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都市言情 > 失忆(np) > 失控
    住在这栋别墅里的人都知道木雪空在创作时,是不能去打扰的。
    所以尽管每个人都有心事,却在昨天木雪空进书房后,没人再去找她。
    姜代通过文颂知道了木雪空失忆的事情。一下课,他就着急忙慌地赶回别墅。却得知,木雪空在书房里码字。他在客厅里等,一直等。
    等到十点,文颂让他上楼睡觉,说木雪空一时半会下不来,而他明天还有早课。
    姜代又等了一刻钟,木雪空还是没有出现。
    ————
    昨天晚上收到文颂的消息后,我就想通了,无论是什么状态下的我,都是我。
    别人看的是我表现出来的样子,但我自己,才是真正知道自己想法的人。
    所以,有偏差很正常。
    醒来,已近下午。
    我打开手机,就看见「代代?」断断续续给我发了很多消息。
    「早安,起床了吗?」
    「还没起吗?」
    「表情包」
    「表情包」
    「吃午饭了吗?」
    ……
    「下午两点后我就没课了,你不要出门,等我回家。」
    这实在是太热情了,我只能回复。
    「好的,等你。」
    今日周三,大家要么上班要么上学。别墅里只有一个做饭阿姨。
    “小姐,你醒啦,想吃什么?”
    “张姨好。我想吃家常菜,随便烧点,我不忌口。”辛亏我提前问了文颂,这个阿姨叫什么。
    “好嘞!”
    我看着张姨忙前忙后的,又想起昨晚方应钟说的话。
    我打开手机,编辑了信息又删除。
    “要我一天三次汇报行踪,在我失忆的时候你就别想了。”
    看着备注着「方大变态」的对话框,我愤愤道。
    下一秒,语音电话就打来了。
    我一惊,下意识就按了挂断。
    「在忙,已起,勿扰。」
    我十分迅速地打字发送,然后关了手机,扔在一旁,物理断联。
    “张姨,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
    我得给自己找点事情做。
    “不用小姐,我自己可以。”
    “……”我灰溜溜地走出厨房。
    我在客厅里百无聊赖地等着吃饭,看着外面阳光正好,我决定四处逛逛。
    这栋别墅有四处露天,第一处就是大门口前的月季花园,第二处是连接餐厅和茶室的鱼池造景,第三处是厨房东面的露天休闲区和泳池,第四处则是后院菜地。
    我将一楼里里外外逛了一遍,终于,饭做好了。
    麻婆豆腐,地三鲜,红烧肉,玉米山药排骨汤。
    我愣住,这也太多了!
    “小姐,你慢慢吃。”张姨说完就离开了。
    吃撑了的我准备出门消食,我看了下时间,打算约代代出门见面。
    「等下心之城见面如何,我想给爷爷挑个礼物。」
    「好。不过你还记得怎么开车吗?」
    「放心,我记得。」
    「那你小心。」
    约好时间,我上楼换了件方领正肩上衣,下面配白色西装阔腿裤。带上八角帽,配个大墨镜。
    车库里,只有一辆甲壳虫,我掀开防尘罩。
    “唔,还挺适合我的。”
    坐上驾驶座,我凭着记忆摸索了一遍,然后放弃了。
    忘了,完全忘记了。
    我灰溜溜地回到地面,拿出手机打车。
    这个破别墅区,根本打不到车!
    就在我打算认命,等其他人回来再说时。张姨骑着小电驴路过,“小姐,你在这干嘛?”
    我眼睛一亮,“张姨,能不能载我一程,找个好打车的地方放我下来就行。”
    “好嘞,小姐,上来吧。”
    我道了谢,坐上小电驴。
    终于打到车到心之城,刚下车,我就接到了方应钟的电话。
    “你出门了?”
    “你怎么知道?你在我手机里装定位了?”
    我疑惑。
    “……没有,大门口有监控。”方应钟解释了下,“你现在在哪?”
    “心之城。我约了代代一起给我爷爷挑生日礼物。还有,我只是失忆了,不是失智了,我能照顾好自己,你没必要时时刻刻盯着我。”
    我十分认真地表达自己的想法,希望他能懂。
    对面是一阵沉默,我等了一会儿,就在我以为是手机没信号时,对面开口了。
    “发个定位给我,我叫保镖过去。”
    得,白说了。
    我扶额。
    “我就是逛个街,代代也在,要保镖干嘛呀,我又不买商场,有必要如此么。”
    “有必要。”
    “你!方应钟!”我气得肺疼,“我就不发定位,你能奈我何?”
    “那你以后别想出门了。”
    我气笑了,“再亲密的关系,你也没有权利限制我的自由!方应钟,你是律师,不是强盗。”
    说完,我不等对面的反应,直接挂了电话。
    代代的外貌和身高都十分出众,我几乎是一眼就看见了他。
    我朝他挥手,那边的代代微笑拒绝了几个搭讪的人,看见我,越过人群,快步走来。
    “你好……”我还没打完招呼,就被他搂进怀里。
    这些人怎么动不动就要抱。
    “你失忆了?真失忆了?”代代握着我的肩膀左右翻看。
    “停,我真失忆了,你别摇了。”
    收到答案,他又将我揉进怀里,仿佛怕我逃走似的。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微信的备注里只有“代代”二字,我还不知道全名呢。
    “姜代。”
    “姜代。”我在他怀里闷闷出声,“那我们进去吧,给我爷爷挑礼物去。”
    进了商场,我一时没有头绪。
    “我有告诉过你,我爷爷喜欢什么吗?”
    我在心里祈祷,希望姜代真的知道点什么。
    “像你爷爷那样的人,什么东西得不到。”
    “怎样的人?”我好奇地问到。
    “其他人没和你说吗?”
    我诚实地摇摇头。
    “顾家经营的江北集团是国内最大的药业集团,拥有多项专利。还有几个子公司做的医疗器械,十分成熟。我们家和你家就有生意上的往来。”姜代解释道,“去年顾老爷子七十大寿,我记得你送的是苏绣屏风,上面绣的是群仙祝寿图。”
    “……”我想死。
    “不过只要是你送的,他老人家都会喜欢的。”
    “是吗?”我又问,“我和顾家关系如何?”
    姜代眼神闪烁,支支吾吾道:“你挺重视和他们的关系的……就是你和你哥有点矛盾……我也不太清楚,你也不是什么都和我说。”
    最后一句有些幽怨。
    我哽住,叹气更甚。
    逛了一圈商场,不出意外地没有找到合适的礼物。
    我翻看微信,都有点想问列表里的「知足常乐」和「哥哥」了。
    “姜代,怎么办呀!”
    “没事,走一步看一步嘛。”姜代安慰道。
    “算了,我们回家吧。”
    回到别墅,就看见方应钟抱臂坐在客厅沙发上,脸色阴沉。
    我立刻响起危险雷达,脚步一溜,跑向楼梯。
    “啊!”
    还没到楼梯呢,就被抓住了。
    “你放开我!”我挣扎着,方应钟的手却越抓越紧,好像要嵌进我的血肉里去。
    “疼!我疼,方应钟,你放开我好不好。”我真的疼死了,眼泪哗哗地掉。
    “方应钟,你干什么!”停完车上楼的姜代看见这一幕,气血翻涌。
    两个人扭打在一起。好吧,是方应钟单方面挨打,他一下都没还手。
    我揉着手臂,站起来阻止姜代。
    “姜代!好了,我没事了。”
    我转身看向方应钟,他的眼镜早掉在一边,打理过的头发垂下,遮住了一边眼睛。
    我蹲到他身边,他的下颚和嘴角都破皮渗了血。
    “姜代,别墅里有医药箱的吧,能不能帮我拿过来。”
    “你管他做什么。”
    我用祈求的眼神看姜代,“帮帮忙嘛。”
    姜代还是去拿医药箱了。
    方应钟垂眸,脸上不再是冷冰冰的,整个人的状态就像卧在水坑里等死的猫。
    “等一下你自己煮个鸡蛋,敷一下额头。”
    “你不要我了吗?”
    我疑惑,这是什么走向?
    方应钟缓缓抬手,握着我的手腕轻轻摩挲着,“对不起。”
    他慢慢靠近,直至将我抱住,一切都轻和缓慢。
    “不要离开我。”
    就连声音,都像一缕烟,听不真切。
    我鬼使神差地回抱住了他,手一下下轻拍他的背。
    “方应钟,你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