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都市言情 > 失忆(np) > 二字盖饭(3p,微强制)

二字盖饭(3p,微强制)

    木雪空显然没有跟上姜代的思维,“啊?”
    “既然和他做了,那也可以和我做。”
    姜代俯身,木雪空后撤几步躲避。
    “我没和文颂做爱!”
    “那现在一起好了,你不喜欢吗?”姜代开始无差别发疯,他不管如何,今天就是要吃到这口肉。
    木雪空气极,不知道姜代发什么疯。
    “别在我这发疯。”她推了一把姜代。
    姜代握住她的手,下一秒拦腰抱住她,大步流星向床走去。
    木雪空被扔到床上,立刻反应过来,向床头爬去,却被姜代抓住脚踝。
    “文颂,你快阻止他!”
    木雪空转头向文颂求助。
    “他不会帮你的,同流合污才是他的做派。”姜代扯下木雪空的浴巾,面无表情道。
    木雪空立马把被子往身上一盖,然后看向文颂,眼神询问他是否如姜代所说。
    文颂自然不会放弃和木雪空做爱,他阻止的意图看情况而定,如果姜代真的发狠伤害木雪空,他才会把他赶走。
    不过这种几率为零。
    文颂来到木雪空身后,抱住她。姜代见文颂的行动,讥讽一笑。
    “别怕。”文颂的话如恶魔低语。
    “放开我,你们两个!我叫人了!”
    “如果姐姐想让更多人来肏你,我不介意。”
    木雪空瞪大双眼,她好像未曾真正了解过别墅里的人。她一味地相信情感,受情感指引与人相处,难道是错的么。
    “嗯……”阴阜一阵湿意,木雪空回过神来,看见姜代趴在她的双腿间。
    温暖的舌头舔舐着她的阴蒂,木雪空扭动腰肢想逃离,但上半身被文颂钳制,下面又被姜代死死抱着。
    穴内传来震颤,木雪空脚趾扣着床单,声音伴着哭意,“不要,我不行……”
    文颂观察到木雪空的左盆骨使着力,皱眉,“阿回,放松。”
    见木雪空摇头,文颂抚摸着她的肚子,声音温柔,“别怕,顺从它,这是正常的欲望,你可以享受它。”
    “阿回,顺从你的欲望。”文颂用另一只手抚摸她的胸,低头含住另一边乳头。
    木雪空双腿夹着姜代的头,一只手抓着文颂的头发,难耐地仰头。
    她感觉自己忘记了如何呼吸,酥麻的电流自下而上升起。
    文颂看见木雪空白皙的肚子泛起红晕,如月季园里的克里斯塔,一朵一朵,从小腹开到肩膀。
    潮喷过后,木雪空才找回呼吸,她喘着气,如同一只离开水源又被暴晒后的鱼。
    姜代的半张脸都被淫水沾湿,他不在意地抹了几下,甚至还尝了尝。
    沉重的吻袭来,木雪空艰难地睁开眼,她看见姜代不同于往日那般稚气可爱,眉眼间带着邪气。
    木雪空偏头躲吻,姜代也不恼,自顾自脱了衣服,只留着一条内裤。
    内裤下面早已胀大。
    木雪空假装没看见,她寻找被子,想把自己裹起来。
    姜代伸手拉住木雪空抓被子的手,将它移动到自己的内裤上。
    一阵灼热的温度从手心传来,木雪空下意识蜷缩手指想隔开热量。
    这一动作像羽毛划过,姜代闷哼,木雪空听在耳里,脸上温度急剧上升。
    要不要这么骚!
    木雪空加大力度伸回手,后背又贴上一块热源,文颂掐着木雪空的腰,修长的手指顺着阴毛探进花穴。
    木雪空用上空闲的右手抓住文颂的捣乱。哪知文颂反手抓住,分开她的手指,让她用自己的手指探进穴道。
    “文颂,不要……”
    文颂的力量不大也不小,刚好是木雪空挣扎不掉的力气。木雪空的中指压在文颂的中指下,一起进了穴道。
    温暖湿软的触感传来,木雪空想挣脱文颂的手指,结果碰触到了穴壁,她浑身一震,不敢再有动作。
    木雪空的注意力全然放在身下,连另一只手撸动着姜代的肉棒也没发现。
    “再多伸一个手指。”文颂亲着木雪空的耳垂和脖颈,慢慢加了一根手指进去。
    “嗯,我不……”话还没说完,就被姜代堵住嘴。
    银丝从嘴角流出,木雪空的身下也泥泞不堪。
    “姜代,拿个避孕套给我。”文颂见扩张顺利,颔首示意姜代。
    姜代不耐烦地啧了一声,还是去床头柜拿了好几个避孕套,扔给文颂。
    天下乌鸦一般黑,木雪空翻了个白眼,给了过来抱住自己的姜代一拳。
    “姐姐,省点力气。”姜代大掌包住拳头,继续刚才的吻。
    木雪空张嘴咬住他的下唇,两人口中泛起丝丝血腥味,姜代也不恼,抓着木雪空的手让她从自己的腹肌摸到胸。
    木雪空放开他的唇,姜代看准时机伸舌头入侵她的唇齿。
    “嗯……”两人呼吸交缠,热气攀爬至二人眸眼,看不真切。
    文颂掰开木雪空的阴唇,将自己的阴茎插入她的阴道。穴内湿润滑腻,他缓缓挤开不断吸附上来的软肉,插到最深。
    “呃……”木雪空反手抓着文颂的肩膀,难耐地嘤咛,“好深,出去点……”
    这是木雪空失忆以来第一次做爱,后入的姿势她还有点承受不住,花穴又吐出许多蜜液。
    文颂将木雪空抱起,大手握住她的胸,缓慢地抽插起来。他好久没有和木雪空做了,温热的小穴吸得他头皮发麻,抽插的速度也逐渐加快。
    木雪空跪在床上,上半身没有支点,她胡乱攀附,贴在上前吻他的姜代身上。
    好热,好黏……木雪空与姜代十指交握,唇齿相贴,下半身又与文颂相连。
    叽咕声和舔舐声萦绕在叁人耳畔。淫液、精液、汗水、口水……木雪空感觉自己处于东南亚的夏天中,潮湿、闷热。
    如同《青木瓜之味》。
    ——
    今天我朋友和我聊天,让我意识到了挖坑不填很伤人心,所以这两本书写得再烂我也会写到完结,谢谢还在追更的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