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其他类型 > 我的亡灵恋人 > 找回记忆后
    太阳照在姜早身上,本应感到温暖光明,她却仿佛身处冰窖之中那般寒冷。
    她不知道,卡摩斯这三天去了哪里,她只知道等到卡摩斯再次出现时,他像是知道了自己是假扮的乌妮丝洁。
    那既然如此,自己是不是可以回到现代了?
    可接下来的发展让姜早有点摸不着头脑,卡摩斯居然开始质问她:“你既然没有真正死去,也忘记了我和这里的一切,那为何还要回来?”
    疑问和怒火充斥着卡摩斯整个身体,他很想知道乌妮丝洁为何不回到他的身边?
    图特神恢复修正了他真正的记忆,他已知道乌妮丝洁不是他在尘世间的未婚妻,而是他曾经亲手复活的巴。
    来到芦苇原后,孤独的自己为那只巴取名乌妮丝洁,巴在成为人形后,自己与其朝夕相处,在不知不觉中动了心,后又娶其妻。
    他们恩爱万分,却遭到毒蛇们的戕害,趁他不在王宫之时,乌妮丝洁被毒害,产生第二次死亡...
    于是便有了之后的事情,自己被悲伤蒙蔽了双眼,差点被埃赫那吞和阿佩普欺骗心脏,引起冥界和尘世间的大乱。
    卡摩斯见她不吭声,但姜早湿漉漉的眼神让他瞬间心软一半,他叹了口气:“神明告诉我,你没有死只是灵魂去往了另外一个遥远的世界。”
    姜早云里雾里地啊了一声,然后又很着急的想告诉卡摩斯,不是这样的。
    赶紧揭穿她是假的,她就可以顺利回到现代,离开这里,回到自己正常的生活轨迹,也不用管这里和自己曾经到底有什么过往渊源,
    并且她不会有任何的思想负担,大家都皆大欢喜。
    可她发不出任何声音。
    像是有一种魔法死死控制着自己的行为,姜早在努力挣脱这种难以言说的束缚后大声说道:“你以为...我想来这里吗?我...不过是受你们的神明操控来到这里,我有自己的生活,有家人有朋友...我想回到属于我的世界里。”
    随着姜早每一字每一句落下,卡摩斯眉头紧锁,她看见青年眼底很快出现一丝裂痕后又消失不见,话已经说到到这个份上了,卡摩斯不会不知道自己是假的吧?
    可卡摩斯没有按照姜早预想的来,他像是没有听明白:“你以为我会放你离开吗?乌妮丝洁?”
    姜早彻底傻眼了,在短暂的思考后,她觉得可能是卡摩斯寻找的神给他提供了错误信息,她继续说:“我不是好好站在你面前吗?难不成这样一个小小的要求都不能实现吗?”
    卡摩斯一听,还是处于懵圈状态:“你不是已经死了吗?只有亡者才能来到这里...”
    完蛋。
    姜早脑中只有这两个字。
    姜早现在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因为她和哈托尔女神有约定,不能主动暴露自己是假扮的,否则自己无法回到现代....
    她万分后悔自己当初为何就那么嘴痒,不说不行吗?
    “乌妮丝洁,以后你会慢慢记起有关我们的一切,有关这里的一切。”
    卡摩斯语气温和,陈述着他以为的事实,可姜早早已焦急不安...修长的指甲深深嵌入手心,丝毫不觉得有半分疼痛。
    这时,一种冰冷朝自己袭来,她低头一看,是卡摩斯专注地掰开自己紧握的拳,一根手指一根手指的慢慢拉开,手心有深深的月牙痕迹,他的一根手指滑过那些痕迹:“别老是这样伤害自己。”
    语气熟悉的仿佛洞悉她在紧张或者不安时,会不停扣手来缓解压力,姜早还想说点什么,却被卡摩斯无情打断:“陪在我身边,好不好?”
    姜早默然。
    “那你先去洗澡,我的事情等你好好休息,我们再说,可以吗?”
    她扬声正叫着外面的侍女进来时,听到卡摩斯在自己耳边说:“不要侍女进来,我想只要我们两个就好了。”
    顿时,姜早的小脸爆红得犹如煮熟的虾子,垂着眼眸脚尖小幅度地前后甩动,随便找了一个听着十分蹩脚的借口:“我...饿了...”
    明明已过中午,她也已经吃过,现在肚子撑得吃不下任何食物。卡摩斯不疑她,点了点头:“那我们去吃饭。”
    姜早:“....一定要只有我们两个吗?”
    她很小声问,害羞的模样映入卡摩斯的眼帘中,他像是想到什么,忍住笑意:“你就呆在浴室外面,没让你和我一起共浴。”
    卡摩斯温热的鼻息洒在姜早耳畔,挑动着某种暧昧:“当然...你要是想的话,我也乐意。”
    “——毕竟,我们曾是夫妻。”
    ——
    白色的雾气自水池上涌,整个浴室空间似有若无地飘着乳香和莲花的味道,姜早搬来一个凳子背对卡摩斯坐在浴室里,盯着斜上方的星空顶发问:“我以前是什么样?”
    事情早已偏离自己能够掌握的轨道之上,她想知道最新更新的信息是如何,而不是像个傻子般遭受蒙骗。
    “你和以前一模一样,乌妮丝洁。”卡摩斯的声音从姜早背后传来,这种没有任何营养的回答让姜早失去和卡摩斯对话的欲望,双手抱住自己的双膝不说话。
    她听到后面有声响传来,忍不住好奇心往后瞟,目光从凸出的喉结移到充满紧致的胸膛,水珠顺着性感流畅的人鱼线流入水面之中....
    姜早迅速收回眼,眼眸现出一丝慌乱,心跳忽然加速,咬着嘴唇,低语道:“陛下,我还想知道为何我们为何会分离?”
    “是我的粗心大意导致你的死亡,当时我不应放松警惕,未觉察宫中埋伏着企图谋害你的亡者。”
    卡摩斯哑声,他抬眼望向姜早未曾回头的背影,嘴角牵起一抹苦笑,似是自嘲。
    “那陛下有没有想过我万一不是乌妮丝洁呢?”,姜早一本正经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没有注意到卡摩斯站在自己身后,只听得青年陡然拔高的声音:“乌妮丝洁,你在说什么胡话?我向神明证实了,何况...”
    “何况什么?”
    姜早问。
    轮到卡摩斯的俊脸泛起淡淡的一抹红晕,不过他还是那副不辩情绪的声音:“我曾经和你说过,亡者的心只为爱人跳动,所以这就是证据。”
    对卡摩斯这番话,姜早没有信,瘪了瘪嘴巴,浴室里的热气让她感到有点缺氧,打算悄悄扭头看卡摩斯的动静,却瞧见卡摩斯一丝不挂,水珠从紧绷的肌肤一路蜿蜒....
    姜早马上闭上眼睛,土拔鼠般尖叫:“啊....”
    卡摩斯被姜早这声尖叫弄的不知所措,后逐渐明白是因为自己没有穿衣服,原本他没有存任何心思,现在....
    他想逗逗她。
    手指向姜早身边的香膏、浴巾以及衣服,嘴角噙着一抹让人看不分明的笑意:“帮我拿下香膏还有浴巾。”
    姜早的眼偷偷掀开一丝缝隙,找到香膏和浴巾,坐在原地不动努力伸长收递给卡摩斯,卡摩斯没有接过:“太远了,你过来一点。”
    什么叫太远了?她明明能感觉到他站在自己身后不到一个手肘的距离,他....究竟想干什么?
    她依旧闭上眼站起身,一只手不停在空中试探着卡摩斯的方位,卡摩斯见到她的动作,脸上止不住的宠溺,鼓起勇气勾装作不经意握住她的手腕:“这里。”
    浴室升腾的水汽将地面打湿,姜早按照卡摩斯的指引小心翼翼抬脚,快要到的时候,一个趔趄快要摔倒时,青年滚烫的身躯团团包裹住她,原本平稳的呼吸开始变得粗重起来。
    一个粗壮,很长的东西抵在自己的大腿处,她僵直着又不自觉动了动,此刻青年闭着眼睛努力平复内心汹涌和挣扎,身体却是止不住的僵硬:“别动。”
    姜早直接抗议道:“现在不应该是先放开我吗?”
    卡摩斯微微仰了仰头,只要姜早现在睁眼,就能看到卡摩斯性感的喉结上下滚动,眼神克制而又火热的盯着自己...
    他放开姜早,手逐渐垂回身侧,姜早直接把浴巾扔到卡摩斯身上,又转身把香膏放在地上后,一溜烟离开了。
    现在,他还不能越矩。
    乌妮丝洁还没有想起他们之前的事情。
    他颇为无奈低头看向自己兴奋的小弟弟,摇了摇头,想必是吓着乌妮丝洁了...
    ——
    我最终还是舍不得小夫妻吵架啊...
    今天更新,也是冬至的来临,祝大家节日快乐鸭,不知道小可爱们有没有吃饺子或者羊肉啊?反正我是吃了饺子滴,顺便在这里感谢小可爱们的收藏与陪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