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其他类型 > 我的亡灵恋人 > 梦,恶魔,诡计
    在第二天醒来后,姜早看到书桌上的莎草纸留言后,又想到昨晚的噩梦,急忙吩咐伊瑞瑟寻来释梦者。
    古埃及人相信梦境是关于未来的启示,在祭司中有专门这一类人负责解答这类疑惑。
    释梦者扎乌是其中的佼佼者,在奥西里斯将这块领地交于卡摩斯治理前,扎乌早已在芦苇原上生活许久,传言说他是在卡摩斯前朝时代的某一代祭司。
    姜早要伊瑞瑟为自己找来释梦者,是内心深处急需一个倾泻口,那个梦太过于逼真,以至于她神情恍惚。
    “梦里我被某种怪物推下悬崖不知生死,那条河流中的水又变成鲜血。”
    本想直接说卡摩斯的名字,姜早仔细想了想,把梦中的主角换成了自己,避免生出过多的事端。
    与姜早的紧张截然相反的是,扎乌满脸微笑,开口解释道:“王后殿下如若想向神明祈求愿望,那神明一定会满足你,是吉兆啊。”
    “可...卡...我被那怪物推下了悬崖不知生死,怎么可能是吉兆?”
    扎乌没想到眼前的王后会否定自己,脸上的笑意在一瞬间凝固后,又恢复了之前的正常:“王后殿下,臣并非是在胡说,释梦者本身天生具有与神沟通交流的能力,我们与其他祭司当然有所不同。”
    扎乌的解释并没有让姜早放心。
    她的手握成拳,掌心的莎草纸被冷汗浸湿,她此时恨不得飞到卡摩斯身边确认他是否安全,就算来一百个扎乌都无法解决自己内心的恐慌。
    不过她还是强装镇定,屏退了扎乌。伊瑞瑟手持羽毛扇安静站在自己身侧,姜早看着空荡无一人的接待厅,静得只听见自己和伊瑞瑟的呼吸声。
    雨过天晴,昨夜的雨寒冷萧瑟,今天阳光又是温暖如玉般美好。伊瑞瑟听见王后殿下对自己说:“伊瑞瑟,帮我装扮,我想出去走走。”
    漫步在行宫内的花园,周围的姹紫嫣红似乎已不能吸引到自己,姜早的注意力全放在那个梦上。
    真的...太过于真实了...
    让她不得不去想,不能不去忽视...
    甚至慌张到,自己都忘了可以去问神明这件事情。
    ——“王后殿下,将军普拉伊尼女儿求见。”
    普拉伊尼的女儿?
    伊布芙缇那日狡黠的眼神在姜早眼前闪过,她本以为伊布芙缇不会再来,毕竟两人在那日会见前从未有任何交集。
    她来做什么?
    姜早问来通禀的侍女:“除了她,还有谁?”
    “只有伊布芙缇小姐一人来此。”
    侍女一板一眼回答姜早的问题。
    “让她来吧。”,姜早来到花园中的观景中庭,正准备坐下,远方天空出现的巨大乌云引起她的注意。
    那朵乌云瞬息变化,最终变为一条蛇的模样。
    乌云仿佛在追赶前方的那轮太阳,太阳神的车架不停往前,在这一刻她终于看清车架上的太阳神还有慌乱赶来的其他神明。
    一条泛着漆黑鳞片光泽的大蛇吐着鲜红信子,蛇身巨大近乎占据半个天际,而在蛇的面前,太阳神和其他几位神明的身形也变为无比的巨大。
    “阿佩普...”
    不单是姜早看见那条蛇,伊瑞瑟和其他亡者也看见了,他们一眼就看出这条巨蛇是恶魔阿佩普。
    来不及反应,所有人都听见云层中传来咆哮声,头晕目眩从姜早的脚底升起,其他亡者也是出现了不舒服快要晕倒的迹象。
    伊瑞瑟强撑着不适,提醒姜早:“王后殿下...快去...室内...阿佩普....”
    还未说完,伊瑞瑟栽倒在地上不省人事,姜早努力让自己清醒,却扛不住天空云层深处阿佩普传来的吼叫。
    传说中,恶魔阿佩普会利用自己的目光和吼叫令跟随太阳神的神明昏迷,借此机会攻击太阳神。
    没有人知道被众神压制许久的恶魔阿佩普为何不再躲在阴暗地下,反而出现在白天的天空攻击太阳神。
    在姜早即将失去意识最后一刻,有人架起自己,声音断断续续:“王后殿下....”
    强行睁开沉重的眼皮,看见同样和自己已经快不行的伊布芙缇,都这个时候了,为何伊布芙缇不选择自己逃离?
    伊布芙缇也不知道自己这么做是为了什么,身上佩戴的护身符加之出身将门从小注意锻炼,身体素质比其他女性强健不少,所以她还能在短暂时间内拥有清醒的意识。
    也许可能是看这位王后可怜吧..
    同为女性的伊布芙缇听过太多有关这位王后的风言风语,说王后善妒不让国王纳娶其他妻妾,说王后出身不好她无才,根本不是当王后的料,更甚者说王后出轨成性...
    要是换成是伊布芙缇自己,早就反击这些流言了,可这位王后像是无事般默默承受着攻击。
    她拼尽全身力气,架着姜早的胳膊走进室内,关上门后,彻底昏死过去。
    而姜早因为身上还存在卡摩斯当时给予自己的神明赐福,意识渐渐恢复清醒,她试着将伊布芙缇放在塌上,但伊布芙缇的身量比自己高壮了不少。
    实在是没办法了,姜早只能拿出毛皮盖在伊布芙缇身上,不再试着搬动她。想起伊瑞瑟还在外面,于是想要出去寻回伊瑞瑟。
    推开一小点门缝,外面黑暗低沉的不见五指,狂风直接朝姜早袭来,半空中阿佩普的吼叫声传来时,她两眼一白,差点失去了意识。
    姜早关上门,喘着气,脸色发白,开始担心起卡摩斯,又想到那个梦。
    那种真实感愈发强烈...
    被血液染红的河流
    平原上遍布的尸体
    以及...
    眼睁睁看着卡摩斯被敌人扑倒,同归于尽掉落悬崖,不知所踪。
    她记得...似乎也是这种黑夜天气。
    在房间的一角,姜早在神像前跪了下来,点燃香料献上祭品,轻声呼唤着她所有知道名字的神。
    可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不可说的一种绝望占据姜早的全身。
    姜早没有注意到,外面的天空开始放晴,阿佩普的攻击式微,接着被众神的咒语打败,灰溜溜躲回地下。
    埃赫那吞自然是看见了全部的一切,他愤怒地发出一声嘶吼,代表黑暗诅咒的黑雾破坏掉图坦卡蒙王城中的神庙,来不及撤离的祭司们顷刻间变为粉末。
    他真的很讨厌太阳神,不管是阿蒙神,还是拉神,亦或者其他神。
    还有信奉这些神明的仆人们。
    他很讨厌他们还存在这个世间,为何他们这群混吃等死的骗子就能通过奥西里斯的审判,而自己公正清白英勇一心为阿吞奉献一切,却得到如今的下场。
    玛特的律法
    真的没有公平正义可言。
    他周身的黑雾开始暴涨,无差别攻击到了自己的儿子图坦卡蒙身上。
    “母亲...”
    去世时年仅不过十八岁的少年帝王承受不住埃赫那吞的魔法攻击,痛苦出声,埃赫那吞猛然收回黑雾,掐着图坦卡蒙的脖子警告:“不许提她。”
    埃赫那吞以为图坦卡蒙口中的母亲是纳芙蒂蒂。
    这个名字之于现在的埃赫那吞是逆鳞。
    不过一个新的诡计在埃赫那吞心中产生。
    “我可以放过你和你的子民,不过你得帮我做件事情。”
    ——
    一小点科普以及作者废话:图坦卡蒙的母亲有学者认为是阿蒙霍特普三世未纳入后妃的两个女儿的其中一人,至今纳芙蒂蒂的木乃伊到底是哪一具是有争议的存在,墓葬KV55那具有名的骷髅古尸我看资料,基本上说的是埃赫那吞本人,但也有提出可能是其他人。
    不得不说,埃赫那吞死后直到霍伦海布掌权那段时间,个人觉得现在的学者研究这段历史其实有点头大...除了能够确定的图坦卡蒙,最近几年冒出的一个斯门卡拉也没搞清楚身份是啥,为啥就存在一两年就消失了...
    也许历史的乐趣和痛苦就在于此吧,顺便猜猜埃赫那吞想搞啥小动作了,女鹅的梦会不会是真的,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