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师尊她靠双修续命(futa np) > 八崇安城外的故人(剧情)

八崇安城外的故人(剧情)

    虽然越崇的灵石告急,但提供的灵力对清璃来说还算差强人意?
    眼看着灵液已经吸收的差不离,越崇却仍然上瘾一样缠着她不放,清璃一掌糊在她汗涔涔的额头上推离自己。
    “够了。”
    越崇昂一声,跪在她双腿间的身体听话的慢了下来,清璃撑在身下巨大的光滑石头上坐起身,动作间便从腿心吐出那条凶物,那物灵力散尽,噗的一声轻响散裂为无数细小光点。
    越崇情不自禁望向两人的下方,清璃收回了手正探向腿间,因抽出的突然,腿间还张着闭不上的小小的洞口,不时吐露着两人混在一起的体液,有些发肿的花瓣软塌塌分倒在两边,被清璃捏合在一起,挡住了越崇直勾勾的视线。
    “天色不早,该继续赶路了。”
    清璃起身,重新披上外衣,越崇眼巴巴看着她的动作,自己衣服都没穿好就跟着站起来,帮她把白发拨出来披在身后。
    这是她习惯性表达不好意思的动作了。一直坚定认为是自己占了大便宜的体修每到这时候才会乖的不像话,清璃没说什么,坦然接受了越崇讨好的服侍小动作。
    吃饱喝足的越崇重新背起清璃,脚步飞快地继续下山去。
    虽然修士筑基境便可以短暂飞行,但对于越崇来说她更习惯于将灵力附着于双腿上奔跑,何况在这万重山脉之中,飞行起来有时候反而更显眼。
    她现在只想早些带背上的女人回家,并不想再与凶兽纠缠。
    好在这一路下山途中也没遇到太多野兽拦路,越崇还在奇怪自己今日运气怎么这么好,殊不知先前湖边在她与清璃双修的时候,白发的仙尊已经取出一抹气息附在了她身上,震慑着这一方凶兽。
    崇安城就在万重山脉脚下。
    远远的就能看见一道黑线越来越近,饱受疮痍的高矮不齐城墙也逐渐映入眼帘,路上的修士都多了起来。
    虽然对于越崇一个筑基体修背着看似凡人的清璃的这个组合稍显奇怪,但来往的修士们也只是稍微倾注了一瞬目光便继续自己的事了。
    清璃又睡着了。
    运转心法压制魔气的时候,她总是特别容易犯困。
    直到听到耳畔喧闹的人声,她才睁眼。
    城门口居然排起了长队。
    越崇也是第一次见这场景,于是随口朝身旁的修士打听:“道友知道这是在干嘛吗?”
    “是重霄宗的万法真人带来了不少物资用于重建城池的防卫设施,然后她顺便开了场论道会。”
    “在这里?”越崇惊讶。
    “可不是么,席地而坐便直接开始讲道了,实乃不拘一格。”修士笑道。
    “头一次见大宗的真人们……竟是这种的吗……”越崇喃喃道。
    清璃一言不发的静静听着,她没有用一丝灵力,也没有动用神识,只是安静的像个毫无修为的普通人一样,目光静静落在人群最中心的某一个地方。
    “……虽追求大道,但融婴境却不可冒进,只因感悟到道的同时,心魔便会萌发……”
    萧器正说着,却忽然预感到了什么,下意识在人群中搜索着。
    化神境的修为在当世已经可以跻身顶尖,她的神识自然不会被任何人注意到。
    只是数万人的面庞与伪装,都在她脑中一一掠过,她却没能找到令自己忽生预感的那个人。
    “直到迈入合道境,”萧器一边道,一边继续分心来回寻找着,“斩破心魔,可堪合道,合道之上便可飞升。目前世间的合道境仙尊,仅只有那一位而已。”
    越崇听得有些入迷,忍不住伸长了脖子探头探脑,也就没有注意到清璃的出神。
    “听说那位仙尊与真人曾是旧识?”有人忽然好奇道。
    “确是旧识,”萧器点头,“我与她年岁差不多,幼时因宗门大比而相识,谁人不是宗门的天才弟子,那时自然时常争一高下。”她的语气不算丰富,只像说一件平淡小事,但众人却听得入迷。
    “只是有的人,即使在天才之中,也是难以追逐的对象,”萧器笑了笑,“成丹境便悟道,一日迈入融婴,而后接连突破化神返虚,直至与魔主大战时突破合道。”
    萧器至今还记得那个人,仿佛只是一眨眼,便从叫着她“小气鬼”的少女,变成了遥不可及的仙尊。
    萧万法与封清璃,曾经也是会被人一同提起的名。
    她有些恍惚,而后在人群之中,与一个人的视线遥遥对上。
    “清璃?”她喃喃道,声音低的只有自己能听见。
    而后她便意识到了不对。
    怎么可能,那个人现在应该还在万逍宗养伤吧。
    仔细一看,又没那么像了。
    她漫不经心扫过那个被同伴背着的凡人一般的女人。
    眼睛倒是很像,但气质完全不一样啊。
    “萧万法!你服不服?”黑衣的少女笑着,在擂台边缘剑抵着她的颈侧。
    “不!死也不服!”青衣少女咬牙。
    “那好吧,”黑衣少女惋惜的叹一口气,而后抬剑,萧器死死盯着她,下一瞬就被剑身的反光晃了眼睛,而后,小腿一痛。
    封清璃已经利落的一脚把她踹了下去,而后在身后同门的欢呼中再度登上胜者的阶梯。
    即使过了数百年,萧器也依然清晰记得那时封清璃的脸。
    少女的眼尾虽然下垂着,看起来是温柔的杏眼,却因为眉毛笔直又飞扬,生生将她的气质变得有些傲然与中性,也不怪自己的师妹们都忍不住喜欢上她,天天在耳边叨叨想要投敌。
    只是,那也是她最后一次在这么近的地方见到封清璃了。
    下一次,便是她成为清璃仙尊之后。
    这个凡人……倒是和那时候还没成为仙尊的封清璃有些像。
    不,倒也不像。
    萧器饮了口酒。
    封清璃不是这样的人。
    虽然眉眼很像,但这个人有一股郁气萦绕在眉心,苍白的皮肤上,睫毛低垂,眼下也布着淡淡的青黑色。
    萧器倒是没有看出更多了,她只是突然有点想去万逍宗探望一下封清璃了。
    虽然还在养病,不过那个女人应该不会让人担心吧,萧器就是有这种莫名的自信。
    怎么说呢,看到刚刚那个人,萧器心中没来由的有点生气,她也不知道自己在对一个陌生人气什么,只能归结于好好一个人没有一点精气神,暮气沉沉的,看了就让人不爽。
    封清璃就不会这样,那个人可是天底下最骄傲的人了。
    ps:咦,未曾设想的新角色突入,写完有点把我写难受了,立刻揪起自己的属性牌看了一眼确认是亲妈,不虐师尊,嗯,不算虐吧!
    感觉剧情越写越上头,是不是该默默把高h标签换成中h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