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其他类型 > 我的亡灵恋人 > 阴影
    等卡摩斯赶来时,侍女们已在收拾满屋的狼藉。
    无尽黑色雾气缭绕在空中,阵阵腐烂味道随风飘荡令人作呕,破碎的人体四肢四处散落,大片大片黑色血水腐蚀着灰色的石质地板。
    卡摩斯下意识寻找那抹倩影,看到姜早神情呆滞坐在空地上,身上的半边身体和脸上沾染黑色污秽时,呼吸急促地飞奔到面前观察是否有受伤的地方。
    惊魂未定的姜早抬起头,看见男人半蹲在自己面前,低垂着头扫视着自己上下,虽脸上没有多少表情,可她却似乎看到男人紧紧咬着后牙槽,于是安抚卡摩斯:“我没事。”
    她又想到了什么,语气凝重地说:“我...杀人了...卡摩斯...我本来刚洗完澡准备出门,可突然冲进手持武器的侍女要杀我...”
    说到这里时,姜早说不下去了,身上污秽传来的恶臭让她忍不住干呕,在匕首刺入侍女胸膛后,一股黑色液体喷射到自己脸上,而守卫国王寝室的卫兵们抓住机会砍断侍女的身体,一只人面鸟“巴”和双手平举的人形灵魂“卡”从侍女身体里飞出,直到现在还在寝室上空盘旋散发着不详的黑雾。
    姜早不懂,为何老是有人要来伤害自己,自己在这里无冤无仇。
    倘若将她的前身乌妮丝洁的仇杀算上……
    倒也说得过去。
    王宫中有太多想要嫁给卡摩斯的贵族后裔。
    卡摩斯低头圈住姜早轻抚后背,温热的鼻息拂过自己的耳畔,姜早一时之间有点懵,等她反应过来之时,卡摩斯已放开她,拿起亚麻布巾打湿拧干,擦拭她脸上的污秽。
    守卫国王寝室的守卫头领麦卡杰德在处理好现场后匆忙赶来,向卡摩斯汇报详细情况。
    “....我们的人只要一接近那侍女就会被黑雾缠上浑身疼痛,是乌妮丝洁小姐最后用匕首刺中那刺客的胸膛....臣...”
    麦卡杰德还想说下去,被卡摩斯抬手制止,他此刻开始害怕国王陛下斥责自己守卫不力,而卡摩斯只是专心的擦拭姜早身上的污秽,随着他的口中念起经文咒语,他身上散发出的金色光芒将姜早笼罩,污秽也随着他擦拭的动作慢慢消失。
    她感到,卡摩斯在生闷气。
    张了张嘴,又闭上了嘴任由卡摩斯为自己擦拭,而她在看到周身亮起神秘的光芒后,心口莫名地一慌,虽不知道这是什么,但直觉上卡摩斯这么做很可能危及他自身安全,便抓住卡摩斯的手制止他:“我自己来吧。”
    两人的距离不过寥寥几厘米,斜射的阳光打在地上,灰色影子交织在一起。一时之间,男人地上的影子投射到姜早棕黑色的瞳孔中,卡摩斯幽深的目光描绘着她的样子。
    卡摩斯没有听姜早的话,继续擦拭:“你都这样了,还在逞强?阿肯阿吞的诅咒非同小可。”
    姜早猜的没错,他确实在生气,只不过是生自己的气。
    怪自己没有照顾好乌妮丝洁,让她好几次陷入危险之中。
    他进来后第一眼,就知道是行刺的亡者携带着阿肯那吞的诅咒而来,麦卡杰德的描述也证实了自己的想法。
    奥西里斯给予了他拥有诸神打败阿佩普力量的“奥西里斯的苗床”,让他放置在地图大厅之中净化遭受诅咒的区域。也告诉他身为“神之子”的自己也可以将身上拥有的祝福给予他人,抵消阿肯那吞的诅咒。
    神明们会赐予管理统治芦苇原的国王们独一份祝福,这份祝福邪恶不得近身,庇佑领地,自己在那天能够驱赶碾碎阿肯那吞也得益于这份祝福。
    静默在一旁的医生霍特普见状开口道:“陛下,乌妮丝洁小姐没有沾染上诅咒,但已经有其他卫兵沾染上诅咒,如果不驱逐净化,诅咒很快会在宫中散开。”
    “我真的没事了,我只是...”,说到这里时,姜早犹豫了,但她还是勇敢地说出自己内心真实想法:“我有点害怕了...害怕哪一天...我...”
    听到这话,他把手中的布巾放下,喉结轻滚,声音也变得低哑:“不要去想,有我在你会很安全。”
    姜早的心泛起波澜,他总是这般对自己温柔,尽他的所能保护自己……
    因为她的前身乌妮丝洁就是一位善良亲切没心眼的女人。
    可是她不是这样的啊……
    在现代职场上几年摸爬滚打,让她逐渐懂得,人在受到不公和威胁时要想着办法去维护自身,该认真的时候认真,该躺平的时候要躺平。
    身体上的污秽被清理干净,而卡摩斯看了一眼半空中散发黑雾的“卡”和“巴”:“有没有通知祭司们来处理这里?”
    除了每块领地上的国王之外,祭司们也拥有一定能力驱逐邪恶污秽,况且这位沾染到诅咒的侍女需要复原身体并且重新去往奥西里斯处进行审判,这个流程需要生前为丧葬祭司的亡者来操作。
    眼下,卡摩斯需要处理一系列的事情,去往议事大厅的一路上都在下达各种命令,他同时也没忘记把姜早带在身边,现在的他只想把姜早放在自己眼皮下才放心。
    议事大厅花园外已搭起遮阳布帐,卡摩斯让姜早在这里等自己商讨完事情就去行宫居住,王宫现下已变得不安全,国王寝室多半已受到诅咒的污染,只能等祭司们进行净化恢复正常。
    姜早不是不明事理之人,她明白卡摩斯对自己的担忧,所以坐在这里等着他,想着他议事结束后跟他好好谈谈。周围全都是侍女,姜早想找人聊天却无人可聊,重重地叹了口气。
    她第一次感到孤独的滋味,无事可做的她让侍女拿来纸笔,复习卡摩斯教自己的文字,芦苇原上的温度永远都是舒爽怡人,可今天不知为何,一丝风也没有,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
    在这种环境下,姜早的听觉像是被放大了百倍,背后传来微小的声响,像是一条蛇在窸窸窣窣的爬行,刚与死亡擦肩而过的姜早立刻警觉地起身,来到那个发出声响的地方。
    侍女们不明所以地跟在姜早身后。
    所有人在看到花丛后的景象后都惊在原地,栖息在树上的飞鸟在空中盘旋久久不落下。
    不到十岁的小女孩,眼睛和嘴角流出黑色浓汁,她的脑袋被劈成两半,她身下死死护着比她年纪稍小的女孩,远处一男一女的脑袋正处于沸腾的黑水之中,上空黑雾弥漫。
    过了几秒后,姜早厉声道:“还不快去找医生和祭司来。”
    侍女群中一位圆脸侍女反应过来,去找医生和祭司们来处理。
    在距离姜早所处位置的很远角落里,有在此巡逻的卫兵看到全身上下被黑布包裹的亡者,上前驱赶:“在这里鬼鬼祟祟干什么?”
    卫兵话音刚落,那亡者慢慢转过来,不知名的小虫子和白胖的驱虫在上半张脸上蠕动,脸皮重度腐烂不停往下掉落棕黑色组织,下巴不知所踪,眼睛发黑看不到眼白,她咧着嘴露出一个可怖的微笑,嘴里早已没有一颗牙齿。
    她的嘴巴一开一张缓慢发出难听的嘶吼:“卡...摩...斯...”
    ——
    我居然日更了0.0
    “奥西里斯的苗床”:一种填满了尼罗河淤泥并阴刻出奥西里斯形象的苗床,人们会在坟墓封闭前浇水,而种子会在坟墓封闭后一段内发芽,有一种重生的含义~故此私设成对抗消除诅咒的办法。
    以及本章中神明赐予国王的祝福纯粹是我自己的私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