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都市言情 > 失忆(np) > 露营
    别墅一行人开着两辆越野车,一前一后出别墅,向西照山开去。
    坐在大G里的姜代十分生气,他想和木木坐同一辆车,可是木木竟然坐上了叶观南的副驾。
    收到姜代发来的抱怨时,我正在欢快地吃零食。自从失去记忆后,我就没有好好出去玩过,以至于现在的我十分兴奋。
    看见姜代的消息,我回想了一下坐这车的原因。
    这辆牧马人是苏容兮买的,他因职业需要到处跑,于是买了这款黑武士并且做了改装,看起来十分酷炫。
    「这辆车看起来比较炫。」
    我实话实说,就是如此肤浅。
    「我的车不帅吗?」
    我挠头,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得安抚道:也很帅,回来坐你的车。
    姜代十分满意,他傲娇地收起手机,把一旁被他从牧马人车里扯下来给他做司机的文颂看无语了。
    两辆车一前一后进了村,沿着导航寻找适合扎天幕的溪边。
    我提前在村口下了车,方便和顾辞愁“接头”。
    “是你让你哥来的,还是你哥主动要求?”
    方应钟不知何时来到我身后,语气阴恻恻的。
    “唔,我请我哥来的。大家一起,热闹嘛。”
    虽然请我哥有母亲的理由在其中,但多解释也没啥必要。
    “以前你可不爱热闹。”
    “人都是会变的。”我摸摸鼻子,心想这不是记不得啥事,心宽体胖嘛。
    方应钟没再说话,垂眸转着左手中指上的戒指。
    好在不到一刻钟,顾辞愁的车出现在村口。
    我抬起手向他打招呼,车缓缓停下。
    “你怎么在这等?”
    “这不是怕你找不到。”我摇晃手机,示意早给他发了消息。
    “不好意思,开车没看手机。”顾辞愁早就看见一旁的方应钟,“他怎么也在这?”
    我哽住,好像自己的确没和顾辞愁说过有谁会来,估计他只是以为朋友聚会。
    “你放心,还有好多你认识的。”方应钟和善开口。
    “……”顾辞愁眼睛微眯,握着方向盘的手冒气青筋。
    “先找个地方停车吧,在村口堵人路挺不好的。”气氛怪怪的,我只能将二人分开。
    顾辞愁开的车底盘低,不方便开到满是石头的溪边,只好停在村里的篮球场边。
    方应钟手长脚长,走路飞快,我都快跟不上他的脚步,“你慢点。”
    前面的人停下脚步,“我抱你走?”
    “不用了……”我也不是这个意思。
    顾辞愁拿着两个保温箱出现在前方,方应钟没理他,径直走过。
    “他给我们带路。”我走到顾辞愁身旁,拿住一个保温箱,“我来帮你拿这个。”
    “不用,你走前面。”
    我点头,看着一点都不减速的某人,感叹还是哥哥好。
    来到溪边,天幕已经扎好,小桌椅上也摆满了吃食。
    苏容兮正在搞烧烤架,叶观南用一个兜子放水果泡进溪水里冰镇,姜代坐在椅子上玩游戏。
    我走到姜代面前,用脚踢他的椅背。
    “文颂呢?”
    “怎么一来就问他,不知道。”姜代放下手机,去苏容兮的烧烤架那边凑热闹。
    我一脸茫然,也不想管了,坐在姜代刚刚的位置,拿了几颗棉花糖吃。
    顾辞愁惊讶,这里的确有很多人是他认识的。
    叶家和顾家是世交,他的父亲和叶观南的父亲更是亲如兄弟,叶父在他接手集团时还帮了他不少忙。
    姜代就不用说了,和木雪空同一个高中,还是前男友,不,是前前男友。如果文颂是现男友,那方应钟就是前男友了。
    在场的人里面,只有勤勤恳恳点碳的人他没见过。
    顾辞愁有点不理解现在这个场面是怎么回事。
    “刚到?”叶观南拍了一下顾辞愁的肩膀。
    “你何时和阿雪这么熟了?”顾辞愁皱眉,他本意是不想过多冒犯木雪空的私人生活,才将她回安城后的监视去掉,这两年多,发生了什么?
    “说来话长,你和雪儿和好了?”
    “我们没吵架。”
    “哦。”叶观南神色平淡,一点都不在意顾辞愁的回答,他弯腰拿出几瓶酒,“我把酒拿去溪里冰一会儿,你随意。”
    顾辞愁觉得自己就像个局外人。
    “哥,你坐呀。”我拍拍身旁的椅子,感觉到了男人们之间的暗流涌动,想着是自己带他过来的,还是多照顾一些。
    桌对面的方应钟慢条斯理地切起柠檬,然后像变魔术似地拿出雪克杯和捣碎棒。
    “哇,好硬核,你怎么把这个也带来了。”我发出一声惊叹。
    “车大人多,带多点东西总没错。”
    方应钟说完,往雪克杯里放了四片柠檬,四片香水柠檬,然后拿出一个保温壶,倒出冰块。
    “你连冰块都带来了!”
    方应钟盖上盖子,开始暴打柠檬。他今天穿着一身简单的白T黑裤,手臂发力的时候,肌肉线条恰到好处,不过分粗壮但也不细弱,一看就是专门练过。
    看着一个印象中斯文的律师打柠檬,散发着独有的荷尔蒙,幻肢有点硬硬的。
    我暗暗对自己因美色流口水的行为感到不耻,眼睛却诚实地移不开。
    姜代对于方应钟这种不着声色展示自己男色的行为不耻,他幽怨地靠着我坐下,把我吓了一跳。
    “你、你怎么过来了?”
    “我来讨口水喝。”
    我失笑,暗道你的脸色不像是渴了,倒像想吃人。
    方应钟像哆啦A梦变出了各种工具和材料,不一会儿就做好了一大桶暴打柠檬茶。他倒了两杯,一杯给我,一杯给姜代。
    “现在不渴了吧。”我转过头嘲笑他。
    姜代喝了一口,默默地嗯了一声。
    ——
    笑死,被方哥治得服服帖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