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师尊她靠双修续命(futa np) > 十三上位(与师姐)
    师姐哭了。
    与师姐在一起的这几百年间,她见过师姐的各种模样,唯独没见她落过泪。
    清璃大脑一片空白,但胸口不知为何却只有隐约的酸涩胀痛,轻得几乎令她察觉不到。
    她只是有些慌神,手指毛毛糙糙去蹭掉水珠,却越抹越湿。
    不肯将这无法自控的短暂失态暴露给清璃看,清琉偏过头去,清璃只能瞧见她的小半侧脸。
    清琉没有回头,直接握住清璃贴在自己脸上的手腕拿开,又推她往后。
    “还不走?”
    身旁的人静默,清琉紧紧闭了下酸涩的眼,直到一个柔软的东西贴上她眼角的泪痕,清琉的心颤了颤。
    她没敢睁眼。
    但自然溢散的神识却直直将一切都看得清楚,明明白白摊开在她脑内。
    清璃正半弯下腰,捧着她的脸庞,吻去了睫毛上欲落的泪珠。
    清琉指间握着的笔一松,啪嗒一声摔落于桌案上。
    但两人谁都没有注意到。
    “对不起……我不擅长道歉的……师姐。”清璃低声说。
    她的嘴唇离清琉的耳朵何其近,声音像长了一个小勾子,不停骚扰着清琉的心。
    亲吻是表达喜欢的行为。季遥那时说。
    但清璃当时只隐约觉得别扭,于是让徒弟不许再做,此刻对师姐如此,不知为何她却并不抵触。
    那师姐呢?她喜欢吗?
    清璃紧紧注视着她闭着眼的侧脸,只看见她的睫毛颤动,整个人仍旧如同冷硬的雕像一般,不会做出任何回应。
    明明是相处了几百年的人,她此刻才像是第一次仔细注意到师姐的长相,细细端详下来,每一寸眉眼都十分熟悉,每一寸眉眼却又十分陌生。
    “师姐……”清璃唤了一声,而后沉默。
    为何季遥可以,你却不可以呢?她想问,但直觉这次依旧不会得到回答。
    正僵持间,清璃忽然忍不住低咳一声,鼻窍与唇角溢出一抹艳色,她伸手用力擦掉那片鲜红,在惨白的脸上留下两抹横向红痕。
    清璃看着指间的血色:“师姐……我的灵海又压制不住了,阿遥的灵力似乎对我来说还是不够。”
    “师姐,帮帮我罢”她说。
    清琉的手下意识握紧,她回头时,面上已经看不出方才残留的痕迹,那双温柔的眼只冷冷静静望着她。
    清璃读不懂她此刻的表情,但她还记得一件事,那就是茫然时就依靠直觉来行事。
    于是她俯身按住了清琉的肩膀,倒下的一瞬间,两人已经回到了清琉房内,后背倒在了熟悉的床榻之上。
    突如其来的空间转移令清琉一惊,但她还来不及反应,眼前骤然一黑,高她两个阶位的师妹扶着肩膀,吻了上来。
    白发纠缠着青丝,像盛开了一片波光粼粼的海。
    清璃撒了个谎。
    并非是出于身体需要,她只是想和师姐双修。
    唇间咬着师姐的上唇,清璃的手已经掀起了清琉的衣裳下摆。
    下身早就有了点润感,令她没怎么犹豫,在师姐身上摸到了自己记忆中的那个物什,腿心将那个东西抵住。
    “唔!”清琉猛地抖了一下,她抵着师妹的肩膀直摇头,“冷静点,阿璃,我再想想别的办法……”
    缩着身子想要挣脱,却被清琉坐在腿间压住胯部,抬臀对着它慢慢吃了下去。
    “呼……师姐的……就是这样用的吗…”她听见师妹的声音。
    自出生起就跟着自己的那个令她被父母扔掉的怪物一样的象征被温暖又狭窄的地方紧紧裹住,不争气地颤抖着长大,在师妹的身体里所感知到的每一寸都顺着感官传递到全身,令她只觉得身体一阵麻痹一阵刺激,双腿颤抖着弯起,将身下的床单揉得皱起,却因为无法合并而只能搭在清璃的身侧,时而夹紧她,时而无法自控得颤动,连脚趾也紧紧蜷起。
    “阿璃!不要这样……”
    明明拥有着可以作恶的坏东西,但没什么经验的清琉却被清璃给吃的死死的,她此刻的模样才像是被欺负的那个。
    修士的神识自然溢散于身周,像是没有视线盲区的无数眼睛,令她即使不睁眼,也能从各个角度“看”到自己那不属于寻常女性的东西被师妹腿心反复吞入的场景。
    甚至两人腿心分离的刹那,神识可以清晰看到那物件被吐出的根部已经湿漉漉,她知道那是来自师妹体内的清液,只因那物每次被师妹坐下重新吃入,都会从师妹的腿心的入口处溅落小片水渍,将自己胯部的毛发都弄得黏黏糊糊……
    她怎么能……就这样轻易接受了自己的一切呢?
    清琉试图掌控身体,但身下快速满盈的肿胀感打破了她的自欺欺人。
    “哈……嗯……”已经有过几天双修经验的清璃正抬臀吞吐着,显得十分游刃有余,灵力在她身旁环绕着,十分活跃。她尝试牵引着师姐的灵力运功,却发现轻而易举就成功了。
    清琉对她毫无防备。
    “师姐……”清璃忍不住叫她一声,嗅着她身上的气息,润泽的唇瓣蹭上师姐的颈侧,小口小口啜吻着。
    当她发现每次亲吻,师姐的脖颈就会瑟缩一下时,清璃就仿佛发现了新玩具的孩童一样,在清琉因为偏头而露出的半边脖颈上留下一连串的痕迹。
    清琉一直到现在都还是被动的承受着,她挣脱不开清璃的压制,整个人被困在她身下,只觉得那东西在师妹的体内被套弄着,浑身的燥热之感都往那处集中,灵力也不受控制地朝着那处汇集,她冥冥之中忽然就知晓了接下来的事。
    清璃需要灵力,她自然不会吝惜,只是偏偏要通过那个东西……
    清璃自己压在师姐身上玩了一阵,体内快感已经即将蓄满。她细细喘息着,轻快的抬送逐渐变成缓慢的吞吃到底再吐出,她体内的花穴内壁带着腿心一同抽搐着,夹得那物也忍不住颤抖,想要释放出来。
    两人的灵力已经逐渐合并,只待接下来双方同时进入那个失神的瞬间,便可以完成彻底的融合,不分彼此。
    但身下的人腰腹一缩,即将控制不住喷发的欲望又被清琉忍耐下来。
    “……师姐?”清璃察觉到了她的克制,声音带着一丝疑惑与不得满足。
    “阿璃……”清琉望着清璃不解的双眸,“我的身体与寻常女子不同……”她摇头,“畸形之体无法保持纯净的阴身,擅自与你交融会影响你的身体……”
    “即使不这样,我也可以想办法把灵力渡你。”清琉带着一丝哀求之意,“你且先出去……”
    “师姐。”清璃的手环住了她的腰,将脸凑上去,在她唇畔厮磨,“师姐,我不在乎。”
    “我只是想和你双修而已。”她的声音非常温柔,就像充满了对她的爱意。
    清琉愣住。
    一个重重的吞入,清璃闷哼一声,清琉死死忍耐的开关也像被忽然解放,她大脑一空,下意识握紧师妹的腰,抖着身体将一大股体液射入她体内。
    “嗯!……啊………师姐…嗯……师姐……”
    清璃的臀止不住地颤抖着,但因为被清琉握住无法脱离,只好努力抬起以缓解高潮时的强烈刺激,却又因为腿部的抽搐无法使力又落了下来,再度被师姐填满。
    清琉射出的东西朝内填满身体,而自己那淅淅沥沥的浊液则朝外顺着柱身滑落,在两人的结合之地以及床榻上溅出一块块痕迹。
    两人的身体渐渐平复,但相连处却时不时颤抖着,大腿内侧已经被拍打得一片晶亮,融合了两人的体液的气味淡淡弥漫。
    室内一片静默无声,两人份的灵力被清璃的功法吸入后开始在全身运转,令她忍不住露出了满足的神色,清琉则闭目呼吸着,缓解剧烈鼓动的胸口。
    回神时清琉才发现自己的脸烫的惊人,眼角泛红,脸颊上不知何时又滚落几滴泪,其中一滴滚落在唇角,口中一阵发咸。
    是她的错,从那时起,就是她做错了。
    “师姐。”一根冰凉的手指擦掉她脸上的泪痕,“师姐,不要生气好不好?”
    “……你先前所说,只是想与我双修,是何意?”清琉问。
    “哦,那个啊,”清璃一怔。是何意……当然是……
    “同一个双修是修,同两个也是修啊。”清璃道。
    心中似乎有什么理由存在,但当她细细想去,却最终脱口而出这句话。
    清琉的睫毛微微一颤,而后便敛了神色。
    是,确实如此,这样才对。
    “与我双修,确实对你身体无碍吗?”她很快就重新恢复了平时的神色,询问清璃的身体状况,见她仔细感受一番,而后点头,这才松了口气。
    回想起她幼年想请师父帮自己去掉这多余器官之时,师父拒绝她的话:身体发肤,各种构造皆乃上天赋予,既然能在你身上保持平衡之态,斩去后或许反会影响你的道途。
    冥冥因果,自有用意。
    她的事,或许又应验在清璃身上。
    清琉抿着唇穿好衣衫,发现一旁的清璃正双手支着脸,好奇望着床头的古旧木刻小摆件。
    先前脱去的衣衫仍旧堆在床脚,她也没有穿上的意识,赤裸着身体却自然无比,看得清琉心中复杂无比。
    她于是自储物镯里取了新的外衣披在清璃的肩上,遮去了那些乱糟糟的痕迹。
    “师姐还记得吗?”清璃忽然开口。
    “从前门派大比,其他宗门来宗里做客,我们和其他人住在一起的时候。”
    “嗯,怎么?”
    “我记得那时候,我刻了这个木刻送给你,你当时见萧器喜欢,就说先给她,但后来萧器跟我闹矛盾,一气之下就把这个小东西丢了。”
    “师姐,你将它捡了回来啊。”
    清琉一滞,才想起来似乎有这件事。
    “师姐你啊,越是想要的东西就越不会主动索取,但如果有机会给你,你就会抓住那个东西死也不放手。”
    “师姐,”清璃忽然偏头,露出一个清琉许久没有见过的狡黠的笑容,“在我第一次亲你的时候,你就抓住我了。”
    清琉怔然。
    清璃坐起身,清琉先前披在她肩上的衣服便滑落下去,她没在意,只是笑吟吟朝清琉提出要求。
    “师姐,以后再也不许拒绝我了。”
    ps:回收文案!!师尊也就现在1了
    顺便,真的好喜欢写师姐哭哭(  ′艸`)师姐太委屈了,不过不用担心,以后让师尊全部还回来(握拳)
    然后祝大家妇女节快乐!!(虽然写到今天才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