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都市言情 > 失忆(np) > 和文颂的初遇
    “你很了解我吗?”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转身走下楼梯,来到文颂身边。
    “我了解你,但是程度,不敢妄评。”
    文颂只是笑着,一扫早上闲散的气息,语气肯定。
    看着他认真的眼神,我的心跳慢了一拍。
    然后,我闭上双眼,做了内心指引我想做的事。
    伸手环抱住文颂的腰,整个人靠在他的胸膛上。被熟悉的气息包裹后,我片刻失神。
    我在哪里闻到过这个味道呢。
    追寻着气味,记忆碎片慢慢拼接。晴天,书屋,山腰,男人,蓝莓慕斯,一个个物品组成画面。好奇,好感,惊艳,认同,渴望,一点点情感流动成回忆。
    那天是个好天气,止行书屋,是我和文颂第一次见面的地方。
    ——
    研究生毕业,木雪空还是决定回到安城,这是她的家,是她放不下的地方。
    回家前,导师给木雪空介绍了谜踪出版社的主编——文颂。
    “你们两个一定聊得来。”
    导师把名片推给木雪空,意味深长地说了这么一句。
    木雪空也没太在意,加上了文颂的好友。
    谜踪出版社出版的都是悬疑推理类的小说,在图书赫赫有名,被迷踪出版过书的悬疑推理小说家不是在推理有一席之地,就是冉冉升起的新星。
    木雪空高中时压力大,爱上了看推理小说排解,就顺便了解下国内富有盛名的专门出版这类书的出版社。谜踪就是其一,而且谜踪总部就坐落在安城人杰地灵、风景秀丽的世界文化遗产中。
    让她多了几分向往。
    木雪空也没想到会和文颂一见如故。
    在见面前,他们二人在网上聊得就很欢快。
    止行书屋是木雪空提出的见面地点,它位于半山腰,坐在窗边,可以很好地把湖景和城景纳入眼下。
    这是她高中时发现的秘密基地,难受郁闷时,便会来这里坐一坐。
    木雪空觉得,这里和文颂也很配。
    对于没见过面,只在网上聊了三四天的人,木雪空却坚定地觉得他也会喜欢这里。
    真是疯了。
    对于见面还需要爬个山,文颂也没有提出什么不满。
    木雪空提前到书屋,却发现文颂早已坐在窗边。
    几缕阳光透过玻璃撒在他乌黑的头发上,白皙的皮肤被太阳照得有点曝光。他整个人慵懒地坐在那里,修长的手指翻着书页,画面宛如印象派画作,温柔舒适。
    木雪空不想打破这样的画面,但是文颂在阳光下看书的行为十分伤眼睛,她下意识皱着眉头走了过去。
    “在太阳下看书,你眼睛不要啦?”
    这话说可以是相处了好久的朋友的说,而不是第一次见面的人。
    木雪空反应过来,想给自己一个大嘴巴子。
    好在文颂没有什么抵触的情绪,他合上书,看向木雪空,微微一笑,语气里满是熟络:“以后不会了。”
    然后走到旁边的座位坐下,“那里有些热,坐这吧。”
    木雪空坐下,点了她平常爱吃的蛋糕和果汁。
    “这里的蓝莓慕斯很好吃。”
    “那我也要一份。”
    两人在书屋坐了一下午,就这样吃东西,看书,偶尔聊几句。
    没有一般人初见时的尴尬和坐立难安,他们不用刻意找话题,相处得就像认识多年的老友。
    大千世界中,能遇到同频的人真的很难。
    木雪空静静地走在文颂身侧,走下一阶一阶石梯。
    “要不要一起吃晚饭,有一家我很久没吃过,一直想吃的店。”
    木雪空开口,她知道文颂一定会答应。
    “好啊,我车在山下停车场。”下山的路分成了两条,“走这边。”
    文颂伸出手,木雪空握住。
    像是找到了拼图的最后一片,木雪空第一次有如此勇气。
    想要他。
    晚霞将天空染成黄色,正如此刻木雪空的想法一样。
    ————
    我从文颂怀里出来,片段性记忆涌入脑海,我想起了和文颂第一次见面时的记忆。
    “你怎么了?”
    文颂看我发呆,有些奇怪。
    “小雪空~”
    在我还在出神时,突然被拥入另一个怀抱中。
    “杵在楼梯口干嘛呢?”
    身后男人用下巴蹭着我的脑袋。
    我转头想说些什么,胳膊被文颂握住,一使劲,我又回到文颂怀里。
    “她失忆了,你这样会吓到她的。”
    我抬头,认出他是早上睡在我右边的男人。这样看着他的脸更精致了,像个BJD娃娃。
    “失忆?你开玩笑吧?是不是又憋着坏,想独占?”
    男人不信。
    “是真的,上午我还去检查了。虽然没检查出为什么会这样……”
    见我开口,男人脸上戏谑的表情渐渐收敛,他双手握住我的肩膀,脸上不可置信,“你什么都不记得了?”
    我点点头,认真道:“我连我自己是谁都不记得了。”
    男人的眼神从不可置信变得凝重,他看看我又看看文颂。
    “那你刚刚抱他。”
    重点是这个么,我不好意思地抿唇,只得解释到:“刚刚想起来一点关于文颂的事。”
    对面男人脸色不满,霸道开口,“凭什么!你要想也得先想起我。”
    我尴尬地咽口水,心里无语,这也不是我能决定的呀。
    “我叫苏容兮,是个独立摄影师。”
    我点头,“我记住了。”
    苏容兮面色变得温柔,他缓缓抬起放在我肩膀上的右手,摸上我的脸,只见他的脸庞渐渐地凑近我,在快要吻上我时,口袋里传来震动。
    回家的时候我就将手机调成了静音,这样的震动想必是有人打电话来。
    我低头,手慌乱地往口袋里探,好几次没摸进去。
    妈呀,这个苏容兮,要不要持靓行凶,我经不起撩啊。
    “喂?”我拿到手机接通就放在耳边,想掩饰当下的慌乱。
    “你还知道接我电话,小祖宗,稿子呢!我的稿子!你再不交我就要完蛋了!求求你了,我的小祖宗唉……”
    对面一阵哀嚎。
    我将手机拉远了点,看清屏幕上的备注。
    「棠棠(星野责编)」
    “……”失忆来得太突然,我都忘记工作上的事情了,“对不起啊,我马上写,明天之前我一定交!”
    这毕竟是我的问题,我有点心虚。
    “你说的!可不许再拖了!”
    “嗯,我保证。”
    对面似乎松了口气。
    挂了电话后,我问文颂:“你是迷踪的主编对吗?”
    “嗯。”
    “那我们之间有合作吗?”
    “我最近主理你的新书出版事务。”
    “那我其他的工作你知道吗?”
    “有了解,不过你可以去你的书房,工作任务和进度你之前都有记录。”
    我大喜,“书房在哪?”
    “三楼,我带你上去。”
    “好。”我跟着文颂走向电梯,又想起什么,转头对着苏容兮说道,“苏……容兮,你刚起床吧,我们都吃过午饭了,你也快去吃吧。”
    被关注到的苏容兮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那我吃完饭去找你。”
    我点点头。
    =分割线=
    小苏:我不信,我要试探试探
    后来:真失忆了!不行不能让你们朝1v1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