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其他类型 > 我的亡灵恋人 > 各怀鬼胎
    一处不知名山洞内,一对男女正火热的交缠着,发出面红耳赤的暧昧声。
    女人坐在男人的大腿根部,腰肢如水蛇般扭动,面色潮红,口中发出难耐的娇喘:“嗯...啊...”
    男人的手掐着女人的腰肢,摩挲游走至胸部,眼神狂热,他像是忍不住般翻身压倒女人,大腿抬至自己的肩膀上腰间不断发力,恍惚间以为对面的女人是自己那消失已久的妻子那芙蒂蒂...
    两人的紧密连接处搅出许多白沫,女人不适得皱起眉:“啊...卡...卡摩斯...不要...”
    女人发出的声音让男人瞬间停下动作,附着在两人身上的伪装消失,他们又变回了人不人的模样,和恶魔阿佩普为伍的埃赫那吞和奈芙特丽。
    奈芙特丽的思想还沉溺在缠绵中,直到脖子上传来窒息感,她才回过神来看向眼前的蛇头男埃赫那吞,激情全然褪去,眼神坚硬。
    埃赫那吞死死掐着奈芙特丽的脖子,逼问她:“我是谁?”
    被埃赫那吞掐住脖子的奈芙特丽艰难地嘲笑他:“埃赫那吞...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一直在想念你那消失已久的妻子...那...”
    正要说出那个名字时,埃赫那吞似乎被激怒,掐住奈芙特丽的力道更大,连带着脸上的蠕虫不停钻出,奈芙特丽想念出咒语击退埃赫那吞,但却是徒劳...
    “你不配说出那个名字,奈芙特丽,做好你自己分内的事情。”
    埃赫那吞发出嘶嘶声,厉声警告着,随后放开了奈芙特丽,奈芙特丽在获得自由后的第一时间,口中念起咒语袭击埃赫那吞,她咽不下这次的羞辱。
    黑雾蔓延,抵消了奈芙特丽的攻击,埃赫那吞不屑:“你以为你能杀得了我?你如今拥有的能力都是我赐予你的。”
    奈芙特丽不服气的冷哼:“总有一天你会死在我的手上。”
    蛇瞳变得狂躁,两人之间的气氛又开始剑拔弩张——“你永远没有那个机会,你现在该去见你钟情的卡摩斯陛下了,奈芙特丽。”
    埃赫那吞提醒奈芙特丽她还有其他事情需要去办。
    山洞外本是阳光普照,现在却被埃赫那吞的咒语遮蔽得暗无天日,陡峭的悬崖下布满扭动爬行的人体,埃赫那吞顺着小道来到谷底,那些人体感受到埃赫那吞的气息温驯地匍匐在其脚下。
    他们曾是居住在芦苇上的子民,还有一些是在冥界之中游荡躲藏的阿吞神信徒。如今他们的“巴”和“卡”等灵魂组成物质被埃赫那吞牢牢掌握,变成一具毫无思想的尸体。
    埃赫那吞想用他们组建一支军队占领芦苇原,让恶魔阿佩普名正言顺归来,而自己也能实现尊阿吞神一神的愿望。
    这是他新的计划。
    跟在身后的奈芙特丽却不知道埃赫那吞的心思,她只知道自己和埃赫那吞商议好了,自己回到卡摩斯的王宫内,伺机劝服卡摩斯与阿肯那吞达成合作,自己还要除掉乌妮丝洁,登上卡摩斯王后的位置。
    阿肯那吞见奈芙特丽还未离开,下意识催促她:“你可以走了。”
    奈芙特丽再次重复他对自己的承诺:“记得自己的承诺,不要取卡摩斯的性命。”
    男人嘴角弯起冰冷的弧度,内心是另外一番的不屑:“知道了。”
    随后,黑雾从脚下弥漫,包裹住奈芙特丽的身体。黑雾散去,奈芙特丽已去到自己想去的地方。
    受到操控的尸体如潮水般向外爬行,阿肯那吞大声呼喊道:“去吧,我的战士们,去诅咒占领那些所谓自诩正义光明神明的领地吧,赶走那些无知之人,阿吞神会庇护你们。”
    战争一触即发...
    似乎属于芦苇原和冥界的末日开始拉开序幕...
    ——
    王太后艾赫泰普遭遇刺杀的消息很快传入卡摩斯耳朵内,他和姜早两人快速赶到宫内,刺杀者已被制伏,卡摩斯只看了那女人一眼后,再也没正眼看他。
    正欲询问母亲是否无恙,遭受压制的女人忽然凄厉地吼叫:“卡摩斯...卡摩斯...我...是你的妻子...”
    “嗬嗬嗬嗬嗬...”,姜早听见那女人疯狂的笑声,令自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阴恻恻的笑之后,疯狂扯着自己身上残存的衣服碎片:“啊...卡摩斯...”
    疯癫女人是消失已久的公主奈芙特丽,她的模样与姜早记忆中分毫不差,只是变得蓬头垢面精神状态堪忧,与记忆中明媚高傲的少女形成鲜明对比。
    姜早惊讶的盯着她,奈芙特丽像是感受姜早的目光,开始疯狂颠笑,目露凶狠,爆发出的力气挣脱了侍从的控制,举起修长的指甲向姜早袭来。
    下意识往后躲闪,一旁的卡摩斯的速度更快,一脚踹在奈芙特丽的胸口,将奈芙特丽踹出很远距离,奈芙特丽直接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奈芙特丽她...好像不记得我们了,只记得你的名字,孩子。”
    艾赫泰普开口说道,眸底流出惋惜心疼,自己一直很欣赏奈芙特丽这孩子,可惜啊...
    “母亲,需要去行宫居住吗?”,卡摩斯询问艾赫泰普,艾赫泰普表明态度:“你的祖母已经表明不会离开王宫,她说这里有人需要守着,我不能抛下你祖母一个人在王宫内。”
    说完,她用不明的眼神瞅了瞅姜早,又很快恢复正常。
    侍从们很快将奈芙特丽带到卡摩斯和艾赫泰普面前,卡摩斯踹在奈芙特丽胸口那一脚已变为一个巨大的黑洞,褐色刺鼻液体不断渗出,这让卡摩斯瞬间起疑。
    与邪恶混沌为伍的亡者会被管理统治芦苇原的“神之子”们击败,一切邪恶不得近身。
    卡摩斯眯了眯眼,语气中满是怀疑:“母亲,怕是没那么简单。”
    艾赫泰普见状了然,对此不含糊:“该如何处置,陛下自有办法,既然乌妮丝洁也来了我这个老太婆这里,那就不如陪陪我说说话再回去。”
    被点到名的姜早浑身一震,颇有些不自在,她知道艾赫泰普的记忆洗了牌,要她现在单独和艾赫泰普兼自己的未来婆婆待一起还是有难度存在。
    况且...在之前的记忆中,艾赫泰普多少对前身乌妮丝洁存在着偏见。
    卡摩斯本还想待一会,艾赫泰普找了一个借口赶走他,接着她又让侍女侍从们下去,只留下她和姜早在屋内,她面无表情问姜早:“喝石榴汁吗?”
    姜早拘谨地站在原地:“您是要喝吗?我给您倒就是了,我不喝的。”
    这句话像是挑动到艾赫泰普哪根不该挑动的神经,她板起脸试图教训她:“我问你就是要你喝,别以为我儿喜欢你,你就可以凌驾在所有人的头上。”
    姜早懵了一会,随后反应过来,好家伙自己还没嫁给卡摩斯,艾赫泰普这是在作为未来婆婆给自己下马威吗?
    她立刻反击艾赫泰普:“我问您要不要喝石榴汁出于对长辈的尊重,您哪只眼睛看到我凌驾在所有人的头上?”
    艾赫泰普油盐不进:“目中无人,恃宠而骄,你进来为何不向我行礼,不曾关心问过我半句?”
    姜早气不打一处来:“您看到了我被奈芙特丽公主袭击,根本无法顾及您说得行礼。”
    “那你现在可以行礼了。”
    艾赫泰普坐回椅子上,冷眼地看着她。
    姜早头一次感到古代尊卑制度的可笑和悲哀,上位者争辩不过下位者,便拿身份压制下位者。
    而如今的她,在艾赫泰普面前,是被压制的下位者。
    自己心中清楚,艾赫泰普看不惯自己很久了,自己又想平平稳稳地生活,所以在一番思想都斗争后,她向艾赫泰普行了礼,座上的艾赫泰普露出满意的笑容,但她的笑容只持续了几秒。
    她听到跪在地上的姜早不卑不亢地说:“艾赫泰普殿下,您对我的态度我是知道的,可我既然重生归来,那您为何不选择重新用另外的眼光来看我现在如何?”
    ——“您不该带着偏见...”
    “那你应该拿出行动,而不是次次让我儿纵容你,甚至是去舍弃自己。”
    艾赫泰普对姜早这番话不为所动,而姜早想到卡摩斯刚才在行宫对自己的承诺,脸色未变:“这些我已经和陛下说好了,我是他未来的妻子,是要和他一起面对所有的艰难困苦的人。”
    “哼。”
    “没想到你变得如此油嘴滑舌。”
    艾赫泰普脸色还是未缓和。
    此刻大厅的门被人打开,门口站着和卡摩斯几乎一样身形的人,他边走边说道:“母亲,我赞同乌妮丝洁的看法,您不能总拿一只眼睛去看周围。”
    艾赫泰普见到来者,似乎有点惊诧:“阿赫摩斯,你怎么会来这里?”
    阿赫摩斯,最终赶走喜克索斯人复兴古埃及的伟大国王,在后世他也算是赫赫有名的一位法老,他所建立的王朝标志着新王朝的开始。
    “埃赫那吞,派出他手下控制的亡者四处散播诅咒,攻击各位国王的领地,我前来是想和哥哥商议联合如何防守。”
    阿赫摩斯的话让艾赫泰普和姜早的心一沉,包括阿赫摩斯在内都未曾想到埃赫那吞动作如此之快,已有信使向奥西里斯等神明报信,但现在他们还是要做好对策。
    “顺便来看看母亲,没想到走到门口就听到乌妮丝洁和母亲的争吵。”
    当提到争吵这个词时,阿赫摩斯原本沉重的语调忽然变得轻快,不过时间紧迫不容他多逗留,他向母亲告别后,看不得母亲如此的他对姜早说——
    “你要不要跟我走?”
    姜早内心狂喜,阿赫摩斯绝对是个大好人!
    自己一刻都待不下去了,太窒息了。
    ——
    小剧场
    奈芙特丽planA计划:装疯卖傻谋杀女鹅,planB计划:装可怜卖绿茶坦白从宽
    埃赫那吞对此评价:愚蠢的女人
    听到自家妈和嫂嫂吵架的阿赫摩斯:什么?吵架了?赶紧拉走嫂嫂,要不然我哥知道了...(摇头.jpg同时妈耶嫂嫂竟然敢正面刚我妈了?.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