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都市言情 > 失忆(np) > 失忆
    我睁开双眼,入眼的是暗沉的天花板,一时间脑子短路,不知道身在何处。有几缕光穿过窗帘缝隙而来,使我能看清室内之景。
    我下意识扭动身子,想伸懒腰。侧过脸时,整个人如遭雷劈,僵硬不堪。
    我的左侧,睡着一个男人。男人眼角藏笑,鼻梁高挺,皮肤细腻,细柔的碎发遮盖部分额眉间的光景。睡相乖甜,像一只萨摩耶。
    还在震惊之中的我又被腰间温暖的触感吓到,我缓慢僵硬地回头,发现右边,也有一个男人。
    这个男人相比于左边的,气质似乎更显成熟。留着狼尾头,睫毛长而密,五官精致。他上半身一半露在被子外面,我不得不看见他那健壮的胸肌和手臂,与他的脸倒是有点格格不入。
    我看看左边又看看右边,一时间不知作何反应。身体的感觉在提醒我昨晚一定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虽然都是帅哥,我也不亏,但如今这形势,还是先跑为敬。
    轻轻拿开腰间的手,我蹑手蹑脚地翻开被子爬了出去。脚刚沾地,身体回之我的是腰酸背痛,四肢无力。
    我倒在了床边,只好匍匐着寻找衣服。
    只见满地狼藉。
    我撑着墙壁站了起来,这个房间不像是男生的房间,倒更像是女生的。
    我轻车熟路地打开一扇门,里面就是衣帽间。似乎我对这里的物品摆放都很熟悉,我拿出内衣和裙子穿上,在落地镜前看着“自己”。
    陌生的脸,陌生的气质,我摸着自己的脸颊,使劲掐了一下。
    真疼!
    视线向下看去,身上到处是深浅不一的红痕,我只得去换一件更为保守的衣服。
    “武装”好自己,我打开门,瞄了一眼床上还未苏醒的二位,迅速拿起肌肉记忆里的手机,出了卧室。
    这个房子还真大,整体的装修是新中式风格,看着很舒服大气。
    我打开手机,面部解锁,找到微信准备了解一些自己的近况和人际关系。
    我的微信里并没有置顶聊天,最上面的是订阅号消息,然后就是「文颂」。
    我点开我和他的聊天记录,快速浏览一遍,看起来此人是我的编辑。只是……又似乎不止是编辑。
    我继续看其他的聊天记录。
    「方大变态」,这人几乎每天都会问我在干嘛,和各种细枝末节的事情,只要不回复马上一个语音电话袭来,看起来占有欲极强。
    「代代?」,开朗阳光大男孩,看聊天和朋友圈,应该是刚刚睡在我左边的“萨摩耶”,还挺粘人。咦?居然还是一只苦命的医学狗(某人朋友圈自己发的)。
    「叶观南」,几乎都是我在分享生活,他看起来是个大忙人,但句句都会有回应,虽然很简短。朋友圈只有一张和我在雪天里的合照。
    我仔细端详了好久,才认出来照片中的女生是我自己。
    “唔,还挺帅。”我真心实意点评着,照片中的男人,真真是个谪仙,特别配上雪景,氛围感拉满。
    这栋别墅应该有三层,屋外还有花园和泳池。我逛了一圈二楼,思考着这里是我家的可能性。
    “咕噜~”肚子不合时宜地叫出了声。
    我摸着肚子,又看了看聊天列表,「哥哥」这个备注我还没点开。
    算了,吃饱再思考。
    我下到一楼,凭借自己的身体记忆找到了餐厅。
    餐厅里坐着两个人,面对面。
    两人还刚好都戴着眼镜,只是一位西装革履,一丝不苟;一位睡眼惺忪,慵懒闲散。
    我正犹豫着要不要跑,突然被人从后面抱住。
    “早。”额间落下一吻。
    我抬头看去,愣神了一瞬,真人比照片更好看呀!
    叶观南眉眼清冷,气质出尘,虽然是淡颜,但这留白的钩,能钓到很多人,是为耐看的类型。
    “早。”我是被叶观南牵着走到餐桌旁的。
    见桌上两人神色正常,但是看着我的眼神温柔暧昧,不像是看普通朋友的眼神。
    看得我发毛。
    让我有一种被捉奸的感觉。
    不过楼上那两位肯定和我睡了,而看样子他们三人都知道,却不置一词。
    这奇怪的关系!奇怪的房子!
    我默默吐槽,习惯性坐在慵懒的男人旁边,屁股刚沾到椅子,一位阿姨便闪现到我面前。
    “小姐,您早饭想要吃什么?”
    我被吓了一跳,有点结巴,“馄、馄饨。”
    阿姨和蔼可亲,“好的,马上给您做。”
    “先喝点热水。”叶观南不知何时给我倒了一杯水。
    “谢谢。”我微笑着接过。
    “昨晚……”
    我抬眼看向对面说话的人,他五官锋利,眉眼冷峻,看起来很凶,但似乎我并不害怕他。
    “你刚从医院出来,还是少做剧烈运动为好。”
    “好。”我乖巧地应答。
    见对面的人表情闪过惊诧,我心下一惊,难道这不是我的性格吗?
    经历和教育决定人的性格和三观,可我已然失忆,就如一张白纸,所做所想,皆只能从心。
    我垂眸,心里思忖着要不要把失忆的事情告诉他们。从心出发,我是相信他们的。从收集到的信息出发,他们也和我有亲密的关系。
    “我,我其实……”我犹豫着开口。
    “怎么了?今天见你就觉得你不对劲。”
    身旁慵懒的人开口,语调也是懒懒的。他摸着我的脸,看着我的眼睛。
    琥珀色的眼瞳仿佛能看穿一切。
    “我失忆了。”
    空气一瞬间凝滞。
    “小姐,馄饨来喽!”阿姨打破寂静。
    “谢谢。”我点头致意。
    “新灵感?”慵懒的男人挑眉,调笑道。
    我不满地瞪他,只见他眸子微动,收敛了神色,“你真失忆了?还记得我是谁吗?”
    我摇摇头。
    “等会我带你去医院检查一下。”叶观南也正色道。
    “我今天有两场庭审,走不开。我会派两个保镖跟着你们。”
    对面的男人眉头紧皱,脸色更差了。他深深地看了我一眼,然后出门打电话。
    我的目光不由得追随而去,随即脸被掰回来。
    “不记得我了?”见我还是摇头,他叹了口气,“我叫文颂。”
    “你是,我的编辑?”我眼神一亮。
    文颂挑眉,眼神意味不明。
    我拿出手机晃晃,“下来的时候看了消息。”
    “那DDL之前能交稿子吧。”
    “我失忆了你还压榨我!”
    我佯装生气,低头吃馄饨不理他了。
    叶观南低垂着眼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好半会儿,他才开口,“你还记得自己是谁吗?”
    我看着他紧锁的眉头,诚实地摇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