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其他类型 > 我的亡灵恋人 > 今夜...本该你我缠绵... lashuw u .com

今夜...本该你我缠绵... lashuw u .com

    又是一个宁静的夜。
    风拂过偏殿不计其数的灯火,吹向位于首座的卡摩斯,不知为何夜晚的风竟变得寒冷几分。
    自与大臣商讨结束回来后,他就一直很小声和阿赫摩斯讨论事务,生怕一点动静惊扰到偏殿里侧的姜早。
    她还未有苏醒的迹象。
    卡摩斯的专属医生走进偏殿,向两位国王行礼。
    到换药的时间了。鮜續zнàńɡ擳噈至リ:po18 .asi a
    虽顺利找到解除诅咒的经书并成功使用,可卡摩斯左肩周围的血肉出现侵蚀腐烂的现象,医生无奈只能将腐肉挖去。
    医生摘去卡摩斯左肩的纱布,阿赫摩斯淡淡的瞟了一眼新长出的透明皮肉组织后又看向手中的莎草纸文件,又快速抬头打量那个伤口。
    哥哥卡摩斯脸上虽然没有任何表情,但额间的几滴冷汗出卖了他此时的煎熬,之前曾短暂萦绕在阿赫摩斯心头的那个猜测得到了证实。
    “你把你身上神明的赐福分与乌妮丝洁了,你才会中了奈芙特丽的诅咒。”
    不是疑问问,而是肯定句。
    卡摩斯没有反对弟弟的话。
    阿赫摩斯用手撑着自己的额头,知道自己现在说什么哥哥也不会听不进进去,但他还是忍不住开口:“你真的爱乌妮丝洁爱到疯狂了。”
    这边医生的上药治疗终于结束了,卡摩斯如释重负呼出一口气,他不甚在意地回答弟弟的评价:“你又不是今天才知道。”
    “那你将你的子民置于何地?将关心你的我们置于何地?又将自己的安危置于何地?”
    看到哥哥的态度,阿赫摩斯的心底不知从哪里来的无名火,蹭地一下上来。
    “你倘若没有把神明祝福分与乌妮丝洁,那你就能抵抗奈芙特丽的诅咒,伤早就恢复了。”
    卡摩斯灰色的眼眸对上弟弟灰色的眼眸,两双眼睛何其相似,一双平静如海,一双平静中压抑着不解和愤怒。
    阿赫摩斯不懂,为何哥哥不能像自己选择雅赫摩斯-奈菲尔泰丽那般,选择一个合适的王室血脉对象,强强联合,相敬如宾。
    还不会惹出这么多麻烦事情。
    即便他觉得乌妮丝洁是个好姑娘,但他还是想不通哥哥对乌妮丝洁如疯魔般迷恋的原因。
    站在重重纱帘后的姜早听到了阿赫摩斯的怒斥。
    陷入长久的震惊。
    还有心底那一丝丝吃到蜜糖般的甜蜜。
    冷风穿堂而过,穿着单薄的姜早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
    “啊嚏”
    “是谁?”
    姜早的喷嚏声引起兄弟两的注意,阿赫摩斯拔出佩剑挑开厚重纱帘,锋利的剑尖直直地朝向姜早的胸口。
    “是我,乌妮丝洁。”
    姜早柔柔的声音来到兄弟两的耳膜中,阿赫摩斯将剑收回剑鞘。而卡摩斯紧紧抓住椅子扶手上的狮头,指关节泛白。
    脑海里闪过之前与乌妮丝洁的约定。
    “陛下这般护着我,这宫中对我虎视眈眈之人只怕是只多不少,陛下还夸赞我比以前勇敢不少,难道只是嘴上说说,其实心里不相信我?”
    在前几日,他感知到乌妮丝洁像是遇到了危险,抛下手上的事务匆匆回到行宫内。
    乌妮丝洁说他太紧张她了。
    她不需要。
    怎么不会紧张?
    失而复得的心情他不想经历第二次,从乌妮丝洁回来之后,他便打定主意,无论如何,自己都要拼尽全力看护好乌妮丝洁。
    但他最后还是尊重了乌妮丝洁的意愿。
    相信她能处理好一切。
    卡摩斯不知道乌妮丝洁在这里站了多久,又听到多少他与弟弟的对话。
    心脏的位置,砰砰跳动,比往常还要失速。
    可少女只是问他们:“有水吗?”
    没有任何质问。
    平静的像是没有听见他们兄弟两的对话。
    阿赫摩斯知道自己再待下去,就要成为两人的电灯泡,识趣的找了一个借口离开。
    姜早接过卡摩斯手中的水杯,一口气的喝下,一种无言的沉默在两人之间蔓延。
    “你听到了什么?”
    最终还是卡摩斯坐不住了,他在乌妮丝洁面前从来都不想掩饰自己。
    或者是说自己不愿意在深爱之人面前掩饰。
    姜早很想说实话,但她还是选择了装作不知道。
    “我睡醒了口渴,找水喝,是我打扰了你和阿赫摩斯陛下谈事吗?”
    卡摩斯没有再问,只是伸出手示意姜早。
    铺满赤橙色的彩绘墙壁上,少女直立的身影似乎与男人掌心向上的影子缓慢重合。
    姜早主动将手放入卡摩斯宽厚的掌心。
    青年快速反应过来,五指嵌入,十指并拢,不断调整着凌乱的呼吸。
    不过是简单的牵手,卡摩斯感觉像是用尽自己全身力气一样。
    他们之间明明更亲密的事情都已做过
    “陛下”
    乌妮丝洁唤着自己。
    “嗯?”
    “我左手没有力气,能帮我拿下杯子吗?”
    眼前的少女还是在某些方面对自己十分客套,他拿过乌妮丝洁手中的杯子,牵着她的手自然而然地往前走。
    “你不用对我这么客气,乌妮丝洁,”
    青年平淡的声音传来。
    “你也可以直接叫我名字,卡摩斯。”
    “陛下,这个词对你我来说太过于生疏了。”
    姜早就这样让卡摩斯牵着,等她反应过来时,发现两人来到了浴室。
    “你要洗澡吗?”
    姜早不解,卡摩斯带自己来浴室干嘛?
    卡摩斯背对着姜早,取下首饰的动作稍微停滞,他淡淡地嗯了一声,随后又说:“我的伤口不能泡水,我想让你帮我擦擦。”
    “我的左手使不上力气。”
    虽然卡摩斯看不见,但姜早还是抬起左手示意。
    伤残人士照顾伤残人士?
    亏卡摩斯想的出来。
    男人没有放过她,只是单手拧干吸饱水的巾帕,递给她。
    “来吧。”
    姜早无奈,只能用右手擦着男人的背,结实的背肌上有一两道陈年伤疤,猜测应该是在战争中留下的。
    擦完后背,又让卡摩斯单手拧干水后,让他转过来身擦正面。
    两颗深色的红豆立在男人胸口之处,她莫名想到上次做爱时,卡摩斯似乎很喜欢自己的胸。
    一个奇怪的想法在姜早的脑海中升起。
    在擦拭卡摩斯的胸部位置时,她故意地用指甲划过他的两颗红豆,然后悄悄抬眼观察男人的反应。
    但卡摩斯面色如常。
    产生挫败感的姜早没有放弃,回忆着上次做爱时他在自己胸部画圈圈。
    所以她也画圈圈继续试探卡摩斯的反应。
    不过他是用嘴,而她是用手隔着巾布。
    卡摩斯察觉出姜早的异常,他立马握住姜早的手腕。
    “你这是在做什么?”
    姜早猛然从自己的小心思中回过神来,她不敢看卡摩斯,很小声地说:“给你擦身体啊。”
    然后想要收回手,却被卡摩斯的力气控制,动弹不得。
    探究的目光来回扫视,姜早感觉自己的头快要低到地上了。
    “继续吧。”
    姜早顿时松了口气,把巾帕递给卡摩斯,卡摩斯拧干水后却不递给姜早。
    男人过于安静让姜早有些发怵。
    卡摩斯收回探究的眼神,此时他突然提起结婚典礼的事情。
    “今天本该是我们举行结婚典礼的日子,乌妮丝洁。”
    姜早的神情明显一愣,她不知道卡摩斯突然提这个事情干什么。
    “今夜这个时候,本应是你我缠绵的”
    “停——”
    姜早赶紧大声制止了卡摩斯要说的话,不要脸的狗男人!
    她就知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不过他到底想干嘛?
    “我一刻也不想再多等了  ,后天我们就举行典礼好不好?”
    “嗯?”
    ——
    两人的结婚典礼终于来了(??ω?)?准备掏空自己让两人大doi特do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