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都市言情 > 失忆(np) > 姐姐的身体比心更快认出我(h)

姐姐的身体比心更快认出我(h)

    文颂抽出肉棒,将木雪空回转,放在床上,用传统姿势做爱。
    被打断的姜代下床喝水,又倒了一杯给木雪空。
    床上,文颂拂开黏在木雪空眼前的头发,唇在她脸上流连,指腹轻点她唇畔。若没有身下死命的冲刺,这一场景就像法式电影,美丽又暧昧。
    文颂了解木雪空阴道高潮的阈值,他特意将她的情绪堆到临界点,却不加以刺激。文颂闷哼一声,先让自己射出来,他了解自己的不应期长度,等姜代做完,他还可以再做一次。
    浓精灌满了避孕套,他抽出肉棒,拿下避孕套。
    木雪空难耐地涌动腰肢,她抱着文颂不放,有点不爽。
    文颂轻笑,亲了亲她的眼角。一旁的姜代眯起眼,戾气又上眉梢。
    他喝了一口水,俯身给木雪空渡去。木雪空身上身下都流了不少体液,喉咙更是干燥。
    她喝了水,道:“我还想喝。”
    见姜代还要喂她,她摇头,“我自己来。”
    姜代抱起她,让她坐在自己的耻骨处,然后把杯子递给她。
    木雪空慢慢地喝完杯子里的水,姜代捋着她的头发,问:“痒吗?”
    “什么?”木雪空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姜代扑倒在凌乱的被子上,手中的玻璃杯掉落,在地毯上滚了几圈。
    “姐姐真不长记性。”姜代用肉棒拍打着木雪空的阴阜,木雪空浑身一颤。
    “姐姐,吻我。”姜代抓着木雪空的下颚,眼底满是悲伤。
    “代代……”
    姜代的吻又狠又激烈,他仿佛要将木雪空吃下肚,让她溶于自己的骨血,不会再离开他。
    粗大的阴茎滑进花穴,姜代将木雪空的双腿掰到最大,手抚上她的小腹。
    “姐姐,你看。”
    木雪空看见小腹隆起,自己的下身与姜代的肉棒相连。
    姜代抽出一部分肉棒,带出一些透明发亮的淫水。肉穴有规律地收缩,木雪空感觉下腹发胀,注意力偏移,她居然能在脑海中描绘出青筋隆结的肉棒。
    木雪空脸颊腾地红了,她用手背探额头温度,觉得自己在发烧。
    “看来姐姐的身体比心更快认出我。”
    姜代低喘着,叁浅一深地抽动着。紧致嫩滑的小穴吸吮着他的阴茎,她的阴道比她更会脑子混沌,爱人。
    姜代停下,他突然感到挫败。他低头看着两人的交合处,视线慢慢往上,从她的小腹滑到胸到脖颈、双唇、鼻子,最后停在眼睛。
    他俯身与她对视,想从欲望中看见爱意。
    又是马上到高潮突然停下,木雪空脑子混沌,睁开双眼看见的便是泪流满面的姜代。
    “……”木雪空呼吸一滞,伸手擦去他的泪。
    男人什么时候最惹人怜爱,脆弱和即将破碎的时候。
    木雪空吞了口口水,虽疑惑姜代的情绪转变之大,却还是心软了。
    姜代握住木雪空的手,在她手心里落下吻。
    “怎么哭了?”木雪空看他可怜的样子突发奇想想作弄他,于是抬头,伸出舌尖蜻蜓点水般舔了一下姜代脸上的泪痕。
    姜代浓密的睫毛微颤,下一秒,睫毛下的眼眸便染上浓重的欲色。
    身下的肉棒胀大了一圈,木雪空皱眉,心想完了。
    她整个人被姜代抱起,两人面对面嵌合。姜代抓着她的屁股,上下抽动。木雪空掐着姜代的肩,胸随着抽插上下摇动。
    姜代低头咬住一边胸乳,大力吮吸。
    乳晕在扩大。
    “不要,轻点……呃,啊啊,不行不行。”
    木雪空推拒着姜代,让他放开。姜代却用力把她抱向自己。
    “嘶——”木雪空紧张的心情影响使得小穴收紧,姜代感觉自己的命根子要被夹断了。
    随着盆骨收缩,小腹痉挛,温流涌出。木雪空卸了力,整个人像一摊水倒在姜代身上。
    姜代放下木雪空,和她侧躺在床上,抓起一条腿,继续磨花穴。
    “我不行了,我没力气了……”木雪空带着哭腔,累得眼睛都睁不开。
    唇边湿润,木雪空勉强睁眼,看见是文颂在给她喂水。
    “快点结束,白天跑跑跳跳,晚上又被折腾这么久,让她早点睡觉吧。”文颂抚摸着木雪空的脸,按下旖旎的心思。
    姜代吻着木雪空的后背,加快了速度。
    “啊啊啊……不,太快了,慢点。”木雪空的眼角泛起生理性泪水。
    她抓着被子,脸埋在枕头里。囊袋打着阴唇的啪啪声不绝于耳,姜代喘着粗气,几百下抽插后,释放出一大泡精液。
    两人肌肤相贴,呼吸声交缠。
    “代代,我好困……”木雪空眼皮沉重,声音如呓语。
    文颂将木雪空抱去浴室清理,主卧是不能睡了,他仔细清理完自己和木雪空,便将人抱去自己房间。
    姜代没有阻止,只不过洗完澡后,也去文颂房间,抱着木雪空入睡。
    文颂看着理所当然的姜代,太阳穴钝痛,想打人又不愿吵醒木雪空。
    叁人就在文颂的卧室睡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