出一股清液,顺着她的腿滑落下去。
    “哈…哈……”清璃小口小口喘息着,这副身体在适应了双修之后就变得极其容易情动,她甚至只夹着花满的腿便去了一次。
    花满有些吃惊,又有些忍不住想笑,但幸而她还记着身下的人比自己修为要高太多,于是故作恭敬之色问她:“您舒服了吗?”
    清璃还有些失神,目光一瞬未汇聚起来,眼角还含着点点水光,苍白的脸上只有唇间有一丝血色,花满目光不由得一动,只觉得她这样既脆弱又有些可爱。
    大修士也会有这种表情吗?
    她胆子越发大了,忽然察觉了一丝上位的愉悦。
    无关性别,只是人类的劣根性。
    腿间朝外一别,就分开了清璃的双腿,花满将在外游移的手指轻轻探了进去。
    在外就感觉到了极湿润与柔软,没想到手指一下子就滑进去大半,沦陷在柔软的甬道之中,无数小小的肉粒缠上她的指腹,而她每按一下,大修士的腿便会紧紧缠绕住她,小腹一缩一缩。
    花满只觉得自己也湿透了。
    她不知不觉间探入了三指,指间溢满了粘腻的液体,四处探访着,感应到身下的人摇着臀随着她的动作颤抖,她忍不住咬了咬舌头,试图让自己兴奋的情绪冷静下来,耳朵却开始发起热来。
    和女人……是这么有趣的吗?
    跟自己做完全不一样,她人的感觉,她人的反应,甚至于那股微妙的以下克上的感觉,都让她兴奋地想要,再用力一点啊。
    清璃忽然揪了一下她的头发,花满嘶一声抬起头来,才发现自己在她的胸乳上留下了两排牙印,清璃皱着眉,一副吃痛的表情,扶着她的后脑勺推离,但下身却将她的手指吃得更紧。
    “您的下面很喜欢我呢?”花满舔了舔嘴唇,忽然笑了起来。
    清璃扬着头,露出了汗珠滚落的纤细脖颈,没有看她,整个人还陷在有些懵懵的状态里,直到花满抽出手指时,喉间才哼一声,而后在她重新插入时臀部轻抬,满足吞入。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两个人都忘了双修的事,花满分开她的双腿,视线被她腿心处吞下自己手指的模样全部夺去,直到插入到很深的地方,清璃的腰臀抬放的动作也越发激烈,花满忍不住托着她的腰抬起,将她的臀彻底放在了自己跪坐的腿上,以更加清晰的看见了两人相连的地方。
    “明明有着相同的身体,怎么会看起来这么的色……”她脑内嘀嘀咕咕,胸腔里的心脏跳动越发激烈。
    “明明是大修士……”花满想。
    “看起来,真不成样呢……”
    手指的抽插间,逐渐触及到了更深的地方,某个地方被指间捻住的那一刻,清璃的身体一下子蜷缩起来,她死死咬着唇,却因为双腿被花满打开着而徒劳剧烈颤抖着,只能将身体的一切都摊开在她面前,吐出大量情动的浊液。
    等到腿心深处的颤抖逐渐平息下来时,花满才勾勾有些酸痛的手指,缓慢抽了出来。
    花瓣吐出完全占据花心的外物时,花满看着那从深处还源源不断淌出来的浊液,只觉得自己腿间也难耐的厉害。
    指腹泡了太久已经微微发皱,指间缠满粘稠的浊液,那奇妙的味道让花满犹豫一瞬,舌尖小心点了一点。
    纯粹的灵力气息一下子充盈了她的身体,令花满忍不住呻吟了出来,目光有些发亮。
    这是…………
    清璃喘息着,忽然觉得背后有点发凉。
    “唔……!”
    床上的仙尊腰下被高高垫了起来,双腿分开,小修士附身埋头其间,脑袋一抬一抬。
    即使是徒弟,好像也没有这样仔细流连过。清璃的脑子一片空白,在花满的舌尖深深探入的时候不住颤抖着,只觉得自己的血肉都要被这女人一寸寸吞吃下去。
    即使是仙尊也有些被这贪婪吓到,但她一直都不擅长拒绝,于是此刻显得十分脆弱,极力想要抗拒,腿却夹紧了她的身体,柔软的通道内似乎每一寸都被她的舌尖光顾,即使是蹭在她唇边的花瓣也布满了她的津液与小小牙印。
    听说海中有名为海星的东西,它的嘴巴在肚子中央,当手脚卷住一个东西抱在怀里时,其实是它正在进食。
    清璃模模糊糊觉得,花满就像是那种来自海中的妖精一样,自己浑身都要被她进食干净了。
    她喘息着,腿心的灵液每一溢出便被花满全部吞了个干净,可怜巴巴耷拉了起来。
    每当她觉得自己已经完全不行的时候,腿间的女人就会重新撩拨起她的身体,迫得她再次被拉入情潮的漩涡之中。
    双修……有这么累吗?
    仙尊抽搐着腿,只觉得浑身的力气都顺着水分被吸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