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其他类型 > 我的亡灵恋人 > 吻我
    祭司和医生很快赶来。
    有侍女见状立刻想要禀报卡摩斯,却被姜早拦下,她似乎听到议事厅内隐约传来苍白无力的辩驳和卡摩斯冷漠的问话——“...维西尔这是想和阿肯那吞勾结....还是说...已经成为了阿肯那吞的同党?”
    “臣...真的不知道这件事,请陛下给臣一些时间让臣查清楚...”
    “晚了。”
    “这几日,安赫奈蒙你呆在宫内好好休养身心,可好?”
    “陛下...”
    卡摩斯没有任何情感色彩的声音传入自己的耳朵中,而姜早这边,祭司和医生在查看情况后,惋惜地摇了摇头并劝告她:“乌妮丝洁小姐,没有肉体还有卡等组成灵魂复活的物质,这...我们真的救不了...您快点远离这里,这种诅咒非同小可。”
    诅咒?
    姜早看了一眼半空弥漫的黑雾。
    在祭司和医生到来之前,姜早驱散了跟着自己的侍女们。她不是瞎子,在刚刚的刺杀中看到了上前的卫兵被这奇怪的黑雾伤的很重,于是严令让侍女们走开,不要靠近这片区域,自己则在这里等着祭司和医生们的到来。
    奇怪的是,到目前为止,自己毫发无损。
    就连祭司和医生都不断唱诵经文咒语以保护自己不受侵害,她默然看向地上的惨烈,压住鼻腔的酸意,问禀告实情的祭司:“那最小的女孩还活着吗?”
    “目前无大碍。”
    姜早闻言心中大大松了口气,在医生和祭司们将趴在小女孩身上的尸体移开后,看到小女孩的面容时,她怔在原地,一滴泪水划过脸庞,隐藏在脑中的泛黄记忆就此揭开化为一个名字。
    “....姜晚...”
    不...她不是姜晚...
    残存的理智提醒着姜早
    她上前仔细端详小女孩的面容,像...太像了...
    姜早,姜晚。
    现代姜家的两颗掌上明珠,很不幸的是姜晚在十岁那年突发癌症去世。在姜晚走后,她的父母和她都不曾再主动提起这个妹妹。
    妹妹的名字仿佛成为姜家的禁忌。
    回忆涌上心头,在姜晚去世前一晚,她看到自己手上的巧克力,便央求姜早给她一块,她说疼,姐姐我疼得睡不着。
    可姜早在犹豫后,没有给姜晚。
    第二天,姜晚抢救无效离开人世。
    那一年姜早十二岁。
    在姜晚去世后这二十多年的时光中,她只要看到那个牌子的巧克力,就会浑身不自在,而她没有再吃任何有巧克力制品的食物。
    她不止一千次一万次的回想,倘若...那天她给了那块巧克力,妹妹会不会继续活下去?
    姜晚已死,这小女孩...怎么会是她?
    半空中的黑雾扩散范围越发得向外,她的理智渐渐回笼,带着众人撤退到没被黑五污染的区域。她接着对来到这里的几位祭司说:“该怎么处置的就依照你们的办法进行处置,诅咒在向外扩散。”
    前来的几位祭司面露难色:“乌妮丝洁小姐,这...诅咒太过于强大,仅凭我们几人之力处理不了,需要大祭司集结先知们来,但先知们赶来需要时间,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拥有神明之物。”
    几位祭司异口同声道。
    神明之物?
    姜早看向自己胸前的项链,那是伊西斯女神给予自己,用于隐藏身份的物品,如今她和卡摩斯的过往被揭开,她也用不到这条项链了。
    取下项链交于祭司:“这条项链是我归来阿鲁之时,神明亲手赠予我,上面有伊西斯女神的魔法。”
    祭司身为神的仆人或多或少能感受到项链上的魔法能量,接过项链呤唱相应的法术,一束红光从项链上射出,升上天空后如同鲜红淋漓的血液四散流动驱散黑雾,最后形成和项链同出一辙的“伊西斯结”形状。
    黑雾褪去,变得昏暗的天色此时恢复了正常,甚至远处出现青带橙的霞光,不停盘旋的飞鸟也顺利落回树上的窝,一切又恢复了往日的风和丽日。
    恰好此时,卡摩斯和众臣的会议结束了,在双眼接触到祭司和医生打扮的亡者后,以为是姜早出了问题,停下与大祭司的交谈,急切地发问:“她怎么了?”
    姜早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有事,向卡摩斯解释之前发生的一切,卡摩斯眉眼微蹙:“怎么不让人来禀报?”
    不过是一句简单的问话,卡摩斯不知不觉中带上了强势的语气,引得姜早的好胜心作怪:“你不是在忙其他事?身为你的未婚妻,未来的王后难道这点事情都搞不定?”
    卡摩斯眼眸划过一丝惊艳,又很好的掩盖下去,他低头垂眸,笑意从嘴角蔓延而开,冰冷的面容终于有了一丝暖色。
    他肯定的点了点头:“你很棒,乌妮丝洁,我很高兴你能说出这句话。”
    因为...
    你在认同自己在这里的身份啊...
    我的乌妮丝洁...
    少女眼神中的坚强让他不容忽视,他的心蓦然一动,像是被吸引般,他不合时宜地贴了贴姜早的面颊。
    啥?
    这是在抽什么疯?
    轮到姜早傻眼了,前一秒这男人强势的像是一头狮子,后一秒温柔的像是被主人抚摸到满意发出咕噜声的猫咪...
    “陛下...”,大祭司内蒙特适时出声提醒卡摩斯,他再怎么想和姜早待在一起,可现下需要他处理的事情太多了。
    其实,他很想吻她,可理智尚存。
    “等我回来。”
    姜早一时间愣住了,正在这时,姜早看到卡摩斯背后长长的指甲划痕印记,一些涩涩小说片段在脑中闪现,又想到那片凌乱的床榻,脸烧红的厉害。
    她和卡摩斯真的做了吗?
    但是骨子里那股矜持让她向卡摩斯开不了口。
    问卡摩斯:“我们上床了吗?”
    在她的认知中,谈恋爱结婚得一步一步来。
    可如今,她和卡摩斯之间的进展像是礼炮点燃不可收拾,就差最后众人见证的仪式阶段。
    她捂住自己的脸。
    心乱如麻...
    两人的住所在中午时移到了行宫,行宫相较于王宫面积小了不少,胜在清幽,跟来的侍女侍从也不是很多,姜早也乐得自在。
    她很不喜欢一票人跟在自己身后,走到哪里跟到哪里。
    花园里受难的小女孩在她的要求下,也抬到了行宫,根据医生的说法,因为小女孩身上有神明赐福之物,才会幸免于难。
    直到深夜,卡摩斯都没有回到行宫内。
    睡到迷迷糊糊时,姜早猛然坐起身,想到一个令自己感到奇怪而惊悚的现象。
    那就是,在摘下项链后,自己有关乌妮丝洁的记忆中,统统变为现代人姜早的相貌...
    冥冥之中,她觉得有什么事情在悄无声息地改变....也许,自己该去问一问那些古埃及的神明到底怎么回事?
    “.....如果要寻求帮助,可以在神像前祈祷。”
    她模糊忆起这句话,而在寝室外侧有一座小型的神龛,神龛内摆放着神像。
    赤脚下床走到神像前,她不知道古埃及人的祈祷是怎么个样子,只能先双手合十心中默默祷告,希望他们能够现身给予自己解答。
    室内一片静谧,没有任何神明的身影
    姜早愤愤地跺了跺脚:“骗子,全都是骗子。”
    正当自己要回去睡觉时,一只皮毛顺滑的黑猫不知从哪里出现,金色的眸子发出璀璨的光芒,只听见那只黑猫向自己打招呼:“你好啊,乌妮丝洁。”
    “你...是哪一位神明或者其他妖魔鬼怪?”
    黑猫的嘴未张,说的话却清楚无比:“巴斯特,拉的女儿,今天伊西斯他们去和父亲一起压制击败阿佩普了,他们有听到了你的祷告,所以派我过来。”
    “我把项链摘掉了,之后记忆里乌妮丝洁的相貌都变成我现代的模样,我想知道有什么影响吗?”
    “你做出了选择,乌妮丝洁。”
    姜早茫然:“什么选择?”
    黑猫叹气:“看样子伊西斯没有告诉你,当你摘下项链后,你已经没有机会回到你原本生活的时代,你做出的选择已开始影响芦苇原,已和其他亡者产生关系纠葛。”
    “——并且你是由卡摩斯而生,你们之间产生的羁绊是不可磨灭的。”
    “我不是....死了吗?还能有机会回到现代?”
    “你是已经离开了尘世,不知为何你和那个时代产生了一定的连接,在你尚未做出抉择之前,你还有回去的可能...”
    姜早气的牙痒痒:“你们这群伪善的神明!”
    面对姜早的骂声,黑猫也毫不客气:“乌妮丝洁,无人强制干涉你的决策,你选择用这条项链拯救祸乱开始,你已注定不能抽身这个世界。”
    “那是你们没有告诉我!”
    姜早怒极反笑,直勾勾地与巴斯特那双金黄色眼睛对视,又是一记黑猫的轻叹:“乌妮丝洁,不管你是阿鲁的乌妮丝洁,还是那个时代的乌妮丝洁,你要想到一个问题,没有阿鲁的乌妮丝洁的诞生,就没有现在的你。”
    巴斯特一针见血,直击姜早纠结之所在。
    黑猫迈出优雅的步伐跳下神龛,在离开前,她转过头:“还有一点你摘下项链后,那些有关你的记载和记忆会复原,你要小心那些不欢迎你的亡者。”
    随后,走廊上响起卫兵的声音:“陛下,乌妮丝洁小姐睡了。”
    来不及回到床上,卡摩斯走了进来,姜早局促的站在摆放神龛的纱帘前,神色尴尬。
    卡摩斯见她站在神龛前,挑了挑眉,视线移到她赤裸的双脚:“怎么不穿鞋?”
    “我...忘了...”,姜早仍还没有在巴斯特那番话语中回过神,心乱如麻的她试图拉裙子遮住自己的双脚,可没想到的是,过于用劲让乳房处的系带开了。
    姜早在这一刻很想原地去世。
    在裙子滑落前一刻,姜早的双手死死抓住胸口处的布料,雪白的小脸憋得通红,卡摩斯见她站在那里不动,以为她在跟自己闹小脾气,走上前:“睡觉去吧。”
    在只有一步的距离时,姜早急切吼道:“你别过来。”
    卡摩斯无奈:“怎么了?”
    “我...”
    “我的裙子开了...”
    姜早小声道。
    “我来帮你。”
    她听到卡摩斯的示意,慢吞吞向他移动,垂到小腿的白色系带被他握在手中,找到松开的打结位置后说:“你可以放手了。”
    在纠结几秒后,姜早松开了手,亚麻布滑落到腰间时,卡摩斯将裙子拉到乳房下方,只要他的视线上移,就会看到披肩下的皑皑白雪伫立。
    姜早双拳紧握,浑身不自在别过脸,她感到卡摩斯的指尖划过自己的身体,在胸口处略作停留后,一股束缚的感觉朝自己袭来。
    抬起头,卡摩斯晦涩不明的目光看向自己,他的手依旧停留在打结处,炙热的鼻息打在自己的脖子上,痒痒的。
    头一次,她觉得卡摩斯的眼神如此撩人心弦,像是有股魔力让自己不得不在他的身上停留。
    不知是前身乌妮丝洁的记忆给自己带来的错觉,还是她被这些古埃及神明搞得精神错乱...
    她好想发一次疯...
    她竟然产生了想要吻卡摩斯的想法....喉咙不由变得有些干哑:“好了吗?”
    卡摩斯没有回答,他似乎在专注整理那两条系带,修长的手顺着系带往下滑,指尖触碰到姜早的肌肤,带起一串火苗。
    手指滑落到小巧的肚脐眼上稍作停留,而另外一只手放在姜早的肩头不到一厘米的距离...
    这一刻,姜早觉得卡摩斯很想抱住自己。
    但他还是刹住了车,收回双手:“你睡吧。”
    正想离开,他听到姜早逼问他:“你,刚才在想什么?”
    “没什么。”
    室内只点了几盏油灯,青年的脸看得不甚真切,可他浑身肌肉奋起,像是在出卖他的心口不一。
    “那你不说你别想走,今晚我两就别睡了。”
    姜早强行拽住卡摩斯不让他走。
    “你...真的想听?”
    “嗯。”
    青年闭上眼睛,不敢看姜早:“我想吻你,吻遍你的每一寸肌肤。”
    “那我说,你可以吻我,你信吗?”
    这句话让青年瞬间睁开眼眸,他难以置信,觉得自己听错了。
    少女眼里笑意一闪而过:“吻我。”
    亲吻她。
    她只想摆脱眼前的繁杂。
    今夜,在此沉沦....
    ——
    女鹅发疯ing...
    猜下一章女鹅会不会本垒打?这一章居然有4000字,我出息了。
    (某发疯作者:揪头发...尖叫..阴暗爬行...上蹿下跳....大家快出来玩吧...望天咬手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