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其他类型 > 我的亡灵恋人 > 谎言,战争,失踪 p o 18 d z.co m

谎言,战争,失踪 p o 18 d z.co m

    一望无际的原野上出现了一个小黑点。
    黑点由远及近变为人影。
    负责放哨的士兵自然是注意到人影,警惕拿起武器做出攻击姿势,面色严肃。
    图坦卡蒙浑身脏兮兮的,精致的衣物变得破烂,唯一一点布料遮住了重点部位,他杵着拐杖眼喘着粗气,五官被血污遮掩。
    啪——
    他不省人事地倒下。
    士兵仍没有放松警惕,他们小心翼翼上前用长枪戳动着图坦卡蒙,在火把的照明下,眼尖的士兵很快发现图坦卡蒙手上的圣甲虫。
    神圣的王名圈包围着士兵们看不懂的象形文字,他们意识到了情况的不对,唤来自己的长官。
    辩得一些文字的长官又急忙匆忙禀告参与这次行动的将军。
    将军又上报卡摩斯的和阿赫摩斯处。
    今夜之后,他们将启程前往国王图特摩斯的领地。
    因为图特摩斯的领地毗邻图坦卡蒙的领地,而且在众王会议上,前来参加的国王们达成了联盟——彼此帮助庇护各自领地上的子民。
    他们约定,当有领地的国王发出求援信号,附近领地的国王不能坐视不管。
    于是图特摩斯派出将军保护带领撤离的王后以及子民,让他们顺利到达自己的领地上。
    阿赫摩斯和卡摩斯的领地和图坦卡蒙的领地仅有一条河之隔,况且在诸王中,军队力量能和现在的埃赫那吞抗衡的也只有那么几位。
    图坦卡蒙醒来了。
    正在试弓的卡摩斯听到手下的将军向自己汇报。
    他放下弓箭,走进图坦卡蒙休息的营帐内,其妻安克姗娜门正坐在图坦卡蒙的身边。
    还未等卡摩斯发问,图坦卡蒙抢先开口:“不能去先王的领地,埃赫那吞下一个目标便是先王图特摩斯陛下管辖的领地”
    但卡摩斯双手环胸不发一语,放在左手肘下方的右手食指是微不可见的动作,飞速思考图坦卡蒙的话到底有几分真,有几分假。
    图坦卡蒙在安克姗娜门带领部分子民逃出后,埃赫那吞很快杀进了城中,据他所知埃赫那吞一般是不会放过任何亡者,图坦卡蒙是如何逃了出来?鮜續zнàńɡ擳噈至リ:957c . co m
    怀疑
    猜测
    微妙复杂的情绪在卡摩斯的心中产生。
    阿赫摩斯也和卡摩斯一样的想法,不相信图坦卡蒙的话。
    兄弟两默契的眼神交汇后,对安克姗娜门说:“好好照顾你的丈夫,明日还要启程。”
    图坦卡蒙慌了,如果自己不引诱至埃赫那吞说的那一条道路,目前在王城中的所有亡者都将受到屠戮。
    他顾不得自己虚弱残疾的身体,硬撑着站了起来,急切地大喊:“一定要走荷鲁斯之道,避开埃赫那吞的军队。”
    可回答他的只是风吹过营帐的巨大抖动声。
    在这一刻,图坦卡蒙的面容变得之前比之前还要死灰,他像是一摊烂泥软在地上,双眼空洞,嘴里一直不停地念叨
    ——“完了完了。”
    在一旁的安克姗娜门以为自己的丈夫兼弟弟是在说明日如若不改变道路,那么在这里的所有人都会变为一地灰烬,于是垂泪安慰道:“我去见那两位国王陛下。”
    说完,转身去寻找卡摩斯兄弟两,可得到的却是拒绝。
    安克姗娜门哆嗦着身子,忍不住在卡摩斯所住的营帐外叫嚷道:“为何不见我?难道要我们明日葬身于此吗?”
    她的叫嚷引起了周围亡者们的注意,不过这些亡者都是卡摩斯军队中的士兵或者将领,他们被王命训练的绝对服从,尤其还曾跟随着卡摩斯出生入死。
    这些亡者也只是默默了看了安克姗娜门一眼,又低下头做自己手上的事情。
    安克姗娜门气得差点晕了过去,她无奈的返回自己住的营帐后,本想向图坦卡蒙发泄不满,但见图坦卡蒙躺在塌上一动不动时,又变得轻手轻脚。
    第二天第一缕阳光如约而至,来到卡摩斯的帐内,监视图坦卡蒙一晚上的探子来报,图坦卡蒙并无任何异常。
    可也没有打消卡摩斯的怀疑。
    在昨晚,他和阿赫摩斯以及手底下的将军紧急开了小会,制定了新的计划。
    本来自己和阿赫摩斯原定计划是一起护送图坦卡蒙领地上的亡者前往图特摩斯处,现在又改为卡摩斯在前,阿赫摩斯在后。
    天光破晓,卡摩斯率领自己的军队出发了,中间则是浩荡的亡者子民队伍。
    到达图特摩斯的领地前,会穿过一片了无人烟的荒地,将军麦利骑着马率先走到前面,警惕地打探张望四周的动静。
    他没有注意到,在他上方的悬崖之上,一张紧绷着弦的弓正对着自己的脑袋。
    咻——
    架在弓上的箭在空中划出优雅的弧度,带着死亡的寒意想要杀死麦利。
    久经沙场的麦利也不是吃素,察觉到危险的他挥舞手中的剑,那支象征死亡的箭羽被劈成两半,他又急忙驱使胯下的马,回到后方大声呼喊:“准备战斗!埃赫那吞!埃赫那吞!”
    一时之间,随行队伍中的妇女儿童面露恐慌,原本平静行进的队伍乱成一团,有的亡者想要擅自脱离队伍逃跑,避免自己被埃赫那吞屠杀,却被手持武器的士兵吓了回去。
    “安克姗娜门,你在干什么?快带着这些亡者从西边走啊。”
    阿赫摩斯驾驶着战车从不知所措的安克姗娜门旁离开,平静的提醒下是不满安克姗娜门的表现。
    作为王后,不应自乱阵脚。
    安克姗娜门压下心中的不安,开始组织那些陷入恐惧心理的亡者聚集撤退,待她回过头来寻找弟弟图坦卡蒙时,身边空无一人。
    她下意识寻找起自己的弟弟,呼唤着那个熟悉无比的名字:“图坦卡蒙图坦卡蒙”
    跟在后面的侍女生切切拉住她的衣角,用手指了指阿赫摩斯离开的方向,又低下头断断续续地说道:“陛下我刚刚看见陛下跟在阿赫摩斯陛下队伍里面了”
    名为理智的神经瞬间断掉,她恶狠狠的转过头扬手打了侍女一巴掌:“为什么不告诉我?”
    弟弟图坦卡蒙的脚有残疾,他根本不能参加战斗,他为什么要去?
    她调转马头想要去找到图坦卡蒙时,被阿赫摩斯手下的一名将军拦住:“王后殿下,我们不能再耽误了。”
    象征战斗的号角声早已吹响,此刻安克姗娜门一门心思扑在想要寻找自己的弟弟上,她厉声呵道:“我是王后,你一个小小的将军难道想要阻拦我吗?”
    但将军没有回答,他只服从阿赫摩斯的命令,他的手在安克姗娜门胯下坐骑屁股上一拍,马立刻撒开蹄子向前奔跑。
    “抱歉,王后殿下”
    “恕我这么做。”
    安克姗娜门似乎听见风中传来将军的歉意。
    芦苇原上的武器皆出来自战争女神赛克美特神庙,这位名字含义为“强有力者”的红衣女神在其铸造时便在武器上注满了战无不胜的祝福。
    一望无际的荒原上,一大群长着河马头狮子身躯的某种丑陋生物向卡摩斯的队伍冲来,其发出的怒吼让卡摩斯这方心生退意。
    卡摩斯见状出声鼓励在场所有亡者:“赛克美特,以袛之名,战无不胜。”
    有将领开始回应卡摩斯:“赛克美特,以袛之名,战无不胜。”
    渐渐地,在卡摩斯这方响起:“赛克美特,以袛之名,战无不胜。”
    那些被埃赫那吞的邪恶生物威慑到的士兵将领们内心开始恢复力量,听从卡摩斯的命令:“放箭!”
    黑色的箭雨倾泻而出,稍微缓解了对面的冲击之势,卡摩斯又派出战车顺着高地而下,碾碎这只属于埃赫那吞的邪恶军队。
    强烈的血腥味道混杂着腐烂味钻入每个人的鼻腔,很快彼此双方出现了伤亡情况,而卡摩斯与阿赫摩斯也一道置身于战场之中。
    一头邪恶生物朝着卡摩斯以及驭手扑来,卡摩斯刚解决掉一头,驭手被撕成了两半。
    卡摩斯不得抽出身来去驾驶失去驭手的战车,又有邪恶生物扑上来,闪着寒光的剑直直插入那畜牲的体内,浓稠黑色的液体直接喷射卡摩斯一身。
    就在这时,几头邪恶生物开始攻击拉着他战车的马匹,他调整着姿势从战车上向后一跃稳稳落在地上,佩戴在头上的蓝冠滑落。
    须臾间手起刀落,两颗河马头落在灰色崎岖的石面上,只剩余身体还在地上抽搐。
    随行的书记官得到一份来报,血染的莎草纸上诉说着惨烈。
    ——荷鲁斯之道,不可取,但愿还能有来世追随陛下,我等不悔。
    原来,卡摩斯和阿赫摩斯虽然有所怀疑,但还是派出小队前去荷鲁斯之道侦查。
    然后那三十人的小队在早晨时,在荷鲁斯之道遭遇埃赫那吞的袭击。
    全体阵亡
    听闻到战报的图坦卡蒙满眼都是震惊,在战斗开始前,他的存在被阿赫摩斯发现,于是阿赫摩斯派了几个士兵在后方看着他,叮嘱他不要擅自行动。
    父亲的狠厉和疯狂,图坦卡蒙在幼年时代已知晓。
    埃赫那吞在荷鲁斯之道设下埋伏,派出自己引诱。他又怕卡摩斯不上当,又安排了另外一个计划,派出自己创造出的邪恶生物军团在半路上围堵卡摩斯等的队伍。
    无论走哪一一条路,都是死亡。
    眼见阿赫摩斯和卡摩斯快要抵挡不住时,浑厚的号角声响彻大地,飘扬的蓝色旗帜上是弯角公羊,是图特摩斯带领着自己的战车队来此支援。
    有了图特摩斯的加入,胜利的天平朝着卡摩斯这一方开始倾斜。
    天上纯净的白色似乎染上战争的硝烟,变成一片绯红,还有行动能力的亡者们清理这片战场,拖出死者将他们放在一起,然后为伤者做些简单的处理。
    卡摩斯仔细聆听着书记官和将领们的汇报,所有在场的亡者都未注意到身后一头邪恶生物挣扎着起身,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冲向卡摩斯。
    巨大锋利的牙齿咬穿了卡摩斯的左肩,卡摩斯用仅能活动的右手刺穿了怪物的喉咙,阿赫摩斯发出的一发箭也射中了其要害。
    而在卡摩斯不远处,是深不见底的悬崖。
    阿赫摩斯来不及放松,就看到自己的哥哥连同那头怪物一起掉落悬崖。
    在场所有亡者的呼吸都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