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其他类型 > 我的亡灵恋人 > 同意
    拼了老命往前冲的姜早觉得此时是这辈子自己跑得最快的一次。
    就算是大学体测都没有跑过这么快过。
    蝎子爬行的声音让自己的后背毛骨茸然,头皮发麻,突然前方又出现一群蝎子,姜早不得已又换个方向,被迫追至一处建筑后,身后那群蝎子才渐渐消失。
    她又回来了。
    哈托尔女神那张美艳的面孔展露在姜早眼前,她累的直接瘫在地上,闭上眼睛不想说话,哈托尔见她一脸狼狈,用一张沾满湿气的帕子轻轻擦拭着汗珠。
    姜早睁开眼,被动地接受哈托尔为自己擦拭的动作,在缓了好一阵后,她问哈托尔:“乌妮丝洁是谁?”
    “乌妮丝洁,国王卡摩斯的未婚妻,卡摩斯战死后她自杀殉情。”
    “哦?”姜早歪了歪头,想到刚刚那个叫自己乌妮丝洁的男人,难道是失去未婚妻的国王卡摩斯吗?
    哈托尔像是知道姜早心中所想,“你应该见过卡摩斯了,那个可怜的孩子。”
    语气中带着浓浓的遗憾,勾起姜早的好奇,她继续追问:“为什么可怜呢?他的未婚妻为何自杀?”
    “卡摩斯仅在人世间存在五年时间,便在对外敌战争中失去自己的生命,当他去往来世的事传到乌妮丝洁耳朵后,那名孩子跳河自杀了。”
    “肉体被河中的鳄鱼撕咬成碎片,所有神明都认乌妮丝洁的阿赫消失在天地之间,再也无法前往来世。”
    姜早静静地听着哈托尔跟自己讲着有关乌妮丝洁的故事,一想到为卡摩斯殉情自杀,觉得两人应该是不顾一切的伉俪情深,彼此爱得死去活来的苦命鸳鸯。
    “卡摩斯那孩子在得知乌妮丝洁无法去往来世后,疯狂祈求奥西里斯和其他神明,甚至听信恶魔的胡言乱语,差点遭到吞噬。”
    “芦苇原虽归奥西里斯统治,但因地广,所以拉决议划生前作为国王的人成为奥西里斯的助手,分区域代为治理这片芦苇原,卡摩斯的安危也关系着他所治理这片芦苇原。近年来卡摩斯看似已经接受这个事实,但我们还是很担心卡摩斯未曾放下,以至于给这片芦苇原带来不幸的打击。”
    听哈托尔讲了半天,姜早也没有懂这些事情怎么和自己扯上关系的,“所以这些事情和我这个普通人有何关系?难不成我是乌妮丝洁的转世?”
    姜早大胆猜测提问道,而哈托尔摇了摇头,不赞同姜早的猜测,“你不是她,乌妮丝洁早已消失在人世间,但我们可以将你变成她。”
    “不行!”
    姜早毅然决然拒绝掉,这位女神把自己当成什么了?替身吗?
    她又突然想到卡摩斯将自己认成乌妮丝洁,脑海中蹦出一个诡异的想法,她急忙跑到水池边,波光粼粼的水面上映出自己那副熟悉的样貌,她长吁一口气,哈托尔见她拒绝,脸上未曾出现一丝焦急和尴尬。
    “我有请求伊西斯使用魔法将你变成乌妮丝洁的模样,现在魔法已褪去,你可以先住在我这里慢慢考虑。”
    “毕竟关系到你是否能回到你以前居住生活的地方。”
    一句话直中姜早的要害,在姜早的心底十分厌恶哈托尔女神三言两语将自己的原身抹杀掉,让自己成为乌妮丝洁的替身帮助这位可怜的国王。
    但女神说,关系到自己回到现代的事情,让她不得不慎重考虑。
    哈托尔亲密挽起姜早的手,一股甜甜的蜂蜜味道传入姜早的鼻腔中,不由地跟随着其脚步来到房间内,呆呆的坐在椅子上,额头上传来柔软的触感,女神轻声向姜早道别:“我会在第三天清晨第一缕阳光再来看你。”
    在哈托尔女神消失的时间内,姜早很正常地吃饭睡觉发呆,实际上一直在不停纠结是否答应哈托尔女神的请求,变成乌丝妮杰去欺骗与自己只有一面之缘的人。
    哦,准确来说,应该是亡灵。
    在哈托尔这所房子内,会有人定时定点来给自己送吃穿,姜早无聊便抓住为自己送吃穿的人了解自己身处哪里,得到的答案让姜早震惊一百年。
    自己不只是穿越到古埃及,而且现在还在古埃及神话传说中,活人死后通过试炼所居住的芦苇原,一个没有病痛死亡的天国乐园。
    原本以为自己穿越已经够炸裂了,没想到还要给自己来点阴间玩意....
    以至于在这三天期间,胆小的姜早不敢跨出门一步,从小到大从来都不敢去鬼屋玩,更别论现在身处地下世界,亡灵们的大本营。
    在第二天晚上,一般不做梦的姜早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她来到一处陌生的宫殿中,掀开层层堆迭白纱,床榻之上,男人将女人压在身下,热切的吻落下,滑嫩的舌尖卷入口腔,她甚至能听到两人亲密深吻时的吮吸声响,在满室静谧中发出水渍声。
    一吻毕,两人亲昵蹭了蹭鼻尖,男人细碎的吻一路从耳边蔓延至柔软的酥胸,轻若薄翼的衣服隐约透出两朵梅红,温热的唇移到梅红处摩挲着,身下的女人轻颤着身体,葱白的手指插入男人的短发,空气中的暧昧令人浮想联翩。
    两人仍在继续,眼见就要上本垒的时候,姜早迅速放下帘子,而此时她也醒了。
    陶器中的火油已熄灭,只剩一丝黑烟飘在上方,姜早呼吸急促,面色绯红,脑子乱成一团,迷乱之中,她听到身侧有人在说。
    ——“你醒了?”
    姜早闻言,转过头看向坐了多久的哈托尔,她想起,今天是来问自己的决定。
    “我...想好了...”,还未等哈托尔问询,姜早便主动开口提及,“我可以答应你的请求,不过我是有条件的。”
    与其呆着这个鬼地方不知为何,还不如主动出击,不过她的心底还是那么一丝罪恶感存在。
    “第一,得保证我的安全,不能让我死。”
    “可以。”,哈托尔爽快答应。
    “第二...”,当姜早说道第二个条件时变得迟疑,但她还是最终说出了口,“我觉得不是我的过错导致身份败露中断时,我有权要求你把我送回去。”
    话音落下,姜早的心突突跳着,紧张地盯着哈托尔,而女神只是微微一笑:“可以。”
    随后哈托尔反问姜早:“就这些吗?”
    姜早眨了眨眼,沉默了一会,点了点头,“我目前只有这些要求。”
    “好。”
    伴随着哈托尔的声音,空气中出现点点金光,慢慢汇聚成一张莎草纸,上面写着她看不懂的象形文字。
    “约定达成。”,莎草纸从空中落在姜早的膝盖上,在这一秒汇聚成永恒。
    姜早和哈托尔达成约定后,并没有着急让她变成乌丝妮洁去见卡摩斯,让她在智慧之神图特所掌管的生命之宫阅读有关乌妮丝洁的记载典籍,学习文字,不至于露馅。
    而哈托尔准备安排她和卡摩斯在奥西里斯节上相见。
    在智慧之神图特的口中,姜早了解到更多有关古埃及地下世界的信息,比如生活在这里的亡灵过得如生前一样,人间过什么节日这里就会过什么节日,亡灵们也需要吃喝拉撒睡。
    姜早颇为疑惑问图特,自己一个大活人生活在一群亡灵中,真的不会有问题吗?
    头顶满月轮盘的图特为姜早解释:“到时候,你生者的气息会被隐藏,除非是神,其他亡者都认同你是亡者。”
    奥西里斯节,在追求永恒的古埃及社会而言是一个重要的节日,在人间一般在阿拜多斯举行,通常会在节日上上演有关奥西里斯的节日剧。而在冥界,也是有同等地位存在的节日,但与人间不同的是,这一天奥西里斯会走出审判大厅暂停审判工作,来到芦苇原上赐福亡灵们。
    当这一天来到时,姜早无比紧张,耳边不停萦绕着哈托尔和图特的嘱咐,紧紧握着伊西斯女神给的提耶特符号项链,项链里储存着可以维持自己变身的魔法。
    在芦苇原上,神明的居所和亡灵的居所并不在一处,当她走过一条漆黑的通道后,来到一扇刻画着展着双翅的奈芙蒂斯女神形象的门前,深吸一口气,伸出双手推开门后,闪耀大地的光芒倾泻而出,姜早不适的用手遮住眼睛。
    耳边传来人群的喧闹声,姜早放下手,人群不断前往涌去,连带着姜早被推着往前走,虽然姜早知道周围的都是亡灵,都是早已死去的人,但肌肤相接时的触感让她产生出这些人还没有死的错觉。
    突然在前面的人爆发出一阵尖锐的欢呼声,姜早努力踮起脚想知道发生了什么,又被后面的亡灵大力一推,腿一软,重重摔落到地上。
    等她反应过来时,在场所有亡灵的目光都汇聚在她的身上,目光上移,一队乘坐着华美软轿的亡灵正要经过,在她的面前,是驾驶着战车的卡摩斯。