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其他类型 > 我的亡灵恋人 > 布局,故人,拒绝
    众所周知,卡摩斯一生的敌人,喜克索斯人的国王阿佩普,在阿赫摩斯继位后因不明原因死亡。
    在他死后,喜克索斯人开始撤出埃及,连同他和首都阿瓦利斯一起埋葬在过往的尘埃中。
    埃赫那吞是在漫长的流浪生活中,发现了在阿鲁上存在着这座城市和阿佩普的影子,还有守卫阿瓦利斯的喜克索斯军队。
    他需要阿佩普以及他的军队加入这场战争之中。
    一片空荡毫无一物的沙地上,在太阳的照耀下,曾被喜克索斯人统治的阿瓦利斯城渐渐显出它的面容。
    在知道埃赫那吞的来意后,阿佩普没有表态,埃赫那吞知道他想知道自己能够开出的条件,所以又说了下去:“土地、美人、财富、或者杀死某个神,都随你。”
    “呵...”,坐在首座上的阿佩普轻笑出声,嘴角流露出鄙夷,用手中的权杖指着埃赫那吞:“滚吧!”
    大厅内的守卫动了起来,手持武器一步一步逼近埃赫那吞,埃赫那吞着急大喊:“你难道不想复仇吗?卡摩斯!阿赫摩斯!”
    ——“你难道忘了吗?”
    守卫攸然收回了武器,板正的走回了原位。
    阿佩普仍坐在王座之上,屹立不动。
    埃赫那吞知道自己戳中了阿佩普的痛处,又追问阿佩普:“你难道真的甘心蜗居在此,成为被遗忘的影子,你难道真的不想向卡摩斯他们复仇吗?”
    “就这?”
    阿佩普的冷漠出乎埃赫那吞的意料,本来以为自己有点胜算的埃赫那吞到此,也逐渐失去了耐心,正当想要离去时,王座上的阿佩普说道:“我答应你。”
    不过阿佩普的下一句则是:“你必须把阿鲁的一半土地划分给我,我才会出兵。”
    划分给阿佩普一半的土地,意味着阿佩普和埃赫那吞各自成王。
    可埃赫那吞没有办法,控制傀儡制造大军已分散了他大部分的精力,何况他所控制的亡者无法制造武器和所需品,阿佩普和他的军队虽然是影子,可是拥有自己没有的能力。
    目光望向假寐的阿佩普,经过一番思考后,埃赫那吞答应了阿佩普:“可以。”
    嘲弄的笑在阿佩普的唇边绽放,清脆的鼓掌声响起,那双似笑非笑的眼睛瞥了埃赫那吞一眼:“埃赫那吞,你知道吗?我一直以来都信奉一句话,谎言的力量和撒谎者的能力成正比。”
    “在一场毫无胜算的战斗中,放弃撤退也不失为一种办法。”
    突如其来的忠告让埃赫那吞摸不着头脑,他开始有些怀疑阿佩普是不是疯了...
    阿佩普厌恶鄙夷的语气未变:“你可以滚蛋了,以后没有要紧事不要来见我。”
    在这声厉喝后,埃赫那吞发现自己整个人被拉长压缩,建筑物也不断在往后倒退,等他反应过来时,一屁股跌坐在沙地上。
    埃赫那吞不以为意的站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沙子,心满意足踏上战车返回都城。
    而在阿瓦利斯的王宫内,阿佩普的几位重要大臣从后厅走了出来,他们都听到了自家的君主和埃赫那吞的对话。
    这些大臣都是誓死效忠阿佩普,在阿佩普去世后,他们选择和这座城战至最后一刻。
    首先是大祭司反对:“陛下,你为何要答应埃赫那吞?先不说我们不能走出阿瓦利斯这座城,埃赫那吞也只信仰阿吞神,他不过就是一个叛逆的独裁极端分子。”
    军备大臣也附和大祭司的观点,而维西尔捋了捋山羊胡须,沉默不语,眸中散发着精明的光。
    他在后厅听见了阿佩普对埃赫那吞的忠告时,大概猜到自家陛下不会过多帮助埃赫那吞。
    只有存在这座城中的影子知道,他们在等待一个时机,当那个时机来临之时,这座城的人都会得到解脱。
    这是赛特神告诉他们的。
    可却没有告诉他们,这个时机究竟是什么...
    不一会,一只人面鸟出现在上空中,在前厅花园中扔下一张莎草纸。
    得到莎草纸的守卫急忙将莎草纸呈与阿佩普。
    阿佩普打开一看,莎草纸纸上写着【三日后,扎鲁。】
    令阿佩普感到奇怪的是,上面还画着女子的简像。
    “派一只小队前往扎鲁,同时也要找到画中的女子。”
    “是。”
    ——
    姜早这边,跟着卡摩斯回到了王城之中。
    一路上,男人的脸上始终没有一丝笑容。
    刚开始,她以为是疑似喜克索斯人的存在,让卡摩斯感到不开心。但听到老太后说,卡摩斯连续在朝堂上发了好几次大的火后,她就一直在思考狗男人生气的缘由。
    并且她也有几天没看到他人了,很明显他在躲着自己...
    他们在回来后,又从行宫搬回王宫居住,伊布芙缇会不时来拜访自己,姜早也乐意,一来二去,两人的关系在逐渐拉近,也缓解了姜早内心的烦闷。
    她真的想不通,卡摩斯为何要生闷气,不理自己。
    婚后冷暴力吗?
    这个词突然出现在姜早的脑海中,像是超大号弹幕飘过,一遍又一遍陷入循环。
    就连伊布芙缇讲了一个很好笑的笑话,自己都没有听清楚....
    “....王后殿下”
    “王后殿下...”
    姜早猛然回过神,“哦..哦..”,又拿起放在桌子上的水杯,喝下一口水,来掩饰自己走神的尴尬。
    “王后殿下,要不要出去走一走,我教你射箭好不好?”
    听见伊布芙缇的提议,没有心情的姜早本来想拒绝,但想了想,又点了点头。
    姜早以为是去城外的野地,结果在伊布芙缇的一再坚持下,两人来到了军营。
    一位和卡摩斯同岁的青年站在军营门口等着她们。
    伊布芙缇主动向姜早介绍:“王后殿下,这位是我的哥哥安太普塔,在军中任职。”
    姜早点了点头,礼貌而又疏离:“你好。”
    而安太普塔在见到姜早那一刻,他红了眼圈的神态吓了伊布芙缇一跳,赶紧拍了拍哥哥的肩膀示意他收好情绪。
    这几日,她接近王后,是为了自己的哥哥,她的哥哥一直很想见王后一面。
    不过她在哥哥为何相见王后这事上,仍旧选择保持沉默...
    来到射箭场中,伊布芙缇教了几下姜早后,找了一个借口暂时离开了射箭场,把空间留给哥哥和王后殿下。
    安太普塔的眼眸追随着场上的姜早,喉结滚动,深深的苦涩萦绕着他。
    他还是来晚了一步。
    鼓起勇气,拖着沉重的脚步来到姜早的身边,深邃的眸中反射出姜早的一举一动。专心练习射箭的姜早感觉到自己旁边有人,转过头来就看到安太普塔眼眸中流露出她看不懂的复杂情绪。
    她定了定神,露出友善礼貌的笑,“有什么事吗?”
    青年发出一记长长的叹息:“你是金星,我是木星...我们又汇入同一轨道...”
    “你是谁...?”
    姜早手中刚刚架起弓箭,由于太过于震惊,弓上的箭失去目标飞了出去。
    【你是金星,我是木星...我们又汇入同一轨道...】
    这句出自现代歌曲的歌词,在这片古老的冥界之中,目前只有她一个人知道,这位安太普塔是如何知晓的?
    青年的回答打消了她的疑惑:“不管你信不信,我不是安太普塔,我是白书羽。”
    白书羽....?
    熟悉而又尴尬的记忆在脑中闪回。
    你怎么会来这里?
    疑惑的眼神打量着安太普塔,始终不能与记忆中的白书羽对上号。
    见姜早还是怀疑,白书羽耐心解释道:“我出了车祸,陷入了脑死亡,我的父母最后放弃了治疗,但不知怎么了,成为了一位名叫安太普塔的古代埃及人。”
    “然后你死后,你的灵魂通过了审判来到了芦苇原?”
    白书羽点了点头。
    “我以为我们此生不会再见,自F国一别后。”
    “但金星和木星,它们最终会汇入同一轨道...正如我们在这里相见....”
    “那你应该清楚这首歌的后半部分吧。”,姜早急躁的打断了白书羽的絮叨,“但也许我们永远无法得到属于我们的幸福,况且说实话你不是我的新娘...”
    两人都心知肚明,原曲是在讲错过、遗憾,他和姜早早就没有未来了...
    自白书羽向姜早求婚表白后,姜早在开始疏远白书羽,直到离开F国断了联系。
    “白书羽,曾经面对你的告白我拒绝过你,你也清楚我从未爱过你,现在我也是别人的妻子。”
    “麻烦你不要来打扰我了!”
    姜早话里的拒绝很明显,不给白书羽留半分情面。
    白书羽面红耳赤,呼吸急促,声音细若蚊呐,像是在为自己极力挽回最后的面子:“我没有别的意思,我看到你平安无事,就好。”
    ——
    舔狗舔到一无所有。
    卡摩斯还有五秒到达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