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其他类型 > 我的亡灵恋人 > 信任(h)
    “那你起来,我们....去床上...”
    卡摩斯的虎狼之词让姜早爆红了脖子,在沉默几秒后,她怯生生开口要求。
    说完,想要起身,可腰被大手牢牢掌握不得动弹,男人的眸中是她看不懂的笑意:“那下一步是什么?”
    下一步...
    姜早脖子上的红开始转移到脸上,她咬了咬下唇,犹豫一番后小声回到:“脱衣服...”
    手腕被拉起,停留在卡摩斯的胸前的系带
    ——“来”
    缓缓扯开系带,衣服纹丝不动,只是比刚才多了一丝凌乱松垮,今日卡摩斯穿的是一件贯头短衣配围腰短裙,简单来说贯头衣就是一块布在头部、肩部位置掏出叁个洞来,使其穿在身上。
    卡摩斯没有抬手的动作,他静静地坐在椅子上,如果不是他那逐渐勃起的下半身在告诉姜早,她真的以为卡摩斯是在逗弄自己玩,亦或者是在暗中生气自己和白书羽的关系...
    她伸出手来搂住卡摩斯的脖子,正当卡摩斯以为心上之人会吻自己,或者是用软软的嗓音命令自己脱下衣服时,却听见乌妮丝洁问自己:“你...在生气?”
    什么意思?
    卡摩斯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
    因为室内漆黑一片,姜早看不清卡摩斯的表情,没有得到回答的姜早慌了,她急忙解释:“我和那个人不是你想的关系,他就是个自恋狂,以为我喜欢他,还曾经要我做他的妻子但我拒绝了,所以你不要生气好不好?”
    哦。
    原来是安太普塔那小子的事情啊,想到下午那小子对乌妮丝洁的觊觎,他内心对那小子的不爽加重了几分。
    “我没有生气,我看见你拒绝他了,乌妮丝洁。”
    坦白来的是那么措不及防,姜早悬着的心终于落了地,诱人的红唇亲上男人的侧脸,又落在喉结之上,像是羽毛拂过,生涩而又笨拙。
    但一直没有下一步动作
    “你可以命令我,乌妮丝洁。”
    卡摩斯忍不住出声提醒她。
    “命令?”
    “嗯,你要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不过仅限今晚...”,卡摩斯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
    姜早凭借着黑暗,翻了个白眼,她怎么会不明白男人话里的意思呢。
    事已至此,她也完全抛下了内心的羞涩,双手叉腰昂起头试图做出一样高高在上的女王模样,命令着:“举起双手。”
    卡摩斯乖乖按照她的话举起了手,她脱下男人身上的贯头短衣,扔在了地上,一具充满力量感的肌体一览无遗,块状的腹肌下方早已支起帐篷,贴在姜早的小腹前,滚烫的不容忽视。
    一个邪恶的想法在姜早脑海中诞生。
    她摘下脖子上的金链子,捆绑住卡摩斯的双手,在卡摩斯困惑的目光中离开了,再回来时,手中多了一根羽毛。
    她垂下头,眼眸在黑暗中显得尤为明亮,乌黑的鸦发落在胸前,羽毛从胸口中央一路滑到腹肌中线位置,柔软的唇跟随其后,激起了卡摩斯的敏感,姜早顿时感受到卡摩斯绷直了整个上半身,她又推倒了卡摩斯,男人充满诱惑力的肉体深陷在椅子之中。
    “我好看吗?”
    灰色的眸落在姜早玲珑有致的躯体上,平日间一个轻轻的吻就可以激起他的欲望,更别说她今日如此主动...
    下意识点了点头,喉结滑动着嗯了一声。
    男人磁性的赞同声落在姜早耳中,像是不甚锋利的刀锋划过心间,她鬼使神差的解开了卡摩斯围腰的打结,青筋突起的茎身毫无阻碍的抵住了姜早的阴部,所散发出来的惊人热量让姜早吞了吞口水,想起那些和卡摩斯欢爱的夜晚。
    他总是耐心地挑逗着自己,让自己达到了高潮,如今主动权在自己手上,却不知如何去撩拨卡摩斯,又碍于面子她又不得不强装镇定,想指挥卡摩斯去床上,可男人突然开口要求:“你先解开我的手,这么绑着我怎么走过去?”
    姜早没有疑他,在解开男人手腕处的链条后,只在一瞬间她双腿腾空被男人抱了起来,走动间粗长的性器顶着自己的阴部,一只手粗暴的扯掉了项链,他们来到了平日姜早梳妆的桌前。
    对卡摩斯这番举动姜早难以置信,以为他后悔了,“你...你不是说今晚全都听我的吗?”,卡摩斯又发问她:“没错,是听你的,可我的爱,脱完衣服下一步是什么?”
    脱完衣服下一步是什么?正当姜早懵圈之时,男人的手带着她的手握住了滚烫的性器,对准了穴口。
    “这就是下一步。”
    “坐上来,吃下去。”
    伴随这句话,穴口像是受到刺激一缩,分泌出点点花液,姜早看着男人下半身的庞大,努力克服心理上的惶恐,眼一闭狠下心抬起屁屁,双手扶住男人的性器就要往下坐。
    卡摩斯眼疾手快的制止了她的行为,他没想到姜早当真了,一向不希望在性事上给妻子留下不愉快的体验,即使眼下自己欲望难忍。
    他用一根手指顶住了姜早的花穴处,扯过姜早的手臂引导姜早来到她自己的花穴外:“你要像这样...”,手指曲起精确勾住那颗隐藏在穴肉之下的珍珠,姜早的大脑刹那变得一片空白,根本受不住,再开口时是带着哭腔的颤抖:“不要...”
    小穴的水越聚越多,顺着卡摩斯修长的手指流淌在桌面上,留下点点水渍,男人放肆的含着胸前柔软,新的情潮朝着姜早涌来,她忍不住发出动听的娇喘。
    迷蒙中,男人托起她的屁股,身心愉快欣赏她浑身因他而变化的潮红,性器的顶端顶入:“慢慢坐下来。”
    第一次主动在上,紧张和好奇交织,更多的是生涩不知所措,到了这一步,她也只能按照卡摩斯的话继续下去。
    只是刚吞下头部顶端,明显是比手指还要满的撑涨感,许久没和卡摩斯欢爱的她在怀疑如果全部进去,她是否能够容纳...
    男人见她不动,不等她反应过来,扯着她的小臂推了进去。
    机会他已经给过了...
    “啊...”
    在卡摩斯整根没入后,酥酥麻麻像是过了电般,姜早闭上眼,脚尖绷直,忍不住在男人宽厚的背脊上留下几道抓痕。
    再睁眼时,她清晰地从他眸中看见自己,男人俯身吻上她的侧脸,“不舒服就告诉我。”
    身体里面的那根东西开始律动起来,起先只是缓慢的抽插,到后来幅度越来越快,愈发地猛烈。
    耳边是卡摩斯急促低沉的喘息,啪啪的肉体交缠声充斥在房间内,暧昧气息随风飘荡,男人突然抱起姜早,走向深处的床。
    每走一步,男人耸腰用力抽插,上面堵住了她的唇,纠缠着她那湿滑的小舌,姜早腿心传来难耐的酸胀,被迫分开的两条腿快要失去了知觉,正当她要撑不住之时,两人走到床边。
    地上,是清晰可见的水迹...
    外面的月色透过窗口洒在两人身上,两道身影重迭交织在一起,卡摩斯吻上她的手指,再吻上她的手心,然后是小臂,来到了她的肩膀、胸口。
    上面越是温柔,下面越是激烈,两人之间交合得没有一丝缝隙,花穴内部的紧致软嫩得不像话,反复地缠绕吸住了他,彼此感受到了最为真实的温度。
    尤其是卡摩斯,他一遍又一遍的进入,现在的他只想从里到外,让心爱之人染上自己的气息,这个想法产生时,他的性器变得更加的兴奋...
    在卡摩斯重重撞上那一点后,姜早的身体来到了高潮,她忍不住扭着下半身,内里随着她的扭动而缩紧,“嗯....啊...”,男人闭了闭眼,缓了缓想要射精的冲动,将一只腿扛在自己肩上侧插着姜早。
    “乌妮丝洁...”
    男人闷声叫着名字,大片的白浊进入姜早的体内,姜早感到男人又在自己,迷迷糊糊回应着,不过一会,体内半软的性器又硬了。
    她哀怨的看了一眼卡摩斯一眼。
    “我腰酸...”
    卡摩斯嗯了一声,拿起羽毛枕头垫在姜早腰后,像是不打算放过她。
    “你说今晚听我的。”,姜早拿出卡摩斯先前答应自己的话,男人停住了动作,“你觉得我这样睡得着吗?还是说要你的丈夫以后不能人道?”
    “你...唔...”
    又是一记强势的吻,堵住了姜早的嘴,男人就着喷射而出的顺滑液体缓慢律动,与她十指紧握,火热的缠绵不死不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