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其他类型 > 我的亡灵恋人 > 迷乱(1)
    大片的洋槐花从空中飘落,馥郁的香气飘荡其中。
    一群戴着阿努比斯面具的祭司和王室成员出列,另外一群扮演奥西里斯敌人的亡灵在左前方出现,两支队伍相遇开展象征性的搏斗,女人们手持叉铃、梅纳特项链以及手鼓等乐器为这场表演带来激烈而又肃穆的节奏感。
    卡摩斯直接驾驶着战车从她面前经过,连个眼神都吝啬与她。
    姜早心凉了半截,王室护卫第一时间发现骚乱后,迅速带走姜早。
    人群又恢复了之前的热闹,他们将手中的花束扔给正在游行的王家成员们,即使在芦苇原上,王室成员和国王在这些亡灵心中仍是接近神明的存在。
    但亡灵们的喜悦已和姜早无关,眼见自己离他越来越远,就连大声的呼喊都淹没在人群中时,一位亡灵努力穿过水泄不通的亡灵群,向着自己走来。
    “乌妮丝洁小姐,陛下在等你,请随我来。”
    “陛下?”
    亡灵见姜早满腹疑惑,耐心补充解释:“是卡摩斯陛下。”
    “哦?”,姜早一时之间摸不准卡摩斯葫芦里卖什么药,刚刚对自己还是冷脸相待,现在专门叫手下找自己?
    搞不懂卡摩斯究竟是在干什么?
    姜早跟着亡灵来到为奥西里斯修建的神庙中,游行的队伍停靠在神庙内休息,并等待奥西里斯的出现。
    一路上,亡灵们身上的金子简直闪瞎姜早的眼睛,不过当带着打量的目光朝着姜早投来时,姜早往带路的亡灵身后躲了躲,尽量减少自己的存在。
    主持这次仪式的祭司是卡摩斯的弟弟阿赫摩斯,他早已安排好各王室亡灵的座位,卡摩斯一行人居于神庙的西侧,当卡摩斯见到姜早时,只是吩咐内侍找来椅子让姜早在自己旁边坐下。
    自始至终,没有和姜早说一句话,诡异的气氛在两人之间蔓延开来,一向神经有些大条的姜早突然想到是不是昨天自己不承认是乌妮丝洁,把卡摩斯惹生气了?
    于是在姜早的小本本上,卡摩斯小肚鸡肠、不太好相处加一。
    但姜早还是决定试着和卡摩斯沟通:“嗨...”
    卡摩斯听到后,问她:“有什么事吗?”
    语气平淡让想要迅速找到话题的姜早瞬间萎靡,她只能尴尬的笑:“没事,呵呵...”
    在卡摩斯不远处,坐着两位女眷,是卡摩斯的母亲艾赫泰普和祖母泰梯舍丽,始终不懈站在对抗喜克索斯人的第一线,泰梯舍丽在当时的古埃及社会备受爱戴,同时也被后世尊称为“新王国之母”。
    她们自然是注意到卡摩斯和姜早这边的动静,见姜早局促不安地坐在卡摩斯身边,吩咐侍女,让姜早过来说说话。
    姜早在侍女的带领下来到两人面前,学侍女的动作向两位行了礼,艾赫泰普见到姜早行礼时有点诧异,挑了挑眉头,转而看泰梯舍丽。
    乌妮丝洁自幼父母双亡,又是泰梯舍丽老师的孩子,所以泰梯舍丽将乌妮丝洁带到宫中抚养成人。
    不知何时起,宫中传出乌妮丝洁和卡摩斯正在热恋之中,泰梯舍丽于是为两人定婚,不过后来,乌妮丝洁自愿去往神庙成为神的歌手,卡摩斯常年征战在外,这场婚事一直迟迟未完成。
    一直以来,泰梯舍丽对乌妮丝洁的死感到心痛和内疚,同时在卡摩斯为寻找回乌妮丝洁的灵魂差点被恶魔阿佩普吞噬掉,她又不得不重新审视乌妮丝洁。
    泰梯舍丽问姜早:“孩子,你是如何回来的?”
    姜早眨了眨眼,小嘴抿着,眼眶泛红,试图装出一副极力忍住不哭的模样,“你们无法想到我经过了什么考验才回到你们身边...”
    在说完这句话后,还双手捂脸,喉咙发出轻轻哽噎的声音,鼻子一抽的一抽的,“好在...我最终受到神明的祝福回到这里,回到你们之中。”
    艾赫泰普见状,来到姜早身后轻轻圈住姜早,拍着后背抚慰,泰梯舍丽仍坐在椅子上未动,灰色的眸子中带着一丝警惕上下扫视姜早,试图评估到一个答案。
    卡摩斯听到姜早的抽泣声时,眼神略显古怪地瞟了几眼。就在此时,一群身着豹皮白衣的祭司手持权杖,抬着圣船进入大厅内来到一扇由黄金制成的大门前,恭敬低下头等待着奥西里斯神的出现。
    大门缓缓打开,门内黑色影子从小变大,后又恢复正常人身形大小,在场所有亡灵噤声,一致从座位上起身弯腰行礼,姜早见状也立刻起身,用眼神余光好奇地看着黑影。
    头戴类似白色保龄球帽子,两侧插着羽毛,全身绿色肌肤被白色布料缠绕,双手持着姜早之前在纪录片中看到的钩子和权杖的男性出现在姜早的视野中,古老的语言伴随着唱诵响彻神庙大厅。
    ——“肃静,世界边缘之王,玛阿特之主奥西里斯驾临。”
    奥西里斯在祭司们的簇拥下,来到王家成员面前驻足停留赐福与他们。但在亡灵间广为流传的一个传说中,倘若在特定时间内可以向奥西里斯提出一个要求,奥西里斯将无条件答应实现。
    实际上大家已经记不清上一个向奥西里斯提出条件的时间,只能在零星的典籍中窥得一点那亡灵最后的记载,记载上写道在向奥西里斯提出要求后,奥西里斯果真如传说那样实现了他的条件,但那亡灵却永远消失在芦苇原之上。
    或许是出于恐惧,或者是其他方面的考虑,现在亡灵们闭口决不提此事甚至开始忘记,安心地在芦苇原上过着宁静舒适的生活。
    奥西里斯走近后,他察觉到在这群亡灵中散发出活人的气息,仔细辨别后,目标锁定在姜早身上。
    姜早察觉到奥西里斯探究的目光,努力将自己藏在卡摩斯身后,这让卡摩斯误以为姜早在害怕,低声安慰她:“去吧,不要害怕,神明将祝福与你。”
    奥西里斯的目光落在姜早脖子上的提耶特项链,那里有着自己妻子伊西斯的魔法,通体血红的复杂绳结如血液般静静流动。
    他没有当面揭穿姜早,用手中的连枷指了指姜早:“你跟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