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其他类型 > 我的亡灵恋人 > 决心 yeh ua 6 .com
    无数的豺狼守卫涌入审判大厅内,它们咧开嘴唇露出锋利的犬牙,碧绿色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目标并以闪电一样的速度扑过去,奈芙特丽只能收回攻击众神的黑雾护住自己。
    虽然豺狼守卫杀不死自己,可咬到自己还是很疼的。
    并且自己现在被奥西里斯的连枷权杖力量强势压制,不得动弹。
    阿米特正张开嘴想要吞噬奈芙特丽时,在场的神明都发现了不对劲。
    那就是没有奈芙特丽的心脏,阿米特无法吞噬掉奈芙特丽。
    奈芙特丽见众神拿自己没有办法,嘴角轻轻上翘:“真是愚蠢啊”
    她已经死过一次了,倘若被阿米特吞噬,将会是她的“第二次死亡”,在此之后她将不复存在这个世界。
    眼神的余光再次看向昏迷不醒的卡摩斯,眼底疯狂的爱意和恨意交织,又闪过一丝心满意足,她接着扬声说道:“总有一天,你们这些神圣伟大的神明会来求我这一介凡人哈哈哈哈哈”
    金色的象形文字自奈芙特丽的脚边升起,在她的脚下地板出现裂痕,残破不堪的黑色躯体掉落进深不可测的黑洞之中。
    地板又快速合拢,奈芙特丽被关押至审判大厅地下,受到奥西里斯及众神的看管,再无可能重返天日。
    一位头戴白色圆帽的祭司走进大厅,半跪在卡摩斯面前,扎进卡摩斯左肩的刀片正钻进他的皮肤下,伤口处有浓稠的恶臭液体流出,周围已开始变成黑色的腐肉。鮜續zнàńɡ擳噈至リ:y ehua 5. com
    伊西斯看见掌管医药的伊姆霍特普后问他:“怎么样了?”
    伊姆霍特普未回答伊西丝的提问,只是从随身的药箱中拿出一把小刀和金色羽毛,羽毛悬停在半空中发出嗡嗡声保护着卡摩斯,当试着用刀子划开血肉取出那片碎片时,碎片却扎得越来越深
    此时陷昏迷的卡摩斯面色愈发地透明苍白,黑色腐肉部分还在往外扩散,再这么下去,他会深陷诅咒沦为与恶魔为伍。
    有几位神明当场就反应过来,为何奈芙特丽对他们的态度猖獗无比。
    ——“总有一天,你们这些神圣伟大的神明会来求我这一介凡人”
    伊姆霍特普在仔细检查后得出结论:“碎片上附着的诅咒让他深陷恐惧的过往,如果要拔出碎片需要有人找到他将他带出梦境,或者是找到解除诅咒的经书。”
    现今想要使用外力将碎片拔出的可能性是微乎其微,诅咒这种邪恶事物,有立刻让人死亡暴毙的,也有慢慢折磨致死。
    奈芙特丽在武器上附着的诅咒属于后者,中咒者会在梦境一遍又一遍重温内心最为恐惧之处,折磨其心智慢慢成为自己的傀儡。
    众神又看向图特,狒狒摇了摇头,表示无能为力。在他那浩瀚的“生命之屋”藏书中,并无这种诅咒的解除经书。
    于是在场的神明都未出声,他们的目光都似乎在停滞,在犹豫,是否拯救这位凡人
    依他们的能力能够短暂压制这种诅咒,可埃赫那吞的威胁渐起,为卡摩斯压制诅咒会让他们的能力削弱。
    他们不敢赌
    一个残忍的想法在众神之间默默传开,当伊西斯听到丈夫的想法时,她全身发抖地用身体挡住卡摩斯:“奥西里斯,够了!”
    代表众神话语的胡提出,让阿米特吞噬卡摩斯,以绝后患。
    而卡摩斯的领地由塞提继承。
    奥西里斯未见一点愧疚退却之意:“我的好妹妹,那你告诉我如今有什么办法能比这个办法更好?我们不可能去求与恶魔为伍的凡人亡者。”
    “就算是作为神明,也无权干涉芦苇原上任何亡者的存亡。”
    伊西斯言辞激动地指出这个建议之中的破绽,接着她又低下声音:“现身为神明庇护世人不应如此,会让我们的子民认为我们抛弃了他们。”
    美丽的女神继续劝阻着其他神明:“想想当时你被赛特杀死后,我是如何做到的,办法总会是有的。”
    羽毛上的金光越发暗淡,伊蒙霍特普提醒着众神:“诅咒快要往身体其他部位扩散了。”
    奥西里斯等神明没有说话,伊西斯撕破衣服的一根红色系带,鲜红的布料放在卡摩斯受伤的左肩,阵阵咒语过后,黑色腐肉部分不再向外蔓延。
    神明们没有阻止伊西斯的举动,而观看审判之一的创世神亚图姆突然开口,像是告诫伊西斯般:“伊西斯,希望你的选择是正确的。”
    大厅地板下,深深黑暗中,似乎有奈芙特丽狠毒的咒骂传来
    卡摩斯受伤昏迷的消息很快传入王宫内。
    抬着卡摩斯的队伍很快从审判大厅来到王宫大门前,队伍末端头戴月亮圆盘的银色发毛狒狒走上前时,在场的所有亡者皆恭敬地向狒狒行礼。
    狒狒银色的毛发仿佛镀上一层月光,在这晴朗天气下显得闪闪发光,姜早和阿赫摩斯等看到失去知觉的卡摩斯时,内心一紧,惊慌失措的气氛在无形中扩散。
    银色毛发狒狒是文字与智慧之神图特的动物化身,他察觉到亡者们的躁动,安抚道:“诸位,不必惊慌,现下卡摩斯他并无大碍,不过我们也只是暂时压制住他身上的诅咒。”
    “诅咒?”
    姜早不解,早上卡摩斯还好好的,怎么现在身中诅咒不省人事,而且他不是有很厉害的神明祝福附体吗?邪祟根本近不了身。
    图特耐心向姜早以及其他亡者解释:“奈芙特丽使了诡计让卡摩斯受伤身中诅咒,现在附着诅咒的武器碎片深深扎进他的血肉,不能使用外力拔除,现下只有两种办法。”
    “什么办法?”
    姜早、阿赫摩斯以及王太后艾赫泰普都异口同声询问图特,图特不急不慢的声音传入每位亡者的耳朵中:“第一,去问奈芙特丽解除诅咒的经书下落。”
    “第二,他如今步入内心最为恐惧之处,需要有人进入卡摩斯的梦中将他带出来,但是如果失败两人都会困在梦中,被奈芙特丽所驱使。”
    姜早站了出来:“我去和奈芙特丽谈谈。”
    阿赫摩斯立马出声反对:“你去了没用的。”
    “不要先是否定自己,总要去尝试才能知道最后的结果”
    姜早的这句话让处于沉默状态的艾赫泰普眼里划过一丝锐利的锋芒,她赞同地颔首:“让她去。”
    阿赫摩斯没有说话,灰色眼眸视线落在姜早身上,然后又移开。
    接下来在图特神的带领下,姜早进入到关押奈芙特丽的地方。站在一处平台上放眼望去,山谷四角分别摆放着四尊手持长矛的阿努比斯雕像,当她和图特路过雕像时,姜早感觉到雕像在动,想要抬头,却被图特阻止:“不要去看雕像的眼睛,除非你想死。”
    受到警告的姜早目不转睛直视前方,前方乱石丛生,正当她疑惑该如何过去时,图特抬脚的瞬间,这些乱石自动变为一条路,通往山谷底部。
    图特行走的速度很快,似乎是不想在此过多的逗留,姜早便加快脚步跟上他。身后传来响声,回过头一看,平整的路又归回原来的模样。
    走到山谷底部,四条特制的巨大绳子捆绑住奈芙特丽的身体,整个身体浸泡在幽蓝光芒的水池中,水面上漂浮着点点碎片,像是某些人体肌肉组织。
    饱受伊西斯魔法和拉神力量折磨的奈芙特丽疲倦地睁开眼,模糊的捕捉到一抹很是熟悉的倩影,在努力清醒后,自己恨之入骨的女人就站在面前。
    乌妮丝洁。
    亲眼见到如今奈芙特丽恐怖的外表后,姜早咽了咽口水硬着头皮上前与她沟通:“奈芙特丽,你知道解决卡摩斯陛下诅咒的办法吗?”
    奈芙特丽掀起眼皮,又低下头,发出令姜早后脊背发凉的嗬嗬声:“你有什么资格从我的嘴里知道解决卡摩斯诅咒的办法。”
    姜早的嘴没有一丝含糊地问:“那你要如何才能解决陛下身上的诅咒?”
    “我想你去死”
    正以为乌妮丝洁会退缩时,面前的女人只是问自己:“这样就可以了吗?”
    乌妮丝洁的过于冷静让奈芙特丽升起疑惑和挫败感,她语气平淡地仿佛只是在谈论在今天天气很好,明明自己在要她去死
    姜早的声音再次传入奈芙特丽的耳膜:“只要让我死,你就可以解除卡摩斯身上的诅咒?”
    图特听着姜早和奈芙特丽的对话,满眼震惊,不过他身为神明不得过多干涉凡人之间的事情,只能在一旁缄默不语。
    奈芙特丽倨傲地抬起崎岖残缺的下巴:“你想好了的话,可以立刻死在我面前,我会告诉那只狒狒解决的办法。”
    可姜早却摇了摇头:“不行,你先说,我怎么知道我死了之后你会不会说?如果不告诉我岂不是白死了?”
    图特再次震惊,现在的他彻底看不懂事情的走向了,乌妮丝洁居然在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这可使不得。
    正当图特有点坐不住时,姜早提了一个建议,而奈芙特丽居然同意了。
    姜早说自己可以死,不过死亡方式是自己选择。
    她选择的方式是割腕,流血自尽死亡。
    当然,奈芙特丽在此之后可以命令自己选择其他方式了结。
    倘若这样能发泄她内心的怨恨
    她愿意如此。
    此时图特终于出声谴责:“乌妮丝洁,你疯了吗?”
    但姜早没有理会图特。
    因为一人一神都没有携带武器,便开始寻找起地上适合割开手腕自杀的碎石。图特见状赶紧跟着姜早,一向温和的他浑身戾气地警告:“乌妮丝洁,你再发疯我要把你扔出去。”
    拿起一块边缘锋利的长条碎石,姜早在经过图特时略微停留,伸出手在他的后背上写了几个字。
    一开始,图特没有察觉出来,当姜早写到最后一个字,他身为掌管文字的神明敏锐地察觉出姜早写下的字迹。
    ——不会。
    可他还是见姜早毅然决然地用碎石划开自己的手腕,淋漓鲜血从割开的肌肤表层渗出,根本来不及阻止。
    困在水池中的奈芙特丽没有说话,静静打量姜早,滴落在地上的血液仿若姜早一点点逝去的呼吸,她此刻的内心除了无止境的愉快外,也刷新了对乌妮丝洁的认知。
    姜早催促奈芙特丽:“我遵守了我的诺言,你也必须遵守你的诺言,说吧。”
    图特又忍不住了:“我带你走,乌妮丝洁,她这种投靠恶魔邪恶之人满口谎言。”
    “闭嘴,你这只愚蠢的狒狒!”
    在骂了图特之后,奈芙特丽转言道出解决办法:“在芦苇原以东的方向,有一片沼泽,沼泽中有一座废弃的神庙,消除诅咒的经文放在里面。”
    此时的姜早开始头晕目眩,她努力坚持着站直,虚弱地扯出一抹微笑:“多谢。”
    图特感到姜早又在自己的背脊上写字:带我走。
    正当奈芙特丽得意洋洋提出让姜早快点了结自我时,图特将姜早背起,以不可见的速度几步飞跃至一处平台中。
    身后是奈芙特丽的怒吼:“乌妮丝洁,你这个骗子!”
    意识模糊间,又听到前面的图特痛心疾首道:“乌妮丝洁,你真的不爱惜自己!”
    血,浸满姜早的手掌和小臂,流淌到图特顺滑的银色毛发上,慢慢干涸打结。
    浓烈的血腥味随风而散
    ——
    女鹅这章算是在赌,当然也有在不知不觉对男主产生了在意,猜猜两个人醒了之后会不会doi?(??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