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纷争之心(nph,西幻) > 番外四星际aboparo(四)

番外四星际aboparo(四)

    很不幸,海莉西想,这次疯狗学聪明了,把她摁倒在地的同时,一把夺过她手里的枪支远远丢出去,连她腰间的匕首也没落下。
    他的舌头迫不及待地钻进来,趁海莉西没反应过来时探进口腔,又粗又长的舌头把她嘴里塞得满满当当,带着他身上浓重的信息素味道。
    海莉西狠狠咬了他一口,疯狗很怕痛似的,嗓子里发出哼唧声,她趁他松口,一肘击在他胸口,把疯狗掀翻在地上,为了避免他起身反击,海莉西骑跨在他腰上,双手并用掐住他的脖子,以足以让他窒息的力气。
    阿特纳斯的舌头吐在外面,上面是被她咬出来的牙印,他咧嘴笑着,抬起手臂也来掐她。只不过他的手掐在她军装裙外露出的大腿上,将富有肉感的腿根捏得陷进去。
    混蛋!海莉西憋着气,一门心思要把他掐晕,因此对开始摩挲的手掌也置若罔闻了,于是疯狗愈发兴奋,大手钻进她的裙底,捏她柔软的屁股肉。
    啪——她便不得不腾出手又扇了他一巴掌。
    那只手被他捉住了,摁在自己脸颊旁,那里被打得红了一块,疯狗侧过脸,舌头舔她手心。
    海莉西简直要绝望了,无论是揍他、骂他、踩他,无一例外全被视作亲近的信号,这家伙无法用正常人的思路理解,一旦缠上便甩不掉了。
    他们没有僵持多久,指挥舰内的控制台突然发出“检测通过”的电子音,这道声音来自星舰与天网的匹配系统,意味着这艘星舰的指挥官级别无需向中枢报告,可以直接越过天网进入帝国的中央星球。
    中央星也注意到了这艘超速坠落的指挥舰,几艘巡逻舰围上来,发出询问和警示。
    通讯系统停摆了,海莉西无法回应对方,三次警告后,巡逻舰会将他们视为恐怖袭击的罪犯,在坠毁前击落指挥舰。
    糟糕透顶,一切都因为这个红发的混蛋。海莉西崩溃地扯住他衣领:“现在要怎么办!”
    外面最后一次警示也结束了,星舰下是帝国最大的军事基地训练场,为了尽量减少坠毁破坏的地面设施,训练场广袤的空地便是他们的葬身之处。
    随着一声巨大的爆破声响起,阿特纳斯一个翻身,将这个脸上写满绝望的omega军官遮在身下,用后背挡住了裹挟着钢板碎片和强大气流的冲击波。
    “就这么办。”他还有心思回答她。
    失重感让她本能地抓着他,随着破碎的舰体一同坠落。所幸在落地前指挥舰的保护装置终于被触发,外壳弹出一个白色充气气囊,让里面的人还不至于当场摔成肉泥。
    海莉西重重砸在一个不算柔软的垫子上,眼冒金星,半天都没缓过神。过了很久,她才小心地动了动手臂,又是一阵剧痛,大概是全身多处骨折,比起摔死还算是个不错的结局。
    她模糊的视野中出现一个很高的alpha,原本围到坠毁星舰前的士兵自觉分成两列,站在两侧等待来者发话。
    “确认是阿尔缇诺少将的指挥舰,操控者是一级危险的罪犯兰斯,被捆起来的星舰成员已确认为少将的部下。”费里上校向他汇报,“只有这位佩戴上尉军衔的女性beta身份仍未确认,推测可能为犯人同党——”
    什么同党?什么犯人?海莉西不甚清明的脑子转了转,意识到自己的身份被误解了,努力抬起头,想要开口辩解。
    她身下的肉垫子突然动了,并发出小动物一样可怜巴巴的哼唧声,海莉西从来不知道alpha能发出这种动静。
    阿特纳斯也摔的不轻,他半昏迷中仍不忘伸手摸了摸他新找到的omega,确认她仍趴在自己身上后,男人满足地搂紧海莉西,不知道是睡了还是死了。
    临死之前也不忘再拉她下水!现在海莉西十张嘴也解释不清了,她眯起眼睛,试图看清帝国中枢派来处理这次事件的军官是哪位,或许还能看在阿尔缇诺的面子上先从轻处理她。
    嚯,这一看不要紧,这不正是皇帝本人吗。
    ——一身尊贵的红金相间军礼服的帝国的最高领袖、很不巧今日前来军事基地视察的希律本人。
    皇帝比她从全系屏幕上看到的影像威圧感强烈得多,海莉西只看见他肩膀垂挂下来的金流苏和抿起的唇角。
    “犯人收押,犯人同党由我亲自审讯。”
    作者的话:来给咱哥上点肉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