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其他类型 > 我的亡灵恋人 > 我是你的谁?
    姜早对着左手腕那道浅色伤痕发呆。
    医生在晚宴前,前来为她换药,却发现伤口已经愈合了。
    对此,医生还感到诧异。
    只有姜早知道,伤口的快速愈合归功于卡摩斯那份神明赐福。
    愣神之际,一双手握住腰间,背上传来蕴温的湿气,肩膀上是不可忽视的重量。
    男人磁性低沉的嗓音带着灼热的气息拂过姜早的耳畔:“在想什么,想的这么入神?”
    “没什么...”
    正当姜早想要继续说下去时,一个轻轻的吻落在她的面颊上。
    “我很高兴,乌妮丝洁,我们终于举办了结婚典礼。”
    一些久远的记忆随之涌上姜早的心头,甜蜜而又苦涩,她小声地嗯了一句,算是同意卡摩斯的话。
    因为在第一次的结婚典礼上,姜早的前身乌妮丝洁差点没能和卡摩斯举行完仪式。按照风俗,卡摩斯这方需要一位女性家人穿上新娘的装扮,据说这样能避免新娘被恶魔抓走。
    而假扮新娘的人选便是奈芙特丽。
    荒唐的是,新娘乘坐的轿撵居然未顺利来到神庙,反而是一起出发的奈芙特丽率先抵达。
    卡摩斯立刻中断了典礼。
    并且奈芙特丽还打断了两人美好的新婚夜。
    这一次,卡摩斯没有遵循这一风俗。
    他不允许任何的意外打断两人今天的美好。
    “乌妮丝洁,我是你的谁?”
    埋在姜早肩窝处的卡摩斯突然问她。
    姜早对他在这件事的执着感到有点好笑,但丈夫这个词却又说不出口。
    陛下这个词似乎成为一种习惯了。
    卡摩斯见姜早不说话,便继续问她:“我现在是你的谁?”
    支吾了半天后,姜早缓慢憋出了一个词
    “...陛...下...”
    眼前突然开始天旋地转,等反应过来时,自己深陷在床榻之上,青年那双灰眸注视着自己,里面有她不解的怒气。
    姜早的第六感立刻亮起危字。
    她躲闪着卡摩斯的眼神,卡摩斯还是在坚持不懈的逼问,像是没有得到自己想听的之前绝不罢休:“现在该叫我什么?”
    “陛下...”
    姜早不知哪根筋搭错了,明明自己知道这狗男人在纠结什么,可自己就是说不出口。
    强势的吻夺走了姜早平稳的呼吸,夹杂着苦涩的乳香味道,侵入骨髓。
    脑袋一片空白,眼神逐渐变得迷茫...
    不知过了多久,卡摩斯放开了她柔软的唇部,虔诚地摩挲着下唇,又一路来到耳垂边,她的敏感之处。
    “唔——”男人刻意含住耳垂挑逗着姜早细细的神经,睫毛簌簌抖动,她的手不自觉搭上卡摩斯的肩膀,难言的瘙痒从骨子中蔓延。
    惹得她意乱情迷。
    卡摩斯喉结滑动,缓了缓心神,意犹未尽地在她的耳垂处轻轻的啄吻几下,鼻息比刚才粗重了不少。
    他问她:“做吗?”
    此时被卡摩斯吻到丢盔卸甲的姜早下意识点了点头,青年如同拆除礼物外包装层层褪去姜早身上繁琐的衣物。
    黄金宽项圈,珠宝网衣,亚麻长袍。
    他一边褪去少女身上的衣服,一遍又一遍吻上她的脸颊,她的锁骨,她的身体。
    姜早感觉有一把火在体内熊熊燃烧。
    现在的她不能自已。
    吻来到她的腿间,姜早下意识夹紧大腿。
    可男人的唇像是烧红的热铁一样,弄的她的身体如寒风中飘零的落叶不断发颤。
    姜早轻微呜了一声,她受不了。
    卡摩斯用手探了姜早下半身,只摸到少许的湿润感。
    她好像太紧张了...
    于是他停了下来,拿来两个垫子,在抬高姜早的屁股后垫在了腰下,然后分开姜早的双腿,吻上那片潮湿之地。
    姜早的鸡皮疙瘩噼里啪啦起了一身,使劲瞪着双腿::“不要..你不要...碰那个地方...”
    可卡摩斯完全没有收手的意思,紧紧拉着她的小腿抬高至双肩,粉色的穴口一览无遗的暴露在他的眼前。
    就只是一个轻轻的吻,她的小穴已经湿了一个度,粉穴口瑟缩着不断挤出晶莹的粘液。
    他又俯下身去,将那颗小珍珠含在口中,粗糙的舌面扫过那小块阴蒂。
    “啊啊啊..停停停..不要..”,快感快速地充斥着姜早的全身,粉色出现在每一寸肌肤,她抓着身下的床单,原本整洁的床单被她弄得凌乱起来。
    听到姜早叫停不要的委屈哭腔,卡摩斯知道她现在已经开始兴奋起来了,不过在让她更快乐之前,他又问出了那个问题。
    “说,谁是你的丈夫?”
    身下的人儿没有回答他。
    卡摩斯眯了眯眼,他的舌尖围绕着阴蒂打着圈,重重的吻不时落在上面,这像是打开了姜早身体某种的开关,姜早短促地尖叫了一声。
    姜早平放在床上的腰部逐渐拉直绷紧,甚至用双腿把卡摩斯的脑袋夹住不肯放开一分一毫。
    青年的进攻仍旧没有停止的意思,她现在全身的意识都放在下半身,双眼溃散,早已听不见任何声音。
    唇部碰了几下小阴蒂,又全部吸入口中,姜早闷闷一哼,脑中白光闪过,悬在半空中的腰重重摔回床面。
    花穴喷射出一股一股的水,打湿了床单。
    姜早羞愧地捂住脸,又听到卡摩斯不死不休的问话:“我是你的谁?”
    男人问这话时目光沉沉,死死盯着姜早的脸,唇部还残留着她少许的体液,姜早见到这副模样的卡摩斯,恨不得钻到床底。
    哪有平日里的正经严肃?分明就是淫乱的昏君。
    “你当然是我的..丈夫。”
    “你的丈夫又是谁?”
    啊啊啊,这狗男人他真的太会纠结了。
    不过是做个爱,他咋这么多花样?
    姜早这么想着,话顿时到了嘴边:“你做爱就做爱,搞这么多花样,到底要干啥?”
    然后她就瞧见男人的脸色黑沉。
    “当然是干你。”
    卡摩斯咬着后牙槽拉长声音说,他脱掉身上碍事的围腰,巨蟒兴奋不已。
    只是前段蘑菇头探了探是否能进去,柔软狭长的腔体便吸住了他,在即将沉溺之前,他迅速拔出。
    以为男人会全部进来的姜早因为他的突如其来的撤出差点死掉,身下喷得更加厉害,她的声音变得又甜又沙,不自觉带上阵阵哭腔。
    “我错了...我错了卡摩斯...卡摩斯...”
    卡摩斯在听见身下的姜早在叫着自己的名字后,心底掀起无止境的愉悦,蘑菇头碾着那致命一点又退出,继续逼问
    “说,卡摩斯是你的谁?”
    “是我的丈夫...”,此时欲望不上不下的姜早彻底认怂了,直接顺着卡摩斯的心意来,声音细若蚊蚋。
    蘑菇头顺利顶开花径,昂扬上的青筋凸起完美撑开里面的褶皱,像是有无数的小嘴紧紧吸住柱身。
    正当卡摩斯进入一半时,他恶劣地又停下了,姜早迷蒙的双眼渴求着男人一举没入。
    卡摩斯挺腰试着给她一点甜头,慢条斯理地往前顶,姜早以为欲望可以得到缓解时,狗男人又停下来了,依旧要她说不要脸的话。
    “说全了,卡摩斯是你的丈夫。”
    她在一刻终于明白,这狗男人要她叫他名字上是多么的固执。
    抱着闺房之乐别人听不到的想法,姜早直接豁出去了,哑着嗓子娇声吐露爱语:“卡摩斯...我爱你...快进来啦...”
    卡摩斯的眼瞳猛然一缩,将姜早从床面上抱在怀里,直接一整根彻底没入,用唇舌堵住了姜早难耐的娇喘。
    生理性的泪水挂在姜早的眼眶下。
    昂扬捣入的力度没有一点含糊,姜早感觉太爽了...
    之前被卡摩斯挑逗起来的欲火在此刻终于得到舒缓,而自己处于男人几乎淹没式的怀抱,让下面的感觉放大不止一百倍,她很快又来到了第二次高潮。
    姜早喘着粗气努力平缓着,但男人继续在剧烈耸动中。迷迷糊糊想到那晚上卡摩斯的时间不长,露出一个友善的微笑:“那个...我好了...你好了没?”
    卡摩斯不说话,继续挺枪抽动,剧烈的快感又席卷姜早的全身。
    很快...
    她发现这男人太持久,太恐怖了...
    他...他...简直不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