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都市言情 > 失忆(np) > 深夜谈心
    书房大门打开,入眼的是满墙的书。
    我快步走到书墙前,摸着书脊。心底生出一股热流,将我的血升至滚烫。
    这是我的书房,这些书都是我的!
    指腹划过一排排书脊,我咧开嘴笑了起来。
    我尽量平静呼吸,勉强收了笑容,然后往左边走去。书桌落在大大的落地窗前,桌上摆满了书籍和纸张,电脑可怜地围在中间。
    书桌看着挺乱,其实乱中有序。我打开了电脑,又拿起放在键盘上的纸。
    纸上都是灵感记录,还有各种名字和关系图。
    原来我喜欢手写记录灵感和大纲。
    “看来你很适应。”文颂弯腰,与我平行,“我去那边的沙发办公,你自己探索,好了叫我。”
    “好。”我比了个OK的手势。
    书桌前坐下,窗外是开着满月季的花园。我收回眼神看向电脑,找到了备忘录,找到要写的稿子的大纲。
    我十分顺利地进入了创作状态。
    修改完最后一次,我坐着伸了个懒腰,心满意足。
    将稿子发给编辑,那边很快来了回复。
    「不愧是阿回大神!救我狗命!」
    「抱歉,拖稿了。」
    「没事没事,爱你^3^」
    交完稿,我才发现外面天已经黑了,我看了眼时间,已经晚上十一点半了!
    我注意到了书房不知什么时候开着的灯,还有早已不在沙发上的文颂。
    起身,我又略微活动拉伸了一下。
    打开书房的门,走廊里亮着灯。我坐电梯下楼,一楼也亮堂堂的,但是没人。
    我打算自己去厨房做点吃的。
    厨房十分的大,东面连接着一个室外休闲区,北面连着餐厅。
    我四处看看熟悉环境,然后去冰箱清点食材,看看能做什么。
    冰箱里的食材,调料井然有序。
    为图方便,我决定下个面吃。
    煎鸡蛋,炒浇头,煮面。
    做好了,我没去外面餐厅,直接在岛台上吃了起来。
    “你怎么现在才吃饭?”
    方应钟还是早上那样严肃的冰块脸,我都怀疑他是不是不会做其他表情。
    “赶稿,忘记时间了。”
    他的表情似有松动,“我们之前做过约定,你要告诉我你的状况,一天三次。”
    “……”这人控制欲这么强的吗?难怪备注是「变态」。
    “我知道了。”先答应下来,一切等想起记忆再说吧。
    “你刚下班吗?”我才注意到方应钟穿着的还是早上的衣服,只不过手里多了一份文件。
    “嗯。”方应钟松了松领带。
    “那你……”我犹豫着开口,“要吃面吗?我浇头还有好多,你可以煮点面,很快就能吃了。”
    “好。”
    方应钟将文件放在岛台,脱下了西装外套搭在椅子上,又松了袖口,挽上去一段。
    我一边吃面,视线一边跟随着方应钟。他身上的衬衫剪裁干净利落,尺寸也合身,完美显示出了他的倒三角身材。
    姐挑男人的眼光还是不错的。我自豪地想到。
    不一会儿,方应钟的面也好了,他落座在我旁边。
    离得近先,我有意无意地看向方应钟的脸,视线不由得被他的丹凤眼吸引,冷峻中藏着古韵。
    难道当初,是因为这双眼睛追的他?
    我咬着筷子,思绪发散。
    不对,为啥不是他追我?
    我看看自己,觉得人还是得有自知之明。
    嗯,还是我追他比较实在。
    方应钟吃面十分斯文,都不发出声音。
    吃面不发出声音,那面就显得索然无味。
    当然,这是我自己的观点。
    我吃好了,将汤倒在厨余垃圾桶里后,开始洗碗。
    “下面有洗碗机。”
    方应钟出声提醒。
    “我知道,可就这么一个碗,自己洗方便。”
    洗完碗,我又收拾了一下料理台。
    “你以前从来不做这些。”
    “是吗?”我尴尬地挠头。
    “你以前,就算写稿写太晚,也不会下来做饭,会饿着睡觉,到第二天。你以前,吃了饭也不会洗碗,一般就是放下筷子就走。”
    方应钟的声音缓慢而冷静,在安静的夜里更加惊心。
    “现在,不好么?”
    “挺好的。但是没有记忆的你,算是一个新人了。”
    “你更喜欢以前的我?”
    方应钟摇头,“我喜欢你,本来就是基于我们之前相处的点点滴滴。”
    我垂眸,不知道该说什么。
    “很晚了,早点睡。”
    “晚安。”我表面点头,心里腹诽,吃饱了怎么可能睡得着。
    上楼,我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我脑袋里不可控地想到方应钟说的话。
    「文颂,现在的我和以前的我,一样吗?」
    我想了想还是给文颂发了消息。
    消息发出,我一看时间,零点,似乎有点打扰人了。
    我放下手机,过了会又拿起。
    文颂居然回了消息。
    「不一样,现在的你更有生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