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其他类型 > 我的亡灵恋人 > 神明的相助(1)
    “这些文书和那封自称图特摩斯写的文书一样,也是突然出现在这里。”,犹豫一番后,姜早说出了这句话。
    “嗯?”,卡摩斯的头脑滚雷轰鸣,顿时又冷静下来,“审判记录只有放在奥西里斯神处,未经奥西里斯神的允许,其他亡者和神明是没有资格拿到手的。”
    “所以,你认为是有其他企图不轨的人伪造的?”
    卡摩斯的话,姜早不意外,现在处于多事之秋,多一丝警惕也是好的。
    “也不全是,我明日会去奥西里斯神殿询问最近是否有审判文书的丢失。‘’,卡摩斯扫视了文书上那个名字,心中冷哼了一声,倘若阿佩普真的存在于地下世界,并且成功通过审判....
    ——他绝不会放过阿佩普,这种人怎配通过审判生活在阿鲁?
    这份审判文书倘若是真的,那他必定要将阿佩普找出来进行清算,为父亲出一口恶气。
    在藏书室正前方,摆放着一尊小型的图特神石头雕像。卡摩斯和姜早都未注意到,那尊雕像眨了眨眼,一道金色影子回到了墙上的壁画,随后那道金色影子来到了图特神的居所中,停留在一只奋笔疾书的狒狒前。
    狒狒放下了芦苇笔,黑色的手掌掌心摊开接住金色影子,影子像是在风中的火苗摇曳跳跃,随后逐渐变大。
    风中传来古老的絮语,狒狒迅速记录下里面的信息,原以为只是普通信众的祈愿,拿起来仔细一看后,错愕不已。
    它快速来到图特神所在的位置,想要向他汇报了藏书室中发生的事情。彼时大殿中,哈托尔和伊西斯两位女神端坐在一旁,叁位神明在听见狒狒的汇报后,图特先开口:“没事的,我的孩子,你先下去”。
    负责收集倾听记录的狒狒得了令只能乖乖退下,哈托尔待狒狒走远后,迫不及待开口:“这样真的能抓住埃赫那吞?”
    “没有完全的把握”,图特的口气淡然,仿佛是在谈论今天的天气很好般,丝毫没有一点负面的情绪。
    “你知道卡摩斯和阿佩普之间的仇恨,卡摩斯的父亲因阿佩普挑起的战争,在地下世界都无法正常生活,如果没有按照你想要的发展,那到时候该如何收场?”
    哈托尔拔高了声音,对图特那句没有完全的把握表示出不满。那几张文书是他们施了魔法放在藏书室中,目的就是为了让姜早和卡摩斯发现阿佩普的存在,去阻止埃赫那吞和阿佩普的阴谋。
    包括拉在内,现在正集中精力压制阿佩普。为防止埃赫那吞继续兴风作浪,他们的目光来到生活在地下世界的人类身上。
    埃赫那吞现在之所以盘踞在图坦卡蒙的领地都城,是因为越往西,河流越发地密集,水神的力量蕴藏在水流中,一切邪恶不得靠近。
    但,令他们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埃赫那吞居然知道阿佩普的存在,并且找到了他与其结盟。
    阿佩普能通过审判,是奥西里斯都没有想到的结果。按理来说,在通过审判后,亡者就该来到阿鲁生活,可最后陪审团一致决定,拘禁阿佩普等喜克索斯人的灵魂,成为地下世界不可知的影子。
    众神也宣告阿佩普等人,只要阿佩普生前的仇敌选择原谅和解,那他和他的子民则会回归到正常的阳光之下。
    这也是图特选择卡摩斯的原因。
    “我们已经迈出第一步了,现在没必要去纠结虚无缥缈的把握”。图特头顶的月冠散发温润的银色光辉,黄褐色的眸在转瞬间变成金色。
    “赛特来了,在审判大厅。”
    什么?赛特来了?
    两位女神先是面面相觑,后伊西斯鲜艳的唇变得有些苍白,她的身影迅速消失于居所之中。
    “你看到了什么?”,哈托尔没有着急离去,她看见了图特眼睛的变化,知道图特看到了未来的某些事情,产生了好奇。
    “我现在不能告诉你,哈托尔,我得先走了,去见拉,抱歉。”,想起刚才所看见的事时,图特脸色越发地凝重。
    “走吧走吧。”,哈托尔不甚在意的挥了挥手,闭目深思了会,像是想到了什么,眼睛一亮,奔向了审判大厅。
    审判大厅内,因为赛特的突然到访,审判工作被迫停止,所有在场的神都站在奥西里斯的身边,而奥西里斯和伊西斯的儿子荷鲁斯站在奥西里斯身前,金色的眼睛中燃烧着熊熊怒火。
    赛特的身后,空荡一人,他的妻子奈芙蒂斯则端坐在椅子上,似是一脸悲伤隔着众神与他对望。
    显然,这里不欢迎赛特。
    赛特的目光来到奥西里处,昔日彼此之间的恩怨情仇一一闪过,但此次前来他只是为了一件事情。
    想到此,他收回目光,一副很是轻松的模样,但嘴上的话说出来还是那般的贱嗖嗖,“我不会杀你的,奥西里斯,你现在已经是地下世界的主人,一具尸体……”
    “赛特!”,匆匆赶回的伊西斯就听到了这句话,她发出不满的呵斥声,荷鲁斯抽出了随身的佩刀呈现战斗姿势。
    “呵,我说了不要紧张,我这次前来是为了我的信徒,我的信徒告诉我埃赫那吞正在研究击垮水神的办法。”
    一石激起千层浪,众神脸上都出现精彩纷呈的神色,十分清楚赛特秉性的奈芙蒂斯率先反应过来,发问赛特:“你要什么?”
    赛特的嘴角勾起一丝冰冷的笑,“我要被关在审判大厅地下的亡者——奈芙特丽。”
    “不可能!”,阿努比斯和伊西斯以及奥西里斯皆出声反对。
    “理由?”
    奈芙蒂斯起身,走下台阶,在距离赛特几步远的地方站定,美丽的瞳仁金色闪烁,似乎下一秒所有人都能沉溺的漩涡,层层迭迭,不觉沉沦。
    赛特清澈的眼渐渐深沉,氤氲出一股雾气,他低下头低声对着奈芙蒂斯说道:“我以为你知道的,奈芙蒂斯。”
    而后,热情似火的拥抱朝奈芙蒂斯袭来....
    ——
    古埃及很多神明夫妇都是兄妹,而赛特和奈芙蒂斯是兄妹...是真正的骨科……
    但我自己越写越觉得挺好磕怎么回事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