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都市言情 > 失忆(np) > 学国画
    木雪空撑着太阳伞,站在桥上喂锦鲤。
    她来爷爷家已经两日,这两天,都没怎么见到哥哥。
    她想起,哥哥刚回来的时候天天带她出去玩,玩了好几天后,顾母说他们二人该去爷爷家住一段时间了。
    顾母建议后的第二天,哥哥就开车带着木雪空来到爷爷家。
    “小雪。”
    木雪空听见有人喊她,转身。
    “天这么热,怎么站在这?”
    声音柔婉,是天星姐姐。
    “我在喂鱼。”木雪空向天星点头,回答道。
    “这些鱼都有专门的人喂养。”
    木雪空点头,没有听出话外之音,只道:“我想看鱼。”
    天星已经站到她身边,木雪空顿了一下,将伞抬高,遮住天星那边的太阳。
    天星微微一笑,她伸手接过伞,“我来吧。”
    木雪空放开手,空出来的手刚好可以拿放在栏杆上的碗。
    “我真羡慕你。”
    木雪空拿鱼食的手一顿,她想了想,还是没开口。
    一旁的天星说完这一句,也没再开口。
    二人就这样沉默着。
    木雪空喂完碗中的鱼食,侧身向天星微微点头,“我回去了。”
    天星将伞还给木雪空。
    木雪空接过,从另一边离开。
    回到房间里的木雪空想不通天星为什么会说那句话。天星是奶奶身边的人,难道是奶奶的意思?
    木雪空咬着指甲,焦虑不安。过了一会儿,木雪空打开行李箱,拿出一个小盒子。
    打开盒子,里面是奶奶送她的玉镯。镯子翠绿通透,是标准圈口,以至于戴在她手上有点大。
    木雪空戴上镯子,出门去找奶奶。
    奶奶正在文轩阁中教学生们画画。木雪空走近,透过窗户往里看。
    学生一共有六人,四男两女,四个男生是她第一次来的时候遇到的,女生倒是没见过。
    “雪儿。”
    木雪空的左肩被人拍了一下,她立刻转头,像只惊吓到的小猫。
    “哥哥?!”木雪空看清吓她的人,“你今天怎么有空?”
    顾辞愁听出木雪空语气中的嗔怪,解释道:“教授突然布置新课题,所以前几天没在这边,不过现在都做完了。”
    木雪空自然没注意自己感情上的变化,疑惑哥哥还正经地解释上了。
    “你想学国画?”顾辞愁见木雪空蹲墙角,以为她是喜欢又不敢向奶奶提。
    木雪空刚想说不是,又想到了天星姐姐的话。
    通过学国画和奶奶拉进距离,可以一试。
    “奶奶每天都要教他们吗?”木雪空没有明确回答是或不是。
    “不是,一个星期最多四堂课。奶奶是文学教授,她教国画只是因为喜欢,并不是全职。”
    木雪空若有所思地点头,又问,“天星姐姐呢?”
    “你怎么问起她来了?”顾辞愁眯眼。
    “奶奶应该很喜欢她吧。”
    木雪空阐述自己这两天的见闻。
    “她是奶奶的学生,现在是助理。”
    “助理?”
    “嗯,本来是工作助理,后来……奶奶信任她,生活工作上都由她负责。”顾辞愁不想多讲她。
    木雪空点头,“他们什么时候下课?”
    顾辞愁低头看表,“还有二十分钟,我们先去侧厅等着。”
    顾辞愁拉着木雪空的手,往另一边走去。
    一进门,管家不知何时来到旁边,摆上果盘茶水。
    “他什么时候进来的?”
    木雪空被吓了一跳,等管家走后才发问。
    “这里到处都有监控。”顾辞愁拿起一块西瓜,喂给木雪空。
    木雪空呆呆地吃下。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到下课,门外叁两人影走过,顾辞愁站起身,木雪空跟在他后面。
    顾辞愁没有从进来的门走,而是从房间另一侧的小门进到文轩阁。
    木雪空惊讶,她进来这么久,都没察觉到这处还有一个小门。
    “阿愁?小雪?你们怎么过来了?”奶奶正在看学生们画的画,听见声音抬头。
    “奶奶,雪儿想跟着您学画画。”顾辞愁开口。
    “真的?”奶奶眼神一亮,看向木雪空,招手,“快过来。”
    木雪空来到桌案前,奶奶牵过她的手。
    “看看,觉得哪幅画最好看。”
    木雪空拿起宣纸,一张一张看过去。她发现大家花的都是花鸟,而且画得很精细,不是她印象中那种一块点几下的山水画。
    木雪空并不了解国画,她只能选自己看着最好看的。
    “这张吧。”木雪空拿起画着牵牛花的纸,上面的牵牛花没用墨线勾勒,仅靠色彩的变化显出牵牛花的型,画得栩栩如生。
    “嗯。”奶奶接过画,点头道,“小雪眼光真毒,这是我教的学生里技法最纯熟的。不过他技法纯熟,创新不足。”
    木雪空看向顾辞愁,想知道奶奶的意思。
    顾辞愁笑着向他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