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其他类型 > 我的亡灵恋人 > 疯子
    奈芙特丽被关进一间阴暗狭窄的地下室内。
    当她睁开眼,看到卡摩斯站在自己面前,欣喜若狂想要起身抱住这个令自己朝思暮想的男人,可胸口的剧烈疼痛让她直不起上半身,只能狼狈不堪地趴在地上接受男人的询问审判。
    “你消失了这么多年,一出现就来刺杀我的母亲,奈芙特丽。”
    奈芙特丽假装没有听到他的话,在那里自顾自地演:“哈哈哈...啊啊啊啊...你不要过来...”
    恐惧的叫喊声立刻充满狭小的空间内部,卡摩斯只是皱了皱眉,然后又听到奈芙特丽自言自语:“卡摩斯...卡摩斯...他要杀了我...要杀了我...”
    巴迪见状,低声对卡摩斯说:“陛下,公主看样子是真的疯了。”
    卡摩斯呵了一声,恶魔可看不上神志残缺的亡者,他们不会做亏本的交换。他蹲下身仔细打量奈芙特丽,注意到她右边耳朵上带着一只“太阳圆盘”图腾的耳环。
    太阳圆盘...阿吞神...埃赫那吞...
    脑海中马上联想这几个词,眼眸一沉,眼底爆发出阴寒的冷意:“上报阿努比斯神,将奈芙特丽送往审判大厅接受审判。”
    在这之后,奈芙特丽像是突然清醒,眼神褪去刚才的癫狂,四处张望不明白自己现在身处哪个地方:“这是...哪里?”,目光来到卡摩斯身上时,她的眼神从迷茫变为欣喜:“卡摩斯...”
    然后又开始咳喘起来...
    但卡摩斯不为所动,冷眼看了奈芙特丽几眼后,身后的卫兵上前用玛阿特女神亲手制成的绳子捆绑奈芙特丽的双手,奈芙特丽依旧在演戏,惊慌失措地被逼到角落中大喊:“卡摩斯,我..我犯了什么错误...”
    绳索套上奈芙特丽的双手,深深嵌入奈芙特丽的皮肉中,空气中顿时出现皮肉烧毁腐烂的臭味,卫兵们粗暴地架起她往外走去。
    消息很快传到阿努比斯神之处,众神团快速清空审判大厅内的亡者,暂停新的亡者审判,等待着奈芙特丽的出现。
    生者在死后会通过一次审判,成功后会进入芦苇原生活,可若在芦苇原居住期间,被发现品行有损,又会进行第二次的审判。
    空旷的审判大厅内油火燃烧不息,奥西里斯神和伊西斯、奈芙蒂斯端坐在大厅正中央尽头的神座之上,七位神明在大厅上方观看审判过程。
    一架饰以金箔的巨大乌木天平放在大厅中间,在天平右侧方长着鳄鱼头、鳄鱼身和河马腿的阿米特嘴巴流出垂涎,滴落在地上,她听到今日必有有罪之人前来审判大厅,自然是很期望。
    豺狼头的阿努比斯带领卡摩斯一行人进入审判大厅,图特神展开莎草纸记录下这场审判的过程,卡摩斯没有离去,站在九神团旁一同观看审判。
    阿努比斯说出奈芙特丽的名字后,没有出现她的心脏,再次说出奈芙特丽的名字,未见任何动静。
    奈芙特丽突然出声,又垂下头:“我的心,早就遗失了,在他那里。”
    她转过身看向卡摩斯,其含义不言而喻,卡摩斯无动于衷,凝眉瞥向奈芙特丽,一字一句道:“奈芙特丽,你自甘堕落与我何关?”
    奈芙特丽垂下头,杂乱的头发遮住她的面部,眼眸逐渐变黑,原本完整的脸颊开始快速腐化,捆绑的绳子越收越紧,抵抗着奈芙特丽外泄的邪恶混沌力量。
    图特神很快注意到捆绑奈芙特丽绳子的异常,催促奥西里斯下达命令,让阿米特吞噬掉奈芙特丽。巨大金光猛然闪烁至整个大厅,站在天平处的玛阿特女神哀嚎出声,她此刻的身子像是遭到剧烈的撕扯,像是将她一分为二。
    玛阿特女神亲手编制的绳子不知何时碎裂,而奈芙特丽恢复成一具干枯尸体的模样,脸上各色虫子白蛆在脸上和身上蠕动,脚步黑雾随着咒语凝聚成一把刀。
    阿努比斯几乎很快地放出冥界的豺狼守卫们,虽她学习过打斗,现今这副躯体不畏惧疼痛,可终究难敌数量众多的豺狼守卫,在首座的奥西里斯见状迅速抛出手中的连枷权杖,重重击打在奈芙特丽的头部。
    连枷权杖死死压制住奈芙特丽,让她半分不得动弹,整个大厅都散发着她身上的恶臭,她突然大笑出声,乌黑不见一丝眼白的眼睛恶毒地盯着在场所有神明:“你们难道不想知道埃赫那吞的下落吗?”
    众神哗然,恶魔阿佩普被拉牵制后,无力重返芦苇原兴风作浪,可这埃赫那吞却继承了他的一定能力,并且躲藏在芦苇原之中。
    最近埃赫那吞的异动让奥西里斯忧心,奈芙特丽见众神面露犹豫之色,继续说道:“不过这件事,我只告诉卡摩斯。”
    图特和伊西斯两眼遥遥对视两眼,眼中满是怀疑与不可置信,图特神想要跟着卡摩斯,被奈芙特丽看出呵止:“你这只愚蠢的狒狒要做什么?”
    说完,压在头顶的连枷权杖让她难以喘气,卡摩斯缓步来到奈芙特丽身边,微微蹙眉,淡淡地说道:“说吧,埃赫那吞在哪里?”
    可奈特芙丽没有直言:“你再过来一点,我说了我只告诉你。”
    卡摩斯闻言无奈挪动一步。
    “...再过来一点。”
    图特神的心都要提到嗓子眼,他趁着奈芙特丽的注意力放在卡摩斯身上,悄悄移动自己的位置,奈芙特丽见卡摩斯的位置差不多,张开嘴露出残缺的牙齿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可卡摩斯清楚无比地听到奈芙特丽在念邪恶咒语...
    之前黑雾凝结的刀刺向卡摩斯,图特神随后扔出手中的芦苇笔抵抗由无数邪恶诅咒组成的武器,两股力量相撞发出巨大能量。
    刀碎裂成一片片,却阻止不了向卡摩斯扎去,卡摩斯口中咒语不停抵抗着这些武器碎片,身上的黑雾像是有生命攻击着其他的神明,让伊西斯奥西里斯等无暇顾及卡摩斯这边。
    奈芙特丽得意的笑着,眼角的余光一直看着自己的杰作,不知何时在她的眼角出现一丝泪痕,而那颗早交给埃赫那吞的心传来剧烈的疼痛。
    ——既然我得不到你,那就毁掉你,或者将你变成和我一样的怪物。
    如果卡摩斯那日没有给予姜早自己身上“神明的赐福”,那么今日他毫发无伤。终于,在他前面抵挡的屏障最终现出一丝裂痕,碎片犹如有生命力般找准时机插入那道缝隙,毫不留情地扎向他。
    卡摩斯身形灵敏得躲闪,伴随着他的咒语碎片上的邪恶诅咒散去,可他身上的金光越来越微弱,疼痛从右肩传来,带着无数邪恶诅咒的武器碎片插进自己的身体。
    他立刻想要拔出碎片,可那碎片竟然随着他的动作越钻越深。
    在晕倒前一刻,他的脑中一闪而过乌妮丝洁的笑颜。
    他呼唤着那个名字:“乌...乌妮...丝洁...”
    站在王宫走廊上的姜早突然心猛然一跳,全身像是针扎了般难受。
    正欲向她告别的阿赫摩斯注意到她的表情,关切的问她:“怎么了?”
    姜早摇了摇头,但心中惴惴不安:“你要去见卡摩斯吗?我和你一起去。”
    阿赫摩斯于是便打趣她:“你现在比之前还黏我的哥哥。”
    姜早没有说话,沉默前行。
    ——
    我承认,奈芙特丽是个疯批,她不会按常理出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