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其他类型 > 我的亡灵恋人 > 生与死
    耳边是男男女女的絮语。
    “你疯了吗?伊西斯,没有必要来告诉她,她会慢慢发现的。”
    醇厚的男声在厉声斥责伊西斯,但伊西斯没有恼怒,语气平淡仿佛在谈论早上早饭的内容:“还不是你先说出来的,你当初就不该如此许诺立下那种条件。”
    躺在香软床铺上的姜早睁开眼睛,意识恢复清明的瞬间,她看见两女一男坐在房间内,见她看向她们,立即噤声。
    来者是伊西斯、哈托尔、图特三位神明。
    姜早先是惊讶,再是愤怒,她甚至没有穿鞋两三步走到三位神明面前,愤懑的说:“放我走,我不想再这样继续下去了。”
    伊西斯和哈托尔意味深长的对视一眼,伊西斯拉住姜早的手,姜早不客气的甩开她,脸色很是难看,她真的不想继续待下去了...
    哈托尔问姜早:“你难道不想知道我们为何要选择你假扮乌妮丝洁,而不是他人?”
    “为什么?”
    从哈托尔选自己假扮成乌妮丝洁开始,围绕在自己身上的诸多疑点是她理不断的思绪,哈托尔接下来的回答让她心头一惊。
    “因为你就是乌妮丝洁啊。”
    “绝对不可能!”
    姜早出声反驳,目光流露出怀疑,在三位神明身上来回扫视,四肢百骸却在止不住的颤抖。
    伊西斯拿起放在膝盖上的莎草纸,递给姜早:“打开它,你想知道的一切都在里面。”
    莎草纸上的文字变成一束绿光进入姜早的眸,她看见卡摩斯战死沙场后进入冥界通过审判,令亡者们感到奇特的是,在这位国王的肩头伫立着一只人面鸟“巴”。
    在冥界和芦苇原上空,这些不知自己身份、姓名的人面鸟不知疲惫地在空中飞翔,它们的名字被人遗忘,无人供养,其他组成灵魂的特质也早已烟消云散...
    她看见,在奥西里斯节上,卡摩斯恳求奥西里斯给予他肩头上那只人面鸟重组灵魂的机会。
    奥西里斯告诉他,需要人面鸟的名字、肉体,在伊西斯女神魔法的帮助下,才能有重组灵魂的可能。
    画面再一转,是姜早赤裸裸躺在地上,缓慢睁开眼,青年唤她:“乌妮丝洁。”
    越来越多的记忆在姜早的脑中形成,像是寻找到藏在深海的宝藏,惊奇夹杂着喜悦扑向姜早。
    她与卡摩斯一起打猎出游,当众一起献上祭品,宣布成为他的妻子,宴会上的维护与坦白....
    还有他们的婚礼...
    而他们的恩爱招来妒忌,导致她的死亡...
    相似的场景,相同的事件,让姜早顿时明白,现在所发生的事情是之前已发生过的事情。
    于是在姜早的脑中产生了一个词语:宿命。
    可自己被毒死后,来到现代,有了另外的生活,也记不得这里,为何还要自己回到这里?
    图特的声音适时响起:“你是被卡摩斯所复活,你无论在何时、在何地都注定回到他的身边,你们注定是要做夫妻的。”
    “那你们之前跟我讲得一切都是假的咯?”
    “是假的也是真的...在你被毒死后,卡摩斯疯狂寻求复活你的办法,恶魔阿佩普交给他含有诅咒的酒,之后又到了我的丈夫奥西里斯手上。”
    伊西斯脸上慈爱的笑容消失了,严肃悄悄爬上她的眉眼间,“我们都知道卡摩斯是无心之失,我们担心的是会有越来越多亡者受到阿佩普的诱惑,与之为伍...所以我们修改了所有的亡者这段时间内的记忆,修改相关的记录。”
    姜早蹙眉:“为何你们不去消灭阿佩普?”
    伊西斯答:“因为,阿佩普是无法被真正消灭,他潜藏在这片大地上每一个角落,就算是拉神也只是短暂消灭他。”
    “可我还活着啊?”,姜早不解,“我一个活人难不成要一直留在这死亡之地?”
    房间内猛然进入死气沉沉的气氛,姜早见三位神明面面相觑,哈托尔踯躅一阵后说出令姜早不能接受的事实:“你已经死了,是你一直在欺骗你自己。”
    “不可能!我还活着,是你们在骗我!”
    姜早呼吸一窒,从头到脚感到一阵寒意,双手紧握放在身侧,哈托尔的话就如同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般,那些不愿意面对的事情慢慢成型清晰...
    ....她和往常一样,到点打卡下班,在前往公交站台的路上,没有注意到一辆灰色小轿车失速撞向别的车辆和行人,惊恐的尖叫声回荡在耳边,等她反应过来之时,她被抛向空中,剧烈的疼痛席卷四肢...
    她的父母接到消息后匆匆赶往医院,脸色苍白坐在抢救室外,不断祈祷女儿的平安,而现实彻底击碎了他们。
    “——抱歉,我们尽力了...”
    父母亲瞬间痛哭失声...
    阴郁的雨天,穿着深色衣物的人,他们的右手臂上戴着黑布,像是在举行一场葬礼。
    她跟随人群来到一座碑前,上面铭刻着“姜志尚爱女姜早之位,生于公元一九九六年十一月二十日,终于二零二二年三月一日,享年二十六岁。”
    墓碑上的照片,她的笑靥如花,永远定格在人生最美好的年华中,父亲抱着盛着她的骨灰盒小心翼翼放在墓穴里面,她的表姐搀扶着站在后面,双眼呆滞的母亲。
    这是她的葬礼...
    姜早不敢置信双手捂着自己的嘴巴,一个想法在心底悄然而生——不,自己还没有死亡...
    这一切都是假的...
    ....对...自己没有死,自己还活着...
    在那之后,姜早不停哄骗自己还活着,久而久之她便遗忘自己已经去世的事情...
    遗忘的事情太过于残酷,姜早抖动着嘴唇,闭上眼睛,用尽全身力气稳住身形,终于,她忍不住了,放声嚎啕大哭。
    她,一位名叫姜早的人,从此与现生告别...
    三位神明都未出声,她们静静坐在椅子上就那么看着姜早,姜早哭得一阵恍惚,但嘴硬拒绝承认:“放你娘的狗屁乌妮丝洁,就算我做了鬼,也不是她。”
    没有回答她的话,坐在她前方的神明们凭空消失不见。
    只留一句:“乌妮丝洁,欢迎你回到亡者之地,如果要寻求帮助,可以在神像前祈祷。”
    明亮的室内变得黑暗,一股巨大的力量紧紧朝自己的腹部袭来,在天旋地转后,她睁开眼,是一片小麦色的肌肤,抬起头看到卡摩斯正目不转睛盯着自己。
    卡摩斯坐在自己的床边,自己被他抱在怀里,他的手放在肩膀上轻轻摩挲,姜早又闻到卡摩斯身上的乳香味道,在短暂失神后,她让卡摩斯放开自己:“陛下,请你把我放下来。”
    姜早和卡摩斯睡同一间卧室,但却不同床。一向睡眠浅的卡摩斯听到姜早的哭泣声后,急忙奔向她,看着她的满脸泪痕,怜惜地抱住安慰她。就在这时,他看着乌妮丝洁洁白的面颊,红润的唇,产生了想要亲吻她的想法。
    这个想法很快被姜早的苏醒打碎,经历一番挣扎犹豫后,他做出了选择,放乌妮丝洁坐在床上,却贪婪轻嗅着胸前最后一丝属于少女的馨香和温暖。
    不过他面上还是如往常那边一本正经:“我听到你在哭,担心你出了事情就来看看。”
    嗯?
    经卡摩斯这么一说,姜早发现自己脸上的肌肤绷得难受,像是哭过一样,尴尬地低下头,以为自己吵醒了卡摩斯:“抱歉,把你吵醒了。”
    卡摩斯闻言反而是摇了摇头,没有半分生气:“不是你吵醒我,我睡眠很浅,不过你做了什么可怕的梦,哭得这么厉害?”
    灰色眼眸中的温柔和关切几乎快要将她击毙,姜早在仔细想了想之后,将自己心底的话说出口:“卡摩斯,我梦到了我在另外一个世界的事情,我以为我还活着,其实我早就死了...”
    “我离开尘世间有段时间后,也以为自己还没死”,卡摩斯闻言神情了然,“那时候也只有你陪伴着我在芦苇原上度过一天又一天,等待着亲人的到来。”
    提到这里时,卡摩斯的身躯明显放松下来,姜早继续提问卡摩斯:“我如果不是以前的那个乌妮丝洁,你还爱我吗?”
    “我的秉性和习惯可能和以前大不相同,也许和你记忆中那个乌妮丝洁的相差甚远...”
    “这样的我,你还愿意与之相处下去吗?”
    青年没有任何的犹豫,眸光久久流转,焕出点点柔光,温软的笑意自唇角绽放:“我愿意,大不了我们重新开始,换我这次来追求你。”
    “不管你变成什么模样,不管你现在如何...”
    “你始终都是我认定的妻子。”
    ——
    我找了好久有关埃及神话方面的资料,都未说到古埃及人有没有转世的概念,只是说通过奥西里斯审判后会来到芦苇原之上,所以我大概率也不会细写女鹅为何会来到现代。
    现在女鹅是去世了呆在古代,至于后面会不会有反转,嘿嘿,你们猜?
    另外,古埃及语课程听得我真的很想放弃了...(不过还是在努力坚持中...)
    以及祝大家圣诞节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