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其他类型 > 我的亡灵恋人 > 巧遇塞提
    午后,两位负责制作王族衣服的裁缝工匠来到国王寝室,为姜早量体制作婚服。
    婚礼在十五天之后举行。
    卡摩斯本想在三天后举行,后来他又仔细想了想,这样难免太过于仓促,会不会委屈了乌妮丝洁?
    那个梦,太过于真实,梦醒后,他产生了患得患失之感。
    他和乌妮丝洁的婚礼不能再拖下去……
    不由得害怕乌妮丝洁的消失,害怕乌妮丝洁的死亡。
    乌妮丝洁要求他,撤掉跟随监视她的卫兵,否则不会和他完成婚礼。
    他同意了。
    姜早为何答应卡摩斯完成婚礼,一方面她突然觉得卡摩斯在这上面非常固执,她所不理解的固执。
    还有仿佛这一切都像是命运的安排。
    明明可以找借口拖延,可当卡摩斯再次提出完成婚礼的要求后,那一刻她的思想像是不受控制般,脱口而出:“那陛下是想在什么时候?”
    她似乎注定逃脱不掉与卡摩斯结婚,成为他的妻子。
    既然这样,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是人总会有法子的。
    两位裁缝量好姜早的身量,珠宝匠拿出首饰样品问姜早的喜好,如果没有喜欢的,姜早还可以口头描述,当场画下图例为其制作。
    信使携带着刻有婚讯的圣甲虫前往各处芦苇地,邀请各位国王参加婚礼。
    待工匠们走后,姜早看时间还早,萌生出在城中逛逛的想法。
    离开之前,她向门口守卫告知了自己要出门,这个消息很快传到卡摩斯之处,卡摩斯思来想去后,还是派了暗卫暗中保护姜早。
    毕竟...最近不太安全。
    听随行的侍女美瑞拉斯说,在芦苇原每一座有亡者居住的大城市,就会有一个专用用来流转阳间供品的集市,亡者通过这个地方可以以物换物,换取自己想要的东西。
    路过一个摆放着宝石摊位时,姜早撇了一眼正在和摊主讨价还价的亡者,觉得有些眼熟,仔细一看,是在奥西里斯节上,让卡摩斯黑脸的贵族男子。
    姜早蹲下身随手拿起一枚戒指对着光线,本应是哪个角度都是血红色的宝石却出现发白发淡的迹象....塞提和商人之间的还价已进入僵持阶段,正当塞提准备放弃离开时,姜早插入进来:“你这些宝石怕都是假的吧。”
    商人面对姜早的质疑,脸不红心不跳地大言不惭:“假的?你是新来的吧,你不知道能够到这里的亡者都是品行端正...”,还未等商人话完,姜早问塞提借用了一把小刀,真相呼之欲出。
    戒托底部上使用颜料涂满,红宝石霎时变成不值钱的透明玻璃,在场的亡灵都被惊到,包括塞提。
    姜早勾了勾嘴角,抬高声音:“我说是假的就是假的。”
    刚才还神色跋扈的商人变得唯唯诺诺,急忙用手遮住摊位上的宝石,赶着想要看他笑话的亡者:“我不卖了,都走开。”
    塞提轻笑,没想到卡摩斯的未婚妻还能一眼看出宝石真假,紧接着他听到姜早说:“这块宝石我要了,以这个手镯交换可以吗?”
    姜早买得那块宝石正是塞提没能讨价还价成功的那一块,众目睽睽之下,被揭穿卖假货的商人也不敢肆意抬高价格,咬了咬牙:“好。”
    得到宝石的姜早兴奋地掂了掂重量,走到塞提面前:“你出价吧,这个卖给你。”
    “……你不怕这个是假的吗?”
    “这颗绿松石是摊位上唯一一颗真宝石,肉眼未见瑕疵,极致高密度瓷感,整体呈现出蓝绿色。”,姜早对手中的宝石点评道。
    虽然没有听懂姜早的意思,但塞提知道姜早在夸赞这颗宝石,问:“你喜欢宝石?”
    姜早不知道如何讲自己是在现代的大学里学到的宝石鉴赏知识,只含糊其词:“遇到过一位工匠,曾教授我一点。”
    “你身为贵族,为什么还要到集市上购买宝石?”
    “有谁规定贵族不能到集市购买宝石?”,塞提笑,“小姑娘,你知道我是谁吗?”
    姜早摇了摇头,“你能出现在奥西里斯神庙内至少是贵族吧,至于你是具体哪位王或者王子,这我是真的不知道。”
    塞提大笑,卡摩斯的未婚妻可比卡摩斯好相处多了。
    聊天的欲望就此触发,塞提邀请姜早去他的宅院做客:“——你愿意去我那里吗?我想和你聊聊宝石的事情。”
    ——
    塞提的居所位于城北水草丰茂之地,一条瀑布沿着山势顺势而下,发出巨大的响声,群山起伏,余光横照,泥砖切成的房子错落有致地分布在平原上。
    进入塞提家,庭院中间是一口水池,水池中仍种植的有古埃及人喜爱的蓝睡莲,水池的后方则是一把黄金座椅,上方有华盖提供遮阴。相对于城中拥挤狭小的平民居所,塞提的居所华美、温馨。
    从房间里走出来的塞提,手上拿着一盒黄金饰以各色宝石的小匣子,放在桌面上示意姜早打开。
    “这些都是我到阿鲁之后购买的宝石,你帮我看看。”,塞提期待的目光移到姜早处,而姜早只是看了一眼,咔哒的一声,合上了匣子。
    塞提一惊,略显不安的发问:“怎么了?都是..假的?”
    姜早摇了摇头,“我只会些皮毛,您的这些宝石太贵重了,万一我看走眼怎么办?”,又给自己倒了一杯水果汁:“再说了,你这么喜欢宝石应该比我拥有的宝石知识水平还高。”
    塞提笑:“这些都是我瞎买的,我喜欢宝石,年少时还梦想成为一名首饰工匠,不过后来父亲从霍伦海布手中接过王位后这个想法彻底破灭。
    霍伦海布?
    听到塞提说到这个名字时,姜早进食的动作明显一滞,试图从记忆的深处挖出蛛丝马迹。
    迟疑片刻后,姜早问塞提:“你是不是有一位王子叫拉美西斯?”
    塞提嗯了一声,“拉美西斯是我的一个孩子,现在他已经成为尘世间的王,掌管上下凯迈特。”
    拉美西斯二世,这位古埃及最出名的法老,有关于他的古迹在后世流传甚广。在他的统治时期,签订了世界上第一份和平条约,埃及的国力在他统治下达到巅峰,本人也是很长寿,姜早也曾耳闻过拉美西斯二世和其王后奈菲尔塔莉的爱情故事。
    想到这里,她非常认真地说:“您的孩子拉美西斯肯定是一代明君。”
    塞提没有接话,沉默几秒,而后不太确定地回答:“其实,拉美西斯这孩子,并不是我心目中王位的第一候选人。”
    姜早诧异,在等塞提继续说下去,但是塞提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转而聊到她和卡摩斯的婚礼上。
    “你和卡摩斯陛下之间的婚礼是不是快要到时间了?”
    “嗯,陛下有没有向塞提陛下您发出邀请?”
    “我可以说没有吗?”
    “我那天见您和王太后殿下的关系如此之好,为何和卡摩斯陛下的关系很差?”
    姜早一针见血的提问让塞提停下拿起酒杯的手,见塞提瞅着瞅着自己表情复杂,以为塞提不愿意谈论这个话题,赶紧给塞提道歉:“抱歉,我多嘴了。”
    “我和卡摩斯关系不好,是因为我的手下出言不逊。”
    塞提道。
    “然后呢?”,姜早觉得有些无厘头,换作现代的上下级关系,怎么员工出错老板背锅?
    难不成塞提是一个大冤种?
    姜早继续试探塞提:“塞提陛下,我看得出来你很想和陛下和好关系,你说出来也许我能想到办法呢?”
    一只不知名鸟儿飞到室内,又落到塞提肩上,塞提正要抬手抚摸,鸟儿却扑着翅膀飞走,在空中划过一道细长的白线。
    塞提盯着那只鸟儿半晌后,“我的敌人若诅咒我短命,并且否认我,我会将那敌人的头颅斩下献给赛特神。”
    这...
    确实很难评...
    虽塞提没有明说,可姜早他话里的意思。她在图特神的藏书室中,阅读到有关卡摩斯一生的记载时,心里充满着对卡摩斯的惋惜,如若不英年早逝,那么复兴上下埃及建立第十八王朝的法老很可能是卡摩斯,也因如此,他的锋芒被后继位的阿赫摩斯所掩盖。
    历史的车轮总是无情地在每个人身上碾压过,无论是王公贵族还是平民百姓...
    姜早想。
    本还想让姜早和自己去外面走走的塞提看了看水滴计时器,时间已不早了,他起身吩咐管家备好轿撵准备送姜早回王宫。
    塞提提醒姜早:“早点回去,这段时间芦苇原上不太安全。”
    了解到实情的姜早一时也没想到好的办法,这时也快接近黄昏了,只能先回去慢慢想。
    但到晚上,姜早都未回到王宫。
    奉命暗中保护姜早的暗卫遭遇恶魔袭击,见到卡摩斯之时,差点第二次死亡。
    卡摩斯立刻带领士兵在城中四处搜寻,他和姜早不知道的是——邪恶妒忌在暗中滋生,是宿命悲剧的重演还是能拨开重重阴霾?
    此问题,就连伟大的拉都未曾探得一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