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其他类型 > 我的亡灵恋人 > 追逃,不懂,敌人
    男人稳稳抱着她,按照她的话找到了藏起来的马匹,姜早刚坐稳在马上,无意中瞧见卡摩斯的脸拉得老长,明显一副我不高兴了快来哄哄我的样子。
    他在生什么气?
    姜早不解地挠了挠头。
    当卡摩斯自己准备上来时,两人就听见天空中又传来凄厉的驴叫声。
    参天的树木遮蔽住了两人的身影,为他们的躲避提供了极佳的好处,但他们现在要离开这里。姜早此刻手心全是汗,她不知道当他们出了这片丛林后,能不能顺利抵达图特摩斯的领地。
    浓密的绿色不断往后消散,直到彻底消失,清冽的风卷起姜早耳侧的发丝,眼前是无尽的绿野。
    但卡摩斯和姜早根本无心欣赏,在他们踏出丛林后,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鬣狗和追兵紧随其后。
    眼见几头鬣狗快要追上两人,姜早已拔出随身带着的匕首准备战斗,卡摩斯却操控马匹来了一个大拐弯,她的喉咙间传来生理性的呕吐感,呼吸开始变得有些不顺畅,而快要追上两人的鬣狗躲闪不及,直冲冲的撞上那堆岩石。
    哪里来的岩石?
    这里不应该是平原吗?
    姜早忍不住疑惑地回头,观察着后面的情况,后面追赶他们的鬣狗群和追兵像是倒塌的多米诺骨牌,来不及刹车,纷纷撞上岩石。
    这时候她才发现,那堆挡在路中央的岩石,是残破的无名塑像碎片。随着马的移动,她也只能看见拥有温和笑意的嘴唇,然后慢慢在自己的视线中消失。
    绵延不绝的荒草中终于出现一滩平静的蓝色,再往前看,远方的军事哨所隐约露出了它的一角。
    只要跨过这条近在咫尺的河,他们就能安全抵达图特摩斯的领地。
    残余的追兵对他们穷追不舍,叫骂声和鬣狗的叫声此起彼伏,姜早的心都要提到嗓子眼了。
    ——“抓住他们”
    卡摩斯一路上也是保持着全身紧绷的状态,现在的他只有一个想法
    他要顺利带着乌妮丝洁回去,他们都要平安的活下去。
    终于...
    马蹄踩进流水中的声响传入卡摩斯的耳朵,可他没松懈,仍让马匹保持着最快的速度向前奔去。
    所以他们没有看见,紧紧跟随的追兵在踏入河流那一刻,原本水深只没过脚踝处的河水开始莫名暴涨...
    追兵们一下就慌了,但他们对埃赫那吞发过誓言,如果有违抗,那自己就彻底消失在这个世间...
    在生的希望驱使下,终于有胆子大的追兵向前走,其他的发现有人打了头阵,也跟在后面。
    走到中央地带时,这群埃赫那吞的追兵已经失去了行动能力,像是河底有无数双手拽住他们,想要淹死他们。
    属于邪恶的死亡审判已来临。
    埃赫那吞忘记了
    水神安穆凯的力量存在于所有的河流中
    不管是在尘世间,还是冥界之中,亦或是其他地方
    这位女神感知到邪恶正在踏入自己掌管的河流中,发动了魔法送这群恶魔去审判大厅重新接受审判。
    水流慢慢从他们的膝盖处来到腰部,再淹没至他们的肩部,然后灌入追兵们的鼻腔内
    他们不断挣扎想要浮出水面,可水神安穆凯不会让他们如愿以偿。
    良久之后,河面又恢复了往日的清澈见底。
    ——
    铭刻卡摩斯名字的黄金戒指被送入哨所内。
    不一会,两人就被准许进入哨所内部。
    卡摩斯翻身下马,又伸出手将她从马上抱了下来,脸色还是很臭:“下次身体不舒服别自己闷声抗”
    双脚稳稳落在地上,姜早想不通卡摩斯为什么要生气,是因为自己没有告诉他,自己为了学骑马导致的屁股痛吗?
    思维没绕过来的姜早:“我觉得没必要”。
    男人的脸随着这句话更黑了...
    然后卡摩斯原本想要拉着姜早的手又收回回去,扔下她径直走开了。
    姜早还是满脸问号,她是真的不懂……
    疾步而来的阿赫摩斯转移了姜早和卡摩斯的注意,他大步流星走到卡摩斯跟前,给了自家哥哥一个大大拥抱:“阿蒙神保佑!”
    卡摩斯似乎对这个拥抱感到意外,站在原地好几秒后像是回过神来,拍了拍弟弟的肩膀:“目前情况如何?”
    “我们的领地安然无恙...”
    “但...”
    一时之间,阿赫摩斯有点拿不准要不要把这件事说给哥哥听。
    卡摩斯点头示意阿赫摩斯:“继续说下去。”
    “一位图坦卡蒙领地上的子民因为粮食和图特摩斯的子民爆发了冲突,因为粮食问题。”
    姜早站在旁边一头雾水。
    她有点不明白阿赫摩斯为何要提起这件事,兄弟两已经完成了护送的任务,别的国王领地上管辖的子民因为吃的问题而打了起来,也不应该轮到兄弟两操心。
    “于是...图特摩斯下令让图坦卡蒙等人迁移到边境的扎鲁城。”
    扎鲁...
    这座属于图特摩斯掌管下的小城,地形险要,三面环山。原本只有一座从山体岩石中开凿而出的水神神庙,后来一些亡者来到在扎鲁扎根生活,侍奉神明。
    很巧的是,一条河流从扎鲁前经过,水神的力量护佑着这座小城。可这也代表着,这座城一旦失去水神力量的护佑,那么没有一点活路可言。
    只有被困死在神庙中。
    而听到扎鲁这个城市名时,卡摩斯深深皱起眉,对于图特摩斯处理两地之间民众矛盾的方法感到无奈。姜早也此时脑中某些画面一闪,想到之前寻找卡摩斯时,自己遇到的一队人马。
    他们在问扎鲁怎么走。
    虽然那群亡者全身包裹的严严实实,但他们古怪生硬的口音引起了姜早的一定的注意。
    而且从露在外面的肤色判断,这些亡者不是埃及人...
    她当时就有点疑惑,古埃及的冥界也有外国亡者吗?
    于是她开口问卡摩斯:“有没有除凯迈特之外的外国亡魂生活在阿鲁?”
    卡摩斯鼻腔里哼了哼,似乎还在生她的闷气,是阿赫摩斯回答了她:“从来没有”。
    “那就奇了怪了,我前几天在一座村庄内遇到几个奇怪的外国人。”
    “外国人?”
    姜早点了点头,然后告诉了卡摩斯兄弟两,在村庄内的所见所闻。
    “我们必须派人警告图特摩斯。”,阿赫摩斯听完后,不假思索的提出建议,“不管这群人是不是凯迈特人,我们都必须发出警告。”
    又接着问姜早:“那群可疑的人还有其他的特征吗?”
    姜早咬了咬唇,仔细回想了下:“我好像看见,有亡者的虎口处像是纹着河马头...”
    “亚洲人...”
    一直一语不发的卡摩斯喉结上下滚动,他的声音很平静,平静得没有任何一丝语调的波动,眼眸里散发着鬼魅一样的幽深。
    大厅内莫名陷入死一般的寂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