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其他类型 > 我的亡灵恋人 > 争吵,和好,信任
    姜早并不想和白书羽继续纠缠下去。
    放好弓,正准备离开这里回到王宫时,白书羽黑沉着脸一把抓住了姜早,姜早拼命挣脱:“放开我,你不要忘了你我现在的身份。”
    白书羽晦涩的眼底酝酿着一场风暴,他禁锢姜早手臂的力量越来越大。情急之下,姜早一脚朝着白书羽下体猛踢,剧烈的疼痛让白书羽立马放开了姜早。
    得到自由的姜早大步往前跑去,没注意到正前方站着一个人,结结实实撞进一堵肉墙之中后,闻到了那股令她熟悉心安的味道。
    是卡摩斯身上独有的味道。
    抬起头,蹙着秀气的眉:“你...”
    本想问卡摩斯为什么在这里,又突然噤声。
    虽然她已经向白书羽表示过拒绝,但却不知道卡摩斯来这里多久了,不知道他听到她和白书羽的多少对话。
    何况她还不知道卡摩斯这几天为何要和自己冷战。
    她不知如何开口...
    卡摩斯今天没有佩戴王冠,打扮也很朴素,身边也没一个随从跟随,很容易让旁人对他的真实身份产生误会。追上来的白书羽见两人举止亲密,再次被姜早无情拒绝的羞耻后知后觉涌上心头的他,咬牙切齿道:“你不是有丈夫了吗?怎么还和陌生男人拉拉扯扯,不清不楚?”
    姜早气到恨不得拿针把白书羽的嘴给缝起来,正在想如何会怼回去,卡摩斯幽幽开口说道:“这位将军,觊觎国王之妻的罪名可不小啊。”
    “你是谁?和王后在这里拉拉扯扯成何体统?”
    面对白书羽的质问,卡摩斯依旧是不咸不淡的问他:“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在觊觎国王之妻,你让我很不爽。”
    觊觎...国王之妻...
    这个古埃及男人说的每一字每一句,都在戳白书羽的心窝子。是他认识姜早在先,如果不是姜早拒绝了自己的求婚,他们早就可能在一起了,怎么会让她变为别人的妻子。
    被不甘蒙蔽失去理智的他不留余力的开启嘴炮:“有其他人在场看见我和王后不清不楚拉拉扯扯暧昧吗?我看你们搂搂抱抱不明不白,才是一队奸夫淫妇。”
    奸夫淫妇...
    如果要用一个表情包来形容姜早现在的心情...
    拿放哥.jpg
    她以为卡摩斯会生气,却没想到他笑了,还是那种笑出声那种。
    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
    “你早就失去资格了,我原谅你今日的不敬,若有下次我不会放过你。”
    卡摩斯在警告白书羽后,牵起姜早的手离开,白书羽追上了两人,正打算高声喊人揭穿之时,他的妹妹和一位宫廷侍从打扮模样的人走了过来。
    他压抑不住自己的狂喜,正想开口之时,他的妹妹和那位侍从却对着男人和姜早行礼:“陛下,王后殿下。”
    那一瞬,冷汗从白书羽的脑门流淌到地上,他继承了安太普塔的身份死去,但却没有继承安太普塔的记忆,所以不认识卡摩斯,也从来没有在芦苇原上见过这位君主。
    他只能恭敬拜礼,没有了一点刚才的狂妄。
    待姜早和卡摩斯走远后,他整个人如陷入虚脱一样,跌坐在地上,接着又发出神经兮兮的恐怖笑声。
    “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
    “哥哥...”,伊布芙缇眉宇间浮现出担忧,但她没有继续问下去,只是静静站在原处看着陷入颓废的哥哥。
    ——
    军营外,停着一辆轿撵。
    卡摩斯还是没有和自己说话,他就这样牵着自己的手把自己送到军营门口,然后松开,似乎没有对她有一丝留恋,又转身往军营里面走。
    那只微凉的手阻止了他的步伐,语气中满是不解:“你到底怎么了?为什么最近几天总是躲着我?”
    “最近有很多繁杂的事物要处理,抱歉忽略了你。”
    明明是在跟自己道歉,在姜早听来没有一点诚意,她忍不住阴阳怪气:“这么喜欢处理公务,那娶什么妻子?”
    男人深深蹙眉,“所以这就是你现在的想法?”
    “我的想法?你是什么想法?卡摩斯你是聋了吗?我问了什么你没有听到吗?现在还要反问我?”
    姜早的怒气值在这一刻拉满,她瞪着卡摩斯,卡摩斯也有点发火了:“你以为你是我的王后,就能为所欲为吗?就能管着我?”
    “好好好,我就是要管你,你拿我怎么样啊?”
    “那你和安太普塔是怎么一回事?今天不说清楚我跟你没完!”
    卡摩斯气到七窍生烟,他不想和乌妮丝洁吵的,本想等一会视察军队结束他就再跟她解释,结果还是没忍住吵了起来。
    “你管得着我吗?”,姜早的嘴还是犟着的。在这之后,多日来被卡摩斯莫名冷落的委屈涌上心再开口时,有了隐隐的哭腔,“倒是你回来之后神出鬼没不见个人影,也不跟我说句话,我都以为你说你爱我只是骗我而已...”
    男人低下头沉默不语,正当姜早以为不会得到他的回应时,温热的气息拂过自己的耳畔,他直接把她拉在怀中收紧手臂,她听见他平稳有力的心跳声,鼓噪自己的耳膜。
    “对不起...”
    “我这几日一直躲着你,是因为我当初明知道不该生你的气,但是还是生气了,我知道我们之间有约定,不能事事管束着你,但我还控制不住我自己...”
    “...看到你因为学骑马而遭了罪,我甚至怀疑我自己有没有能力保护你...”
    姜早突然睁大眼睛,难以置信这是卡摩斯能够说出来的话。
    她知道卡摩斯这男人一向在感情的事上习惯主导地位,所以当时自己向他提出不能事事管束自己的约定后,她没有指望卡摩斯很快能够改正。
    那句对不起,重重的砸在自己心上,打碎了她现存的理智,滚烫的眼珠就这样从眼眶中出现,落在地面上。
    卡摩斯察觉到姜早的眼泪,以为自己说错话了,手忙脚乱的抹去她的眼泪,然后又拥紧她连声安慰:“对不起..对不起..是我错了...不哭了好不好...”
    “我没哭,是风迷了眼睛。”,说完,姜早哭得更起劲了。
    怀中之人的哭泣声让卡摩斯觉得像是什么东西狠狠敲打在自己心脏之上,刺痛蔓延至全身,喉咙堵得让他有些无法呼吸。
    他想说一些安慰她的好听话,却不知道说什么,只是默默的抱住怀中之人,几乎快要将她揉进自己身体中...
    他怎么会不爱她呢?
    只是自己在怀疑自己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