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其他类型 > 我的亡灵恋人 > 想男人(微H)
    在姜早这句话后,四周陷入了死寂。
    卡摩斯两侧太阳穴突突跳着,努力将自己的注意力放在别处,刚要走出花园,打击者一点也不留情地朝姜早和卡摩斯发射火焰。
    姜早似乎闻到有蛋白质烧焦的味道,来不及深究,一股大力席卷而来,周围景色飞快向后退去,她的双腿跟随着卡摩斯奔跑。
    不得不说,卡摩斯的爆发速度很快,姜早使劲全力才能跟上他的脚步,穿过莲花石柱的阴影,一低头,她的目光被精细长袍末端那双肌肉线条优美的小腿牵引。
    一时间,她的目光顺着小腿往上移,竟不合时宜的想象,藏在宽大长袍中,屁股该是怎样的挺翘饱满....
    不知道姜早想歪的卡摩斯被后面追随的打击者惹恼了,低声咒骂:“该死!”
    亡者看不到打击者,卡摩斯只能看到在空气中莫名出现的火焰,让他和乌妮丝洁逃无可逃。
    喧闹声涌来,是塞提和跟随塞提前来支援的亡者们,有亡者看到天空中熊熊燃烧着的火焰,心生退意。
    剧烈的风吹过每一位亡灵身上佩戴的首饰,发出叮叮当当的声响,空中现出光影笼罩在亡灵们和姜早的头上,抬头一看,是奥西里斯乘坐着圣船回来了。
    奥西里斯透过轻纱看到神庙内的混乱场景,下令让打击者停止攻击,众亡者见空中不再出现异象,于是四下散去。移动到姜早和卡摩斯的奥西里斯沉默不语,目光闪烁。
    在他的脑海中出现拉的预言——“未拥有名字者,将再次回归亡者之地。”
    ....“从而始终,她注定是他的命定之人。”....
    ....“这段感情注定坎坷。”....
    拉告诉他,当未拥有名字者再次回到亡者之地时,他不要去插手,但上一次众神差点惨遭恶魔暗算仍历历在目。
    奥西里斯的心始终悬在一处,他不能不袖手旁观,正要念起咒语将姜早关在另外一处地方时,在自己后方不远处响起熟悉的女声:“今日大家为你而庆,怎么不见你半点笑颜?”
    “还想把一位亡者关起来?她是犯了什么罪要将她如此这般?”
    来者是魔法女神、奥西里斯之妻伊西斯,深蓝色的假发在阳光下熠熠生辉,身上简单朴素的首饰未曾淹没作为神明的光辉和优雅。
    奥西里斯原本绿色的脸随着自家妻子伊西斯的话像是变得更加绿了,他哼了一声,没有做出过多的解释。
    须臾之间,伊西斯和奥西里斯暗中完成一顿交流争吵后,达成共识。但奥西里斯心中还是有些别扭,不发一言的离开神庙继续审判大厅的工作。
    伊西斯看着自家丈夫远去的背影,饱满的樱唇勾起一个满意的弧度,她向众亡者礼貌告别,塞提等亡者受宠若惊地朝伊西斯拜礼,再起身时,两位神明早已没了踪迹。
    此刻,这里其实只剩姜早、卡摩斯一家和塞提未离开,  卡摩斯见塞提站在自己身边,不着痕迹的挪了挪地方,试图撵走塞提:“你可以走了,没你什么事。”
    没有半分礼貌,知道塞提身份的泰梯舍丽出言提醒卡摩斯:“卡摩斯,注意自己的言行。”
    塞提还是温和笑着,他摇了摇头表现出不在意的样子,劝泰梯舍丽:“是我有错在先,您不用这么动怒。”
    卡摩斯烦了,双手抱胸一语不发,满脸都写着滚这个字。姜早早已看出一丢丢卡摩斯和陌生亡灵关系的不对付,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
    能出现在这里的亡灵都是非富即贵,卡摩斯生前作为一名统治国家的国王犯不着如此的拎不清。
    “孩子,你要跟我们一起回王宫吗?”,泰梯舍丽不确定的问姜早,在芦苇原上每一位亡灵都有属于自己的居所,除非像塞提这种王者在通过审判后,奥西里斯暂时未决议出代掌哪片土地。
    “如果没有住所,也可以到我那里住。”塞提见此盛情邀请姜早,姜早不认识塞提,但刚刚塞提一直和善的态度让她对塞提产生些好感。
    还未等姜早应声,卡摩斯直接插话:“乌妮丝洁作为本王的未婚妻,自然是住王宫内,这一点不用塞提你操心。”
    姜早愕然,卡摩斯言语中的火药味快要让她窒息,她赶紧和稀泥:“谢谢你的好意,卡摩斯说得对。”
    卡摩斯严峻的神色随着姜早的话慢慢缓和,他又附和:“所以塞提你听见了吗?”
    泰梯舍丽和艾赫泰普早已将空间留给姜早仨,除了卡摩斯,塞提闻言挑了挑眉,姜早嘴角无语的往下拉。
    姜早想...
    ...卡摩斯刚才真的很像是抢到玩具的小孩。
    “既然乌妮丝洁作为您的未婚妻,我能否邀请她去出行打猎?”
    “不行!”
    “可以。”
    姜早和卡摩斯同时出声,塞提面上划过一丝笑意,不过为了能和卡摩斯和解,他还是选择假装没有听到卡摩斯的不赞同声。
    塞提:“那我会选择一个好天气的时候邀请乌妮丝洁小姐。”
    卡摩斯:....
    -
    古埃及人相信,太阳神拉会在清晨和傍晚时化成不同的形态,黄昏时期的亚姆图乘坐太阳船进入地下世界后,经历十二道关卡并在众神的帮助,短暂击退象征混沌的恶魔阿菲斯,重新回到大地上。
    拉不仅会给尘世间带来光明,也会照耀芦苇原,让这片死后之地充满永恒。到达王宫时,芦苇原上的天空已铺满群星,天空女神努特静静注视着尘世间发生的一切。
    在艾赫泰普的安排下,侍女们很快收拾出一间宫室供姜早居住,黑暗的室内燃起火光,姜早手足无措地站在一处地方,看着空荡的房间内很快被各种家具填满,侍女们手持各种物品进进出出。
    所有的东西都被安置妥当,艾赫泰普仔细打量着房间内每一件物品,满意的点了点头,她问姜早:“乌妮丝洁,你还需要什么吗?”
    姜早使劲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需要,几位手持瓶瓶罐罐的侍女走上前来,等待姜早发话沐浴,艾赫泰普见姜早一脸茫然,以为她不想沐浴,吩咐侍女退下。
    艾赫泰普轻声细语,态度随和,说的话却是姜早在思想深处不愿面对的事实,乌妮丝洁和卡摩斯是未婚夫妻关系。
    “在回来的路上,母亲和我商讨了有关你和卡摩斯的婚事,我们一致决定你们的婚事可以提上日程了。”
    她现在变成了乌妮丝洁,在旁人眼中本应顺其自然结为夫妻,可姜早迟疑了...
    姜早答道:“我...不想那么急..”
    艾赫泰普以为姜早在闹小女儿脾气,她没有生气,可不容置喙的语气让姜早无法忽视她的强势:“当然不着急,但你和卡摩斯迟早要完成婚礼的,还不如早些准备。”
    然后,她开始敲打起侍女们:“好好跟随服侍乌妮丝洁小姐,刚才我的话想必你们都听见了。”
    除开由陪葬陶俑‘沙伯提’化成的侍女外,其他的侍女都是生前品行纯洁高尚的贵族后代,但其中也不缺乏爱慕卡摩斯,妄想成为卡摩斯在冥界的王后。
    在艾赫泰普走后,姜早快速沐浴,沉沉睡去陷入梦境中。
    这一次,姜早又梦到那对男女。
    然而这一次她变成了女主角。
    腿间传来强烈不适,恍惚间看到有金色的动物头晃过自己的眼,她嘤咛出声,手脚并用地往前爬,妄想逃脱后面不断的撞击,却被一股大力拉回。
    男人贴上她光滑的脊背,一只手采摘着丰腴顶端的小红果,另外一只手掐着她的腰,力度不减顶开柔嫩的花瓣,体内的火热膨胀得更大了...
    姜早再次试图睁开眼睛,但此时身体仿佛不受自己的控制,无法挣脱开后面男人的侵犯,她睡眼惺松转过头想要看清侵犯自己的是谁,可眼前还是一片模糊....
    她放弃挣扎,反正是个梦,梦醒了什么都不是...
    男人突然停下动作,附到耳边,猩热的气息交缠在彼此之间,这时她听到男人说:“小穴的水真多,都快把我淹没了...”
    “你...”,姜早本还想说什么,忽然男人一记重重顶到深处,她不由仰起头,喉咙发出娇滴滴的啊啊啊声。
    在猛然进攻之后,男人撤了出来,圆鼓鼓的小洞流淌着淫水,他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杰作,姜早微张着嘴活像一条缺水的小鱼,突如其来的空虚感让她扭了扭小屁股。
    见男人没有再进来的架势,姜早一边很荒诞地期待男人能插进来,一边又想摆脱这个梦境...
    粗壮的阴茎直剌剌暴露在外,姜早害羞地扭过头不再看那里,却被男人搂在怀抱里,双手握住那对白鸽,柔软的触感涨满了手心。男人的性器有意无意戳着穴口,姜早如何受得了这番刺激,很快软成一团,小手攀着男人肩膀,下面的花穴一片潮湿。
    但她还是没有开口说任何话,这让男人感到不满。
    于是便插进一根手指,模拟着阴茎进入的动作,姜早不受控制的抬起小屁屁想要得到更多,可男人十分可恶,快速抽出手指,“啪”的一声,粉臀上立刻出现五个手指印。
    男人逼问她:“说,我到底是谁?”
    姜早含糊不清地呜了几声,这哪跟哪儿啊?
    她连男人的脸长什么样,还要说出他是谁?
    电光火石之间,在她的脑中浮现出一个名字,正要张口时,男人消失了,一切归于黑暗...
    再睁开眼,姜早安然无恙地躺在艾赫泰普为自己准备的房间内。
    不过她的脸色潮红,心跳极快,背后湿泞一片。小手捂上自己的脸颊,随后又躺倒在床上,呆呆盯着房屋顶部。
    ...她是不是想男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