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都市言情 > 失忆(np) > 寿礼 y uwangsh e.i n
    一阵敲门声将我唤醒,我翻了个身,还有些恍惚。
    敲门的声音并不急促,像是打着旋律。我摸索到床边的手机,打开一看,有几个未接电话。
    又看了一眼时间,八点十六。时间还早,我翻看消息,知道了外面是文颂。他给我拿了两件衣服,让我选一件今天祝寿穿。
    我迷瞪着下床,给他开门。
    “我好困。”说着我就闭上眼睛,往文颂怀里倒去。
    谁吵醒的谁负责。
    文颂的身上有好闻的茶香,我无意识地蹭了蹭。
    “刚熨好的西装要被你蹭皱了。”文颂因为拿着衣服,只能虚虚地环抱我。
    我抬头,第一次见到文颂穿得这样正式,他穿衣追求舒适,不喜欢一板一眼的西装。夲伩首髮站:sanyeshu wu .vip
    不过这西装一看就是不易皱的面料,我鼓着脸颊,“骗子~”
    文颂摸着我的头,将衣服递给我,“试试看,喜欢哪件。”
    我清醒了许多,将衣服接过,然后进衣帽间换。
    没有洗漱做造型,我只是在衣帽间将两件都试了一下,做好决定,再出去和文颂说:“就这件吧。”
    我把另一件还给文颂,手里拿着的是一件丝绒鱼尾旗袍,红绿搭配却不显土气,反而有端庄艳丽之感。剪裁十分契合我的身材,挖肩设计展现合适的露肤度,更显气质。
    文颂将另一件衣服放到沙发上,“两件衣服都是给你的,只是今天挑一件穿。早饭做好了  一起下去吃吧。”
    我点头,下楼吃饭。
    吃完饭,我上楼洗漱化妆换衣服。再下楼,踩着细高跟的我充满力量,感觉自己变成了重生大女主。
    在脑内脑补了许多爽文打脸剧情,我雀跃地在文颂面前转圈圈,“好看吗?”
    “好看。”
    声音是从我背后冒出来的,我转头,看见叶观南那出尘的脸,小小惊艳了一下。
    我突然想到,除了失忆那天和昨天晚上,都没怎么见到过叶观南,在医院上班真挺忙的。要是姜代工作以后也忙成这样的话,那我是不是也和他见不到面了……
    思维发散得很快,文颂咳了一声,我才回过神来。我露出笑容,  “早。”
    “早。”叶观南抬脚离开,走到我旁边又停了下来,“等一下,你帮我带上给你爷爷的寿礼。”
    “好。”怎么一个两个都这么懂人情世故,不过我更纠结,那我要给他们的礼物署名吗?
    拿到叶观南的礼物,我和文颂驱车去往爷爷家。
    车渐渐开到一个远离闹市的区域,最终在一个十分气派的府园停了下来。我震惊,这个大门就像古装片里常有的王府大门,门前还有许多穿着统一的人整齐站在一旁。我内心感叹,真是壕无人性。
    文颂刚停好车,就有人上来打开车门,文颂将钥匙递给他们。我下车后,手还没摸到后备箱,就有几个小姐姐迎上来打开了。
    “小姐,寿礼我们来拿就好。”
    我的手抬也不是,放下也不是,只好道:“那两个木匣子我自己拿吧,我想亲手送给爷爷。”
    “好的,小姐。”
    最后木匣子还是没到我手中,两个气质很好的小姐姐一人一个木匣子,走在我前面,带我去找爷爷。
    这座府园有很重的苏式建筑风格,此时的我就像刘姥姥进大观园,我靠近文颂,挽着他的手臂。文颂抬手摩挲着我的手背,以示安抚。
    不过我的记忆虽然不见,但走过一些地方还是会有种熟悉感,有点即视现象的感觉。
    穿过园林,来到书房。书桌前站着一位优雅的老奶奶,她握着毛笔,正在写字。我正犹豫要不要叫她,想着那人应该是奶奶。
    “雪儿?”书架后面走出一个人,气场柔和随性,与我脑补的退休富豪大爷一点都不一样。
    “爷爷!”我扬起嘴角,走到他面前,“生日快乐!”
    爷爷认清了眼前的人,展开了笑颜,“还知道回来,我以为你早不要我这个爷爷了。”
    “哪有!爷爷这么好,我怎么可能不要。”
    “那奶奶呢?想不想?”奶奶早已放下笔,走了过来,“过年也不回来,真担心死我们了。”
    “想,都想!我保证以后常回家看看,不让您们担心了。”我抱着奶奶的胳膊撒娇。
    我还以为自己会尴尬,没想到,撒娇装乖手到擒来。
    “爷爷好,祝您生日快乐,福如东海,寿比南山。”文颂见他们叙旧完,适时开口道。
    “这位是?”
    “我男朋友,文颂。”
    “文颂?”爷爷打量着文颂,摸着下巴若有所思,“你是文家的小儿子。”
    “是的。”文颂点头。
    我看向文颂,惊讶爷爷居然会认识他,但现在不是探究的时候,拿着我的礼物的小姐姐还在门外等着。
    “爷爷,这是我送给您的礼物。”
    我把木匣子递给爷爷,爷爷拿着礼物走到书桌前,将两个木匣子一一打开。
    里面是一对青花瓷观音尊,一只颜色青翠,描纹细致,花纹采用的都是传统纹样,造型精致,留白得当,颇有雍正时期的青花风采;另一只是新兴艺术家所做,她热爱瓷器,将传统青花瓷融合了西方绘画风格,创造独特风格的青花纹饰。两只风格迥异的青花,一同送出,寓意的是“传承与创新”——即使每代有每代的价值观,但我们的根是一样的。
    我对着爷爷介绍两只青花瓷,比金钱我一定不过,只有文化内涵,是无穷的。
    爷爷笑逐颜开,十分喜欢这个礼物,他吩咐管家将这对青花观音尊放在宴客厅,插上鲜花。
    “爷爷。”一道低沉的声音响起。
    我转头,见到了一张熟悉的脸,不过现在早已褪去青涩,眉底透出一股淡淡的疲惫。
    顾辞愁,我的哥哥,他站在门口,一只脚已跨过门槛,可他就那么停在那。
    “阿愁,正好你来了,看看我的字如何?”奶奶抬手示意顾辞愁过去。
    顾辞愁收敛神色,稳步走到奶奶身旁。
    “字形圆润,古朴苍劲中蕴含柔媚婉转。”
    “雪儿,你觉得如何?”
    突然被点名的我心里一震,“迅疾强劲,点画厚重而圆润,但笔意稍有不足。”
    “嗯……难怪我总觉得少了点什么,阿愁,你妹妹不仅比你看得准,还敢说。多向你妹妹学习。”
    “是。”顾辞愁平静地听着训话。
    “以前狠过头,现在又太优柔寡断,要想管理好江北集团,你的路还很长。”
    “爷爷说得是。”
    我看向顾辞愁,他只是听着,从始至终都没有流露出一点不耐。
    “这位是?”
    不愧是爷孙,说的话都一样。我暗自吐槽。
    “我男朋友,文颂。”
    “男朋友?”顾辞愁的脸色终于有些变化,但不多。
    我点头。
    “我还有事,爷爷奶奶,我就先走了。”
    “午饭快好了,别走远。”奶奶提醒到。
    “好,我知道。”顾辞愁点头告别。
    顾辞愁走后,我又和爷爷奶奶聊了几句,然后借口上厕所跑了出来。
    文颂陪着我走在去厕所的路上。
    “我哥好奇怪。”
    “有吗?”
    “有。”
    “……”文颂俯下身与我平视,“不许想。”
    “为什么?”我不解。
    文颂没再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