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都市言情 > 失忆(np) > 小狗单方面吵架
    我实在受不了了,苏容兮还在那里绘声绘色地说着“我们”的性爱过程,一点细节都不放过。
    我涨红了脸,十分怀疑他说的是不是真的,就算过程差不多,细节什么的,早就忘光光了吧!
    “我去意大利是什么时候?”对面越说越淫荡,我出声打断了他。
    “去年四月份,我们相遇的那一天,是四月十八号。”苏容兮语调上扬,想必还在回忆中。
    日子记得这么清楚,我突然有些愧疚,他们记得清清楚楚的事情,我却忘得一干二净。
    “未来还很长。”苏容兮回神,察觉到了我的想法,“想不起来以前的记忆没事,我们还有未来的记忆可以创造。”
    “谢谢。”自从失忆以来,我除了说谢谢好像也没啥别的能说的。
    “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会失忆?”
    我抬眸,对上了苏容兮幽深的视线。
    见我不语,苏容兮继续道:“突然失忆,会不会是受到了巨大的打击?”
    “打击?那段时间发生了什么吗?”我又想起了那场车祸。
    苏容兮摇头,他喝完了杯中的茶水,语气坚定,“如果过去有什么是你必须忘记的,那我希望你永远想不起来。”
    “失忆改变了我许多,你不介意吗?”
    “你是你自己,不管怎么变,还是你自己。只要是你,我都喜欢。”
    细碎的阳光透过竹帘洒在苏容兮握着茶杯的手上,手指骨节分明,手背上青细的血管突起,白皙的皮肤在阳光下更显。我晃神,仿佛真的看见了那不勒斯的海,我们相遇的那天。
    “以后想喝茶了,就来找我,我给你泡。”我给他的茶杯添上新一轮的茶水。
    “好。”
    我们又聊了许多,从茶室出来转移到他的房间。
    “这些是我在那不勒斯拍的照片,还有视频。”苏容兮拿出相册和平板。
    洗出来的照片里有单人照也有风景照,我看着相片中的自己,有背影,有侧脸,就是没有正脸。
    “你都是偷拍的?”
    “……是。”苏容兮不自在地摸鼻子,“怕你发现镜头后不自在,那就没有这么自然的情绪表达了。”
    “你觉得,那时的我是怎样的情绪?”我看着一张张相片,虽然有笑容,但总觉得有什么情绪在底下发酵。
    “惆怅?”苏容兮也认真观察起照片。
    “还有释怀。”我抚摸照片中自己的脸,“我能感觉到,那次旅行改变了我,而且是好的改变。”
    苏容兮从背后抱住我,下巴抵着我的肩膀,我们就这样坐在地毯上,翻看过去的相片。
    “以后叫我阿兮好不好?”
    身后苏容兮声音闷闷的。
    “感觉在骂人,还是骂到一半突然刹车的那种。”我打趣道。
    “我不介意。”
    “好,阿兮。”我试着叫了一声,语气轻缓。
    “多叫几声,快。”
    苏容兮声音兴奋,胯下之物迅速变硬。我急忙爬起来,哽在一旁。
    “叫归叫,你别变态。”
    “这不是好久没碰你了嘛。”苏容兮语气委屈。
    “……我记得我失忆那天,你就在我床上,我不信前一晚你什么都没干。”
    “对啊,过了好久了。”
    “也就前天的事情。”我掰着手指头给他算。
    “知道了,你不喜欢,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苏容兮无辜的表情溢于言表,朝木雪空伸手,“再给我抱抱。”
    我不理他,转身离开房间,苏容兮追了出来。
    一开门,我就看见了姜代。他手里拿着厚厚的书,头上戴着耳机,风尘仆仆的样子。
    姜代看见我,眼睛一亮,像小狗见到久别的主人回家。他左手将耳机拿下挂在脖子上,大步向我走来。
    “木木!”
    还没走近,一张开心的帅脸旋即黑了下来,姜代视线向上,瞄向了跟着我出来的苏容兮。
    姜代才注意到,我是从哪里出现的。
    “你去苏容兮的房间里做什么?”
    小狗很有领地意识,我见他是真生气,虽不解,但还是走到他面前解释。
    “他帮我找记忆呢,我们只是在房间看相片,没干什么!”
    姜代柔和了眼神,将我拉到他背后。
    “对啊,弟弟,我们只不过在回忆往昔,小雪空失忆了,我能帮上的一定会帮啊。”苏容兮抱臂,随意靠在门上。
    “你也知道是她失忆了。那之前我们定过的规矩,不能带她回自己房间,有事只能在公共场合说,你忘了?还是说,主人失忆了就可以打破规矩了?”
    我没想到还有这样的规矩,虽说这个规矩也没啥必要,但苏容兮不守规矩在先,我也理解了姜代的愤怒。想开口安抚一下,一旁的姜代还在输出,我根本没有插嘴的地方。
    “相册是什么大件?拿不到客厅是吧?还是说,相册重到你无法搬动?这么虚,别每天费劲吧啦锻炼了,先补补吧。”
    “……”我真想上手捂住姜代的嘴,“停,别说了。”
    苏容兮也没生气,他还是那副气定神闲的样子。
    “弟弟,动这么大气做什么,人贵在能看清形势。与其在这里和我吵架,不如好好观察,真正想要撬墙角,独占的人是谁。”
    “你什么意思?”姜代从博美变回萨摩耶。
    “你敬仰的哥哥,好像在谋划着什么呢。”苏容兮笑了,笑得妖艳。
    一招祸水东引,让姜代偃旗息鼓。
    “文颂?他做了什么?”
    “你自己问他不就好了,你们俩不是——不是亲兄弟胜似亲兄弟。”苏容兮阴阳怪气说完,转身回房间。
    走廊上我和姜代二人面面相觑。
    “……”真是无与伦比的修罗场,我苦笑,根本摸不到头脑。这两人看着势同水火,那前天三人一起睡床上是怎么回事?还是说,他们真的只是睡觉,没做些别的?
    我敲敲脑袋,觉得不可能,身体散架的感觉我还记得呢。难道他们两个人打架打到我了……
    思维太发散也不好,我一想到这个可能,就气不打一处来,愤愤地睨了一眼姜代,头也不回地下楼了。
    姜代还在思考苏容兮说的话,见我突然生气,更蒙了。他失神一般一个人站在走廊许久,早就把回来要做的事情抛之脑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