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其他类型 > 我的亡灵恋人 > 激情之后
    “我想和你聊聊。”
    姜早躺在床上,仰望着头上的星空顶出声。
    “你想聊什么。”,卡摩斯侧过身,他的手把玩着姜早的发丝,嘴角噙着笑,和乌妮丝洁在一起,总能让自己忘记所有的烦恼和苦痛。
    “你现在觉得我和你记忆中那个乌妮丝洁一模一样吗?”
    在一阵思索后,姜早缓缓吐出这句话,眼睛不敢看卡摩斯,仍然盯着头上的星空顶,像是在发呆。
    今夜和卡摩斯的缠绵,是现代人姜早的初次。
    其实,自己本只想逗弄卡摩斯来分散自己心底的不安,没有想到的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让卡摩斯彻底吃干抹净自己。
    好吧,自己也不是个矫情的人,正如巴斯特女神所说,没有之前的乌妮丝洁,就没有现代人姜早的诞生。卡摩斯身为自己未来的丈夫,自己想亲耳听到卡摩斯的看法。
    倘若他要是说自己和前身乌妮丝洁没啥区别,她分分钟把他踹下床,自己收拾好行李离开这里,老死不相往来。
    躺在身侧的男人坦诚地说:“一样,又不一样。”
    听到这个答案的姜早转过头又看向星空顶,目光流露出诧异,又听到卡摩斯说:“你的相貌和之前如出一辙,可在如今的你身上,我看见和之前完全不一样的东西。”
    他捏了捏她的鼻子,神情宠溺:“你比之前敢言了不少。”
    他学着她的口气复述白天那番话:“你不是在忙其他事?身为你的未婚妻,未来的王后难道这点事情都搞不定?”
    姜早脸蛋慢慢变得如煮熟的虾子般红,当时自己不过是好胜心作祟,想压一压卡摩斯的大男子主义才说出口的,没想到这狗男人记得挺清楚。
    “白天的事情你处理的很好,而且你居然是那样的镇定自若,还能与我争辩将自己未来王后的身份搬出,如放在以前你肯定是会求助于我,更不可能说出那些话。”
    卡摩斯的语气里满是对自己的肯定。
    确实,在关于前身乌妮丝洁的记忆中,她会低眉顺眼地跟在卡摩斯身后,做好王后的职责,听从卡摩斯的安排,如一颗随风摇曳的星辰环绕在月亮身边。
    无论是王宫中的侍女侍从们,还是朝中的大臣都夸赞她温和得没有任何架子,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这个夸赞无异于是带着贬低色彩。
    久而久之,有些贵妇暗中嘲笑乌妮丝洁是卡摩斯的巫沙布提....
    只知道听从主人命令的巫沙布提俑。
    一位国王的妻子,再怎么脾气温和没有架子,终要有威慑人臣的硬气和手段,这也是卡摩斯一直以来对乌妮丝结的期望,他也少一丝对乌妮丝洁安全的担忧和牵挂。
    “还有呢?”
    姜早壮起胆继续问卡摩斯。
    “现在的你乐于敞开心怀与我分享,甚至是勇于和阿肯那吞斗智斗勇。”
    姜早咦了一声,“你怎么知道那天晚上的事情?”
    话里问得是那天自己与阿肯那吞对峙的事情。
    “乌妮丝洁,你忘了吗?只要我愿意,我能感知到在我统治的领地之上发生的一切事情,尤其是你,我在你的名字上加设了一种咒语让我能特别关注到你。”
    经卡摩斯这么一说,姜早想起来了,卡摩斯曾为了保护乌妮丝洁的安全,在这个名字设置了某种咒语,自己只要在卡摩斯的领地上呼唤他的名字,他就会现身。
    “还有...”
    卡摩斯拉长声音,不怀好意的目光游走在姜早的全身上下,室内的油火在熄灭后,黑暗中姜早不甚看得清楚周围,顺着他的话反问:“还有什么?”
    他抬起上半身,附在姜早耳边说了一句:“你那里真的好紧,下一次我不会这么轻易地放过你,乌妮丝洁。”
    狗男人!
    这...这说的什么骚话?
    姜早耳根微微发红,尴尬的不想说话,于是闭上眼睛假装困了睡觉...卡摩斯见姜早闭上眼睛,在她的额间留下一吻,一只手的手指穿过姜早放在腹部前的右手与之相扣。
    闭上眼的姜早没有看见卡摩斯的口型,错过了那句无声的我爱你...
    我爱你...
    这一点永恒不变...
    乌妮丝洁...
    ...我爱现在的你胜过从前的你...
    ....
    万千言语汇成,我爱你。
    姜早醒来时,卡摩斯已不见踪影,听侍女伊瑞瑟说卡摩斯最近都在处理阿肯那吞诅咒一事,并且在宫中发现奇怪女人的踪影,怀疑诅咒是这名女人带来的。
    伊瑞瑟是昨天花园里,率先冷静下来跑去寻找医生和祭司的侍女,姜早后来点名让她跟在自己身边。
    ——“小姐,现在宫中都传开了,说那奇怪女人是失踪已久的奈芙特丽公主。”
    奈芙特丽,卡摩斯的表姐,自幼父母双亡跟着祖母泰悌舍丽生活,一直对卡摩斯情根深种。
    为了配得上卡摩斯,努力学习文字和各种知识,甚至上了战场取得了军功。渐渐地很多人都以为卡摩斯会娶奈芙特丽,但直到卡摩斯去世,奈芙特丽都未成为他的王后。
    卡摩斯来到芦苇原后,却娶了另外的女人为妻,令人唏嘘,奈芙特丽在卡摩斯和乌妮丝洁结婚后,不见了踪影。
    传言说,有亡者看见奈芙特丽曾在荒原上流浪,却在那之后,再也没有奈芙特丽的其他消息。
    听到奈芙特丽这个名字时,姜早拿起面包的手微微停滞。自己是知道的,当时奈芙特丽成为王后是众望所归,但卡摩斯力排众议一意孤行娶乌妮丝洁为妻。
    在那些不为人知的阴暗角落中,两人发生了些摩擦,到最后奈芙特丽莫名消失,不了了之。
    伊瑞瑟进入芦苇原没有几年,只是对王宫中曾发生的事情有一个模糊的耳闻,她见姜早脸色有些不好,关切地问:“小姐,怎么了?”
    姜早回过神,摇了摇头:“没事,穆特丽醒了吗?”
    昨日回到行宫后,她立刻找来王宫总管辨认这名和姜晚极其相似的小女孩,听王宫总管说小女孩名叫穆丽特,她还有一个姐姐,就是昨天死死扑在其身上的大女孩。
    两名孩子皆是将军阿赫摩斯失宠的小老婆所生,明明是钟鼎鸣食之家,却在母亲病死后活生生饿死。在这对姐妹死后,阿赫摩斯终于大发善心,将两名孩子妥善安葬,但自己和其家人来到奥西里斯审判之时,却没能通过审判...
    听到这里时,姜早的心作痛,自己想到了姜晚,一样的早逝,却又不一样的不幸,她慢慢起了把穆丽特留下的念头。
    “没有,已经按照您的吩咐,好生照料了。”
    伊瑞瑟话音刚落,看顾穆丽特的侍女匆匆走来:“乌妮丝洁小姐,穆特丽醒来了。”
    姜早立刻站起来朝外走去,走到穆丽特居住的寝室门口时,脚步踌躇不前,在脑海中一遍遍提醒着自己穆丽特不是姜晚,做好准备后,踏进寝室。
    寝室内原本整洁的物品不知何故,一片狼藉,姜早边走边喊着穆特丽的名字:“穆特丽,你在哪儿?”
    在来的路上,她听照料穆特丽的侍女说,穆特丽醒来后对她们很是防备,只要一靠近她,就砸东西恐吓照料的两名侍女,现在不知藏到哪里去了。
    哐当——
    一件陶土花瓶碎裂在自己的脚边,姜早稳了稳心神,顺着花瓶周边寻找着穆特丽,终于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找到了穆特丽。
    蹲下身,小女孩恐惧地瑟缩着身体,见姜早伸出手轻声呼唤她的名字,扯下项链朝姜早的脸扔去,金属和陶珠材质的项链打在姜早的脸上,姜早反射性地闭上眼,过后火辣辣的胀痛感传来。
    “你们都是坏女人,不要过来...”
    穆特丽带着哭腔的拒绝让姜早不由地心痛,她收回手假装不在意的说:“好好好,我们都是坏女人,那你有见过坏女人给你吃的还让你住舒服的宫殿?”
    姜早的一番话让穆特丽怔住了,父亲阿赫摩斯对她们姐妹的不闻不问,从小备受欺凌的她比同龄人聪慧几分,别人还在跟母亲撒娇要玩具的年龄,自己已经能辨别谁对自己是真正的善意...而姜早趁着穆特丽愣神,伸出手赶紧将她从角落里拉了出来,这得到了穆特丽的强烈抗拒,她企图挣扎挥舞着双手,甚至在慌乱间,用指甲抓挠姜早的脸。
    侍女们见状,上前制止住穆特丽的行为,却还是在姜早的脖子留下一条长长的血痕。姜早一时之间想不到好办法让穆特丽安静下来,只能板起脸假装骗她:“你安静点,要不然不救你姐姐了!”
    当穆特丽听到自己的姐姐时,瞬间安静了下来,这让姜早内心一动,她莫名想到那些有关姜晚的模糊记忆...接着与眼前的穆特丽重合...
    几秒后,姜早猛然惊醒,不敢再去看穆特丽一眼。
    她突然害怕,害怕自己会把这孩子当作是替身...
    于是死死压抑着内心的情感,尽量让自己看起来一切正常,在吩咐完侍女去找医生过来和照顾好穆特丽后,终于忍受不了般,离开的脚步越来越快。
    伊瑞瑟跟上她,十分不解却碍于身份不敢开口。像是过了很久,她听到乌妮丝洁小姐像是在问自己又像是自言自语——“伊瑞瑟,你说陛下有没有纠结过?有没有错乱过?”
    “...现在我才知道,陛下接受我是多么的坦诚,我刚刚觉得只要再看那一眼孩子,自己会忍不住把她当成另外一人,那人和她长得几乎相同...”
    姜早扯起自嘲的笑容,自己不算是特别6感性的人,如此看来不过是高估了自己罢了..
    她正准备收拾好情绪时,听到后面有熟悉而又沉稳的男声唤她:“乌妮丝洁。”
    诧异地转过头,正对上卡摩斯的眸,伊瑞瑟已不见了人影。
    “我...”
    正想如何解释时,被卡摩斯搂在怀中,男人身上苦涩的没药香气传来,他的胸腔随着说话声微微震动:“我从来没有纠结过你说的这些事情,你就是你,是伟大的国王卡摩斯之妻,是独一无二的乌妮丝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