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其他类型 > 我的亡灵恋人 > 布局(1)
    连续叁日,侍女们都瞧见一位面容清秀装扮华贵的男人站一所宫殿前,出神凝望久久不肯离去。
    刚开始,一些从未见过阿佩普的侍女们还以为是自家的王看上了新的美人,后来才知道久久站在宫殿门口的不是阿佩普陛下,而是与恶魔一起搅得芦苇原不得安宁的埃赫那吞。
    “...怎么是他?”,在王宫花园的一个小角落内,几位侍女正鬼鬼祟祟聚在一起,其中一位听见埃赫那吞的名时,倒吸了一口气,哆嗦了几下。
    “我听我哥哥说,这位大人的王后一直以来都藏匿在阿瓦利斯城中,是陛下央求她,她才出来的。”
    “是吗?”
    “我哥哥可是在军团中任职,当日在前庭见得可清楚了,他说那位大人和王后闹得不欢而散后,当时还叫陛下滚呢。”
    “啊?”
    其他侍女都露出的惊讶的目光,那位侍女正欲想说下去时,却感觉后背凉飕飕的。她转过身去,看到了那张全王宫上下最生厌的脸,而在她的身后跟着一位面生的亡者。
    苏雅——哺育阿佩普长大的奶妈,现虽在地下世界中的阿瓦利斯城未担任一官半职,但她像是一只苍蝇无孔不入,谁也不知道她会蹲在王宫哪个角落中偷听,向王或者王太后打小报告,亦或者拿这些来威胁宫中之人为她办事。
    侍女们心中一凉,眼瞅着苏雅不露出半分言语,眼眸滴溜溜转动着,下意识觉得苏雅要找她们麻烦之时,跟在苏雅身后的陌生亡者却突然开口说话了:“苏雅大人,我还得赶紧回去,麻烦您快点。”
    苏雅无奈,只能暂时先把这事放下,换上一副无事发生的笑脸:您这边请。,而侍女们立马作鸟兽散。
    此刻拉已驾驶着太阳船来到天空最高处,艾西斯已跟着埃赫那吞在宫殿门口站了一会,在他的心中对眼前这个男人既厌恶又有一丝怜悯。他不是没有给过埃赫那吞想过办法,得到的却是一顿嘲讽。
    艾西斯很清楚就算埃赫那吞的灵魂现在立刻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上,纳芙蒂蒂也不会再见他一面。
    可是纳芙蒂蒂和埃赫那吞曾经一手提拔了自己,才造就了今天的自己。
    艾西斯不是没有私下去找过纳芙蒂蒂,可纳芙蒂蒂不见他。
    日头愈发地剧烈,毒辣的烘烤着每一寸土地,似乎空气都开始扭曲,豆大的汗珠从埃赫那吞额头上落下,砸在地面上。艾西斯年龄大了,晒得眼前一阵阵发黑,正当他咬着牙坚持时,眼前的门突然打开了。
    埃赫那吞立刻迈出左脚向前一步,但又停了下来。从里面出来一位侍女,见到埃赫那吞也不行礼,只是站在距离埃赫那吞他们一米远的地方一板一眼地开口说道:“请进吧,两位。”
    门,又缓缓合上,隔绝了外面的热浪,但越往里面走却越觉得止不住的漆黑阴冷,埃赫那吞观察到室内也未点上任何烛火,一丝疑惑从他的眼眸闪过,不过他还是跟着带路的侍女走着。
    前方短短一瞬的阳光刺得埃赫那吞睁不开眼,待埃赫那吞适应睁开眼后,发现纳芙蒂蒂坐在窗前的椅子上,旁边的桌子上放着一些梳洗用具,看起来才起床梳洗。
    埃赫那吞本来一腔怒火,可在面对纳芙蒂蒂那张脸时,心间的怒火在慢慢消失,他甚至用一种平和的语气问出潜藏在内心的那个问题:“你为何不见我?”
    “我不是不想见你,而是不能见你。”
    “为何?”,埃赫那吞找到一把椅子,在纳芙蒂蒂旁边坐下。
    “我能通过审判已属实不易,可还是抵不过那些仇敌的追杀,那些狂热的阿蒙信徒在这里都不想放过我,我迫不得已才躲进阿瓦利斯城。”
    与埃赫那吞交谈过程中,纳芙蒂蒂一直侧着身,不敢看向埃赫那吞。而埃赫那吞听见自己的王后在这里被阿蒙信徒追杀之时,眼底闪过嗜杀的恨意。
    “现在没事了,我现在已经拥有无上的力量,马上就会是芦苇原的主人,我们还会像从前那般,只尊阿吞一神。”
    “我们...”
    “还能回到从前吗?”
    纳芙蒂蒂张了张嘴,脑中闪现出无数的问题后,最终化为这句话。
    埃赫那吞没想到纳芙蒂蒂居然问自己这样的问题,难免不由焦躁起来:“凭我现在的力量,当然可以,那群自以为是的神明终究会臣服于我的脚下。”
    “埃赫那吞,能不能先别这样?”,纳芙蒂蒂眉宇间出现纠结痛苦,她不愿再重蹈覆辙。可她得到的是埃赫那吞的断然拒绝:“纳芙蒂蒂,现在属于我的机会已经来临,为何我还要留下遗憾?”
    话说到了这个份上,纳芙蒂蒂心中了然,可她也没有明确表态,用手扶额做出疲惫模样:“陛下,我累了。”
    和纳芙蒂蒂在一起这些年,埃赫那吞怎不知这话在敷衍自己,但自己没有戳破,用手指了指外面的小花园:“那你先好好休息,我去外面,好了就叫我。”
    艾西斯对于埃赫那吞态度转变之快感到不可思议,侍女们在纳芙蒂蒂的吩咐下,很快上了一些水果和果汁。
    厚重的白色纱帘接着被放下,令埃赫那吞看不清宫殿里面的动静。他不知道的是,阿佩普走在他刚才进入的那条黑暗通道中,侍女们手脚麻利地点燃宫殿内的烛火,温暖的光开始驱散室内的阴寒。
    纳芙蒂蒂见到阿佩普时,并没有多么惊讶,目光坚决地说出了自己的决定:“我答应你,阿佩普”。
    阿佩普没有废话,只是说了一句:“那,合作愉快。”
    “所以,你下一步想让我怎么做?”
    ——
    城外狩猎地,几头狮子正围着姜早,面上强装镇定的她其实在止不住的发抖,冷汗津津往下流。
    箭筒里的箭所剩无几,摸了摸身侧的短匕,这是她现在身上唯一剩下的防身武器了。
    今天,王太后以庆祝卡摩斯击退埃赫那吞为由,举办了一场贵族女眷们参与的狩猎。
    狩猎开始时,王太后宣布了一个规则,那就是谁猎得动物多,或者是有谁猎得比较珍奇的动物,谁就能获得本次狩猎的胜利,并且能获得王太后的一个承诺。
    起初她们先遇到的是一头看起来落单的小狮子,姜早自己是无意这些猛物,但跟着自己的一名贵族小姐却死活都不肯离开。
    “王后殿下,你要为我们想想,今日狩猎以猎物的多少或者珍奇为胜负,你可不要辜负我们的信任,不要让我们输啊。”
    来不及姜早反应,这名对小狮子颇有兴趣的贵族小姐抽出箭上弓,小狮子很快发出疼痛的哀嚎声,其他贵族小姐投来欣喜羡慕的眼神。
    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姜早的心头,她开始四处张望注意着周围的风吹草动。很快,姜早发现不远处,几双动物凶悍的碧绿眼眸藏在草丛中正盯着她们。
    “快走!”
    感知到危险的姜早回头赶紧让几位贵族小姐离开,伊布芙缇却看见在姜早的身后有黑影若隐若现,并且能感觉到越来越逼近王后那方。
    浓密金色的鬃毛,强壮有力的身躯上,每一寸肌肉都彰显着它的凶狠彪悍。
    又是一头狮子。
    伊布芙缇手疾眼快拉弓射箭,狮子骤然倒地,此时其他贵族小姐终于看见埋伏在草丛中的狮子起身,缓缓逼近她们。
    当场有胆子较小的贵族小姐差点晕了过去,幸好伊布芙缇眼疾手快的扶住了她。姜早当机立断,几只箭羽毫不留情地贯穿狮子的要害。
    几人快速跑向栓马的地方,却没曾想远处传来了狮吼的声音,撼天震地。
    平日喜欢狩猎的伊布芙缇立刻判断出大概还有其他狮子的存在,难道说……这附近有狮群吗?
    几人翻身上马刚走没几步,四周出现了狮啸声,狮子们分为几组出现在她们的周围,企图截断去路。
    于是伊布芙缇对姜早说:“王后殿下,可能附近有狮群,你们先走,我来拖住这群狮子。”
    “现在还不到邀功的时间,伊布芙缇。”,姜早快速扫了几人的箭筒,心里合计了一番,“你们如果愿意,只留一个人去营地报信,其他人跟着我引开狮子。”
    但除了伊布芙缇外,其他贵族小姐纷纷摇头拒绝。姜早回眸,后方的狮子越聚越多,侧方也出现了几头狮子。
    她无奈捡起一块石头,砸向狮群,同时快速策马朝着另外一边跑去,引开了一部分狮子。
    伊布芙缇见状,也效仿姜早的办法去引开部分狮子,有胆子大的贵族小姐直接弯弓射死了剩下的几头狮子。
    姜早不知道自己现在在哪个地方,但她知道现在这样一味引开也不是个办法。抬起头观察四周地形,眼神定在某处,然后又预估剩下的箭矢数量,一个新的计划在心中产生。
    南面地形复杂,悬崖深谷交错,一株株老树无序排列其中。也许……她可以利用这一点击退狮群。
    但,倘若箭用完了,她可能面临着被狮子撕碎的危险……
    现在,她只能寄期望于伊布芙缇她们赶快回去,为自己搬来救兵。
    可直到箭筒中的箭羽耗尽,仍未看见救兵的影子。
    姜早的心一沉,正准备拔出短匕殊死一搏时,几头狮子骤然倒地。
    这时,不远处有身披披风的人影缓缓从倒地狮子的后方缓缓走出。
    风吹开了那人的披风,俊朗面容在姜早眼中渐渐显现。
    是许久未见的塞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