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都市言情 > 失忆(np) > 露营二三事
    苏容兮的烧烤摊终于支棱起来,我被香味勾到他身边,不由得夸赞道:“你还会这个!”
    “那是,流浪的时候什么都做过。”
    我在一旁竖起大拇指,“佩服佩服,下次和我说说你的传奇经历呗。”
    正好给我当写作的素材。
    苏容兮开心得嘴巴都要翘上天,“今晚来小爷房里,我们盖着被子说。”
    “……”我瞪了他一眼,刚想说你想屁吃,姜代的声音便插进来。
    “你真是屎壳郎戴面具——臭不要脸。”
    听见姜代的吐槽,我噗嗤笑出声,笑完觉得不对,默默抬头看苏容兮的脸色,这一看,脑海中马上蹦出另一句歇后语——粪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
    联想能力过于强大,我忍不住放声大笑,见苏容兮放下手中的铁签,我识相地捂住嘴巴找借口。
    “你别生气,我是笑姜代,不是笑你。你别罢工呀,我还等着尝你的手艺呢。”
    厨子比天大,没人会和吃的过不去。
    “那你亲我一口。”苏容兮挑眉,定在原地不动。
    我害怕肉烤糊了,摆摆手示意他弯腰。待苏容兮弯腰贴近,我仰头亲上他的脸颊。
    这下轮到姜代破防,他叁步并两步来到我面前,指指自己的脸颊,“不公平,我也要!”
    怎么跟个小孩子似的。
    见我没表示,姜代委屈道:“是谁发誓不会偏心的?”
    不说我都忘了。
    我踮起脚尖,勉强亲到姜代的下颚。姜代不满足,低头凑近。
    “别得了便宜还卖乖。”苏容兮拍开姜代。
    顾辞愁早就关注到烧烤摊的动静,见我亲了这个又亲那个,语气和姿态都显得亲昵随意,眉眼间满是阴霾。
    “放心吧,我们都是她男朋友,她可没朝叁暮四,脚踏多条船。”方应钟见顾辞愁眉头能夹死一只苍蝇,于是好心给他添堵。
    顾辞愁果然眉头拧更紧了,心里想着:“这么多男朋友,难道不算朝叁暮四,脚踏多条船?他的妹妹何时变成这样?”
    烧烤摊边还在打闹,叶观南切了西瓜和哈密瓜开启投喂之旅。
    我一边张开嘴巴,咬住叶观南递过来的水果,一边和姜代斗法。
    “看我带回来什么。”
    我转头,眼睛一亮,消失许久的文颂提着水桶和钓具向我走来。
    我小跑上前,看见水桶里有几条鱼,“你钓的?”
    “嗯,可以带回去吃。”
    “可是野生的鱼没有经过检疫,有寄生虫怎么办?”我下意识问了一句。
    “是啊。”文颂点头,看着鱼思考。
    就在我以为他准备放生时,文颂开口,“那我找人送去检疫,没问题再吃。”
    我:“这就是钓鱼佬的荣誉感么。”
    人集齐,烤串和小食摆上桌,苏容兮开好酒,一桌人表面上其乐融融地开吃起来。
    姜代和顾辞愁因为要开车喝得是柠檬茶。方应钟不爱喝任何饮料酒水,见我两叁杯酒下肚还要喝,方应钟手一伸,拿走了我的杯子。
    “你干什么!”我说这就要抢回自己的杯子。
    “喝多了发酒疯。”方应钟把手抬高,另一只手扶着我的腰。
    我停手,正疑惑自己酒品是否如此差,旁边的顾辞愁拿了一瓶牛奶给我。
    “喝这个吧。”
    我接过,转头不理方应钟。
    文颂出声缓和气氛,“我们玩游戏如何?”
    “什么游戏?”出来玩怎么能不玩游戏呢。
    “嗯……我有你没有如何?”文颂想了几个出版社团建时会玩的游戏,“每个人说一件自己做过但是觉得别人没做过的事,若其他人真的没有做过便弯曲一根手指,一轮下来弯曲手指最多的人要受惩罚。”
    “这就是在针对我!”我听完游戏规则,气鼓鼓道,“我都失忆了。”
    “你失忆了?”顾辞愁今日难得多了另一个表情。
    我心一梗,忘了还有一个不知情的,我僵硬地点了点头,嘱咐道:“你不要和妈妈、爷爷奶奶他们说。”
    “怎么会失忆?”
    “不知道。查了也不知道。”我不想多说,于是看向文颂,“还有其他的游戏吗?”
    顾辞愁并不想让我逃过这个话题,可看我转移话题,他知道这时不是追问的好时机。
    看着我与他人更为亲昵,他握紧双手,实实在在感受到了自己与妹妹产生的隔阂,仿若天堑。
    “我车上有扑克牌,我去拿。”姜代插话进来。
    “好呀!”我挥手,“快去。”
    “等天黑我们放烟花。”文颂说了接下来的安排。
    “有烟花?这里可以放烟花吗?”我眼睛一亮,又担忧燃放问题。
    “可以的,我们做好事后清理就行。”
    我点头,开始期待夜晚的来临。
    扑克牌不适合七个人一起玩,于是我找了两个看起来好欺负的玩斗地主,让其他人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玩了几把,我发现姜代居然会算牌,愤愤地说不玩了。
    “别呀姐姐,要信守承诺,答应我一件事。”
    “我可不是一个守信的人。”我耍赖,“你能拿我怎么样?”
    姜代气极反笑,站起来就要捏我的脸。
    我立马反应过来跑开,大喊:“家暴啦!家暴啦!”
    奈何石子路不好跑,没几步我就被姜代抓入怀中。他拦腰抱住我,往停车的方向走。
    “我错了我错了,我答应你。”
    “哦?答应我什么?”姜代停下脚步。
    “你说,只要我办得到。”
    我挣扎着落地。
    姜代扫了一眼坐在天幕下神色各异的男人们,露出一个坏笑。
    不好的预感升腾,我悄悄向后撤步。下一秒,就被姜代禁锢住。
    “还想跑?”
    “不跑。”我疯狂摇头。
    “吻我。”
    “啊?”我呆住,旁边都是饿狼啊大哥。
    “你答应的。”
    我还想跟姜代掰扯,后者拧眉不想听我的借口,按住脑袋便吻下来。
    唇齿相接,姜代嘴中还有柠檬茶的味道。他吻得不疾不徐,像品尝一份精致的糕点。
    文颂早就知道姜代要干什么,最近他公孔雀开屏得厉害,占有欲更是前所未有的强。他不着痕迹扫视众人,想看看是谁在隔岸观火。
    苏容兮视若无睹,拿出相机调试,姜代的行为有他推波助澜,就是想膈应文颂。
    方应钟叹气,这一条条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早就歪曲了他恪守的爱情观,只要是关于木雪空,他的底线就能一降再降。
    叶观南看着曾经敬爱他的外甥如今处处挑衅,又生气又无奈。
    顾辞愁冷笑,无数念头在他脑海飞过,最终只能按下不表。
    来日方长,要进顾家的门也要看有没有那个本事。
    被一堆人围观接吻,我想掘地叁尺把自己埋进去。
    好在大家都没说什么,我也尽量装得平常。
    *
    文颂在溪边摆好了烟花盒,他先是点燃几只喷泉烟花。
    白色烟花像喷泉一样升高,马上中间绽放出一片片小烟花,璀璨夺目。
    我拿起仙女棒分给众人,文颂过来给我点燃仙女棒,我用点燃的仙女棒替其他人点燃他们手中的烟花。
    黑夜中,烟花绚烂,照亮每个人的脸庞。
    “咔嚓。”
    我转头,瞧见苏容兮在拍摄。
    “我们拍个全家福吧!”我兴奋道。
    苏容兮点头,去拿叁角架和补光灯。
    文颂和方应钟去点烟花盒。
    一道白光直冲云霄,在最高点绽放,一个巨大的烟花绽开,无数烟火宛如流星坠落。接着是小烟花一束一束飞上天空,花火绽放的中间还有星星点点的光芒,黄的蓝的紫的,一朵朵美丽的烟花在黑夜中绽放又湮灭。
    我的心中竟泛起点点苦涩,好似自己一直期待看这样一场烟花,一直期待能够名正言顺站在某人身旁。
    奇怪的情感来的快去的也快。
    在绚烂的烟火下,倒数声中,七人拍下了唯一一张合照。
    ——
    说唯一一张是因为他们彼此都不对付,这一张还是天时地利人和得来的。然后后面再拍合照就多苏容与啦,不是be伏笔。
    马上要想起被收养后的记忆了,开启高中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